第259章 第贰佰伍拾玖 寻找淡水

2021-05-17 作者: 渔玉余
  第259章 第贰佰伍拾玖 寻找淡水
  天际火辣的骄阳洒下赤金色光芒,炙烤着斜坡海滩,翻滚的浪花拍打着岸边礁石,发出有节奏的响声。

  远处,一群打扮怪异手握长棍的人,抬着一具血迹斑斑的野兽尸体慢慢朝海滩走来,嘴里还发出生涩难懂的叽咕声。

  还没靠近海滩,他们已经发现了躺在海滩上的两个生死不明的人影。

  一个赤着上身仅在腰间围了块鹿皮的人兴奋的朝海滩跑去,检查了一番后,发现这两人中有一人还活着,便站起来手舞足蹈的朝自己的同伴比划。

  抬着野兽尸体的一群人加快脚步走来,领头的人说出一串难懂的语言,其他人便分散开来,一部分人去处理野兽尸体,一部分人剥去躺在海滩上的两人的衣服。

  啊—

  一声哑然的尖叫没有发出,被一只大手捂住。

  礁石后,温暖暖看到了不远处的那一幕,惊恐的瞪大眼睛,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那群人居然在
  “我松手,你别出声。”一张憔悴苍白的脸凑到她眼前。

  温暖暖难受的点头。

  捂着嘴的手松开,慕颐无力的靠在礁石上坐下来。

  温暖暖担忧的看着他,想开口询问,见对方缓缓摇头,她瞟了一眼远处,又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温度极速升高,两人在海里泡了一夜都有脱水的迹象,再没有淡水只会再次晕过去。

  等了许久,那群人还在海滩上狂欢。

  慕颐身上有伤,身体太虚弱,先一步陷入昏厥。

  而温暖暖也被晒的两眼发黑,她咬烂了嘴唇,疼痛让她稍稍清醒,直到她快要坚持不下去时,那群人终于收拾着东西离开了,只留下满地的狼藉。

  温暖暖摇摇晃晃站起来,环顾四周,然后俯下身解开慕颐腰间的皮带,用皮带将他绑在自己身上。

  好在她身体单薄,皮带的长度不长不短,刚好能绑住两人。

  只是,本就精疲力尽的身体哪还能承受的了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扶着慕颐还没走两步就摔到在地。

  温暖暖费了好大一翻功夫才勉强站起来,继续朝前走,刚迈出一步再次摔到。

  循环数次,三个小时后,她才刚刚走出海滩。

  眼前是绿意盎然的丛林,撑天蔽日的古树看似生机勃勃,实则处处透着危险。

  刚刚那群人进了丛林后,也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带着慕颐温暖暖不敢往林子深处走。

  索性找了个倒塌的矮树,矮树树杆下有个半人高的凹槽,她将慕颐放进去,又寻了一些干支树叶挡住他的身体,这才拿着从他身上找到的短刀朝林子里走去。

  丛林就像是一个张着大嘴的巨兽,凡事进去的生物都会被无情的吞噬。

  尽管知道危险,可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找不到淡水她跟慕颐都会脱水而死。

  走了不知道多久,身上的衣服也完全干透了,盐粒在身上结了一层白霜。

  温暖暖依旧没有发现淡水,不过却找到了一些野黄瓜,个头不大但十分解渴。

  她吃了一些,恢复了一点体力,身体不像刚才那样头晕目炫四肢酸软。

  天渐渐暗了下来,她不敢再往丛林深处走,脱下外衣,将两只袖子打结,摘下整根藤蔓上的野黄瓜,快速的往回走。

  回去的时候,慕颐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温暖暖扒开遮住他身体的树枝树叶,赫然看见一条碧绿的小蛇绕在他的小腿上。

  她吓了一跳的跳开,心底又急又怕,担不敢轻举妄动,那条蛇绿的发亮,一看就知道毒性很大,一但被咬了,在这荒无人烟的岛上唯有等死。

  温暖暖屏住呼吸,双手紧紧握着短刀,一眼不眨的盯着那条小蛇。

  小蛇吐着信子,抬着脑袋也盯着她。

  一人一蛇就这么僵持着,她不动,蛇也不动。

  夕阳映红了半边天,温度下降,温暖暖知道不能再等了下去,她必须赶在天黑之前找到一个安全能避风的位置,不然到了晚上只怕会冻僵。

  可那条蛇仿佛跟她杠上了般,就是不肯离开。

  温暖暖扭头找了根几米长的树枝,站在远处小心的挑起小蛇。

  倏—

  一道绿影划过。

  小蛇快如闪电的朝她的脸射去。

  她早有防备,手里的树枝乱抽乱打,同时跳到了一边。

  也不知是她的运气好还是怎么样,正好打在蛇的七寸,蛇被抽飞出去,软趴趴的掉在地上。

  为了安全起见,她又用力的抽打了几下蛇身,发现它依旧一动不动后,这才扔下树枝扶起地下的人。

  “好烫啊!”碰触到慕颐的身体,温暖暖惊呼。

  “水水.。”慕颐干裂的唇瓣一张一阖,没有发出声音,但能通过他的口型判断他想说什么。

  温暖暖从地下的衣服里拿出一根野黄瓜,又焦急的环顾四周,可惜没有发现可以碾碎黄瓜的容器。

  纠结了一翻,她咬了一口野黄瓜,在嘴里咀嚼了一会,捏着他的嘴,将嘴里的黄瓜汁液渡进他的口中。

  哺食后,温暖暖拖着慕颐朝海滩方向走去,想在礁石那边找到个栖身之所。

  天刚擦黑,海滩上的风很大,温度也越来越低,呼出的气都是冷的,她穿的单薄冻的瑟瑟发抖,好在在礁石后发现了一个洞穴。

  洞很浅,应该是某个动物的居所,刚好只能容纳下两个人。

  温暖暖又跑去丛林外找来了一些干草,垫在洞穴里。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她抱着膀子上下来回搓,身体仿佛要冻僵了一样也不敢学原始人钻木取火,怕引来白天的那群野人。

  到了半夜,她实在冻的受不了了,便一把抱住慕颐滚烫的身体取暖。

  外面的风声呜呜作响,伴随着野兽的咆哮吼叫声听起来格外骇人。

  温暖暖不敢闭眼,就这样抱着慕颐的身体坐了一夜。

  天蒙蒙亮,怀里的人身上的温度缓缓退去越变越凉,她忙伸手去探他的额头,发现体温正常后,顿时松了口气。

  天亮了,外面的温度缓缓上升,她放下慕颐,从洞里爬出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