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公主总是被迫黑化 > 第470章 澹梁皇城下的乖张(三十)

第470章 澹梁皇城下的乖张(三十)

2022-07-01 作者: 落雪悠莲
  第470章 澹梁皇城下的乖张(三十)
  澹梁皇请云老王爷入宫门。

  岳丈大人不远千里而至,他却未曾及早收到邸报,未曾及时知晓岳丈前来,还让岳丈撞见了那样之乱。

  又如此一番此乃他这做女婿的疏忽不当之过,此间事他会着令刑部尚书速速去查清,个中原委到底如何。

  后又问及云老王爷此来,可为皇儿婚事,见云老王爷颔首,此刻苏娆才很清晰的瞧见澹梁皇面上表情一息变化,就是他的猜测得到肯定后的尘埃落定之感,让他悬起的心落下。

  云老王爷此行澹梁只为容枫这个亲外孙大婚。

  心间一时嗤笑,也薄凉了一息眸子。

  还真是做贼心虚,如此唯恐他所行一切被世人知,帝王名声因此尽毁。

  与寒漠尘交握的手,再次紧着一下,见着寒漠尘并未曾如她多次设想,当他得见澹梁皇之后,他心中黑暗是否会将他再次淹没,笼罩住他。

  而今瞧来,寒漠尘还是那么安静,他并未曾有任何异动,只是任由苏娆拉着他,异常安静的跟随在侧。

  这样安静的寒漠尘,其实苏娆知晓他又不对劲了,可在此时无法多加过问,也只得多加注意,时刻关注。

  而在这一路而来,澹梁皇也只在宫门口之时,那么看了苏娆和寒漠尘一眼,此后,他也再未曾多做理会。

  此二人在他面前是小辈,又有云老王爷这个长辈在前,如何也轮不到他与小辈去多言,便是街间之事苏娆牵涉在内,也无须苏娆来交涉。

  “陛下,本王此次前来,亦是想着来见见女儿,便未曾着人提前送来了邸报,却不想撞见苏丫头竟被当街刺杀,还与京府衙门生出误会。

  这苏丫头也算是本王看着长大的,她虽顽劣,却也非无端任性惹事之人,此事望陛下好好查查,是何人意图离间澹梁与我云琅之间和谐。”

  尚未至勤政殿,云老王爷已先如此两番言。

  对街间所发生之事也进行了交涉。

  一来,说明他的出现为何会无人得知,只因他的前来并未遣人送来邸报。

  因孙儿病没,他和云老王妃夫妇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今已是唯有一女尚安稳着,只是爱女又身体孱弱,心情需平稳温顺,万不可大起大落,所以他才未曾着了人来提前告知。

  多年未见,他今次前来,等着外孙婚后,欲带爱女回去云琅,见见其母妃,以宽爱妃失去孙儿的伤痛。

  且爱女也多年病榻孱弱,都难以去见他们二老一面,他们二老也担心爱女的病情是否又加重,若连这爱女也再出何事,他们二老如何再承受这等打击,再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二来,道苏娆被刺杀,又与京府衙门之间因此而生出误会,那些刺客他已听说似乃前朝余孽,可苏娆却也是他看着长大的,那么刑部尚书去查时就无论如何都不能给苏娆乱扣上一顶前朝余孽的帽子,栽赃陷害。

  苏娆既然是云老王爷看着长大的,而云老王爷乃正统的云琅皇室王爷,那么他又怎可能会去包庇前朝公主,又怎可能会识错了苏家这丫头。

  所以此次事,无论澹梁皇是否让查,又是否查出些什么,此间事都不会与苏娆有半分瓜葛,亦无法有瓜葛。

  就算查出来那些刺客当真乃前朝余孽,那一场祸事也只会是前朝余孽为着挑拨离间云琅与澹梁两国秦晋。

  若澹梁皇非要把‘前朝’二字强加在苏娆身上,除非他想与云琅撕破脸面,而至今时澹梁皇却如何也不能与云琅撕破脸,只因大计尚未成。

  云老王爷两番言毕,又道让澹梁皇先带他去见着云皇后,街间之事也非一时可查清,他且先去见见爱女。

  可是女儿身子愈发不好,父女经年未见,今他已至容宫,却依旧不见女儿身影,这让他如何能不忧心。

  云老王爷这般问及云皇后,让澹梁皇对街间之事也难以再有多余心思,还想怎么再暗算苏娆,只道他担心云皇后得知父王前来,恐激动之余有伤身体,此事尚未曾告知云皇后。

  “父王,珺儿身子弱,若一时得知父王前来,寡人担心珺儿的身体承受不住,喜及而厥,不若父王先随寡人至勤政殿,寡人着人为父王备宿殿,舟车劳顿,父王且先歇息片刻,届时寡人带着珺儿来见父王。”

  此一番言,深情又合理,且还有苏娆与京府衙门之间事,需宣召刑部尚书速速去查清,此事事关云琅与澹梁两国之间安稳,国事亦重要。

  “陛下所言在理,本王就且先等等再去见着珺儿,莫要让珺儿着急,让她仔细着,千万要注意好身子骨。”

  云老王爷本着急见爱女,但听得事关女儿身体,他当即也不急这一时了,也不用让澹梁皇在宫内为他备宿殿,毕竟他身边还有苏娆在的,他就住去主客司,去外使的住居。

  澹梁皇本欲再多言一二,可在云老王爷一句无须对他特别对待的话语之下,到口的劝诫话便只得咽下,也只得令裴良速去为老王爷备宿殿。

  澹梁皇先领云老王爷前至勤政殿,宿殿备好后,再送云老王爷去休憩。

  云老王爷至澹梁,此间事,在不多时也为东宫之内的容枫太子所知晓。

  当即,容枫前来勤政殿,见过外祖。

  容枫前来,毫无异样,还是那么淑人君子的容枫,周身再现暖阳姿态。

  苏娆在他的身上竟一点瞧不出他有何异常。

  夜间那般打击,今日不仅恢复正常,且还正常太过,这倒让苏娆一时有些瞧不清,瞧不清了容枫此人变化。

  莫非是容枫尚未曾有找寻到哑婆婆,还是他已找到,只是结果未如云霁料想,哑婆婆未曾告知容枫真相。

  苏娆在心中思忖间,容枫已与云老王爷问候,在此时容枫方才得知街间所生那场血色乱事,只因他在东宫处理政务,未曾及时得知此事。

  一时,容枫面露出自责,身为澹梁储君,他却未曾及时发觉城内乱事,让刺客出现在皇城之内,遂欲将彻查之事揽在自己身上,只是被澹梁皇给拒绝着。

  云老王爷前来澹梁,容枫做为其外孙,就让容枫陪同云老王爷去主客司,苏娆被刺杀之事他亲自过问。

  他倒要看看究竟乃何贼子竟那般大胆包天,在白日里就敢明目张胆的刺杀作乱,祸乱他澹梁皇城安稳。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