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公主总是被迫黑化 > 第469章 澹梁皇城下的乖张(二十九)

第469章 澹梁皇城下的乖张(二十九)

2022-06-24 作者: 落雪悠莲
  第469章 澹梁皇城下的乖张(二十九)

  容宫之内,只因为着一道宫外消息的传来,一时之间那般的惊动着。

  而此一时,宫外街间。

  走水的那处庭院,滚滚烟雾早已为大雨浇灭,只留下一片焦黑屋梁柱架,东倒西歪一地, 街间满地断肢残臂、血色尸体,也由京府衙门清理。

  而那自出现就似将所有有利优势聚向他们那边的荀尚书,此刻却只能随在出现的那位老王爷所乘坐马车旁,陪同着老王爷去见他们的陛下。

  此时如此听话,哪里还有不久之前对待苏娆之时的那一份言之成理。

  包括裴良,包括已然所剩无几的禁军,在这一刻,也一个个只能安静。

  只因为前来这位老王爷乃云老王爷,云皇后的父亲, 太子殿下的亲外祖,他们皇上的岳丈,更是以云琅使臣的身份,前来他们澹梁国中。

  所以无论出于哪个缘由,荀尚书都必须对云老王爷恭敬,他们对苏娆所设那一场杀局,也只能任由着因为云老王爷的出现而被迫就此止住。

  只那一辆马车,被这些人护卫在中间,驶向容宫。

  马车之内三人。

  随从着云老王爷前来的下人云伯出去,他将位置让给苏娆和寒漠尘。

  此刻,相对而坐。

  苏娆安静着,只是握着一旁寒漠尘的手,对面的云老王爷不开口问话,她便不多言,这让马车内极其静谧。

  两人身上被大雨所淋着的衣着未曾有换,在内力蒸发之下已然快要干着,面上雨水也已用手帕擦拭干净。

  “呼…”

  此一声轻微的呼气声,云老王爷的目光这才从沉定转化回那份云家人方才有的温色, 也让马车之内的那份静谧感消无,空气似乎才流通。

  “一场春雨也可得风气,都喝杯热茶先暖暖身。”

  两盏茶,推至苏娆和寒漠尘面前。

  之后又不再多言其他话,也未曾有问寻一二句苏娆身旁的寒漠尘如何。

  明明是最亲的祖孙,可是在此刻,在同一辆马车之内,却如同陌生人。

  云霁并未曾出来,他也未曾有告知过苏娆,云老王爷可曾有见过这样的他,寒漠尘与云老王爷又是如何相处,云老王爷又是否知晓当年事。

  这一切事苏娆都未曾知,她也未曾过问过云霁,云霁未有说,她便未曾有问。

  那么,在此刻如此相见下,她自也不会多嘴为他们祖孙二人说什么话。

  且马车之外还有那么多双耳朵竖起听着。

  所以无论而今马车之内气氛如何,云老王爷对她和寒漠尘的态度又如何,苏娆都不会在此时去说些什么,也不会过问一句云老王爷为何来此。

  云老王爷为何前来澹梁, 是因他知晓云霁前来,还是因为容枫大婚,更或者,是云老王爷发觉了云琅新皇乃假,知晓了云穆靖前来澹梁。

  一国之君,留下一个假的帝王每日替他上朝,自己却前来他国之内乱事,如此之事倘若云老王爷知晓,想来会亲至,亲自前来找寻云穆靖。

  或许还有一个缘由,便是因为她,因为她带着云霁前来了这澹梁国。

  云霁这个孙子,云老王爷对其疼爱之重。

  云霁以病危之局相助云穆靖登基,云老王爷便能为着云霁安排好一切,助云穆靖毫无任何阻碍的坐上皇位。

  云霁放弃霁月世子身份,为云琅朝堂能稳,不会因他存在让朝堂之中人心妄动,云老王爷便助他远离,自此往后不受‘皇家’二字束缚。

  让云霁可以自由自在,去选择他想要的生活,选择他想要留下的人。

  可到最后,云霁所选择的她这个前朝公主,却带着云霁前来澹梁国。

  云老王爷可是唯恐着她还仇恨不灭,诸暹与云琅之间那一战,她之密谋未曾成功,所以又把心思打在了澹梁这边,欲利用云霁对她之爱让其成为她手中刀锋,为她祸乱澹梁。

  心中这种种的思忖,也只在朝夕之间。

  端起杯盏,递给自云老王爷出现后就表现的有些异常安静的寒漠尘手中,苏娆的另一手一直紧紧握着寒漠尘的一手,告诉寒漠尘,无论有何事,她都在,有她陪着他身边。

  也以她之态度,告知于云老王爷,倘若云老王爷前来是她所想最后一种缘由,那么她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云老王爷,云霁与她,已是一体。

  倘若并不是因为她这个前朝公主,而是事关其他,那么无论是因为云穆靖,还是因为云霁,再或者因为寒漠尘,苏娆都不会多探究只字片语,只因这些事都该由云霁过问。

  至于她和云霁为何至澹梁,此间之事她也不会多言,无论云老王爷是否知晓,又知晓多少,此间事都只能云霁与云老王爷交谈,由云霁去选择是否要告知云老王爷一切事。

  车内再次的静谧,当马车停在容宫宫门之前,当马车之外一声温舒之语传入车内,这份静谧才再次消无。

  收到消息的澹梁皇,竟亲自至宫门外,恭迎他这位岳丈,拱手作辑,毫无一点帝王架子,而是将他这个好女婿的身份,扮演的淋漓尽致。

  尚不等云老王爷开口,他又自己先将街间所发生之事提及,他也是才收到的消息,而今也是不知其内里经过如何,这个中缘由究竟如何。

  话间,那一双与云霁和容枫相似至极的柔情凤眸,看向苏娆与寒漠尘身上,内里阴霭之感只一晃的功夫。

  他还是谦和礼加的澹梁皇,周身帝王威仪皆内敛,反而觉得与容枫更加相像,谦谦君子,和光同尘之风。

  月白之色龙袍便服,素雅之余不弱风姿,虽人早已至中年,风度却半分不减,其身形修长,均匀有致。

  只这般瞧来,根本难以自他身上察觉到半分的阴霾,此人竟乃宵小。

  比之瑜皇的深沉如斯,帝心难测,此人更偏向于深度伪装,哪怕是连那帝王心思都能伪装起,在他的身上完全没有帝心难测这样一种感觉,有的反倒是不自觉被吸引的亲和。

  这样一种吸引力,就像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天性,如淡然如月的云霁,只瞧着一眼,就会让人生出种不可亵渎的心境,如淑人君子的容枫,与之相交,只觉他内心温暖如阳,再如这和光同尘的澹梁皇,只觉让人自心底油然而生亲和,善气迎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