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公主总是被迫黑化 > 第466章 澹梁皇城下的乖张(二十六)

第466章 澹梁皇城下的乖张(二十六)

2022-06-20 作者: 落雪悠莲
  第466章 澹梁皇城下的乖张(二十六)

  轰隆…

  又一声惊雷大作。

  雨尚未至,可天边浓云已是愈发浓郁,黑云已压城,阳晖即将消无。

  局势紧促,长枪与佩刀再次将苏娆与寒漠尘只二人团团包围,包围圈也随着踏踏步伐的逼近,愈发之小。

  “那今日,就让本郡主好好领教领教,一个文治之国,能有何能耐。”

  苏娆的手中,折扇自衣袂之内再出。

  萧公子的玉骨扇,在澹梁国中却无人可认出。

  依旧张狂如斯,她之言,更嚣张无比。

  对于而今这等对她和寒漠尘极为不利之局面,她依旧如此有恃无恐。

  而寒漠尘,他的眸底,本已平静的清明,也再一次渲染了一抹嗜血,一手执拿长剑,一手去握住了苏娆的柔荑,在苏娆欲拉住他的手之前他先拉住了苏娆的手,十指相扣。

  随后,一语冰窟般寒冷,冷冽而嗜血:

  “娆娆,今日随我一道开一场杀伐,瞧瞧他们的血彻底染红地面的色泽,可好。”

  十年之前,大秦皇城被秦娆的亲人与国人的血,染红了大秦皇城的每一角每一落,今日就让幕后真正的刽子手也瞧瞧澹梁血染皇城的场景。

  “好,我们一起,血债终需血偿。”

  苏娆颔首,柔荑亦握紧了寒漠尘的手,那双桃花明眸之内再次浮现出当年的血杀场面,依旧记忆清晰。

  哪怕而今苏娆内心已然被云霁救赎,将她自那方黑暗之地彻底拉出来,可这并不代表苏娆在知晓灭她家国真正的幕后之人后,心中没有杀念。

  可以不牵连无辜百姓,不祸及天下乱起,但对于澹梁皇的这些亲兵,她绝无可能手软,更无可能会放过。

  “公…主…”

  此声喃呢,站立在窗棂边的依影感觉到苏娆身上又生出来的那种仇恨,他一把捏了窗沿,力道之大让指尖发青,在木沿上留下来五指印痕。

  萧沐白也捏紧着手,透过窗棂缝隙亦瞧着街外愈发急促,他家主上又那嗜血杀伐之感,更听着有踏踏步伐自远至近,一道道气息在街间汇聚。

  随着再一声惊雷响,这澹梁皇城之内,街间小巷道之中,唰唰之声由轻渐重,是暗中的那些暗军也动了。

  “一计不成,二计再败,这是准备直接以主上和苏小姐逼我们现身了。”

  低沉之声,他屏息沉眉,手也已然按至了腰间,握住腰间软剑剑柄。

  云风亦如此。

  翠竹折扇在手,其内里锋刃藏匿。

  一息,先招手,让一名云卫去通知他们的人做好准备,虽明知此一次又乃澹梁皇所布危局,但倘若他们的主子与苏娆当真危机,他们绝无可能再继续藏匿暗下,最终的结果就是暴露,与澹梁皇室正面宣战。

  天边汇聚的浓云,在这须臾之间也终雾霭了皇城之上,彻底遮蔽了已西走的阳晖,再毫无半分光芒浮现。

  浓云蔽日,阴霾了街间。

  一时,风起。

  刮动衣袂哗哗摇曳。

  又一息,雨终落。

  浓云彻底汇聚在高空上,云层之内已然蓄满了落雨。

  一滴雨滴自高空滴落,滴在一杆长枪枪刃之上,发出来啪的一声响。

  “荣华郡主还当真是狂悖,可此乃吾澹梁国,非尔云琅,可任由尔一再如此肆意妄为,不把吾皇放眼底。”

  在这一语再次维护他国澹梁皇帝王名声之后,荀尚书身先士卒而动。

  他未曾拿任何兵器,只徒手而至。

  掌出,化掌为风,直袭苏娆而来。

  寒漠尘本欲接招,苏娆已然欺身而上。

  红衣蹁跹,划过长空。

  三千青丝,在风拂过间,飘飞扬动。

  这一次,她来接招。

  玉骨扇,自那纤长白皙的柔荑之间转动,如同她灵巧的五指,直逼荀尚书手腕,扇刃锋利,此一招若荀尚书躲不开,他之右手便可被废。

  苏娆之攻势不弱,而其武功之高,早在那少年郎刺杀苏娆那时苏娆躲开且反手一招,荀尚书已然瞧的清楚。

  所以此时,他顺势侧身避过苏娆这招杀招,右手换做左手,化掌为拳,再次袭向苏娆,苏娆立刻后退,同时左掌亦出,掌对上拳,相碰一招。

  砰…

  哗…

  拳掌相撞,劲风带起周边寒漠尘和那些澹梁兵的衣摆,皆狠狠的呼刮飞扬起,更有一二京府衙门卫队的面皮都为之而颤动一下,脸皮刺痛。

  相似的一招式,只这一拳掌之间,劲道之重,让二人各自后退落地。

  苏娆垂落下的左手,竟被荀尚书的那一拳砸的颤栗起,掌心甚是疼痛。

  那荀尚书虽亦如此,只是相较于苏娆的后退两步,他竟只是后退了一步。

  这样一番场面,让瞧着的寒漠尘,银黑面具遮挡之下那双冰窟般的细长凤眸,内里一时浓生出晦暗之色。

  两步速至苏娆身旁,寒漠尘一把握住苏娆左手,才止住她左手颤栗。

  而不远处的商铺之内,瞧着的萧沐白,竟也如同寒漠尘一样的反应,比之寒漠尘,他的反应更加浓厚些。

  “怎么可能?”

  此一声不可置信,萧沐白的视线,穿出窗棂直直的落在那荀尚书身上。

  云风与依影见此,皆看向去荀尚书,一刹,他们二人看向来萧沐白。

  是怎么了?
  这二人并未曾瞧出哪里有不对劲,但能让萧沐白那般反应,必定是何处生了问题。

  萧沐白,愈发沉眉。

  萧家被灭,带兵踏入他萧家之人就是这荀尚书,当初他与荀尚书曾对过招,可那时的荀尚书绝无而今这等强横体魄,可现在竟如此厉害,只以蛮力接招,竟就让苏娆后退了两步。

  萧沐白在澹梁国多年,他对澹梁国中这些武将武官的能力,他如何会不了解,否则澹梁也不会负有那文道盛名,以‘文治’之道从而享誉。

  一个并不崇尚以武力解决问题的国家,在大秦帝国尚未曾覆灭之前,澹梁诸侯国,就是以文治之道与实力雄厚的诸暹诸侯国和因为有苏老将军而相助云王的云琅诸侯国并驾齐驱,成为当初的三大诸侯国之一。

  当初的澹梁诸侯国,容家秉承以文服郡国,以仁治郡国,甚得民心。

  在澹梁诸侯国中,其兵力只在自保,只在护本国安稳,所以哪怕在大秦被灭后,而今这澹梁皇登基后,他想要改变澹梁国兵力不强的现状,也绝非一朝一夕之间可能改变。

  其手下将领,虽有大将,可若与诸暹和云琅比起,根本难以相提比论。

  但是现在,却出现了一个荀尚书。

  半年之前,还只是能和萧沐白一战,可是而今,他竟可以与苏老将军亲手教出来的孙女一战且还不落下风,如此这等变化,又怎能不叫萧沐白惊着,让寒漠尘眼底生出晦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