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不欢散

2021-04-18 作者: 玉糖梨
  第49章 不欢散

  怒而生威,此时的万宁令岑菁有些害怕。

  故而她嘴里哭骂,却不敢上前动手。

  房氏气急,唤过奶娘将岑晖抱走,她今个要好好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野丫头。

  可不等奶娘上前,岑旸侧身一闪,挡在房氏面前低声说道:“阿娘无需动怒,这事儿就到此为止吧。”

  房氏眉梢一挑,诧异地看着自己的长子,口将言而嗫嚅,半晌没吭声。

  她这个儿子从小聪颖过人,长大后更是不矜不盈、进退有度,此时忽然拦住她,定是有他的道理。

  就在这时,岑平进了偏厅。

  见厅内景象,瞬时眉头紧锁,满脸不悦。

  今晚原本是想其乐融融一家人吃顿团圆饭,进门就见地上碎碗残羹,一片狼藉,在场几人又一个个剑拔弩张,似乎刚刚起了大争执。

  之前他已好生相劝过房氏,她也答应不会再找万宁的麻烦,怎这转身又起了冲突。

  “你们这又是怎么了?就不能消停一会?”岑平愠怒道。

  岑菁抢先凑上前哭诉:“爹,万宁她打我!我是她姐姐,她竟然敢打我!您瞧,我的脸~”

  岑平侧目一瞧,岑菁细润的脸蛋高高肿起,上面掌掴的痕迹十分明显。

  “宁儿,你……”岑平看了岑菁此时模样,自然心疼万分。这孩子虽然有些娇蛮,但毕竟是自己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谁敢动她一个手指头?现在却被打成这样。

  万宁抬起头,神情坦然地看着岑平。

  她打岑菁是事实,若岑平因此责骂处罚她,她认了。

  毕竟,用计进入岑家,搅得岑家鸡犬不宁是她的错。自从老太太与她推心置腹谈过后,她自觉当初因一时之气,将心中仇恨转嫁到岑平身上是极不理智的,更觉得因报仇将岑家拖入水深火热之中是极自私的。

  所以,她已打定主意只要房氏和她的儿女不惹她,她绝不会与她们计较。且她会竭尽全力将有可能给岑家带来的危害降到最低。

  只是刚才她们这般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责打她,即便她对岑家有愧,那也不是说就必须要忍气吞声,让她们随便欺负去了的。

  对视着万宁清澈如一汪清水的双眸,岑平内心的怒焰被浇灭了几分,再瞧着万宁的脸也红肿了一大片,心中便有些明白了。

  “你们谁先动得手?”岑平问。

  房氏见他没有为岑菁做主,反倒问起事情缘起,便觉他更偏心万宁。

  心里头五味杂陈,酸味儿、苦味儿往上翻涌,痛苦得几乎让她抓狂。

  房氏怒视岑平,正欲发难,就听岑旸道:“父亲,此事全因母亲、菁儿、宁儿皆疼爱阿晖所起……”随即岑旸将事情的经过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晖儿,是你大哥说得这样吗?”岑旸脸色阴沉,但问及幼子还是放缓了语调。

  岑晖泪眼汪汪地点点头:“是这样的。都是晖儿不好,不该嘴馋,害四姐被娘打,又害三姐被四姐打。爹爹别打三姐、四姐,她们脸都肿了,很疼。要么,爹打晖儿吧……是我要偷吃……”

  说完,小嘴扁扁,泪珠儿一颗颗往下滚,双手捂紧小脸,可怜兮兮地道:“爹爹打得轻点……疼”

  岑平瞧着幼子懂事又害怕的小模样,心瞬间变软了。

  脸上阴郁之色渐渐散去,嘴上仍斥责道:“瞧瞧你们,还不如晖儿懂事。”

  他看看岑菁的脸,又看看万宁的脸,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被打得几乎破了相,怜惜之情已经胜过了气愤。

  “孝父母,友兄弟,亲姐妹,家和万事兴。阿旸、阿昶,你们两个饱读圣贤书,又是兄长,却不知教导规劝两个妹妹;菁儿,你身为长姐,对待妹妹、幼弟理应包容宽和;宁儿……你……身为妹妹,理应敬长;故而今日之事你们都有错,罚你们抄写十遍《孝经》。”

  说完,从房氏手中抱过岑晖,柔声安慰了几句,便让奶娘抱回屋子喂食。

  房氏听了大儿子的叙述,已知自己错打了万宁,但她对万宁的厌恶和恨意本不在于万宁本身,而在于岑平对她的背叛,故而她见不得岑平这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怀着怨气转身便走了。

  岑菁一个嫡女被万宁打了,又不能还手,又羞又气又恼,哭哭啼啼地跑了。

  岑昶对父亲罚了他,心中不满,借口安慰妹妹岑菁,也走了。

  热闹的偏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剩下的几人其实也没了胃口,岑平便让大家散了,把准备好的吃食都送去各自屋子里去。

  晚宴就这样不欢而散。

  万宁是和岑旸一起走出的偏厅。

  “宁儿妹妹,我那有药效极佳的消肿膏,等会就让衣鱼给你和菁儿送过来。”岑旸微笑说道。

  万宁本想走快些离他远点,听得他这么说,心里的那丝怨气又飘了上来,刚刚这位饱读圣贤书的好儿郎可也是护短得很,随着大伙儿一样默不作声,任凭房氏误解冤枉她,现在竟又来充当好人。

  “兄长若有这番好心,早与大娘子说清事情缘由,岂不是省了这消肿膏。”万宁语带讥讽,嗤笑言道。

  岑旸面不改色,淡笑道:“那时宁儿妹妹你已经挨了打,我说与不说,这消肿膏都是省不了的。”

  万宁哼了一声:“至少能省了岑菁那一份。”

  “是吗?哎呀,早知道我早些说明原委,宁儿妹妹你就不打菁儿了,那我是该早说。

  你瞧,你哥哥我书读得多了,倒有些迂腐了,还以为小女子处事,必定是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岑旸拍掌跺脚直言懊悔,可那含笑的眉梢,浮夸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在佯装。

  而且万宁怎么听着他是在骂她小心眼,说她小女子难养也呢?

  “你就不怕我以牙还牙打了大娘子?”万宁没好气地哼道。

  “这个……宁儿妹妹一看就是有分寸的,这等大逆不道的事那肯定是不会做的。”岑旸看着万宁,很认真地对她说。

  万宁就觉一口气被他堵在胸口,咽不下去又吐不上来,只能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岑旸瞧着她气鼓鼓的小模样,不由呵呵而笑。

  “对了,宁儿妹妹,刚父亲吩咐我明日去拜谢信国公,说是他救了你身边的女使。”岑旸笑过之后,忽然提及了信国公之事。

  万宁没想到他会主动说起这事,便接下话题,道:“那明日就有劳兄长了。”

  岑旸却问道:“妹妹是不是想一起去?”

  万宁微愣,随即道:“我一闺阁女子怎好去。”

  岑旸眨眨眼,朗声说道:“这倒是。”

  说完,不再慢步等着万宁,迈着大步便往前去,边走边对身后的书童说道:“衣鱼,既然你身体有些不适,明日便不必随我去见信国公了。”

  跟在身后的衣鱼错愕地抬起头,低声道:“小的身体没有不适啊。”

  岑旸转头瞟了他一眼。

  衣鱼顿悟,赶忙改口说道:“小的确实觉得身体不适,多谢郎君体恤。”

  岑旸满意地嗯了一声,然后似是随意地回头瞟了一眼万宁。

  万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