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天不遂人愿

2021-10-27 作者: 眀志
  第430章 天不遂人愿

  立冬当夜,洛阳迎来了第二场雪。扬扬洒洒下了足足两日,直到第三日才停。

  雪霁初晴,四野皑皑,冰装玉砌。邙山升腾起层层薄雾,似披上了一层轻纱,如梦似幻,恍如仙境。

  远山、高林、庙宇、宫城,斗拱层叠、飞檐廊阁、亭台水榭……及天与云、山与河,所见之处,上下一色。

  一缕缕晨阳洒下,天地为之一变,仿佛在巨大的玉盘之中倾入的烧化的金液,银芒与金光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皇后一袭宫装,外罩一件裘衣。伫立在宫台之上,极目远望,神思悠然,似是在欣赏雪景。

  但眼中却无焦距,显然是在想心事!
  一个宫女慢步走来,站在阶下轻声唤道:“殿下,该用膳了!”

  “嗯!”皇后轻轻点头,下了宫台,进了殿中。

  案上摆着几样吃食:一碗鸡汤,正冒着腾腾热气。两个鸡子,两碟蒸团,应是用米面合肉制成。一碟切的如纸一般薄的牛肉,还有一碟撒成丝的鸡肉,并几样精美的点心。

  见这几样,高英眉头皱成了“川”字。

  皇帝不喜食肉,久而久之,高英也跟着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平时很少见荤,便是用,也只一星半点。极少有这种一桌大都是肉的时候。

  只有天癸水至,宫人才会给她备这样的吃食。

  但她宁愿此时摆在她面前的是一碗保胎的汤药。

  但可惜,天不遂人愿?
  皇后心中生出一股戾气,抬起手,似是要掀翻案几,将这一桌吃食打个粉碎。

  两只玉手堪堪触至案沿,高英猛的想起那夜李承志扇了她一巴掌之后说过的那几句狠话:似你这般跋扈、善妒、心肠歹毒、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围着你转的女人,莫说皇帝,换头猪来都忍受不了……

  好……孤忍!
  她硬是咽下一口恶气,声音冷淡至极:“撤下去吧……三娘,予孤换些清淡的热汤……”

  见皇后又如往日一般,突然就欲发怒,宫女吓的浑身发颤:“殿……殿下,高女史……已告假数日……”

  是啊,孤竟给忘了?

  再有半月,三娘就要订亲了,连宫中诸务都要一并辞去,不日就将与李承志双宿双飞。

  但孤呢?
  李承志,你好狠的心,孤数次召你,你竟连见都不愿见我一面?
  心中凄苦无比,只觉悲从中来,两行清泪自皇后眼中落下。

  宫女正在害怕,但等了许久,竟未见皇后发火,更未有“拉下去杖死”之类的冷声厉语,反而突然没了声?

  刚抬起头,女官忙迎了上来,连连给她使着眼色:“还不赶快撤下,换热汤来?”

  等宫女退下,礼官瞅了瞅暗暗垂泪的皇后,小心翼翼的递上帛巾:“殿下可是思念高女史?不若由臣去传谕,让高女史入宫陪陪殿下?”

  有什么用?

  除非你能将她男人一同召进宫……

  高英只是摇头。

  礼官头痛不已:那还能召谁?

  但凡不是猪,就能看出皇帝对皇后已日渐冷淡。莫说高英这种跋扈的性子了,便是换个再贤淑的,终日苦闷之下,也会生出怨气来。

  再加高英脾气古怪,动辄打骂,宫人大都敬畏如虎。也就高文君与她亲近些。十次中有八次,都能在皇后发怒之时劝得住,能让一众宫人少受些惩罚和责难。

  但高文君一走,皇后岂不是变本加利,以后这日子还怎么捱?
  暗暗叫着苦,礼官灵机一动,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殿下,若不如……嗯,如清泉宫的那位,召些僧、道、女冠来讲经?”

  清泉宫,胡充华,讲经?

  皇后脸上浮出几丝疑色。

  胡充华的姑姑就是景乐寺的尼姑,佛名极盛。当初就是她给皇帝讲经之时,向元恪荐了胡充华,胡氏才得幸入宫。

  皇帝待其也颇为敬重,胡充华有孕后,还专程将胡尼姑召来,陪伴胡充华左右。故而高英知道,胡氏时而就由胡尼姑予她讲经。

  但女官所言之僧道,又是哪里来的?

  皇后心中一动,想起了先帝废后冯润之旧事。

  先帝御驾南征,冯润耐不住寂寞,不就是借着讲经的名义,将和尚藏于床下,淫乱宫闱的么?

  倒不是说胡氏有这么大的胆子。虽自有孕之后,皇帝再不许高英过问清泉宫诸事,但如今的清泉宫上下皆是刘腾精挑细选,不乏暗人之流,若无皇帝允许,莫说僧道,连宫内诸司之人都不得擅入清泉宫。

  借胡氏一百个胆她也不敢。

  高英是睹物生怀,联想到了自身:为何非要靠李承志?

  但刚刚冒出来了一丝念头,就被她断然扫空。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出李承志的身影,及那一夜之销魂……

  她那般贼胆包天,难道只是为了求得一子么?

  罢了……

  高英萧索的挥了挥手:“讲什么经?吵的脑仁疼……”

  礼官连忙请罪:“是臣莽撞了!”

  “嗯,将乐官唤来,予孤奏几首琴曲、横吹……”皇后又沉吟道,“就奏三娘新授的那几曲!”

  此时再听,高英才知,李承志所创的《神话》、《思念》等曲,意境是何等的深远?

  刚沉寂下去的泪花再次在眼眶中闪现,高英贝齿轻咬,银牙暗错:李承志,孤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

  晨起雪满山,云淡日光寒。

  下雪天不冷化雪天冷,这是常识。阳光虽艳,但就跟摆设一样。照的雪境光彩迷离,却无一丝暖气。缕缕山风吹来。刮在人脸上像是刀割。

  偌大的校场里稀稀拉拉的散落着数百个军士,从城上往下看,就如一堆蚂蚁。兵卒以什为单位,各围着一辆辆马车装着积雪。但等车满,就会倒入宫城下的谷水(洛阳宫城护城河)。

  感觉风越来越大,天越来越冷了?

  李承志紧了紧帽兜,指使着元谳:“去传令,尽快清完,回营吃羊肉,喝羊汤……嗯,每人再赏一碗酒……”

  “谢将军!”

  元谳喜的眉开眼笑,飞快的催马而去。

  稍倾,校场内顿时响起震天般的欢呼:“将军威武!”

  声势惊天动地,响彻四野。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