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五代河山风月 > 第435章 冤家

第435章 冤家

2022-07-03 作者: 我的长枪依在
  第435章 冤家
  “官家是说,辽国这几年要有内乱?”大殿里,几个宰相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无论如何这件事还是太多离奇和惊人,以至于即便史从云跟他们说清其中缘由和蛛丝马迹,几个宰相还是觉得不可置信,数千里之外能判断敌人庙堂之上的事?难不成是神仙。

  众人的反应出乎史从云的意料,随即他立即明白过来,他是知道历史上耶律贤确实篡位了,因为耶律贤在辽国众多皇帝之中名声太大。

  而耶律璟也是死于非命,正因他知道结果,所以才会倒退出这样的结果,当众人对此一无所知,面对他的说法当然也会觉得牵强附会,毕竟北方太远,这样轻易捉风捕影就妄下定论,根本没有国家决策的严肃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失心疯了。

  史皇帝甚至看到了范质眼神中深深的担忧
  靠,这老头说不定真怀疑自己疯了。

  史从云只好把肯定的语气改了一些,说成是他一种不成熟的推测,可能发生。

  这么一说,几个人才缓过来,开始认知思考事情的可能性。

  “官家,契丹人本来就是蛮夷之邦,朝廷之内祸乱时有发生,朝局动荡,加上数次兵败,确实有可能发生兵变。”魏仁浦一脸认真的说。

  史从云干咳两声,心想南方也好不到哪里去啊,五代十国平均每个皇帝在位三到四年,平均十年出头改朝换代一次,有什么脸好说人家辽国朝局动荡,相比之下辽国那是稳得不得了好吧。

  这种时候他当然不会去说这些话,只是认同:“这就是朕所说的一个重要原因。”

  “官家说的耶律阮的后人”

  “耶律贤,就在永兴宫里,朕昨天从安平王嘴里套的话,郭进在幽州的间谍也说了,辽国那边很多人自今年起就往永兴宫走动。”

  等史从云缓缓给他们串起这些线索时,几个人的脸色才逐渐由不可思议慢慢转为疑虑。

  “官家,这样的动作辽国国主不管吗?会不会是陷阱。”谨慎的范质提出问题。

  “永兴宫距离上京很远,安平王也和我说过,辽国国主不好女色,但沉迷狩猎和酒肉,经常在北方草原打猎,不理朝政。”史从云说着抹平桌面地图,指了指右上角,“距离南京近千里。”

  众人盯着地图看了好一会儿,才有些反应过来,辽国和他们的国情不同,南京附近的南院范围以汉人为主,契丹人其次,剩下的是其它各族人混居。

  这一部分以幽州为首,非常汉化。

  而另一部分则以北面上京和上京西北上的草原部落为主,主体是传统契丹各部贵族和其它受到辽国统治的草原部落,比如蒙古各部此时也在辽国治下。

  这部分多数都保留游牧传统,常年生活在北方草原,衣食住行,生活习俗和文化也和南面的大不相同。

  而当今的辽国国主不同于后来的耶律贤,萧太后以及他们的继承人等,还是十分游牧化的,深度汉化改革是在耶律贤和萧太后时期,所以如今耶律璟多数时候还是在草原上。

  他对南京乃至上京的管理都是十分松散的。

  “而且很有可能接连军事失败之后,辽国很多人只怕已经蠢蠢欲动,让耶律璟疲于应付了。”史从云说出了他的推测,他的话并非凭空臆断。

  “耶律璟得位不正,本来就有很多人觊觎,之前便发生过叛乱,如今数次兵败,威望大不如前,辽国朝中估计也是暗流涌动了。

  这种时候前国主的直系血脉耶律贤就格外重要了。”史从云用指节轻轻敲打着地图上上京所在的位置。

  他一番话,彻底让几个老头闭嘴,也都认真思考起来。

  “官家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好一会儿,闾丘仲卿忍不住拱手,眼神中都是崇敬。

  史皇帝十分受用,谁让他读过曾经的历史呢,才会从这些蛛丝马迹之中联想到后来的事,如果凭空推测,那确实十分困难。

  之后,史从云给几个宰相交代一个任务,那就是商议出一套可执行的方案来。

  主要有两点,其一、监视辽国的内部情况;其二、如果辽国发生内乱,秦军要立即能够介入。

  这些具体的执行方案,史从云让枢密院和政事堂去商量,给他们半个月的时间,务必尽善尽美,拿出可行方案来。

  至于他自己,他带着小黄花和林尚宫去魏府了。

  魏府里,符太后的肚子已经明显的隆起,远处小院中乱花迷人眼,符二妹正在花丛中舞剑。

  史从云远远看着,让林尚宫给他准备了笔墨纸砚,小黄花给他沏茶,看着院中黄花,史从云有感而发,又提笔写下当初他抄来的那首词。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

  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只是这次再写,心中却是完全不同的体会,当初他在秦岭群山中抄下这首词,只不过是为了装逼,如今却是另一番心境。

  符太后也凑过来看。

  “官家的词句每看一次都让人难忘,必会传承千古,和那些灼灼武功被后人铭记。”符太后温柔的说。

  史从云忍不住起身将她拥在怀中,“还是你说话好听。”

  “不过字写得不好看。”符太后小声道。

  “哈哈,无关紧要,无关紧要了。”

  他说着拉着符太后手,回头对两个跟班道:“你们在这玩。”

  说完回头拉住符太后的手:“陪我去转转。”

  小院里花开正好,秋日的清爽在风中飘扬,符太后越发美艳了动人。

  “你跟我进宫去,孩子总要有父亲的。”花坛边,史从云终于说出此行的目的。

  符太后看了史皇帝一眼,有了孩子她可不是当初唯唯诺诺,任由史皇帝欺负摆布的女子了,她突然念了一句:“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史皇帝一下僵住了。

  “官家也会写这么动人的情诗,如今国中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官家对贵妃的情意真是天地可鉴,人尽皆知。”符太后微微噘嘴,原本雍容华贵的美妇如吃醋的小女孩一样。

  不过她很快收敛了情绪:“还请官家垂怜,我和贵妃之间还是各在一边的好,也不想官家因我而被拖累,在魏府中就已经很好。”

  “伱看我怕坏名声的人吗?我谁都睡了谁怕谁,随便怎么说吧。”史从云道,他可不在乎那点骂名。

  符太后脸红了:“管家.可我有自己的坚持,还请官家成全。”

  史从云叹口气在回廊边坐下,拉着符太后坐在自己身边:“行,随便你吧,等孩子长大我给他封王。”他向来尊重娘子们自己的选择和坚持。

  或许对于他史皇帝来说,后世评说不值一提,可对于符太后来说,那是她十分看重的地方,所以两人的理念存在冲突。

  而且符太后说得也确实有理,她和赵侍剑不对付,住一起也不好。

  两个女人很奇怪,在有危急时候,他不在京城的时候能够合作,可一旦危机解除,两人又开始互相看不顺眼了,在一起就要明争暗斗,互相阴阳怪气,完全是冤家,还是让她们分开的好。

  当天,史从云留宿魏府,不过侍寝的是活泼好动的符二妹,既然符太后不愿进宫,那二妹也暂时留在魏府吧,她们姐妹两有伴。

  接下来的日子,史皇帝又声色犬马起来,舒舒坦坦的静候南方佳音。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