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非哀寿也,乃哀劫也

2021-08-03 作者: 忽悠啊
  第399章 非哀寿也,乃哀劫也
  李郸道在那里瑟瑟发抖,这都说的是啥啊?

  我才是一个小小的凡人,怎么牵扯到这个来了?
  “昊天上帝德满,在位期间,拱垂无为而治,顺大道之行,多有功绩,三界十方,国土清平,五谷丰熟,黎庶安泰。”

  紫微大帝道:“元始真王钦点:是帝身即道身也,非常体也。”

  “自昔元始,天地未分,日月未光,是生昊天,故得二仪分判,三景发光。”

  一时无二言,昊天上帝超脱其实舍了帝位就行,毕竟维持三界运转,连通大道枢机,功行已经不可思议。

  而这造化本就是他所分配,算得精精的,一丝不差,倒也没有出什么乱子,真怪不到他,人家舍了帝位,这才出了乱子。

  天帝偷偷摸摸辞职了,按道理最大的造化消耗者已经没了,天地施展造化,应该富余更多。

  但其实不然,天帝者,天地也,乃是天地之灵神,自然之意志,如同人之魂魄。

  若无魂魄在体,或痴或癫,或迷或昏,乃至形销骨瘦,不吃不喝,自然要丧命。

  好在昊天上帝超脱了,还有其他尊神暂代,如同插上了呼吸机,做着血液透析。

  但也架不住感染,免疫力低下啊,因此必须将此事解决。

  西方佛老问道:“紫微大帝暂摄天宫诸事,那三清圣尊可有人选,有其德行,可为天帝?”

  紫微大帝不语,老子都代掌天宫了,那自然要更进一步了。

  紫微大帝野心极大,阴天子失其位,便是酆都大帝上任,天帝劫满,他便是代摄,人间帝王又为紫微星命,三界唯一,未尝不可为天帝。

  然而紫微大帝确实少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正统。

  昊天上帝乃是元始真王源流,太元圣母之子。

  紫微大帝却是紫光夫人所出,紫光夫人又是元始天尊阴炁所化,乃是先天神识,生了两个儿子都为帝君,一为勾陈,一为紫微,因此紫微大帝元始先天本源不足。

  德行不足以为三界至尊。

  “暂无勅旨。”紫微大帝道:“但今日之事,非议尊位,吾等皆无其贤也。”

  西方佛老笑脸盈盈,不知在想什么。

  女青大神亦道:“三清圣意,非吾等可揣摩,然太上勅旨,令行帝王之道,阴其德,亏其运,削其命,另,捉拿妖邪,肃清宇内。”

  顿了顿又道:“玉清元始真王南极长生大帝,太上圣人命汝自查。”

  南极长生大帝一愣,随即道:“如何自查?自查何物?”

  女青不语。

  南极长生大帝环视一圈,见无人言语,便对着西王母,紫微大帝道:“既然太上勅旨,那本帝就先行回宫自查了。”

  南极长生大帝一走,西方佛老也欲告辞。

  李郸道感觉好像没有自己的事情。

  然而女青大神又开口了:“火龙真人邓隐,散仙钟离权,泾阳代城隍李郸道,你三人可自述当日情况。”

  李郸道这才发现,原来邓隐,钟离权也都在场。

  当下感觉底气足了一些。

  而在场诸仙真目光却在李郸道身边,一只巴掌大的小狮子身上:“那位不是已经不理天庭诸事了吗?怎么还有只小狮子跟着这个小家伙?”

  上位者谈政治,一举一动皆有深意。

  太乙救苦天尊,原身太一神,昊天上帝没上位前就这位先天神祇为天帝,后退位让贤,便做了太乙救苦天尊。

  地位仅次于三清圣尊之下,还在紫微大帝之上,他的老娘,先天道姆元君或许可以跟其地位相持。

  李郸道自然是努力组织了措辞,将自己所知说了出来,也没有结合自己的猜测什么的。

  而郑隐真人修行天遁剑炁明显更嫉恶如仇,更是说了李郸道不知道的细节。

  群仙神此时心已经乱了。

  这时王母来了一句:“由于造化不满,蟠桃结果缓慢,下届蟠桃会,或要延期。”

  这一句说完,群神更是慌了:“西王母娘娘可还有库存?还请慈悲,怜悯死等!怜悯我等啊”

  然而说完这句话西王母便虚化不见。

  “肃静!”紫微大帝喝道:“成何体统!”

  “如今盛会,尔等天寿已延,尚有余地,本帝代摄天宫,难道还会让尔等老死不成?”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我等有幸得蟠桃而苟延残喘,然一日帝道不满,三界便无一宁,我等非哀寿尽,乃哀劫也。”

  紫微大帝一顿:“传本帝勅旨,降魔除邪者,受下赏,能出策暂解表者,受中赏,能出策而能行者,受上赏,另,群星光华,减其造化,布周天星斗大阵,运转混沌,开源节流,待出现转机。”

  “是!”

  “至于削减下界帝命,本帝自然会做决断。”

  “散去吧!”

  诸多仙真议论纷纷,不久散去,不火龙真人对着李郸道说道:“太上道祖命贫道领你去太赤天听旨。”

  李郸道抱着小狮子,问道:“两位真人之前一直都在太赤天听讲?”

  钟离权点头:“太上老君讲述丹道,贫道也是受益非凡。”

  太清圣人是太清圣人,道德天尊是道德天尊,老君是老君,李耳是李耳。

  他们听的太上老君讲道却也不凡,李郸道也是羡慕得很。

  太上老君可是很活跃的,经常给人传经传法,推行丹道。

  李郸道跟着驾着祥云,来到了太赤天。

  便见着一个童儿昏睡,旁边一头独角青牛。

  白玉龟台之中,九龙御座,七宝层台之高,有宫殿,宫殿有金钟,金镜,金剑,金鼎……

  随着偏门而入,便可见两个童儿,开口就道:“你们来此,可有给我们带什么利是?”

  “你们两个还不让开,小心告状,叫你们煽风点火,在炉子边忙个几年。”

  李郸道却是笑道:“你们要什么利是?”

  “有没有什么凡间的稀奇玩意?”

  李郸道拿出一些糖豆来,如今丫丫去了,自己放着久了,未免会坏,便拿来贿赂两个童子。

  两个童子接过东西,喜笑颜开:“还是你上道,随我们来吧。”

  却跟着他们走,一路上经过许多蒲团儿。

  蒲团上多有道者,其中一个李郸道看着很眼熟,好像是祖天师张道陵。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