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2021-05-13 作者: 山川不念
  第212章
  接下来会议又开始讨论钱的问题。

  帝国目前的负担非常重,今年的经济比去年的还要差,而且全世界经济都不景气,以前西大陆上那些特别喜欢对战争进行投资的家伙,全都陷入了巨大的经济危机中,自顾不暇。

  而自丢掉巴伊大运河的控制权之后,帝国的外贸几乎全靠海运。

  西大陆的经济危机爆发以来,海运大幅度萎缩,对帝国的打击是雪上加霜。

  两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更是极大地增加了帝国的消耗,再加上一直没有停止的争夺巴伊大运河之战,帝国在同时维持三场战争,经济已经是捉襟见肘。

  上次由帝国皇帝李龙兴发起的强制募捐最终收到了102亿,但到今天也快用光了,战争却依然像填不满的无底洞。

  钱从那里来?
  帝国财政总局局长给出了三个方案。

  第一、印钞。

  第二、发行战争债券。

  第三、收税。

  印钞已经是今年第五次了,帝国印了四次钱,早就到达了理论上的极限。

  再印一次必然导致货币大幅贬值,明年经济必然更糟。

  但是,印钞依然有着极大的诱惑力,它是最简便最快解决危机的办法,而且战争的收益说不定能抵消货币超发的危害。

  但在经过激烈的争吵后,这一项还是被否决了。

  关键的一票来自于帝国皇帝。

  李龙兴很清楚,帝国的上层人物,财阀、家族、集团、金融大鳄和帝国高官,都有无数的办法抵御通货膨胀,转嫁危害和损失。

  印钞实际上收割的是底层人民的财富。

  如今帝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几乎全压在底层上,再去收割平民仅有财产,不知道又会酿出多少惨剧。

  第二项方案是发行战争债券,它直接被否决。

  上次大肆发行战争债券结果战争失败的剧痛还没有从诸位长老的记忆中淡去。

  只剩下最后一项,收税。

  但这个税怎么收,历年来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各个长老代表的政治实体和利益集团都不一样,怎么收都有损失的一方,只能暂时搁置。

  最后一个议题:帝国的经济和内政。

  这是最漫长也是最重要的议题了。

  李龙兴原本每次都是睡觉的,因为由于长老间存在严重分歧,怎么吵都不会有结果。

  但这一次有了一些不同。

  当林亚泊长老再次提出他那一套贵族制度、公民等级制度和奴隶合法制度时,竟然获得了不少人的支持。

  于忠贤,莫西利,本身是盟友不奇怪,但为什么资党的首领任正青长老和他的铁杆明州总督戈光凛也会支持?
  成长老,罗长老和徐成国长老也没有表示明确反对。

  这形势很不妙,李龙兴原本打算付出较大代价来阻止这个提案时,王文公长老激烈地表示了反对。

  他认为奴隶和公民等级是对改革的巨大破坏,是落后的制度,只有阿德里亚诺教皇国这种落后野蛮的国家会实行这个制度。

  “帝国是高贵的!”

  他在陈词最后总结道。

  “帝国的高贵并不源于上层人的高贵,而是源于180年前神武改革后,生而平等的高贵。”

  “人的卑劣和高贵与否,并不由先天和血统而决定,而是根据后天的品格和能力决定。”

  “否则,叛徒吴敬唐岂不也是生而高贵的上等人?”

  李龙兴知道,王文公是改革派的首领,也是最坚定的皇权反对者,多次阻挠皇派扩张计划,皇派的人恨其入骨。

  李龙兴也不是很喜欢这个人,他的很多改革观念太理想了,在帝国中几乎不可能推行。

  但是,王文公在帝国中下层中支持者众多,许多有识之士、帝国英才都慕名投入其麾下,是帝国改革派毫无争议的首领。

  不过,他在帝国上层,却是孤立无援,他的理念对上层毫无吸引力,这也是他最大的弱点。

  李龙兴确定暗中帮他一把。

  他咳嗽一声,说道:“我认为他说得不对,人生而等级有序,皇帝更乃天生贵胄。”

  他说了一通皇权天授、至高无上的话,果然在接下来的投票中,再无人支持林亚泊的提议了。

  每一位长老都很清楚,他们之所以能有如今的权势,都是从皇权中获得的,皇权进一分,他们的权势就少一分。

  这是最不可调和的矛盾。

  只有大长老不一样,他们同时身兼长老和元老院的属性,存在的根本意义就是消弭分歧,保持平衡,维护帝国的稳定。

  之后,最高会又讨论了各地的经济形势,以及帝国政策的实施和制度的改革。

  尽管遭到了多方攻讦,但大长老仍旧肯定了瑶京的成就,承诺会在政策上给于一定倾斜。

  随后焦点集中在东秦州的改革上,于忠贤以及大量盛怀轩的敌对者,强烈抨击他的改革制度,认为他恶意改变劳务关系,使中间有活力的社会组织失去了效用,由政府直接组织管理大幅增加了行政成本。

  擅自设立最低周薪和底薪等同于恶意竞争,给帝国各地区竖立了一个极坏的榜样,

  “若各地原本安份守己的平民闹将起来,全是他的责任!”一名政监使这样总结道。

  还有诸如限制政府官员经商,不允许军方插手经济事务,强制收购民营企业,擅自售卖帝国企业等等。

  他们都对其进行了全方位抨击。

  在他们口中,盛怀轩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民贼独夫、残暴不仁的统治者。

  而这一切都是由于他总揽总督的职权太大,要求帝国收回他的“总揽”职权,对东秦州实行民主的改革。

  李龙兴点点头:“我觉得帝国也需要民主的改革。”

  这个话题太大,无人敢接,负责攻击的政监使们明智地绕过了它,只攻击盛怀轩残暴不仁、邪恶不已。

  最终,在李龙兴的提议下,大长老达成了决议,盛怀轩立即缴纳6.7亿的罚款,并写下保证书,承认错误并保证永不再犯。

  决议下达后,会议上的气氛忽然变了,仿佛有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无声地在他们面前打开了。

  诸位帝国级官员交换着隐秘的目光,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秘密。

  之后,最高会一下子变成了罚款会,对任何州的攻讦指责,最后都用罚款来解决。

  于是,一部分忠于皇帝的政监使狂攀乱咬,而利益受损的长老也不甘心只有自己受损。

  到了最后,帝国29个州,除了泽州反叛之后,全都罚了款,总计金额超过了100亿,甚至大长老脸上都有了笑容。

  会议结束前,帝国税务总局局长严皋忽然跳出来声称长山郡非法走私黄金,金额高达数十亿。

  虽然一时没有证据,但于忠贤趁势抖出一大堆长山郡的黑料,极力渲染被长山郡杀死的乡绅富豪有多么纯良纯善,他们的亲戚家属有多么悲伤沉痛,不劳而获的暴民是怎么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虽然是翻旧账,但长山郡前段时间得罪的人实在太多,立刻遭到了围攻。

  李龙兴趁他们口诛笔伐的过程中,把长山郡的产值报告递到了四位大长老面前,小声说。

  “长山郡的生产和建设都增长得很快,而且它吸纳了大量的劳工,数量已经接近了50万,这是这个郡人口的三分之一。”

  “帝国的稳定,有它的一份功劳,如果贸然对它进行制裁,长山郡一旦经济崩溃,帝国一下子又多了50万不安定因素,那可怎么办?”

  李龙兴特别明白大长老的心思,他们的核心就是稳定、平衡。

  现在帝国各地小的民乱不断,石州甚至爆发了较大规模的民乱,虽然石州总督常升凯一再声称已经剿灭,可总是忽然之间又死灰复燃,被他处死的匪首一再的死而复生。

  坊间还有人给常升凯取了个外号叫死灵法师,以嘲笑他的荒唐行为。

  消息传到最高长老会,四位大长老都非常生气,认为伤了帝国的脸面。

  他们立即派遣了政监使和督察专员过去调查,责令其务必迅速剿灭叛乱。

  不只如此,帝国西部一向是民乱高发,但由于多数地区穷困不发达,消息闭塞,一般也没什么影响。

  可现在,就连向来繁荣发达的东部地区都有了一些不稳迹象,大量企业部门裁员,帝国的失业率屡创新高,治安迅速恶化。

  大长老们都非常忧心帝国的秩序受到破坏,帝国一半以上的部队都驻守在各地,没有去援助战争,就是因此。

  所以,大长老们很快就认同了李龙兴的话。

  于是,对长山郡的决议不受干扰的形成了。

  “长山郡历年以来就是帝国身上的一块痼疾,其新任郡长林文使用一些激烈的手段来完成改革,无可厚非。”

  “不过,黄金税是帝国的根本税,长山郡需要补交最少3.6亿的税款。”

  “责令税务总局局长严皋督办此事,一定要证据确凿,公证严明,不可贪赃枉法,偷税漏税。”

  “希望林郡长能再接再厉,一扫沉疴,为帝国带来一个健康的、稳定的、发展良好的长山郡。”

  最高会刚一结束,李龙兴立即回到皇宫,通过加密电话联系到了盛怀轩,把会议上内容告知了他。

  “计划要加紧了。”

  李龙兴警告道。

  “林亚泊和于忠贤已经领先我们一步了,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你改革的核心,如果知道的话,大长老是绝不会容忍的。”

  “我明白了。”

  电话中传来盛怀轩低沉的声音。

  李龙兴沉默了一下,说道:“让长山郡脱离东秦州,不是我的意思。”

  电话里,盛怀轩忽然笑了:“龙兴,我现在明白了,这反而好事。”

  李龙兴一瞬间就领会到了老友的意思:“所以你刻意不去和长山郡官方联系?”

  “对。”

  两人沉默了一瞬。

  李龙兴叹了口气:“与尘在你那还好吗?”

  “他很好,他现在自己开了家公司,搞得有声有色。”

  李龙兴微微点头,调转了话题:“我打算派人去支援杨杰威和菲力,你认为选谁好?”

  “李凛月。”

  李龙兴沉默了一下:“为什么?”

  “会让双星彻底倒向她。”

  “但这只会让她更加傲慢,她永远也不会看清她的根基在哪,应该做什么。”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可那孩子怎么办?这皇帝塔是我的监狱,我想打破它摧毁它,想获得自由获得一切,她从小就在监狱外自由地成长,想的却是怎么进来!”

  “我觉得,你可以把她嫁给林文。”

  “什么?”

  “林文有一种不可思议的信念,他会改变他身边的人,李与尘从他那里回来后,已经变了很多很多了。我相信他可以改变李凛月的。”

  李龙兴沉默了一会。

  “好吧,但那丫头可能不会接受,一旦她选定丈夫,公主派至少要少一半核心。而且我还要见一见那小子,马得,帝国的第一公主,最耀眼的帝国明珠,我都没舍得睡,让他给睡了。”

  电话里传来总督夫人李怀秀的声音:“姐,姐!你快来,陛下他又发神经了!”

  一个老虎般低沉的声音:“他又说什么了?”

  一阵细小的低语。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咆哮声传来:“李龙兴,你是不是又皮痒了?”

  咣当。

  李龙兴明智地把电话挂了。

  转身对身边的皇家近卫说:“你们,这几天说我偶感风寒,身体抱恙,卧床休息,谁也不见。”

  “是!陛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