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车神在世

2021-05-12 作者: 山川不念
  第209章 车神在世
  林文早已回屋。

  稻草人堆在了仓库里,大门被他锁了。

  三天已过,【命运之躯】的效果在太阳升起的一刹那消失,林文又要重新获取命运之力来强化神通了。

  林文坐在他的破屋里,经过一整天的冥想,拿到了一颗白色的命运星辰。

  白色的星辰对任意神通都有双倍效果,林文毫不犹豫地把它送到【缘之空】上。

  由于道法状态已是最高,所有强化效果都集中在消减善恶缘上,林文现在每天能消除7-8点恶缘。

  虽然其它神通也很重要,尤其是【半缘修道】,但林文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先把恶缘消完。

  否则,他就一直是瘸腿走路。

  而且,最终的转世计划,他也需要重新拟定。

  善后计划也需要重新思考,至少要留给长山郡足够多的保障,以免他刚一转世长山郡就炸了。

  如果他努力了这么久的成果,就这样毁于一旦,就算没有恶缘追溯,也会让他念头不通达。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眼前的事。

  晚上,经过一天的冥想,元神恢复到了31%。

  林文再次扛起大锤召唤稻草人出行,为了更加掩人耳目把中巴也扛了过去。

  两个法术【九牛二虎之力】【纸人傀儡】,一共只消耗了10%元神。

  林文又把路向前推进了1800多米,中间引发了一次地质灾害,路面下有个600多米深的溶洞,一锤子下去整个地面都塌了。

  林文掉下去时还以为他找到了传说中的仙人洞府,结果开着【无眼而明】转了一大圈,毛都没有一根,白高兴一场,还多浪费5%元神。

  接下来就发愁了,600多米深的溶洞很大的,林文就算力气再大想填起来也不是容易的事。

  林文扫了一遍法术列表,发现只有【移山填海】可以轻易解决这个问题。

  但【移山填海】是元神中期的法术,需要12000%元神,就算用善缘施法林文也扛不住。

  就算这个法术能一次让他获得几万点善缘也不行。

  因为他的精神扛不住这么高消耗的法术,会导致元神崩散的。

  他能承受的最大极限是元神上限的9倍,也就是1024%附近。

  一般超过5倍元神上限的施法就让他头痛难忍了,再往上每一次施法精神都会有撕裂般剧痛。

  而这么大这么深的溶洞,一般的山都填不满,林文想了想,还是做桥吧。

  溶洞的断面是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面积大约有0.2平方公里,公路要越过大约300米的高空才能抵达彼岸。

  这桥怎么修呢?

  林文思绪一转,立刻就想到了办法。

  他去淮镇的物资仓库里拿了几卷钢丝绳。

  一卷钢丝绳10多吨重,有几千米长,林文直接把钢丝绳扔到对面,穿入地下再扔回来。

  如此反复,很快就编排出一道23米宽、300米长的钢丝绳之路。

  当然,这显然是不够的,林文又回去工地上,把挖掘机的大铲斗掰了下来。

  林文用大铲斗手动挖土,盖在钢丝绳之路上。

  林文害怕不够牢固,又编了第二层钢丝绳之路,每条钢丝绳都深深埋入岸基,以避免脱落或牢固的情况。

  林文用泥土把两条钢丝绳之路完全覆盖住,形成一个长方形整体,再用手把泥土压实,做出道路的形状。

  然后,他半跪下来,五指按地。

  【化土为石】

  看不见的绿光瞬间没入地下,在他精神的指引下,飞速向对岸奔去。

  由于泥土没有经过大锤的锻打,绿光消耗得很快。

  但钢丝绳之路的泥土总量远低于大堤,绿光还是轻易抵达了对岸,直冲出数十米,以确保岸基的绝对牢固。

  由于绿光剩余很多,林文让绿光回来加固了两次。

  就这样,上下两层总长一万多米的钢丝绳就被牢牢地封在比花岗岩还要硬的岩石之中。

  为了确认桥的质量,林文扛起大锤,一步步从桥上走了过去。

  期间,钢石之桥纹丝不动,300吨零70公斤的东西在上面走动,都没有震起一丝灰尘。

  过桥之后,林文很满意,把四周一些零碎边幅修整完毕,就继续开始敲地。

  不过由于造桥时间花费太多,这一天林文只推进了1800米,昨天他可是敲了快3000米。

  元神用得也只剩1%了,林文只得回去睡了一觉,却没有意识到当杨总工和一众工程技术人员看到这无中生有的大洞和仿佛跨越了天际的石桥时的震撼。

  600米深的大洞,对普通人来说,就相当于悬崖深渊,一眼望下去,黑洞洞的仿佛隐藏着无数的妖魔。

  23米宽的石桥在这上面就仿佛一根细小的绳子,远远望去,让胆战心惊。

  但如果走在上面,却又让人无比的安心。

  公路是15米宽,正好余留了7米做隔离防护措施,甚至还可以添加一个人行道,把这里当作一个旅游景点,让游客来欣赏这令人颤栗的自然奇观。

  赵明公在看到照片的一瞬间就作出了这个决定,下午时相应规划就已经递到了杨总工手里。

  人行道怎么建,安全措施怎么做,怎么还能既保证安全又能让行人最高程度感受到奇观的震撼,还有景点的氛围、宣传、盈利点等等一切,都安排得清清楚楚。

  名字都已经想好了,就叫长山大坑。

  不过这名字太烂,后来被林文改成幽幻摧日天魔坑,并提出在坑边建一个高台,叫做金银台。

  台上立两块碑,左书青冥浩荡不见底,右书日月照耀金银台。

  横联:拍照一次50.
  当这个点子传回赵明公那里时,赵明公拍手大笑,称赞林郡长果然是人间奇才,总能想到妙不可言的点子。

  他立刻围绕着它增加了一系列景点游玩规划,把原本放在很后面的长山郡旅游景点计划提前了一部分。

  当夜幕再次降临,林文正准备去敲路时,却接到了秦落霜的电话,要他赶紧来郡政厅。

  林文赶到郡政厅一看,不止秦落霜,夏潇湘,杨少虎和老谢都在。

  四个人都神色阴沉,其中以老谢为最甚。

  林文一进来,秦落霜就开口告诉他一个非常坏的消息。

  黄金卖不出去。

  “什么?”

  林文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这个世界上还有黄金都卖不出去的?

  “应当是秦氏集团搞的鬼。”秦落霜说:“他们应该知道了黄金在我们手上。”

  杨少虎介绍说:“龙州有帝国最大的金矿,掌控着帝国的黄金交易权,龙州总督顾正义以帝国黄金协会会长的身份宣布长山郡的黄金来历不明,禁止所有从事黄金行当的商家购买我们的黄金,并要求我们解释黄金的来历。”

  林文皱起眉头:“私卖呢?”

  秦落霜说:“我们的量太大的,一共提炼出了3180.2公斤,敢冒这个风险的,都把价格压在200元每克以下,而且据我调查,这些敢接手的走私犯都来自于秦氏集团或评议会。”

  “有什么办法吗?”林文问。

  秦落霜答道:“我们只能以非常小额的形式散卖出去,但这样回款太慢了。”

  “小额也不安全。”杨少虎补充道:“帝国黄金管控很严的,除非走渠道,否则必然出事。”

  “林郡长!”老谢哀号一声,简直要哭出来:“快想想办法啊,我马上要做下个月的预算了!这钱不够啊!”

  夏潇湘鄙视地看了一眼老谢,说:“我家族里还有点关系,可以……”

  话没说完,就被秦落霜以严厉的眼神制止了。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众人都以期待的眼神看着林文。

  但林文其实也没什么办法,他只会烧杀抢掠坑蒙拐骗偷。

  怎么卖黄金这种销售类问题,压根就不在他思维里出现过。

  但是,虽然他不知道,有人知道。

  【仙人指路】

  【对我来说,黄金卖给谁最好?】

  这是一个极为凝练和直指本质的问题,消耗果然也很低。

  12%。

  林文刚刚恢复的元神直接归零了。

  【叶玲月】

  林文回忆了好几秒,才想起这个人是谁。

  “给我电话。”

  秦落霜把卫星电话递过来。

  林文拿过电话,又楞了一会,才问道:“你知道叶玲月的联系方式吗?”

  秦落霜一听这个名字脸色就沉了下来,夏潇湘则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左望望秦落霜右望望林文,满眼的好奇。

  杨少虎也微有奇怪,叶玲月在帝都可是最出名的交际花,几乎所有上层人士都认识她。

  秦落霜把当初叶玲月给林文的名片拿了出来:“这是她的私人号码。”

  林文拨出号码,片刻之后,电话被接了起来。

  “喂,谁呀?”

  一个即便隔着卫星通信,也依然听得出慵懒娇柔蕴满胭脂花粉气息的声音,其巨量的雌性荷尔蒙仿佛隔着电信号传了过来,让老谢耳面赤红。

  “是我林文。”

  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再说话时声音已经变得淡漠:“哦,萧潇在你哪还好吗?我有点想他了。”

  “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为什么又,唉。”

  电话那边的声音变得幽静,仿佛记忆中伤痕被提起,充满了惆怅,
  “我有3吨黄金卖不出去,你能帮我卖吗?”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你准备了什么报酬吗?”

  林文开了七窍玲珑心,顿时一阵诸天最强情圣也想不出来的甜言蜜语直灌了进去,而且尺度非常大,车轱辘往脸上直碾的那种。

  大约三句之后,那边的态度已经有所松动,五句之后冷漠已经冰雪消融,十句之后两人已经如胶似漆。

  随后两人开始疯狂飚车,车速一路飙升,很快就超越光速,驶出银河系了。

  老谢听得嘴巴张开都不带动的,口水流了满桌。

  杨少虎开始还有点不适应,但很快回过神来,一拍手,心想道:“我明白了!这是林郡长的空口套白狼之计!我要赶紧学习一下”

  他拿出笔记本,侧耳倾听,不时连连点头。

  “噢,原来双管齐下是这个意思啊。”

  “夹道欢迎还能这么理解?”

  “哇,林郡长真是天才,鞭长莫及,深不可测,我学到了。”

  “咦,光阴似箭是什么意思?”

  秦落霜几次起身想走,都被夏潇湘拉住了。

  “秦,干嘛要走啊?”

  “这就受不了啦?”

  “这不是你吹嘘的钢铁硬男,仁义无双的道德君子吗?怎么看起来和一般色鬼没什么区别嘛。”

  “不不,有区别,这是超级瑟魔。”

  “哇,同道中人还有这种说法,我从未见过如此下流无耻之徒,以前那些咸湿佬和他相比完全是蚂蚁遇见了大象。”

  “这小子那天果然是装的,呸,伪君子!浪费老娘感情,早知道一步到位,玩什么纯情套路。”

  秦落霜已经是第六次起身了,一次比一次坚决,但夏潇湘死拉硬拽,硬是拉着她不让走。

  “别走,别走啊,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

  “秦,你是不是输不起?没想到这小子其实是这种人吧?我们打的赌你已经输定了!”

  秦落霜脸上红霞蒸腾,但仍然用冰冷的目光扫了她一眼。

  “你想怎么样?”

  夏潇湘嘿嘿一笑,牢牢抱着秦落霜的纤腰,侧身挡住目光,手上偷偷地开始不老实。

  “秦。”

  她在她耳边吹着气说:“我想试试见缝插针。”

  咣当。

  在超光速的飚车旅途中,林文扫了一眼,发现一个漂亮少女把另一个漂亮少女掀倒在地,然后气冲冲地推门而去。

  良久,在一声勾魂的轻哼当中,车开完了。

  电话里传来叶玲月娇媚的声音:“小林林,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有趣的一面,下次我一定要去长山郡找你玩,记得好好招待我哦。”

  七窍玲珑心说:“大驾光临之日,必将倾囊相授,涌泉以报。”

  叶玲月格格笑道:“我很期待哦,拜拜啦小林林,黄金的事就交给我吧,小事一桩。”

  帝都。

  满是奢靡气息的红烛帐房之中,叶玲月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在快乐中沉浸了一会,她拿起电话,打给了龙州总督顾正义。

  “小咕咕,我要买黄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