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刺客信条·前章

2021-04-22 作者: 山川不念
  第168章 刺客信条·前章
  正当杨杰华准备表决时,忽然,一个衣着华丽的侍从闯进会场,大声道:“特别长老令:长山郡的弹劾案,推迟一天!”

  侍从将一个深红色的简帖递上主席团,轮值主席杨杰华仔细看完。

  确实是林亚泊长老的特别长老令,这是长老法定职权之一,从帝国程序上来讲,无可辩驳。

  杨杰华心知事已不可违,只好宣布:
  “长山郡的弹劾案延期一天审理。”

  部长们面无表情,但眼里都是神色各异。

  常亥毫无血色的脸恢复了一点,但依然很难看。

  由于大长老的禁令,长老的权限实际上缩小了,对帝国本部的影响也降低了,林亚泊长老使用特别长老令推迟弹劾案,给了他们一天时间准备,已经是极限了。

  而于忠贤大人,正在强力肃清评议会内的反对者,加紧夺取评议会的全部控制权,其内部夺权斗争已到了关键时刻。

  这个时候去打扰总长大人,常亥不用想也知道下场。

  必须去寻求特殊的帮助了。

  常亥心想。

  这一天时间是我最后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
  会议结束之后,早已忍耐不住的云知星立刻就给秦落霜打了电话,汇报今天的成功。

  由于时间尚早,林文决定去四处转转,看是否有发现善缘的机会。

  正在疯狂吹嘘的云知星不忘把十个乌鸦都派了过来,保护林文才是他们的第一要务,虽然零环线内几乎不可能有危险,但以防万一。

  林文在零环线转了一圈,到处都是重重守卫,他郡长的身份在这里一文不值,没有通行证,哪里都进不去。

  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林文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忽然看见零环线的边缘有三个守卫正在殴打一个女人。

  林文眼睛一亮,立刻冲了上去,但却失望地发现这三个守卫黑得不多,原本准备打爆脑袋的重拳只是把他们推开了。

  “你们干什么?”林文最恶心这种杀又不好杀的苍蝇,因此语气很冰冷。

  能在零环线内带着十个下属闲逛的,绝对不是普通人,事实上,这里也没有普通人。

  一个守卫腆着脸说:“长官,您不知道,这女的已经三番五次的试图偷渡进来了。”

  “对对,长官你千万别被这贱人的外表蒙蔽了,她狡猾得狠!”

  “一定是外面的烂婊子,想进来攀高枝的。”

  女子坐在地上,满身尘土,她的头被打破了,鲜血流了满脸,她看见林文时,忽然爬过来抱住他的大腿,哭道:“长官,求您了,带我进去吧,求您了,我只想找一个人,我没有威胁,我不会去打扰任何人,求您了……”

  林文眉头微皱,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一个守卫已经大喝道:“贱婊子!放手!”

  “零环区的大人物,是你能碰的吗?”

  “你这种货色,白送老子都不要!”

  林文被恶心到了,虽然不能打爆他们的脑袋,让他们吃点苦头还是可以的。

  转头使了个眼神,乌鸦们会意,五个人上去瞬间把三个守卫揍倒在地。

  乌鸦们都是专业特工,很清楚林文的意思,出手狠辣但不致命,招招打在他们最痛的地方,三个守卫顿时惨叫连连。

  林文找一个乌鸦要来酒精和沙布,为她处理好了伤口,然后说:“你回去吧。”

  女子愣愣地看着他,嘴唇微微颤抖,林文站起来刚要走,她忽然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说:“您,您是长山郡的郡长林文,对吗?”

  林文惊讶地看着她:“你认识我?”

  女子眼里一瞬爆发出极强的光芒,她颤抖着,哽咽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但林文分明地看见,她的气像沸腾着,显示着她极强烈的情绪波动。

  “我就是林文。”林文轻声说:“长山郡的郡长,有什么话你可以慢慢说。”

  眼泪瞬间如同决堤了一样从她眼里流下,她哭着说:“太好了,太好了,求您,求您救救少虎……”

  虽然这里只是零环线的边缘,但警备依然非常严格,这里的异动很快被注意到了,几个帝国警卫快速跑过来,喝道:“你们在干什么?我警告你们,立即停止斗殴!”

  林文挥挥手,乌鸦们围了过来,一个乌鸦扶起女子,林文上前亮出他的郡长身份以及帝国本部的邀请函。

  帝国警卫们立正敬礼,但并未就此放过:“林郡长,您好,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您的随从为什么要殴打他们?他们虽然是低级卫兵,但也隶属于帝国镇守部队,不能被随意侮辱。”

  林文冷笑道:“他们殴打并试图非礼我的女人,请问我为什么不能打?”

  帝国警卫们的眼光一瞬间就变了,他们越过人群看到了被打的女人,她确实满身尘土,遍体鳞伤,头上还包着绷带。

  素知这些低级守卫什么德行的帝国警卫立刻躬身向林文道歉:“抱歉,林大人,我们一定严肃处理。”

  三个卫兵都惊呆了,冤叫道:“大人!我们没有!我们不知道啊!”

  “这个女人不带身份证明硬闯关卡,我还以为她是个婊……”

  帝国警卫的脸都黑了,大喝一声:“带走!”同时再次向林文致歉。

  等到所有人都走后,林文才说:“先回去吧。”

  一行人带着女子回到了招待所。

  云知星刚刚吹完,满脸通红,一抬眼看到林郡长带了个女人回来,惊道:“这,这不好吧!男人需要这种考验吗?‘主人’还等着我呢。”

  林文懒得理他,说:“坐,要不要先处理下身上的伤?”

  女子坚决地摇头。

  林文点点头,问道:“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的?要我去救谁?为什么?”

  女子垂下头,又掉下眼泪来,她轻声说:“我是个本该早就倒在泥泞里的野花,承蒙少虎相救,才活了下来。”

  “他不嫌弃我脏,收留了我,给于了我庇护,我才能活到现在。”

  “可是,他的心肠太软了,还存留着良善的念头,在评议会里很危险。”

  听到“评议会”三个字,云知星和乌鸦们都是一震,他们互望一眼,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林文神情如常,没什么变化。

  女子继续说:“他是评议会的非常务委员,经常轮值去各部门工作。”

  “他多次说等这一期轮值结束就调离评议会,去一个新的地方,一个充满的希望的地方。”

  “那个地方,就是长山郡,那里的长官,叫林文。”

  她抬起头来,目光闪闪地看林文。

  即便满眼泪水,满身尘土,也不能阻挡她目光中的信念。

  “他和我说得最多的,就是您,他说你是帝国中最不一样官员,是唯一敢直接和评议会对着干的人。”

  “他想方设法收集了您的很多资料,知道您清剿贪官,救援灾民,知道您收留难民,重创评议会。”

  “他知道您做的每一件事。”

  “所以,他决心要帮你,他告诉我,这是帝国最后的希望了。”

  “每天他满身疲惫地从评议会回来,我都能看见他目光里绝望,那深沉的如同凝固的黑一般的东西,很多时候他都不愿意说话,只有,只有谈起你,他的目光中才有一点光彩。”

  “于是,每天我都和他谈论您,谈论您做的每一件事,猜测您的每一个想法,分析您的意图,您的理念。”

  “我们讨论您的未来,您的发展,您的困难,您的障碍,您的敌人,就像谈论我们自己一样。”

  “少虎决心要帮助您,他利用他的职权,获取评议会内部的机密透露给您,希望能藉此帮助您。”

  “这可非常危险,我多次劝他,他也不听,他说:‘林郡长虽然不一定需要,但我需要。’”

  “我不再劝他,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也略微安下心来,只要轮值一结束,他就可以调走了,我们可以不用担惊受怕了,可以安定地有一个美好生活的地方了。”

  她怔怔地看着林文身后的虚空,眼泪又流淌下来。

  “可是,就在轮值结束的前一天,杨少虎再也没有回来,我以为他在外面喝多了,出去找他,酒馆的老板告诉我他早就已经回去了。”

  “可回来时,他的房子已经燃起了大火,大批评议会的特务正在运送从屋里搬出来的每一件物件。”

  “我躲过了搜查,他们也没有特别在意我。”

  “但少虎,少虎他……评议会的手段向来极残酷,他们一定会疯狂折磨他,然后处死他。”

  “我从小的生活就是破碎的,父亲酗酒赌博,母亲不知所踪,我刚一成年就被卖到了评议会,在评议会的日子更是灰暗,我根本不被当作人。”

  “是少虎把我救了出来,在他那里我才感受到了存在的意义,少虎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所以,我一定要救他。”

  “而能救他的人,一定是您。”

  “少虎说过,评议会准备在部长会议上谋害您!我知道您一定会来,我必须来找您,您是最后的希望了。”

  她抬起满是伤痕的脸。

  “万幸,我真的遇见您了。”

  “您一定会救少虎的,您一定能救少虎的,对不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