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第一公主

2021-04-13 作者: 山川不念
  第141章 第一公主
  诸神之战在第二天结束。

  作为诸神的棋子,盛怀轩和于忠贤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最高评议会被勒令停摆,自行整顿,一个月后复审。

  同时被拿掉了稽查帝国任何援助物资的权力,这项权利现在被收归帝国本部。

  另外,于忠贤在三年内不允许继续首席最高评议长的流程。

  盛怀轩则被迫解散了绝大部分青军。

  青军是东秦州总督府允许拥有的地方军队。

  按照常理,青军只允许拥有5000人的编制,但实际上青军光在编的士兵就超过了5万人,还有很多不在编但实际上也在服役的士兵。

  青军第一指挥使董千旺和第二指挥使任青杉因违反帝国禁令擅自扩张军队被革职查办。

  当然,谁都知道这是上来顶罪的。

  不过案子被盛怀轩争取到了东秦州手上,算是挽回一城。

  从结果上来说,蓄势已久的于忠贤只拼了个两败俱伤,显然是远远没有达到目标。

  但盛怀轩也极不好受,青军是他的底牌之一,一下子被打残了,对他的伤害很大。

  更糟糕的是,已经有两位长老明确站在于忠贤身后,而他身后只有一位长老,在最高长老会常务会议上的势力对比已经出现差距。

  这意味着以后会有无尽的麻烦。

  但总体来说,这已经是较好结果了。

  于忠贤给于的证据非常致命,如果不是之前他对林文的指控没有成立,反损伤了不少信誉,只怕这次要损失更多。

  回府之后,盛怀轩立刻召开了闭门会议,本来林文也应该出席的,但总督的特使不论到那里都找不到他,只好作罢。

  会议上,除了总督府各核心官员,任青杉和董千旺也赫然在场。

  会议前半段对联席会议进行了复盘,虽然联席会议还没有开完,但谁都知道它已经结束了。

  后半段则讨论了接下来的安排和对策。

  原青军第一指挥使董千旺被安排进总督警卫队,他将在那里以私人身份重新组建总督的警卫军。

  原青军第二指挥使任青杉则被派去民间组建游勇兵自卫团。

  他们都将大量招收被解散的青军士兵,且更加隐蔽。

  盛怀轩深知,武力才是自保的核心要素,只要忠于他的力量越强,别人动他时,就得多掂量掂量。

  帝国目前还能维持稳定,就是因为帝国中央的最高军区本部的十个师无人能敌。

  李龙兴还能稳坐在帝国皇帝宝座上,就是因为皇家近卫军的五个师拱卫在神京四周。

  一共十五个整编加强师,超过一百五十万帝国最精锐的士兵,全机械化武装,就是最高长老会最多能够直接调动的力量。

  这股力量远超其它任何一个军区,即便六大军区联合起来,也不见得稳赢。

  当然,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帝国现在局面很差,外战不利,内部不安,经济衰败,民生凋敝,局势近乎于糜烂,已经到了必须作出改变的时候。

  但帝国内部派系林立,矛盾重重,各种利益盘根错节,动任何一处,都可能会引起难以预料的连锁反应。

  而长老之间,对于如何改变帝国的不利局面,依然争论不休,没有定论。

  由此产生的改革派,保守派和中立派,成天互相攻讦,不干实事。

  这些派系是宽泛松散的,一个人早上还是改革派,下午又变成了保守派。

  然后再细分下来,还有激进改革派,保守改革派,极端改革派,极端保守派,有限保守派,等等,它们内部之间,也是矛盾重重。

  这就导致帝国内部的斗争异常混乱和频繁。

  在朝堂之上,很多时候已经变成互相贴标签,只用一句话,他是激进改革派,他是极端保守派,争辩就结束了。

  剩下的就是党同伐异。

  国会山早已经失去了公正,变成了各方角力之场,国会山的高等代表几乎全是金钱与利益的奴隶。

  元老院暮气沉沉,成天就是商议如何扩大皇权君临天下,做些不切实际的梦,自诩为皇帝的腰杆,但在盛怀轩看来,更像是李龙兴的镣铐。

  最高评议会现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恐怖机关,里面充斥着在黑暗中横行的暴徒,残暴无情,毫无人性,就是他们的现状。

  国政厅则变成了一具膨胀的尸体,为了制定有利于自己的帝国政策,各方派系疯狂地往里面塞人,一个厅长手下,有十几个副厅长,一个国相下面,副相已经超过五十人,任何一道政令,想要执行下来,至少要签一满页纸的名字。

  只有帝国本部还在勉强运转,由于国政厅令人发指的低效,帝国本部已经取代了一些它的职能。

  但是,随着帝国本部职权越来越大,它也成为了新的斗争漩涡,帝国的风暴之眼。

  而这一切,都是源于最高长老会的混乱,八位长老所代表的八大党派,再加上中间的皇派,就是一切斗争的源头。

  帝国的大脑混乱,争执不休,帝国就表现得像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一般,使得帝国的政局更加诡谲难明。

  利欲熏心的地方派系到处寻找靠山,疯狂攫取利益,高层斗争不停,没有统一政令,所有的这一切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了帝国今天的噩梦。

  必须做出改变。

  否则帝国没有未来。

  这就是盛怀轩内心深处所想的一切。

  长老之间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必须弑神!
  然后新神上位。

  形成一个压倒一切的稳定势力。

  才能打破现在混乱的局面。

  而于忠贤,也是一样的想法。

  所以他们是死敌。

  他们曾经合作,但很快决裂。

  于忠贤是想要建立一个依靠恐怖维系和暴力镇压的帝国,这个帝国将建立一个史无前例的特务组织,将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特务的阴影之下。

  他认为只有这样,帝国才会上下一心。

  所以他的目标就是极大地强化最高评议会,使最高评议会获得无须审判就可以逮捕或处决任何人的权力。

  随后,恐怖的评议会之手将遍布整个帝国,剪除一切不听话的人,更高等的进化人聆听者,将监控整个社会,使一切秘密无所遁形。

  这样,一个稳定的帝国就形成了,这个帝国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最高评议会的声音。

  万物缄默,唯神发声。

  就是他的理念。

  而且,他还认同另一个理念:人类自身的进化才是人类的未来,纯粹依靠外物的人类是劣等种族。

  人类最大的武器就是他自己。

  所以,进化教派的首领莫西利长老,就成为了于忠贤的铁杆盟友。

  帝国一半以上的尖端生物实验室,都在他们麾下,大量违禁的令人无法想像的恐怖生化技术,都是他们开发出来的。

  而现在,贵族党领袖林亚泊长老又成为了他的大靠山。

  八位长老,他已经获得了其中两位支持,局势对盛怀轩十分不利。

  这一次的攻击,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显然,它只是开始,而非结束。

  所以,未来怎么应对,是现在要思考的头等大事。

  众人正在商讨时,忽然有随从进来通报,称于忠贤的特使前来拜访。

  盛怀轩心中微有诧异,他们的理念南辕北辙,早已势同水火,还能有什么话说吗?

  “让他进来吧。”

  没过多久,一个面色蜡黄恍若活尸一般的家伙走了进来,他恭谨地向盛怀轩躬身行礼,说道:

  “盛总督,您好,我是于总长的特使,我此次前来是想与您合作的。”

  盛怀轩淡淡地问:“合作?”

  特使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没错,一同推动长山郡脱离东秦州的行政法案。”

  “从这几天的表现,您能看得出来,那小畜生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在您身边爆炸,给您带来极为严重的不利影响。”

  “只要长山郡脱离东秦州,不再归于东秦州治下,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不用时时担忧那小畜生又惹出什么祸事来。”

  “当然,节度权会改变授印方,从东秦州总督府,改成帝国本部的部长会议。”

  “因此,您也不会受到影响,而我们,也能专心对付那个小畜生了,这可是互利共赢哦。”

  盛怀轩冷笑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同意?”

  特使笑道:“您是聪明人,知道利害,那小畜生百害而无一利,迟早成为帝国公敌,尽早和他作出切割,才是聪明人的选择。”

  盛怀轩不再说话,端起茶杯。

  特使识趣地告辞,但却仍带着微笑,留下一句。

  “您会答应的。”

  特使走后,会议继续。

  但大家总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盛怀轩看大家都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有什么话直说吧。”

  所有人都望向州政厅主任诺佩斯,他是总督最信任的人。

  诺佩斯咳嗽一声,说道:“总督大人,我个人认为,特使说得有一定道理,可以考虑下。”

  盛怀轩脸色阴沉下来,如果是往常,诺佩斯肯定不会继续说了,但现在,他硬着头皮继续说了下去:

  “总督,林文说话做事太肆无忌惮了,他得罪了太多人了,犯了帝国太多禁忌了。虽然这次联席会议上看在您的面子上没有严惩,可往后呢?”

  “他在您这边,就是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炸弹。”

  “而且,长山郡最初本就不是东秦州的,是在工人党的事件中,于忠贤一伙联合帝国本部的国土局局长刘井硬塞进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拖累东秦州,这次能趁机把它甩出去,岂不是正好?”

  “少了长山郡,我们等于少了一个大包袱,不用再去援助那个无底洞了,也不会再被它拖累人均和发展指标的数值了。”

  盛怀轩扫了一眼,一众心腹都眼睁睁地看着他。

  “你们都是这个意见?”

  众人都点了头。

  盛怀轩冷笑道:“让一个毛头小子替我们做挡箭牌?他仇恨高了,敌人恨他欲死,我们就把他仍出去吸引火力,然后再过河拆桥,甩得干干净净?”

  他站起身来,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了。

  “你们算得可真是精细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林文是我的铁杆死士,不知道为了报答盛总督什么大恩大德,竟然愿意舍身赴死,来为总督分忧。”

  “有朝一日,我若这样对待你们,你们有谁愿意的?现在说出来。”

  众人噤若寒蝉,不敢再说。

  会议继续。

  但不一会儿,又有人来拜访。

  随从没有通报,只拉了暗铃示意有人到来。

  这意味着是东州派的自己人,至少是有非常紧密联系的人物。

  众人望向门口,本以为是林文,但却只看到一袭纯白的繁复长裙,高挑的身影,以及经典的纱丝面罩。

  轰然一声,所有人一齐起身,躬身行礼。

  “见过第一公主!”

  至于公主身后那个瘦小的身影,则完全被无视了。

  盛怀轩也露出难得的笑容:“李丫头,怎么有空来这里?”

  第一公主向盛怀轩盈盈一拜:“盛叔叔好,弹劾刚刚结束,父亲让我来看望一下您。”

  早有侍从为第一公主准备好了的座位,她款款坐下,才显出后面李与尘的身影来。

  众人这才纷纷打招呼:“小公子好。”

  “小公子别来无恙。”

  李与尘紧紧抿着嘴唇,一句话不说。

  第一秘书程禾新微微一笑,开启了话端:“公主殿下,您的贴身女仆长呢?我可惦记她啦,什么时候能让我再见一面啊?”

  第一公主掩嘴轻笑道:“恐怕只能等到六七十年以后了。”

  程禾新故意哭丧着脸说:“这岂不是一辈子见不到了?殿下已经把她许配给别人了吗?”

  公主的白衣侍从递来刚刚泡好的云山白茶,第一公主轻轻抿了一口,微笑着说:“那有,我把她杀了。早知道程秘书这么喜欢,我就把她的尸体送给你好了。”

  第一公主巧笑嫣然,微微掀起面纱的那一瞬间,能看到她晶莹如玉的肌肤,灵巧端正的樱桃小口,细细如碎玉般的牙齿。

  传闻第一公主之美,冠绝帝国,仅这惊鸿一瞥,确实让人失神丧魄,感叹帝国第一美人名不虚传。

  但她说出来的话却令程禾新感到一股寒气从头顶直惯到脚底,失声道:“为,为什么?”

  第一公主心不在焉地说:“大概是因为她忘记了她只是一条狗了吧。”

  “好了。”盛怀轩打断了闲聊,说道:“李丫头,有事说事吧,现在时间不多。”

  第一公主微笑道:“好的,盛叔叔。我来这里就是想劝盛叔叔,让长山郡独立,放那个年轻的郡长出去,让他自由地翱翔在天空之中。您应该清楚,一直在羽翼的庇护下,雄鹰是展不开翅膀的。”

  盛怀轩沉默下来。

  片刻之后,他忽然笑了:“雄鹰?第一公主太高看那小子了,就算他是雄鹰,可现在时代变了,外面翱翔的可都是战斗机。”

  第一公主轻笑道:“盛叔叔真是风趣幽默,和以前一样。”

  盛怀轩笑了笑,只听她继续说道:“但是,明明只是雄鹰,却敢在战斗机眼前耀武扬威,是不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须知若没有盛叔叔,没有父亲,战斗机只用扣动扳机,就能把这小小的雄鹰打得四分五裂。”

  盛怀轩点点头:“我会劝诫那小子的。”

  第一公主掩嘴笑道:“盛叔叔还是一如既往啊,可您要知道,您早已不是曾经的南天王了,您现在可是东州派的核心,皇派的首席大将呢。”

  盛怀轩脸色冷淡下来,端起茶杯,平静地说:“天色不早了,公主请回吧,代我向你父亲问好。”

  第一公主却没有起身的意思,她端坐在椅上,双手交叠放在身前,身姿优雅而得体。

  她淡淡地笑着,仿佛是在她自家的派对上,和她的闺蜜好友闲聊。

  “如果我说,我愿意退出争储,全心辅助李与尘上位呢?”

  所有人一瞬脸色剧变。

  身旁侍立着的李与尘紧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而对总督府的众人来说,小公子李与尘是与东州派最亲近的候选者,不像其他候选者一样利益纠葛众多。

  但他现在没什么优势,第一公主的光芒太耀眼,女皇的呼声很高,甚至连小公主都有许多支持者,旁系还有很多年轻的英杰。

  他想上位,可谓是困难重重,虽然皇帝陛下算是正值壮年,距离退位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但这种事情,无论多早做准备都不为过。

  第一公主如果宣布退出,辅助李与尘,那对东州派无疑是最大的利好消息。

  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间都转过来了,但盛怀轩然保持着平静,他喝了口茶,看似平静地放下茶杯,抬起头,直视着第一公主的双眼。

  “这是你的意思?”

  “嗯。”

  “那公主派呢?”

  “我会解散的。”

  “李龙兴怎么说?”

  “也是我父亲的意思。”

  “为什么?”

  “有更大的原因,但那小子是应该剔除的不稳定因素。”

  “为什么?”盛怀轩第二次问道。

  第一公主认真地说:“计划要加快,东秦州必须不计一切代价地变强。”

  两人同时沉默下来,片刻之后,第一公主微笑着说:“成长老也是这个意思。”

  盛怀轩不再说话,他站起身来,平静地说:“我累了,诺佩斯,接下来的会议你主持。”

  盛怀轩走后,所有人都围绕在第一公主身边,好像她是新的核心一般。

  只有李与尘望着盛怀轩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语。

   5.1K大章,算是弥补因为欠更而损伤的心灵。请诸位放心,我还欠着7章,都记着呢,以后一定会补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