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无悔之死

2021-04-05 作者: 山川不念
  第107章 无悔之死
  林文立即乘车前往淮镇,秦落霜则继续埋首于堆积得如同山一般的事务之中。

  一到第一医院,就看赵明公的病房外围了一大圈人,都是前来探视的干部和官员,还有一些民党的骨干。

  他们都被护士长拦在外面,她毫不客气地说:“赵副郡长现在需要安静!需要休息!谁也不许打扰,啊,林郡长来了,这边走。”

  林文走进病房,一眼就看见躺在床边床上的赵明公,以及在一旁直掉眼泪的黎晓丽。

  “啊,林文君,你来了。”

  赵明公微笑着说,他看上去虚弱了很多,两颊深深地凹了进去,头发全白,眼眶周围有深深的黑影。

  但他的精神头很好,没有一点萎靡沮丧的气息。

  林文沉默地点点头,坐在旁边,只说了一句:“放心,你很快就会好起来。”

  赵明公笑道:“我已经知道了,院长亲自告诉我的,最多只有三个月,如果转到帝国总院,可能多几天,但神经细胞无法再生,脑干的损伤不能逆转,结局不会改变。”

  黎晓丽清秀的脸蛋上全是眼泪:“林郡长,你想想办法好吗?救救赵爷爷啊。”

  林文沉默了半晌,他其实比所有人都更早知道结局,只是一直不愿意接受,好久说出一句话:“刺杀者和幕后指使者已经被我全杀了。”

  赵明公笑道:“是吗?那太好了。”

  林文心里难受,这是他决策的错误,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赖俊成的威胁,这个人除了送了一堆间谍上门来落网之外,就根本没造成过任何破坏,他本想把一切准备到万全之后再去铲除他的。

  但事实证明,没有任何东西是能够准备“万全”的,马后炮放得响的,全不是诸葛亮。

  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起身告辞,但赵明公叫住了他:“林郡长,我有一个请求。”

  “好。”

  林文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我想把这里作为我的办公室,把副郡长的办公地点移到这里来。”

  如果不是已经把赖俊成和他的同伙全杀了,林文这个时候绝对会产生一个心魔。

  他轻声说:“好好休息吧,别操劳了。”

  “不。”赵明公风发的意气忽然又回到了身上,让他看起来像回光返照了一般,“我操劳的时间太短了,往后的每一分钟,如果我不在为长山郡工作,我都会有巨大的悔恨。”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林文:“您一定能明白的,您说过的,一生回顾之时,应当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我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糟透了,不被认同,不被认可,被同事认为是傻子,被上司认为是老顽固,被同学认为是读书读到脑子有问题了,父母都不理解我,老婆带着孩子跑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如果没有遇见您,当我回顾一生时,全是碌碌无为的身影。”

  “但就在您到来的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它就改写了我的人生,它的光芒,可以掩盖我一生中所有的灰沉,让我回首一生时,能看见我所有的累积,都在最后绽放出了光芒。”

  强大的气从他身上透出,卧龙之像腾空而起,他神光四射,心潮澎湃,生机盎然,半点也不像将死之人,

  “所以,我一生无悔。”

  “这是我最后的愿望,无悔之死,请您务必答应。”

  霎时之间,林文的世界好像被光芒照透,心中所有的遗憾难过一瞬间都消逝不见,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新的死法,仿佛看到赵明公转世修仙的身影。

  尽管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但林文相信那是真的。

  “好!”

  林文立刻答应了。

  走出病房后,又把黎晓丽喊了出来。

  “黎晓丽,为你的赵爷爷准备!把郡政厅给我搬过来!从今天起,这里就是长山郡的政务中心,医院的事务你给我妥善处理好,决不允许对病人看病造成任何干扰,你明白吗?”

  黎晓丽泪痕未干,呆呆地看着林文,好半天才答应一声。

  林文随手抽出两张纸巾,粗暴地把她脸上的泪痕擦干净。

  “从现在起,你不许再哭,这是他人生中最耀眼的一段时光,你要燃起来,做一个元气少女,为他增光添色!”

  黎晓丽看上去非常慌张:“我,我该怎么做?”

  “每天一醒来,对着初生的太阳大喊一声:‘你好啊,朝阳!’太阳落山之时,对着夕阳大喊一声:‘明天见!朝阳!’把笑容常驻,让活力充盈,把悲伤永藏心底,把快乐散向人间。”

  林文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

  “你就是天使。”

  又凑到她耳边,小声说:

  “如果积累了太多伤痛,就来找我。”

  ——

  ——

  林文随即去了另一个病房,见到了营救回来的民党首领陈星台。

  尽管他在牢狱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但仍然看上去刚毅干练,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

  “你好,林郡长,久闻大名,我代表民党所有人,感谢您的援救和收留。”

  他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脸色苍白,但仍然展露出友善和阳光的笑容,仿佛对自身的伤痛和民党的挫折毫不在意。

  由于直接是【仙人指路】钦定的人选,林文没有开【望气观人】,只点点头说:“伤愈之后,就尽快去上溪镇赴任吧,我给于云卿水的权力,对你同样有效,你可以在上溪镇随意任免任何人,无须通过我的批准,同样,只要不违反《上溪镇垦荒办法》,以及我对云卿水的约法三章,你可以实行任何政策。”

  这个人看上去很靠谱,应该多少能分摊一点赵明公的工作吧。

  一旁的岩石忽然又哭了出来,林文微微皱眉,这人看上去这么威猛一个汉子,难道前世是女人?
  却没注意到在场的民党干部都是快哭了的模样,陈星台更是动容:“林郡长,我们遭遇过太多的无耻帝国官僚了,您是我见过最与众不同的,最难以置信的,以前如果有人说会有您这样一个人,有一半的人会认为他在说梦话,另一半的人则会批评他不要在工作时讲冷笑话。”

  林文笑了笑,起身告辞,但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还有一点,你们这个会党的模式不能持久的搞下去,既然你已经成为了上溪镇的长官,那也算是一方之长了,你们就要形成一个更有凝结力、更有钢铁般纪律的组织,这样以后万一再遭大难,也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