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九转金丹

2021-04-05 作者: 山川不念
  第89章 九转金丹
  在半路上,黑云又消失了。

  林文微有着急,看不见黑云,可能会偏离方向。

  但也没办法,只能继续向前追去。

  没过多久,忽然遇见岩石刘恨世和夜莺,他们从前方的一座小山上奔回来,望见林文,一边挥手一边大喊道:“林郡长!这里!云姐找到了!他们被那些怪物抓走了!”

  林文简短地道:“带路!”

  不再节省体力,士兵们狂奔起来,岩石带路,夜莺速度快,则在前方不断地探查、修正着方向。

  追了大约十分钟,夜莺忽然喊道:“他们就在侧面,我们躲在这里,就能伏击他们了。”

  林文依言带着队伍伏在小山包的后面,果然没过多久,一大群灰衣人从山包侧面绕了进来,他们大约有一百多人,统一着灰色工作服,没有任何标识,没有任何装饰,表情麻木,面目呆滞,仿佛一大群囚犯。

  中间押着二十来人,全是民党的骨干,他们均受了重伤,除了极少能走的,几乎都在担架上,云卿水赫然在列。

  岩石刘恨世已经忍不住了:“上吧!林郡长!”

  林文微微皱起了眉头,在他眼里,这群人的气灰尘仆仆,没有一丝活力,气象呆滞凝固,死气沉沉,但却没有太多黑气,里面只有一个人是全黑的。

  显然,黑云并不是这群人引发的。

  但民党的主要骨干却又都在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

  远方传来车辆的轰鸣声,显然是接应的人来了。

  林文再不犹豫,喝道:“上!”率先跳起来向全黑的灰衣人冲去。

  那个全黑的家伙一愣,喝道:“你是什么人?”

  林文一拳打来,他一抬手立即接住了,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小子,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敢……”

  砰!
  忽然之间,岩石刘恨世飞跳过来,一记攻城肘正中他的脑袋,灰衣人当场起飞,脑袋都瘪了下去。

  林文转头,脸色不善地看着他,岩石心中一凛,立即单膝下跪:“属下错了,不该插手战斗,抢了林郡长的敌人,未让林郡长一展神功,横扫千军。”

  由于并不是太会谀词奉承,他发挥得不是很好。

  “算了。”

  林文有点郁闷,不过转念一想,也算节省了一个法术,说不定还赚了,但还是吩咐了一句。

  “以后我的目标你不要抢。”

  “是。”

  岩石答道,心中却略有忧愁,这林郡长什么都好,就是武功不太行,江湖混子的风气却染了个十足。

  看来以后要多找几个演技好的跟着他,保证林郡长杀得舒爽的同时又不被看出破绽。

  这场战斗比预想中的简单太多,灰衣人不堪一击,比治安卫强不了多少,人数也少得多,一下子就全被打倒。

  岩石和夜莺赶忙去照看兄弟姐妹,林文则带兵拦住了支援来的人。

  一共二十几辆车,不到一百名监察卫,他们没有第一时间识别出林文敌人的身份,就意味他们全军覆没的下场不可避免。

  但是,他们应该是更高一级的亲信,装备配备完整,在覆灭前向青城发出了警报信息。

  林文站在越野车上,脚下踩着那个黑透的高级监察官的身体,遥望远方。

  从这个距离,已经能隐隐能看到城区了。

  林文忽然有一个想法,他就这样带兵打进去,把那个总在后面搞事的赖俊成以及青城的那个狗官杀了,然后解放青城全境,建立革命根据地。

  但这个念头刚一有实行的想法,【身无彩凤】就疯狂地响起了警报,它像疯了一般,把无数的正面负面感观映照在林文心里,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状况。

  根据林文的研究,【身无彩凤】的每一种示警都是不一样的。

  危险的预警是针刺样的疼痛。

  纠结不清的预警是建立危险的不伦关系。

  不详之感意味着恶性因果,恶性因果直接导致恶缘。

  轻微的凤鸣声意味着善性因果,这是善缘。

  毫毛倒竖的寒意并伴随危险感意味着孽缘。

  孽缘可能会产生善缘,也可能会产生恶缘。

  清脆的风铃叮当声则表示他将与某件事或某个人产生大因果,这意味着这件事和这个人后续的行为将直接影响他的善恶缘。

  而现在,林文的心中,恐怖的风铃声,巨大的危险感,浑身上下的针刺感,彻骨的寒意,强烈的不祥之感伴随着清越的凤鸣之声,混合成一首宏大的交响乐,让他立即放弃了进攻青城的想法。

  “算了,方大山,收队。”

  “遵命!”

  林文最后看了一眼青城的方向,那座隐藏在灰蒙蒙的雾霭之中,时隐时现的城区。

  伤员被安置在缴获的敞篷越野车上,林文带着方大山和帝国士兵,凯旋而归,踏上了返程的路。

  因为感觉奇怪,林文命令把那一百多灰衣人也绑了,作为战俘带回长山郡。

  除此之外,还有七个俘虏,都是全黑的,回去就交到方遥波手上。

  民党的骨干们伤得极重,好多人都已性命垂危,好在红狐及时从后方赶来,还带来了一些医术高明的伙伴,其中有一个号称药王孙九常的家伙很厉害,经他之手,包括云卿水在内的几个受了极重伤之人,才缓了过来。

  但是,屠夫的伤却连他都摇头,说道:“这要是常人,早就死了,幸亏他练过气腑,还服过艾伯维强生的信使核糖核酸强化剂,但也撑不了多久,我无能为力。”

  夜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连岩石也暗暗掉泪。

  林文最怕这种,正要走开,夜莺却扑过来,抱住他,哭道:“林郡长,救救屠夫大哥,求求你救救他,我什么都愿意……”

  岩石也暗自垂泪,但还是把夜莺拎开:“别烦林郡长了。”但夜莺的小手死死抓住林文的衣服不放,仿佛那是唯一的救命稻草,把衣襟都拉破了。

  岩石暗叹一声,正要掰开夜莺的手指,却听林文长叹一声:“行吧。”

  岩石一愣间,林文已经跳到屠夫的车上,一把推开药王孙九常。

  “走开,你这垃圾,还敢称药王,药渣。”

  孙九常也是年轻人,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你说什么?你又是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药能治好他?”

  岩石正要制止他,却听林文冷笑一声:“看好了药渣。”只见他伸手从怀里揪出黑乎乎的一坨,仿佛是汗水污垢混合捏成的球,“这才是无上神药十全大补九转金丹丸,包治百病,起死回生。”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