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遗憾(求点小票票)

2021-04-05 作者: 山川不念
  第79章 遗憾(求点小票票)

  “青城的那个长官,不让人家给林郡长送菜。”

  云卿水感觉她每一寸皮肤都起了鸡皮疙瘩,恶寒的感觉从脖子后面爬上来,让她毛骨悚然。

  但她还是坚持说了下来,并试图睁大眼睛,做出水灵灵的委屈的大眼睛。

  “人,人家想到林郡长大恩大德,坚持要送,他,他们就……”

  “好了!”

  林文及时打断了她的话,两人竟然同时舒了口气。

  “你的意思就是说,打跑了青城的狗官,你们就能恢复。”

  云卿水实在是装不下去了,索性回复本来面貌,冷冷地道:“没错。”

  心中却始终抱有强烈的疑惑,这狗官既不多看她一眼,也不管他们一行人的遭遇,而且看他浑身上下灰尘扑扑的,简直像个工地上的苦工,那有半点传闻中骄奢淫逸的模样?

  “好。”

  林文点点头,示意方大山解开她的手铐。

  “你可以走了。”

  云卿水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她向来就是心直口快的脾气,心里藏不住话的。

  “狗官!你什么意思?你要想玩猫戏老鼠的话,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林文还没说话,方大山已然大怒骂道:“不识好歹的东西!给我拖下去,先把她的狗嘴打烂。”

  云卿水冷笑一声,果然真面目一下子就露出来了,她还戴着手铐,但也丝毫不惧,缓缓调匀气息,目光紧盯着那狗官,只要一动手,她就先去把那个狗官踢死,再把那个狗腿子踢死,之后就算被打死,也算回本了。

  但是,事情并未如她想的那样发展。

  “方大山!”

  话音刚落,林文就立刻制止了他,转过头,严肃地望着他。

  “你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吗?你以前所有学到的观念习惯习性全都要改,什么上来就把女人送到我房间里,什么把人拖下去,完全就是一个封建官僚,哪有半点像人民军队领导者的样子?”

  方大山一愣:“林郡长……”

  林文异常严厉地望着他,方大山现在是他极重要的助手,也是潜在威力最大的炸弹。

  如果他不能竖立以人民为本的概念,还一直保有一些帝国的旧有观念的话,那他一定会把他换下去。

  早在灾民暴动时,他就已经展现出了可怕的破坏力,差一点军队屠杀民众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这种事情要是再来一出,而这一次林文要是没能及时制止,那结局真是想都不敢想。

  “你回去给我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抄一百遍。”

  “每抄一遍,你就仔细想一想,同时把你以前学到的那些垃圾都忘掉。”

  “是,林郡长!”方大山立正敬礼。

  一个士兵上前给云卿水解开了手铐。

  林文冷淡地说:“回去吧,记住不许闹事,否则我会把你们抓起来,该杀杀,该毙毙,明白了吗?”

  说完便转身离去。

  云卿水活动了一下手腕,看着离开的林文一行人,和回到岗位没有再理会她的士兵,感觉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她喊道:“狗……林郡长,你,你们有什么条件?”

  冷淡的声音传回来,他头也没回,仿佛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什么东西。

  “早点恢复供菜,你们要在本地种也行,如果你们有这个想法,就去找赵明公或黄明萧。”

  云卿水愣在原地好久,也没有任何人来理会她。

  她望了望天,伸出五指打了自己一巴掌。

  好痛。

  但她依然不敢相信。

  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既没有勒索敲诈,也没有叫她脱衣作陪,更没有什么苛责的条件,比如叫他们去当炮灰,冲在第一线和青城的狗官肉搏之类的。

  那狗官脑子坏了吗?

  还是传闻都是假的?

  云卿水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种事情,而这种冷遇,也是极少见的。

  虽然她从不在意自己的外貌,但听得多了,经历得多了,她的潜意识已经认为她是极美貌的,落在这个魔窟里,这个魔头必然是极垂涎她的美色的,她甚至已经想好了所有的步骤。

  推诿、欲拒还迎、假意答应、引诱进房、屏退外人、施展诱惑、谋杀亲夫,呸,不对,是谋杀狗官。

  但事情一开始,就没按她的套路来,这狗官甚至都没看她两眼,仿佛她只是路边的尘埃或者一文不值的什么东西。

  这让云卿水感到很不舒服,甚至连脱离虎口的庆幸都没了不少,好像一直都只是她自己在自作多情而已。

  但这种感受只是一晃而过,对兄弟姐妹的担忧很快就占了上风,她迫切地想要回到她熟悉的群体之中,不去单独面对这陌生、混乱、难以理解的一切。

  然而在半路上,云卿水就碰到了焦急地前来寻找她的屠夫、岩石、红狐和猴子。

  “你们怎么来了?兄弟们没事了吗?海燕还好吗?红雀他们呢?”

  还没等到回答,屠夫冲上来一把捧住她,上下左右打量:“云姐,你怎么这么快出来了?那狗官是X萎还是秒射男?”

  邦!咚!
  屠夫脑前脑后各挨了一记重拳。

  屠夫不敢去骂云卿水,回头怒道:“岩石你打我干嘛?”

  红狐一脚把他踹开:“傻子!不会说话就别说!”

  转头柔声道:“别听他的,云姐,你一定是靠计谋骗了那狗官,才得以脱身的对不对?”

  云卿水脸上残红未消,也没好意思点头,只模糊地嗯了一声,转而问道:“兄弟姐妹还好吗?”

  红狐、岩石和猴子见状心下都是忧虑,但谁都不说,只是满脸堆笑。

  “都好。”

  红狐回答道:
  “海燕还在急救室,但医生说她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应该没有大碍。相反红雀有点糟,医生说她的伤口感染了,需要持续住院观察,最好用艾伯维强生的特级药,否则可能会有危险。”

  “那就用啊。”云卿水说:“红雀的命比多少钱都重要。”

  四人互看了一眼,还是个子又矮又小的猴子上前一步,说道:“云姐,艾伯维强生的特级药非常贵,我们身上没那么多钱,一周的用药就要12万,我们身上一共只有8万多块钱,为了给兄弟们治伤,现在都用了一大半了。”

  云卿水脸色沉下来,她想不到解决的办法,以前这些事情都是星台拿主意,现在星台不在,她才知道以前他身上的担子有多么沉重。

  “走,先回医院,我们兄弟们商量一下,再决定接下来怎么办。”

  ——

  另一边,林文回到了郡政厅。

  他此次回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卧龙赵明公招募了许多新的官吏。

  由于林文的多次清洗,郡政厅里的各级官员已经严重不足,赵明公早就有意补充,这一个多月以来,他已经提拔了不少以前埋没在基层的干部,但数量仍远远不够。

  于是他便通过州政厅向帝国本部发了一份招募通告。

  按照惯例,本部会把这份通告向所有适合的地区部门展示出来,如果有适合的人选,在两个部门沟通之后,就会调任过来。

  不过,由于长山郡是特级贫困地区,待遇也不是很吸引人,历来响应者都是寥寥无几。

  赵明公也只是但尽人事,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没想到,这份通告出来之后,竟然反响强烈,短时间内他竟然连续收到了一大堆调任意向。

  翻开一看,个个履历都不错,留言也没有提及待遇,只要求什么重点培养,预备干部,一线工作,这类画饼一样的要求。

  赵明公虽然不太理解这是为什么,但他工作繁重,杂务极多,整个郡政厅大大小小的事务,几乎全都是他一个人在负责。

  正牌郡长跑到工地上挖土去了,把整个烂摊子都仍给他了,甚至连淮镇镇长的职务,都没有拿下来。

  但赵明公并没有太大怨言,在他看来,家园重建工作确实是重中之重,林郡长亲临现场,带头上工,完全无可厚非。

  而他,虽然劳累,但却是幸福的烦恼。

  唯一的遗憾是,它来得实在太晚了,他在淮镇镇长这个位置上,熬了太久太久了,久到他曾经的雄心壮志,曾经的才华风貌,都磨损殆尽了。

  到现在,垂垂老矣时,才得以一展抱负。

  有时候,赵明公甚至有一种奇妙的怨恨,怨恨林郡长为什么不早点来,怨恨他们为什么不能相逢在青春激昂之时。

  如果那样,他们这两位青年俊杰,又会在帝国中绽放出怎样的光芒?交织出怎样的史诗篇章?
  那种场景,只要想一想,就让人心旷神怡,悠然向往。

  但回过神来,赵明公也是喟然长叹,也许,这就是命运吧,也许,他真已经老了,只有老了的人,才会常常回忆过去。

  但同时,他也是幸运的,在帝国中,谁知道有多少像他这样的人,一辈子得不到重用,一辈子埋在尘土灰埃之中,郁郁而终。

  他至少还能燃烧,还有机会发出光和热,尽管他已如风中残烛一般。

  但生命最后的光辉,是无可掩盖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