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逃亡

2021-04-05 作者: 山川不念
  第75章 逃亡
  追击比预想中的还要凶。

  云卿水带着二十几名骨干突围成功后,一路上至少遭遇了十几波拦截,除了地痞流氓,就是治安卫和监察卫,还有一些以前被他们赶走的豪强的狗腿子。

  好在他们中没有高手,而云卿水的队伍中,有好多人都是过了尚武院国考的,甚至不乏特高段位的,几下就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他们急速向仓库区跑去,那里有车,不然光凭脚是跑不掉的。

  一到仓库区,就看到了让他们目眦尽裂的一幕,几百个流氓地痞,正在哄抢物资。

  他们精心装好的蔬菜,被仍得满地都是,脚踏踩去,泥水和烂叶破茎随处飞溅,一箱箱完好的货物被他们搬下来,运上自己的车。

  一行人含怒出手,将他们打散之后,看着满地狼藉,云卿水等人又是愤怒,又是痛彻心扉,但也毫无办法,只能匆匆上了一辆大卡,一脚油门踩到底,向东面的明州开去,那里还有他们的许多兄弟。

  但刚开了没几里路就被州警截停,要检查他们的货物。

  “怎么办,云姐?”

  屠夫大汉小声对云卿水说。

  云卿水沉默了一会:“先别动,我去交涉。”跳下车,独自去与州警交涉。

  本来以为只用花一点钱,却没想到三个州警见她美貌,竟提出陪他们去附近的汽车旅馆玩几个小时,否则就扣下大卡和所有货物。

  云卿水还没来得及说话,屠夫大汉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一拳头把领头的那个嘻皮笑脸的州警脑袋打开了花,双臂一展,另外两个州警就像小鸡一样被抓住脖子提了起来。

  “别杀他们!”云卿水忙喊道。

  但已经晚了,两人已经被捏断了脖子。

  仍掉尸体,屠夫大汉挠了挠后脑勺。

  “云姐,对不起。”

  云卿水叹了口气:“算了,走吧。”

  草草处理了尸体之后,一行人继续上路,跑了不到一个小时,刚转上大路,就看见收费站前一水荷枪实弹的军警。

  糟了。

  云卿水知道肯定是事情败露了,或许是发现三个州警联系不上,或许是有人找到尸体了。

  州警不是一般的治安部队,也不归地方管,他们隶属于军队,受州政厅和军方双重管理。

  由于拥有持枪权,州警被杀属于重大案件,肯定要严查的。

  “不行,我们赶紧掉头,从小路走,从天州绕行去明州。”

  但没走一会,青城的追兵就来了,云卿水再次被迫掉头。

  尽管车技高超,但大卡拖着一车货物,还有二十几个人,想跑过越野车太难了。

  在连续的撞击之下,大卡还在是被截停了,一个监察卫站在车上,用大喇叭喊道:
  “下车!交出联络本和密码本!可以饶你们不死!”

  云卿水只简短地说了一个字。

  “打。”

  一众人跳下车,这一战打极惨,对面显然是有备而来,除了没带枪械,什么都带齐了,对方二十几辆车,一百来号人,很多都是练家子,并且其中不乏高手。

  己方只有二十几号人,一半多还没有武器。

  最终还是打赢了,只剩几条丧家之犬一边狂吠一边仓皇而逃。

  但一行人几乎都挂了彩,有几个人伤情很重。

  “怎么办,云姐?”

  屠夫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问道。

  云卿水只是右臂被刺伤了,草草地扎了个绷带,她身前的红雀却被砍中了十几刀,好在没有伤到要害。

  云卿水已经替她止住了血,包扎了伤口,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仍需要尽快到正规医院进行治疗,否则可能落下残疾甚至死亡。

  她站起身,望了一眼四周,低声道:“只能先向北走了。”

  向北是寒谷关,通过寒谷关可以到长山郡、西沪城、扬山府或汉平都。

  但距离关卡还有几里路,远远就发现了大批军警。

  很显然,寒谷关早已被封锁了。

  “那就只能走小路了。”云卿水满脸忧色地说。

  小路在寒谷关的西面,是一条极隐蔽的路,它能绕过寒谷关,直接到达长山郡。

  但正因为如此,它才无人知晓——比青城还要穷苦偏僻的地方,谁去啊?
  云卿水把卡车停在树林里,一行人背着伤员,拖着大包小包,向山里进发。

  路很不好走,荆棘遍地,碎石沟壑无处不在,但没有人叫苦。

  走到一半,又有追兵到来。

  云卿水等人被迫放下伤员,埋伏在路上。

  追兵显然不是精锐,他们脚步嘈杂,一路上大吵大嚷,怨天怨地,丝毫没有隐蔽意识。

  因此,当他们突然遭受到猛烈袭击时,崩溃得比任何时候都快。

  打散了追兵,云卿水心中的忧虑却更重了,很显然,他们已经暴露了。

  “快,背上人,我们快走。”

  一行人狂奔起来,也不顾荆棘划伤了腿脚,枝桠割裂了脸颊。但他们毕竟已经经历过多场战斗,体力早已耗尽,全凭借意志在坚持。

  太阳西下,忽然间,岩石刘恨世大喊道:“云姐!云姐!海燕不行了!她快不行了!”

  云卿水反身一个箭步踏过来,一手握住脉搏,一手探鼻息,只觉得她脉搏极弱,呼吸极轻。

  忽然,海燕呕出一大口血来,血色鲜红,云卿水轻轻一触她的腹部,脸色大变。

  “不好!肋骨刺穿了她的胃,她必须要尽快手术!”

  “岩石你把她递给我,我的手稳一些。”

  一行人拼了命地跑,终于在太阳下山前跑出了山路,不远处是一个稍显繁华的镇子。

  那正是整个长山郡唯一的文明地带:
  淮镇。

  但当他们进镇时,却被治安官拦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

  那治安官见他们一行人个个带伤,浑身带血的模样,警惕地问道。

  云卿水深吸一口气,深知现在不能发生冲突,勉强挤出一个笑脸:
  “长官大人,我们是外地的商户,本来想来淮镇做生意,但路上遭遇了劫匪,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有几个同伴受了重伤,不知能否通融一下?”

  使了个眼色,一个小个子就走出来,满脸堆笑,连连鞠躬,从怀中掏出一叠钱来。

  但那治安官一见钱,忽然脸色大变,接连后退几步,同时吹响了哨子,大喝道:“把这群可疑的家伙抓起来!”

  云卿水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她一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新的讹诈套路,这一犹豫间,就有十几个治安卫围了过来。

  云卿水心中焦急,她能感到怀中海燕的生命在快速流逝,而这附近除了淮镇,就只有三十里外的西沪城有一甲级医院了。

  “长官大人,别误会!我同伙有生命危险,我只想救她!行个方便吧,我必有重酬!”

  “重酬”两个字一出,那治安官恨不得掩耳狂奔,大喊道:“抓住他们!快抓住他们!”

  十几个治安卫冲了上来,但云卿水一行人即便是伤痕累累、疲惫不堪,也不是这些杂兵能抓的。

  不过十来秒,治安卫就躺了一地。

  那治安官却面露喜色,大喊道:“果然是外面来的歹徒,竟敢贿赂本官妄想混入淮镇!简直是痴心妄想。”转身就跑,一路大喊大叫,恨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他拒绝了歹徒的贿赂。

  屠夫问道:“云姐,这,这怎么办?”

  云卿水也是从来没遇见过这种状况,一时间进退两难,难以抉择。

  犹豫了一会,一咬牙道:“不行,现在转头来不及了,不仅海燕撑不住,其他几个兄弟姐妹只怕也撑不住了。我们就在这里,他们肯定是有什么条件,我们忍下来就行了,只要能救兄弟们的性命。”

  “好,就听大姐头的。”

  一行人纷纷点头。

  “云姐说的对。”

  “忍一时之辱算什么。”

  很快,大批治安卫监察卫,甚至还有持枪的帝国士兵都来了。

  云卿水心中一震,暗想:“果然有节度权就是不一样。”

  一个大约五十来岁的老人分开人群,走了上来。

  “我是高级治安官、混元霹雳掌门马保家,你们是什么人?”

  云卿水犹豫了一下,还是报了真实姓名。

  “云家三女,太湖蛟龙云卿水。”

  那老头眼睛一瞪:“太湖蛟龙?徒有虚名!”

  他有意想在众人面前显威风,好得到郡长重用,毕竟现在可是关键时刻,说道:“只要你能接我三掌不倒,我就让你们进镇,否则就乖乖束手就擒,免得大动干戈,怎么样?”

  云卿水心中一喜,立即答应下来:“好!”轻轻把海燕交给岩石,大步走进场中,执晚辈礼:“老前辈请!”

  马保家傲慢地踏入场中,缓缓地举起手掌:“小辈看好了,抗不住就说,我会手下留情的。”

  云卿水躬身道:“谢前辈提醒。”她缓缓吐气,调匀呼息,全身紧绷,紧盯着他的手掌,精神高度集中。

  后面一众人都是紧张得不得了,虽然他们对大姐头很有信心,但毕竟现在状态很差,那个混元霹雳掌门虽然没听说过,但看他气度不凡,显然也是一位高手。

  “看好了!”

  马保家一掌劈下,云卿水心想:“怎么这么慢?他在蓄势吗?还是假动作?感觉像没什么力道,而且动作破绽很多,是诱敌吗?”

  思维高速运转,云卿水没看透这一掌,心想:“我先假装抢攻一手,看他反应再作决定。”

  忽然侧身,垫步前踏,右拳从肋下穿出,直击他眼眶,左手已做好防御,同时沉肩斜腰,就等着卸力。

  砰!
  右拳正中眼眶,马保家当场倒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