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哀鸣

2021-08-20 作者: 山川不念
  第71章 哀鸣

  “赖厅长。”

  青城。

  东南风三级。

  小雨。

  青城山上青烟弥漫,水雾飘荡。

  山顶的青城别墅,在这烟雨迷蒙中,显得别有一番韵味。

  四层大别墅的顶层阳台上,赖俊成和青城都长向贺年坐在凤式水玉雕花椅上,听着下属的汇报。

  头顶是由纯金丝编织而成的遮阳伞,它特殊的编卷使雨滴落在上面有一种轻盈的嗡鸣声,仿佛远方深山里若有若无的箫笛。

  但赖俊成并没有欣赏的意境,他只觉得烦躁。

  “根据雇佣的散探回报,谣言并没有太大效果。”

  “多数人都对此不感兴趣,或者并不相信,或者相信了也无所谓,只有极少数人会因此咒骂新任郡长。”

  “而灾民对此非常反感,他们几次在灾民中试图传播这类谣言,都遭到了殴打。”

  “在外部的传谣没有引发太大关注,大家要么漠不关心,要么习以为常,甚至还有不少人没听说过长山郡。”

  “在郡政厅中传谣的效果也不好,他们……”

  “好了。”

  赖俊成止住了他的话。

  “说点有用的。”

  那下属头上满冷汗,他深深低下头,继续说道。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外围有一定程度的封锁,但长山郡内部并没有严查,甚至连直接暴露在外的传谣者都没有管,基本可以认为是安全的。”

  赖俊成和向贺年互相看了一眼。

  向贺年说道:“赖厅长,你觉得这会不会是那个小畜生欲擒故纵的计策?如果我们派遣精锐人员进去,就会忽然关门。”

  赖俊成沉默了一会,继续问道:“调查的消息怎么样了?”

  冷汗顺着脖子流进这个下属的衣领,他也不敢动一下,躬身道:“由于只是外围的散探,调查出来都是一些道听途说的谣传,比如林郡长慧眼辩邪,于数万人中直接照出了奸细真身。”

  “还有林郡长受上天垂青,身披霞光,万法不侵。还能聆听老天的声音,获知失踪的孩子藏在那里。”

  “而关于镇压反叛的事,由于是郡政厅内部的事务,外面流传不广,只隐约知道似乎林郡长武力超群,一人横扫千军……”

  当啷。

  青瓷茶杯在下属额头碎裂,锋利的碎片划伤了皮肤,让鲜血混着茶水和汗水流淌而下。

  “还是这些垃圾消息。”

  “说点有用的。”

  下属低着头,任鲜血和茶水从头上蜿蜒而下。

  沉默只持续了几秒钟,他继续说道:
  “新任郡长前几天忽然剿灭了一伙匪徒,似乎是本地的毒贩雷帮,具体情况未知。”

  “长山郡一直在持续大量购买物资,并与一些供货商订立了长期收货合同,似乎他们并不缺钱。”

  “长山郡郡政厅似乎缺人严重,新任的副郡长赵明公,公开大量招募工作人员和中低层官员。招人通告已经通过东秦州发给了帝国本部,很快就会发到全帝国范围,但估计不会有太大效果。”

  “第七建设总团的工程队疑似在长乐镇与林郡长发生了冲突,现场有人听到了枪响,据传团长被新任郡长当场击毙,但消息真实性未知。”

  “等等。”

  向贺年打断了他,看向赖俊成。

  后者知道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向贺年皱起了眉头:“如果是真的,那这小子胆子有点大啊,明知道团长是我们的人,还把他杀了。”

  “他这是铁了心要和我们死斗吗?没留半点余地,是盛怀轩在背后给他撑腰吗?”

  “他这么不要命,难道是盛怀轩的铁杆心腹?”

  赖俊成低沉地说:“很有可能,看来我这一趟来对了。”

  “只要搞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绝对是对盛怀轩的巨大打击。”

  他笑了起来,露出满口参差不齐的黄牙。

  “到时候,我会抓住他所有爱的、在意的、敬佩的、珍重的人,在他面前侮辱、折磨、虐杀他们,看他在我眼前从绝望到崩溃。”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在地牢里欣赏到这样美妙的场景了。”

  “愚弄我,将成为他这辈子最后悔做的事情。”

  向贺年也同样笑了起来。

  “那小畜生的黑料收集得怎么样了?”

  下属说道:

  “只有传闻,没有实据。”

  “据说新任郡长用假招标受贿,并谋杀了7名前来投资的商人。”

  “长山郡出示的报告认为他们是开车失事坠崖,但遭到了亲属的质疑,随后的调查取证皆受到了长山郡监察署的很大干扰。”

  “后来,他们把状告到了总督府,但人直接被总督府扣住了,现在不知消息。”

  向贺年转头问赖俊成:“有操作的空间吗?”

  赖俊成微微摇头:“空间不大,这种事情,就算是他做的,也不可能找得到实证。”

  “还有吗?”

  “新任郡长在长乐镇,公开审判并直接枪毙了很多官员,并把一大批官员下狱。”

  “传闻很多官员都被判了反人类罪,当场被杀者不计其数,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现场日月无光,天崩地裂,鬼哭神嚎。”

  “据说还是新任郡长亲自动的手,地下有传闻他是变态杀人狂魔,每天不杀十个人就心痒难止,每餐至少要吃三个婴儿,每晚没有十个以上的处.女陪他睡觉,他就会发狂杀人。”

  赖俊成和向贺年互相看了一眼。

  赖俊成沉吟了一会,说道:“这件事应该是存在的,不然不可能传得这么夸张。”

  向贺年问道:“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外界一点消息都没有?”

  赖俊成冷笑道:“盛怀轩封锁了长山郡的消息,那本来也是个鸟不拉屎的偏僻地界,就没什么人关心。盛怀轩再一封锁,那自然就更没什么消息了。”

  向贺年沉思了一会。

  “如果是真的话,那可能是清除异己,但这手段也太暴烈了,没有必要这么做啊?”

  “我再想想。”

  “嗯,公开审判是为了震慑宵小,竖立权威。”

  “亲自动手不可能,应该是找的亲信或背锅侠动的手,只要出事,就把他推出去背锅。”

  “但这还是难以理喻,搞得这么急躁,政治构架都不稳了,还会留下很多破绽……”

  “哦对了。”

  向贺年一拍手。

  “可能是情势危急,新郡长急于掌控形势,被迫不得已做的。”

  “赖厅长,这是机会啊!”

  赖俊成沉沉笑起来。

  “没错,这证明长山郡内部形势严峻,那小畜生被迫行险。”

  “这同时是两个绝好的机会。”

  “要继续、持续、加强对长山郡打击,加剧他们内部的危机。”

  “同时,趁他们招人期间,派遣精锐间谍混进郡政厅,伺机在他们内部搞破坏,并获取那小畜生更多更详实的黑料和证据。”

  向贺年拍手笑道:“没错,这样他很快就会成为盛怀轩身上的一个大洞,谁叫他的节度权是盛怀轩力主给的。”

  赖俊成也笑了起来。

  “那第一件事,就是查清长山郡的物资采购渠道,伺机掐断。”

  “第二件事,你去安排离这里最远的地区的正府公务人员,申请调动进长山郡,并在其中安插精锐间谍,最好要有一两个镇级官员。”

  “第三件事,试探他的下属官员,伺机策反,新任郡长的政策如此粗野暴躁,怀有不满之心的人肯定很多。”

  “还有,我记得,王牌特务安德思已经病愈了,你拿总长的命令把他调过来,让他单独行动,隐蔽地收集更多的证据。”

  向贺年点点头:“交给我吧。”

  赖俊成转头对下属说:“滚吧,给你一天时间,给我把采购清单拿来。”

  那下属却站着没动,他身躯颤抖了好一会,才低声说:

  “赖厅长,我想……申请调离这个岗位。”

  赖俊成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他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这个下属。

  “说说看,为什么?”

  “我,我能力不足,害怕耽误了赖厅长的大计。”

  “还有呢?”

  下属鼓起勇气说道:“我,我的孩子马上要生了,我想照顾一下我的妻子,她一直一个人在医院,我担心她。”

  赖俊成脸上露出了笑容:“好,我准了,你毕竟立下过汗马功劳,去年子弹事件你找到的证据非常关键。总长大人一向不会亏待有用的功臣。”

  下属眼中浮现出了希翼和感激,躬身道:“是!属下一定用最短的时间赶回来,为总长大人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赖俊成满意地点点头:“去吧。”

  一旁的向贺年一直在喝茶,满脸看不懂的笑意。

  下属躬身退去,当他转身时,他已经在想象与妻子重逢时的景象,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砰!
  子弹准确击中了他的太阳穴,从另一侧飞出。

  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尸体从阳台上倾倒,落进深不见底的山崖。

  赖俊成放下凯-195毒蛇,一丝青烟在枪口上缭绕,很快消散。

  他的脸色早已冰冷。

  “去,把那个垃圾的尸体处理了,再把他全家清理干净,一个不留。”

  “是!”

  一个影子从赖俊成身后出现,转身同样跳下了山崖。

  雨势转大,金伞的嗡鸣声变得明显,像缭绕在山间的哀鸣。

  层层雨雾降下。

  一切都了无痕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