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我也不是谦虚

2021-04-05 作者: 山川不念
  第49章 我也不是谦虚
  第二天,林文一起床就后悔了。

  哎呀,我说只干一个小时,没想到干了一晚上。

  都怪干得太爽了。

  善缘1点接着1点来,让林文欲罢不能,沉溺其中,直到月上中天才回屋睡觉。

  直到醒来,才发现他的搞钱计划还没个影子呢。

  正想去找凤雏商量一下,吱呀一声,门就开了。

  “林大傻,你醒了没有?”

  凤雏秦落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看影子她应该是站在门口,却没有进来。

  “我醒了。”林文答道。

  “你穿衣服了吗?”

  “穿了。”

  “那我进来了,你最好是真穿衣服了,枪在我手上的。”

  林文冷笑道:“你别做梦了,你没那个福分。”

  门外的影子瞬间捏紧了拳头。

  “很好!”

  她走了进来,却是单手握着枪,指着林文的脑袋。

  “不装了,我摊牌了,我就是于忠贤派来的杀手,今天就来要你的狗命。”

  林文穿好鞋子,指了指不远处的凳子。

  “坐。”

  虽然【灵猫之捷】已经消失,但【身无彩凤】一点反应都没有,证明她没半点杀意。

  “坐啊。”

  林文抬头,看见秦落霜今天换了一袭飘逸的冰丝白衣,她站在门口,阳光倾斜而下,映得那绝美的容颜仿佛人间仙子一般。

  可惜的是,她手上拿着的是一把枪,如果这是一把剑,那林文可以瞬间脑补出一百年的恩怨情仇。

  “可惜。”

  他摇摇头。

  秦落霜简直快气死了,她现在特别想一枪把这个呆子打成死鬼,但一想到昨天他如同鬼魅一般躲开射击的身手,又怕开枪是自取其辱。

  只能气鼓鼓地坐下来,想了一晚上的话一个字都不想说。

  林文并不是真的呆子,他发现好像把凤雏得罪的有点狠了,万一人家学徐庶来个身在曹营心在汉那岂不是糟了?

  想了想还是开了七窍玲珑心,只听它说:
  “三年前,我来到神京帝都朝觐,渡过洛水河时,纵目眺望,水波浩渺,烟云荡漾,我精神恍惚,思绪飘飞,忽然抬头,发现了三层楼船从眼前经过,一个绝妙佳人,手持长剑,立于楼船之上,一袭白衣,仙气飘逸。”

  秦落霜微觉奇怪,这是想说什么啊?扯得也太远了,而且语气怎么和这呆子平常大不一样?
  抬头看去,只见林文目光点点,一脸深情地望着她说。

  “她的身影,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忽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

  后面一整串,全是洛神赋,而且为了适应当前情景和这个世界的语法,还专门做了改动。

  比如把洛神,变成了这个杜撰出来的白衣持剑少女。

  把地名,全都改成了这个世界的地名。

  把借述,改成了直述。

  并在最后加了一句。

  “如今我看见您的到来,才惊觉三年前的梦中仙女原来是您啊。”

  七窍玲珑心一席话说完,眼前的少女不仅没有感动,反而绷紧了身体,右手垂下,握住了枪,一脸警惕地说。

  “你想干什么?”

  林文挠了挠后脑勺,感觉七窍玲珑心好像没起到什么作用,不过这也并不稀奇,有一些人确实对它是免疫的。

  于是林文关掉七窍玲珑心,随口编了个理由:“你觉得我用这篇文章去追求帝国公主啥的,会不会成功?”

  秦落霜嗤笑一声:“小公主你见不到,第一公主会把你砍了。”

  “为什么?我这文章写得不够好吗?”

  秦落霜冷笑道:“不为什么,我说砍了就砍了。”

  林文也没在意,随口说道:“我还说打动了第一公主,她就会帮我把于忠贤砍了,看来行不通啊。”

  秦落霜仔细看了他两眼,似乎在辨别他话里的真伪,然后冷冰冰地说:“确实行不通,高贵无比的林大人,区区第一公主,怎么配得上呢?”

  林文点点头:“没错。”

  秦落霜的白眼简直要翻到外太空里去了,林文也没有在意,见气氛有所缓和,便说:“你现在先帮我参谋一下,怎么能尽快搞到一大笔钱,足以支撑现在所有消耗并完成家园重建的,最好在两个,不,十个亿以上。”

  秦落霜捂住眼睛,摊在凳子上,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

  她只说了四个字。

  “另请高明吧。”

  好像不对。

  这是对【仙人指路】提的问题吧?

  林文一拍额头。

  哎呀,不知不觉都成习惯了。

  他又把这个问题对【仙人指路】提了一下。

  消耗:39133点善缘。

  可惜,要是凤雏能回答出来,那岂不是直接赚了39133点善缘?
  不过,这显然是痴心妄想。

  林文只能转而问道:“那你有什么办法能尽快捞到很多钱吗?”

  秦落霜冷笑道:“有啊,你把我卖了就行了。”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因为她父亲是真的会出很多钱的,万一这郡长当场反悔,那她跑都没处跑。

  正提心吊胆不知如何是好时,却听林文答道:“这不是杀鸡取卵吗?而且还算作恶,不行,你换一个办法。”

  秦落霜微微松了口气,也不敢再瞎说了。

  “林郡长,郡里缺钱主要还是因为援助被卡断了,否则不会这么困难的。”

  “我昨天想了很久,以你现在的段位,想去反制于忠贤那是痴心妄想。”

  “不过于忠贤的主要目标应该是盛怀轩,对你只是顺带打击,你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缩在盛怀轩后面,同时增加自己的抗打击能力。”

  “嗯。”林文点点头:“就是当乌龟。”

  “你要这样理解也没错,于忠贤现在好比猎人,他在拿石头扔你,你是反击不了的,如果他用手来抓你,你就可以咬他了。”

  “所以你要引诱他出手,你把他咬痛了,受伤了,他就会暂时退走了。”

  林文问道:“他为什么不会发疯?”

  秦落霜说道:“一般来说不会,因为你是不主要目标,除非你激怒他了,使你的仇恨超过了盛怀轩,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他现在打击你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攻击盛总督,你把他咬痛了,他就会知道你不好惹,不会从你这下手了。”

  “另外,猎人之间,也是会厮杀的,猎人和猎物,有时也会反转,他不能受太多伤,太过虚弱。否则,他就会被饿狼环伺,最终分而食之。”

  林文点点头:“好,我明白了,那具体我该怎么办?”

  秦落霜叹了口气:“你要收集情报,你要给我提供信息,我现在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道,全都靠猜,甚至是不是于忠贤我也不能确定。”

  “好!”林文一拍大腿,“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秦落霜微微叹了口气,自从投靠这个家伙,她都不知道叹了多少次气了。

  “好吧,你把你的卫队指挥权还有暗探的指挥权移交给我吧。”

  “我没有。”

  “啊?”秦落霜有点疑惑,“你只用给我第二或第三指挥权就行了,或者你不放心所有命令都可以从你这发出。”

  “我没建卫队。”

  秦落霜疑惑地看着他,林文却大笑一声:“大丈夫独立于天地之间,傲行于宇宙之中,何须旁人保护?”

  “至于暗探这种畏畏缩缩的阴间事情,与我的浩然正气、光明正大的大道之行完全不符,我当然没用。”

  秦落霜差点一口气没背过去,怒道:“那我怎么打探消息?我自己去?是不是还要我出卖色相啊?”

  “呃,这是你自己说的啊,要卖你自己去卖,我可没这个意思,千万不要赖我。”

  “你无耻!”秦落霜气得肺都炸了,一把巴掌打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

  打了个正着。

  怒火消褪,秦落霜后退了两步,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的纤纤玉手,还有林文脸上清晰的巴掌印。

  林文却没有生气,他意识到了他话里的不妥,当时只顾着甩清干系,生怕染上恶缘了,没注意这话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非常过份的。

  他咳嗽一声,说。

  “好吧,我错了,我的本意是,我看你野外生存能力很强,武功很厉害,枪法也很好,跟贝爷也不遑多让,出去打探消息也可以很安全。可不是说那个意思。你自己招收或组织一些人也行,但我没有太多钱。”

  秦落霜心中既有后悔,也有感动,顶尖习武者的自尊是非常强的,被另一个陌生习武者打脸是大忌,为此上生死擂台也是有的,而他竟然愿意挨她一巴掌还道歉,可以说是极难能可贵的。

  后悔的是,她确实太冲动了,如果这位难得一见的顶尖高手级的郡长自尊强那么一点点,那这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秦落霜也不明白,以前她是极隐忍的,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变得易怒又容易失智,难道是巨大的变故和打击让她的定力减弱了?

  正当两人各自沉思,出现尴尬的沉默时,白秀玉从外面进来了。

  “林文君,早餐来啦。”

  ——

  ——

  PS:感谢帅气的小虾米的3000点打赏、凤凰海的2000点打赏、浅陌147的1500点打赏、东岳城主的200点打赏、老师傅开车的200点打赏、一带半方便面的200点打赏、死亡魔君的200点打赏、书友20201216133640242的100点打赏、书友20190927215003898的100点打赏、书友20190627192407180的100点打赏、凌漫的100点打赏、名字就是钟的100点打赏、魔理沙X爱丽丝的100点打赏、新的人生新的开始的100点打赏

  你们的支持是我前行的动力
  (づ ̄3 ̄)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