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梦中的梦中

2021-04-05 作者: 山川不念
  第42章 梦中的梦中

  后来怎么样了,林文已经记不清了,当他醒来时,那充盈的幸福感仍未完全褪去,强烈的眷念使他的精神仍停留在那个世界中。

  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微暗的帐篷,一丝阳光从缝隙中射入,空气中的微尘在那束阳光中闪闪发亮,恍若他凝结的梦想。

  一个人影轻轻掀开了帐篷,更多阳光倾泻而入,她轻轻走近,把手上端的东西轻轻放在林文身前的简易矮桌上。

  “郡长大人,您醒了。”

  她低着头,声音有若蚊呐。

  “嗯。”

  林文呆呆地回应,他眼中的一切,已经回到了梦的初始,这个人就是前来报信的门人弟子。

  接下来她就会哭着大喊一只前所未有的强大妖兽冲进了山门。

  “我服侍您穿衣。”

  有点不对,林文微微皱起了眉头,梦的世界在颤动。

  林文坐起身,他并没有脱衣睡觉的习惯,所以身上的衣物是完好的。

  眼前的女子蹲下来,轻柔地帮他穿上袜子。

  不对!

  衣物为什么没有自动飞来?
  林文忽然惊觉。

  眼前的女子是什么人?我的门人明明是男的!

  大氅呢?我的大氅呢?
  还有神剑!

  它们那里去了?

  理智在回归。

  梦的世界在崩溃。

  美好的幻境在消失。

  精神竭力对抗,但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他的灵魂还是砰然坠地。

  世界翻转,一切回归。

  他还在他的帐篷中,四周是昨天才安顿下来的难民。

  他还没有转世,也没有修仙,他还是长山郡的郡长。

  巨大的失落和空洞代替了之前的幸福和眷念。

  有那么一瞬间,林文想抽刀过去了。

  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林文立即把它收进了心底,因为他知道,只要他继续努力下去,梦想一定会成真。

  身前的女子还想帮他穿上另一只袜子,但林文立即阻止了她。

  “我自己来。”

  物理世界中,他就是一个人,和其他人没有区别。

  女子失落地垂下手,林文发现她眼里竟然有一些泪光,而且这个女人很眼熟。

  林文仔细看了一下,不确定地道:“你是白秀玉?”

  女人脸颊微红,不敢抬头:“是我,大仙。”

  “哦。”

  林文想起来了,她就是那个丢了三个孩子的女人,只不过她那天满身泥土灰尘泪痕,和今天干干净净的形象差距很大。

  仔细看去,果然她脸上还有一些淤青,应该是被那几个人渣打的。

  好在,他们已为他们的兽行付出了代价。

  “孩子怎么样了?”

  他记得那三个孩子被特务打了麻醉药,这是可能有损害的,毕竟不是正规医院环境的麻醉师,他后来特意吩咐他们去医院检查。

  说到孩子,这女人的脸上有了一些笑容。

  “托大仙的福,孩子们都好,他们已经恢复过来了,医生说他们只是有些营养不良。”

  “嗯,那就好。”

  林文手脚麻利地穿好鞋袜,看到桌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正好有些饿了,他立刻端起来呼了两口。

  出乎意料的香,而且里面还有一些肉沫。

  “不错。”林文称赞道,秀玉脸上又有了些光辉,她想开口说什么,但林文打断了她。

  “你跪在这里做什么,坐,那边有凳子。”

  “大仙,可……”

  “我叫你坐就坐,还有,叫我名字就行了。”

  秀玉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小心地坐在板凳的边缘上。

  林文把粥放在桌子上,问道:“你们吃了吗?”

  秀玉低声说:“林……文君大人,我,我们都吃过了。”

  “吃的什么?和我的一样吗?”

  “嗯。”

  “有肉吗?”

  “有一点点。”

  “这两天生活怎么样?物资还够吗?”

  “够的,黄司长给我们发了很多,比以前多很多,大家现在都有吃的,有穿的,有地方住,有干净的水喝,虽然药还不是很够,但比以前好太多太多了。”

  说到现在,秀玉的眼神亮晶晶的,折射着七点钟的阳光,像清晨的朝露。

  “这都是大仙来了之后才有的,以前我们就像泥土里的虫子,大水冲毁了一切,坏人拿走了我们的尊严,我们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在我们头上踩来踩去,我们只能忍气吞声,无法反抗。”

  “是大仙,大仙救了我们,我以前从来不敢想,高高在上的老爷会因我们而死,大家也从来没有想过。”

  “是您惩罚了他们。”

  她露出明媚如花的笑容,但又低下头,晶莹的泪珠从她白皙的脸上滑下。

  “您来之前,我们吃了二十几天的草根、树皮和粥,那苦涩难咽的味道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可这也不是经常能吃到的,管理的卫吏一直克扣我们的物资,他们借此随意殴打侮辱我们,如果我们有半点反抗,他们就会扣下所有食物,直到所有人都奄奄一息,无力反抗。”

  “立叔看不过眼,与他们吵了几次,后来就被他们活活打死了。”

  “尸体就仍在安置点外,几天都没有人管,也不许我们管。”

  “直到有一天,有别的官要路过,他们才把尸体拉到山沟里仍掉。”

  “后来他们就以打人为乐,每天要找一个人当沙包,打得不开心,就不给饭吃。”

  “白天打完了,晚上就拉女人去给他们陪睡。”

  秀玉低着头,泪珠像断了线一般掉下来。

  “这地狱一般的日子,不是为了我的孩子,我早就死了。”

  “本来以为大家咬着牙也许能熬过去,可那一天早上,我带着孩子去山边想挖一些鱼草,那几个畜,畜生看见我,硬拉着我……我,我拼命求他们,甚至只求他们让我把孩子送回去,但他们都不听。”

  “成大叔路过看见了,过来劝阻,被他们用铁棍打得头破血流,还有几人,也被他们打倒在地,我铁了心不愿意,他们就在路上打我,撕我衣服。”

  “后来又来了不少人,他们开始很嚣张,可人越来越多,他们就害怕了,跑了回去。”

  “大家本来以为这事过去了,安慰我,帮我去找孩子。但没过多久,那几个畜生又回来了,还带来十几个人,他们用铁棍把大家都打倒了,附近村的一个老人倒在我面前,我看见他后脑上血一直冒,整张脸都泡在血和泥水里,像鬼一样。”

  “那一刻,我是真的绝望了,我哭着喊他们别打了,要死人了,喊你们拉我过去吧,我什么都听你们的。”

  “他们才停下来,把我拖到哨所。”

  秀玉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那是一段绝对难以回首的噩梦。

  “后来,愤怒的大伙冲进了哨所,那些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家伙望风而逃。”

  “可是大家都知道,我们这是造反,怕不是以后就没活路了。”

  “直到,直到,直到,”

  秀玉的脸上有了一点光辉,所有阴霾和灰暗都仿佛被驱散。

  她轻声说。

  “遇见了您。”

  帐篷的出口正对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她虽然有伤痕但仍白皙秀美的脸庞,淹没在阳光中,形成一个绝美的剪影。

  “是您拯救了我们。”

  “是你带我们重回人间。”

  “是你给了我们金子一样宝贵的希望。”

  “我们无比崇敬您,无比希望您能长久的庇护我们。”

  “因此,他们推举我出来,我也很愿意出来,作为他们的代表,来服侍您。”

  她盈盈拜下。

  “请收下我们的心意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