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资产

2021-04-05 作者: 山川不念
  第18章 资产
  林文首先来到财务处,此时已经晚上9点,但财务处的灯光还没有熄灭。

  林文没有打扰他们,只是悄悄开启【望气观人】,隔着门缝望了一眼。

  里面工作正忙,包括正副处长在内,一共15个人,仍在不断地清点财物。在他们不远处的一个方桌上,一大叠现金整齐地放在一起,在灯光下呈现迷人的金色,与旁边堆叠的黄金交相辉映,形成财富的波形。

  而他们现在清点的,是各式各样的珠宝钻石和贵重物品。

  这是当时已经被林文的大饼完全噎住心窍的张胖子,因为没带够1500万现金而拿出来的抵债的珍宝,其中雷处长手上拿的那一颗重达25.6克的蓝宝石,就是付给方薇薇的嫖资。

  这也给财务处的估值带来巨大的麻烦,他们不断验证珠宝的真假、纯度、品质和瑕疵,并找来一大堆资料用来尽可能准确地估算它们的价值。

  整个财务处充满了各种叹气、抓头发、翻书、抱怨和不可思议的惊叹声。

  而在林文眼中,他们的气大多都是淡黄色混杂着绿色、白色,偶有一丝深褐色或黑色飘散。

  根据法术说明,这应该都是正常人的表现,偶有贪欲,但被职责、操守和法律所压制。其中雷处长的气最特殊,呈一个六边方形的青白色,凝固少动,表面布满了灰色裂痕一样的气。

  这应该是表明,雷处长思维顽固,职业操守值得信任,但思想长期处于苦闷状态。

  更多的读不出来了,林文不是专业的望气术士,这个法术里面的详细说明实在太厚了,林文只读了个总纲和基础内容,后面还有十几本相当于牛津词典一样厚的内容就暂时放弃了。

  而且除了全黑的之外,人的气不是一成不变的,不是能一眼望穿的,所以知道个大概也就行了。

  这样看来的话,雷处长应该是暂时值得信任的,不必担心有人中饱私囊。

  正想间,不小心把门绊动了。

  吱呀一声,财务处的人立刻就发现了门口的林郡长。

  副处长老谢顿时喜笑颜开,他一把把雷处长拨到身后,抓起账本就一路小跑到林郡长身前。

  林文这个时候不想浪费七窍玲珑心,立马打住了他的话:“现在算了多少?”

  老谢答道:“承蒙郡长的英明领导,已确认资产1106万,剩下资产估值应该有550-600万左右。”

  林文诧异道:“怎么还多了?”

  老谢笑道:“这都是托郡长的洪福啊!珠宝钻石的估值是变动最大的,黄金虽然较稳定但也有波动,但这些差距不大,主要是那枚波西尔达蓝宝石,联邦的圣女可能会出高价收购。”

  林文早就对这个世界的怪异视而不见了,管他什么圣女魔女的,又不能放禁咒,一点蛋用没有。

  他现在只关心一点:“变现麻烦吗?资金回笼快吗?”

  旁边雷处长早就一口老槽吐不出来:“郡长,帝国绝对不可能把奢侈品……”

  老谢立马一屁股把雷处长拱开,谄笑道:“这家伙脑袋有毛病,小时候被驴踢了,林郡长千万别往心里去。”

  林文没理他:“你们赶紧变现,尽快把资金回笼,最好不要有损失。这都是灾民的钱。”

  老谢一拍胸脯:“林郡长深明大义,爱民如子,这是长山郡万千民众的洪福啊!请林郡长放心!属下一定不负郡长所托。”

  林文被这个副处长恶心得不行,本来还想说两句的,但心窍仿佛被油污所堵,话到嘴边吐不出来。

  正想转身走时,雷处长又跳出来说话了:“这是做不到的,珠宝等贵重物品不是必需品,若想卖得快,必然是贱价,若想高价,必然得慢慢出售。”

  副处长老谢气得耳朵都冒烟了,千叮咛万嘱咐,还是没拉住这头犟驴,一把揪住老雷的衣领,也不顾郡长在这里了,暴喝道:“你不会说话能闭嘴吗?老子办事要你来教?你怎么知道不能又快又好?”

  老雷顶嘴:“你想卖得快,就变成了买方市场,人家就敢压价!”

  老谢啵嘴:“我买你祖宗,压你爷爷!”

  林文烦不胜烦,说道:“那就尽快,在现金用完之前到账,能卖多少卖多少!”说完转身就走,没有理会身后咣当当直响的打闹声。

  回到郡长办公室,找到办公室副主任袁志门的家庭住址和座机,一个电话把他从床上拖起来,吩咐他立刻向总督府发报,要求第七建设总团的工程队折返继续施工,长山郡有钱支付他们的工程款了。

  又研究了一会重建施工图,心中思虑已定,没有任何犹豫,林文往郡长大椅上一靠,直接进入梦乡。

  自从成为郡长之后,他每晚都是在这上面睡的觉。

  与此同时,远在淡阳都的总督盛怀轩,依然还没有入眠,他坐在椅子上,佝偻着腰,一口一口地抽着烟,把自己埋在烟云青雾之中,沉默不语。

  这个时候的总督,不再像一个大权在握的高官,而像一个发愁今年收成的老农。

  “怀轩。”一个中年妇女推门进来,“别发愁灾款的事情了,你又不是皇帝,帝国本部不把灾款拨给你,你难道还要起兵去抢吗?”

  盛怀轩按灭一个烟头,又抽起一根。

  中年妇女看他紧皱眉头的样子,笑道:“你还真有这个想法啊?不管去不去,来,先把参汤喝了,身子要紧。”

  盛怀轩喝了一口参汤,眉头略松:“怀秀啊,你说我调青军怎么样?”

  中年妇女怀秀想了想:“你是想去挖老刘的根,还是想截国会山的老爷们的银子?”

  盛怀轩摇摇头:“我要截龙州向帝国本部上交的黄金。”

  怀秀吓了一跳:“这陛下兜不住的。”

  盛怀轩笑道:“龙兴君会帮我兜住的。”

  “李龙……”怀秀哽了一下,还是没敢叫皇帝的名字,轻声说:“陛下的压力也很大,要不你别这样吧,最近你太咄咄逼人了。几位大长老都对你有些不满。”

  “这是没办法的事。”

  盛怀轩摇摇头。

  “他们这样卡我,是想置我于死地,这次水灾给了他们借口和向我进攻的炮弹。东秦州的变革绝对不能中止。”

  怀秀还想劝道:“可是……”

  盛怀轩一口喝净参汤:“怀秀,你不懂,只要我内部不出问题,我就固若金汤,内部要是垮了,别说这种台风了,就是一根小指头,我也会倒下。”

  虚弱只是暂时,强盛的力量又回到了总督身上,他翻开文件,说道:“我现在只担心一点,长山郡那小子顶不住压力。他要是被整垮了,我会有一个破绽。”

  怀秀轻轻帮他按着肩膀:“你说你怎么忽然想到给他节度权的?”

  盛怀轩想到当时的情景,笑了起来,说道:“怀秀,你不知道那小子,在见到他以前,光看履历,英雄之后,英雄之行,我是十分期待的。”

  “结果一来,你猜我看到的是什么?”

  怀秀很喜欢这样的对话,这让她想起他们年轻的时候,捧哏道:“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一个官场老油子,滴水不漏,满嘴奉承,圆滑狡奸,你知道那个时候我的心情吗?”

  怀秀想了想:“上当受骗了,以为他也是靠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来获得官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

  “猜得真准!我当时就想赶快把他打发走,过几个月再换人。没想到这小子后面给我来个惊喜,他先后找我要了钱,资源倾斜扶持,免税权合并税务返点,自由贸易权,帝国主干计划重点区域,新金融试点,这六项。你仔细想想。”

  怀秀素有才干,仔细思考一阵后,不由惊叹道:“这都是长山郡最需要的,他只提了这五项,而没有提其它的帝国策,证明他仔细研究过长山郡的发展。如果是我来,想精准地提出这五项,最少也得深入长山郡研究一年。这绝不是溜须拍马的弄臣。”

  “对啊。”盛怀轩笑着说:“可惜的是,这五项我都不能答应,然后那小子脸都青了,以为他奉承一阵,我就能掉进他的坑里,太年轻了。”

  “可不是吗?”怀秀靠在他的背上,轻声细语:“你答应任何一项,都是你的沉重负担,以现在的形势,你也要不来。”

  “然后我以为他没辙了的时候,他忽然找我要了节度权。”

  “你能理解吗?那种孤注一掷的态度,那种我什么都没有,但只要任我施展,我就能换一片青天的气势。”

  怀秀笑道:“然后你就动心了,我知道,你就喜欢这样的人。”

  “就像你一样。”

  “就像我一样。”

  两人同时说道,相视一笑。

  “但现在,我有些后悔了,我的敌人不能奈何我,但他们可能会转头去攻击那小子。他毕竟年轻,不懂帝国内部倾轧的残酷,我担心他可能会被整垮。”

  “而我现在分身乏术,很难直接帮助到他。长山郡现在情况也很危险,灾后重建是个必然要填的窟窿,否则会出大乱子,听程秘书说,长山郡内部也有很多反对他的人。”

  “他现在日子肯定非常难过。”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