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始皇陵寝

2021-04-18 作者: 碧哥男朋友
  第51章 始皇陵寝
  来得突然,去得更是匆忙,双方只是约定了几天后在何时何处见面,王允便带着人匆匆离去了。

  “奇怪……”

  直到王允离去了半晌,空气中貂蝉留下的胭脂香都散得差不多了,周平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什么。

  刚才自己头脑有些发热,被王允那么一激就答应下来,可事后回想疑点实在太多,周平越想越觉得蹊跷。

  王允知道自己会术法并不奇怪,自己在长安行医,本就没有刻意隐藏,但让周平奇怪的是,那王允凭什么敢把貂蝉的事情交给自己,难道他不怕自己到时出什么纰漏吗?——光给穷苦人行医,可是看不出修行者修为深浅的。

  其次,从始至终,王允根本没有问过自己的名字,他只管自己叫“先生”,王允要利用貂蝉来做什么周平是知道的,可这么大的事情,他找自己这样个身份不明的人来帮忙,心也太大了点吧。

  不够聪明肯定设计不出连环计,不够谨慎肯定也不可能在董卓眼皮底下隐藏到现在,两者皆备的王允敢找上自己,可能性便只剩下一个了——

  他知道自己。

  难道这个世界的王允也变成了所谓的军师谋士?!
  这个想法刚从周平心头冒出,便被他瞬间掐断:王允断不可能成为军师谋士,他若是军师谋士的话,要么彻底归顺于董卓,要么被董卓杀掉;况且就算王允成为了军师谋士,他也达不到能算出自己来历的境界——按照他以往得到的情报看来,这天下参破天道者除了一个生而知之的司马懿,其他的便只有他的师父和师叔三人了。

  等等,司马懿!

  流星般一闪而逝的念头被周平果断抓住,周平的脑海中,下意识地浮现出司马懿那张人畜无害,却带着阴恻恻笑容的孩童面庞。

  这世间,知道自己底细最深的,除了他那几个师父师叔,便只剩下这个小孩了!
  ……

  司徒府。

  迁都长安以来,本就在董卓威压下艰难运转的朝堂变得更加阴郁,就连时常涌动的暗流,也渐渐地潜回了人的心底;平日里宾客络绎不绝的司徒府,此时更是彻底地沉寂了下来。

  偌大的司徒府里,府内的杂役已经歇息了,只有几盏烛火在夜风中静静地摇晃着。换做往日,至少应该还有巡更的侍卫走动,可今日,那些侍卫也被撤到了别处。

  没有点灯的偏堂里,静静地站着一高一矮一欣长一佝偻两个人影,透过月光可以看到,矮的那佝偻已是满头青丝,而高的那个,整个人却仿佛在一层淡淡的帷幕之下。

  司徒府自然是不可能掌不起灯的,只是有些人不能在灯下罢了。

  “多谢先生指点,今日我果然在那陋巷中找到了先生所讲的高人!”

  满头青丝的自然是王司徒,他压低声音对另一人道,可还是抑制不住言语间的兴奋。

  “而且正如先生所料,那高人起初有些不情愿,不过我按照先生的指点稍用言语相激,那高人果然愿意帮助咱们……”

  “没有咱们。”

  像是刻意弄得深沉的声音响起。

  “出计的是你,成计的也是你,你有你的所图,我也有我的所图,只是我们碰巧有些交集罢了。”

  听到这话,王允的嘴巴张了张,却只能强行用笑脸将这尴尬盖去。

  ……

  三日后。

  长安城北。

  王司徒的马车行走在驰道之上,这条路是秦时修的,如今四百多年过去了,修葺的次数却比寻常道路还要少上许多。

  见到王司徒的马车,偶尔路过的巡卒也不检查,王司徒半年前开始便时常走这条路去钓鱼,如今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而今天的马车车厢里,除了王司徒和他的义女貂蝉,还多了一个男子的身影,不消说,这男子便是周平了。

  轻轻掀开一点车帘,周平向窗外看去,却只能看到千篇一律的黄土道和行人,根本判断不出这是哪里。

  他有心去问王允,可一想到自己前几日关于司马懿的猜测,他便愈发觉得这王允不可信。

  他不是没有想过悄悄离开长安,可一边是一个子虚乌有的猜测,一边是自己对貂蝉的恻隐之心,周平还是留了下来。

  车厢里的气氛有些压抑,若是这压抑有三分在周平身上,剩下的七分,便是出自貂蝉。

  似乎是和陌生男子同乘一车的原因,貂蝉今天用黑纱把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可此时貂蝉脸上的黑纱却跌下了几分,没了遮盖面目的效果,而是露出了水般的眸子。

  那眸子像一池死水,怔怔地望着车厢的角落。

  见貂蝉这般,王允的表情如常,可周平却是一脸的纠结与不忍,。

  除董卓是好事,哪怕周平要逆改天道,他也不愿意改变出一个董卓还活着的历史。可当他参与到其中,当貂蝉活生生地坐在自己身旁的时候,周平突然有些怀疑起自己先前的想法,到底是对是错。

  若是按照剧本发展的话,貂蝉会跟着吕布,虽然不知道貂蝉是不是喜欢吕布,但至少吕布实实在在地好着貂蝉的色,可在这个世界,貂蝉的命运一开始就注定不会好到哪里去。

  被鬼魂附身,无疑是以命换利,就算周平能抵消负面效果,让她少些病痛,但折损的阳寿,却是如何都换不回来的。

  “到了。”

  周平思绪飘荡间,马车停下,王允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貂蝉机械地走下了车,紧接着是王允,看着两人的背影,周平叹了口气,才跟了出去。

  这里是一片水岸,河边是茂盛的水草与丛生的灌木,远处则是连绵起伏的高山,虽然有山有水,但在周平的眼中,这里分明萦绕着无比厚重的阴气,阴气之浓,与一年前的洛阳相比,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哪!?”

  貂蝉将要被鬼魂附身,那么王允找个阴气重一点的地方自然无可厚非,可这地方,别说给貂蝉一个人附身了,就算给一千个貂蝉都绰绰有余。

  “始皇陵寝。”

  毫无波动地,几个字缓缓从貂蝉口中吐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