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在长安

2021-04-16 作者: 碧哥男朋友
  第49章 在长安

  长安某处偏僻的巷弄里,不少面黄肌瘦的平民拥挤在一间草庐门前,那些平民衣服上都打着补丁,有些鞋子上还溅着泥点子,看上去不像是住在长安城里的人,反倒像周边的农夫。

  “下一个。”

  不大不小的声音从草庐中传出,一个抱着孩子的农妇一脸感激地从草庐中走出,还不忘有些笨拙地朝草庐行礼,而紧接着,一个看上去身上有些浮肿的农夫走进了草庐。

  “先生……”

  那农夫朝草庐中的那人微微行了一礼,随即有些困难地坐到了那人的面前。

  那人青衣青帽,虽然蓄了点胡子,但看上去依旧年轻,却是在洛阳失踪的周平。

  周平端详了一会农夫的脸,没有说什么,而是示意农夫把手伸出来。

  手指轻轻地搭在农夫的脉搏上,周平缓缓开口道。

  “除去浮肿,可有何其他不适?”

  “就……很容易累,干不了活,还有就是行房事的时候,这里总是很胀。”

  农夫一边按着自己的小腹,一边对周平道。

  周平听那农夫的话,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身体都这样了,还想着那事,也有够拼的。

  “来,我看看。”

  周平伸出手去按那农夫的小腹,那农夫赶忙把身子往前凑了凑。

  “是这里吧。”

  周平在那农夫的丹田上按了两下,不出所料,他果然感应到一股真气挤在那农夫的丹田里。

  法诀默念,那农夫只觉得周平按在自己的丹田上的手指突然变得有些发烫,他还没来得及仔细感受这种炽热的感觉,周平便撤回了自己的手指。

  “嗯?”

  农夫赶忙按了按自己的小腹,那种肿胀的感觉竟然消失了,不仅如此,他身体也突然变得轻松了不少。

  周平轻车熟路地揭下手边的一张符纸,在符纸上勾画了几下便交到那农夫的手里。

  “回家把这个烧灰分三次喝掉,一天一次,浮肿便可全消。”

  “这……”

  “好了,下一个!”

  打断了农夫的行礼感谢,周平对着草庐外喊道。

  ……

  时间很快就到了黄昏关城门的时候,送走了最后一名过来看病的平民后,坐了一天的周平伸了个懒腰,龇牙咧嘴地站了起来,身上的骨节一阵啪啪响动。

  距离洛阳那场大战已经过了一年,这个世界依旧按照既定轨迹运转着,天下大势已经从联军讨董变成了群雄争霸,而位于关中之地长安,虽然被暴虐的董卓所统治着,但和斗争漩涡的中原和华北相比,却仍能算得上一片乐土。

  一年以来,周平以郎中的名义行走在关中的田间地头,一边用《太平要术》上面的医术给平民治病,一边采集太平道信众体内的真气以提升自己的修为。

  这间草庐,则是一个被周平治好的鳏寡老农的谢礼,老农住在乡下,这间长安的房产放着也是放着,不如借给周平,还能给自己积点阴德。

  穷苦人不要钱,仅凭这一点,周平的名声便很快就传遍了整片关中地界,越来越多的穷苦人被周平治愈,而周平的修为,也随之不断精进着,短短一年的时间,他便达到了《太平要术》五重修为。

  白日治病,晚上修炼,各处的纷争传到周平的耳朵里,却如同天方夜谭般遥远。中途于吉过来看了他几次,这老头过来却也只喝酒,什么也不多说。

  “看来今日师父是不会来咯。”

  听着远处关城门的梆子声,看着天边缓缓坠入长安楼阁之中的夕阳,周平喃喃道,在这个世界呆的久了,他讲话的语调用词倒是越来越不像现代人了。

  而就在这时,这条只有穷苦人才会过来的小巷里,却突然出现了三个身披黑袍的身影。

  虽然罩着黑袍,但周平还是通过他们的身形看出了他们的性别与身份——中间的那个佝偻的明显是个老头,左边那个高大的应该是老头的手下,至于右边那个,光凭站姿和身形周平就能判断出来,应该是哪家的小姐——寻常贫民哪有披袍子的,只有有身份的人来到这种地方才会这般掩饰。

  这些人过来做什么,难不成是来找我的?

  周平心中疑惑,手上关门的动作却没有停。

  别人不说,这长安之中,至少吕布是见过自己的。虽然有灯下黑的说法,但能不跟这些达官贵人扯上关系,还是尽量不要跟他们扯上关系的比较好。

  然而事情就是不如周平所愿,在门关上的瞬间,一只大手却是横在了门缝之中。

  出手的正是老头的那个手下,透过门缝,周平与那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

  “什么事?”

  周平冷冷道,不管怎么说,对方这态度就不值得周平给好脸色了。

  “有人要见你。”

  那人的语气同样生硬。

  “不见。”

  周平手上出力,两人对着门,一时竟角力了起来。

  “不得对先生无礼!”

  苍老的声音响起,却是三人之中为首的那老者发话了。

  “是!”

  力道骤然撤去,推拉门“砰”地一声关上,周平竟踉跄了一下。

  “久闻先生青囊术之高超,今小女有恙,特来寻先生,还望先生不吝一观。”

  隔着门,为首的老者对着周平行礼道。

  青囊术?
  门内的周平一愣,这个词可不是会对寻常郎中说的,寻常的医术只会被称作医术,只有跟术法真气沾边的,才会被叫做青囊术。

  他知道我是修行者!
  周平心头一惊,脸上的表情一阵阴晴,最后却还是咬了咬牙,打开了房门。

  “你们是谁?”

  周平一只手背在身后,真气运起,指尖雷光无声地酝酿着。

  对方若是吕布那边的,他就立刻出手!

  “在下大汉太仆,尚书令,司徒王允。”

  王允?!连环计那个?!

  那么他身边的这个……

  周平的目光转向王允身边的那个小姐,目光所至,那小姐将头上的罩帽缓缓摘下。

  “这是小女貂蝉。”

  “见过先生。”

  软糯的嗓音像粘稠的风一般在周平的耳畔响起。

  貂蝉!?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