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自由平等博爱,或死亡

2021-06-18 作者: 木允锋
  第204章 自由平等博爱,或死亡
  白鹭洲。

  这里现在已经变成临时医院,大部分受伤的士兵和民兵都在这里,还有部分甚至是敌方士兵。

  毕竟敌军其实也多次突入到了城墙内。

  被城内守军打出去后,难免会在城内遗留大批伤员,这些当然不可能扔到一边等死,所以一样也得到救治。

  目前都感激涕零,并且在杨大帅的教育下开始认清弘光集团的罪恶。

  而那些小黄鸭们现在就是充当护士。

  至于医生是南京太医院的,南北两京都有太医院,这个过去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衙门,现在反而成了城内最重要衙门之一,毕竟其他衙门多数都成摆设,就算还运作的也无所事事。这些衙门都依然存在,只不过主官们都没了,只是些过去的低级官员在,俸禄还是由皇帝发,但之前南京六部管整个南直隶,现在南直隶还听南京的总共也就六个县。

  其中两个还是应天公社,一个还是镇江公社,还有滁州被隔断。

  所以实际归朝廷管的地方就是溧水和句容两县。

  而南京太医院却因为杨丰新政的医疗制度而真正重要起来。

  这场战争更是让几乎所有医疗资源都调动起来。

  外伤救护。

  瘟疫预防……

  这个尤其重要。

  虽然至今实际因为交战伤亡的也就不到两千,但这个季节可是瘟疫高发。

  所以在南京太医院的主持下,整个城市都在进行大规模卫生运动,哪怕因为条件限制,仅仅停留在撒石灰,严禁喝生水,清理野狗野猫等手段,但也的确进行了有限的预防。南京被围困之后别的可以缺乏,但石灰是不会缺乏,整个幕府山都是石灰窑,古代预防瘟疫这是必备物资,实际上也是主要物资,毕竟让他们喷消毒水也没有啊!
  然后就是烟熏,这也是重要手段。

  所以整个南京城天天弥漫着艾草的烟味。

  而外伤救治方面消毒已经是必须的,古老的花椒盐水也是有用的,这一点利玛窦正瞪大眼睛盯着。

  可怜他们连这都不懂啊。

  这时候的欧洲正是卖票参观手术的时代,外伤救治就三个字,快准狠,手起刀落都不带让血喷到衣服上,至于完事之后是死是活,这个交给他们的神灵来解决吧。历史上提到利玛窦时候总说他们带来的,可他们从大明究竟学了多少东西回去就没人提了,搞得好像他们来扶贫一样,但实际上东西方科技交流获益的不可能只是东方。

  “我有一个梦想!”

  杨大帅一脸神圣而庄严地说道。

  他前面是一个开着门的房间,里面烧着消毒的药物,烟熏之中医生正在为一个被子弹打伤的士兵取子弹。

  “嗷!”

  那士兵在花椒盐水的腌制下发出狼嚎般的嚎叫。

  然后那个医生用自己那双同样被腌制过的手,用镊子从旁边锅里拿出他的特制手术刀,无视士兵的嚎叫在那里割开伤口……

  “有一天华夏土地上不再有饥荒,不再有战乱,不再有奴役,甚至不再有贫富贵贱的分别,所有人都能自由平等博爱的生活。”

  杨大帅用很抒情的语气说道。

  “嗷!”

  里面士兵继续破坏气氛。

  “何为自由?”

  徐光启问道。

  他其实刚从广东回来。

  他的家庭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前因为多次考举人失败,甚至不得不跑到广东教书,不过也就在广东他认识了郭居静,这是他接触传教士的开始,不过这时候他只是对这些人有好感,还谈不上信他们。他从广东回来就是为参加应天乡试的,但这一科应天乡试被取消,他也就滞留南京,之前他其实就是跟利玛窦这些人在一起的。

  “自由即所有人皆拥有,做一切不伤害其他人之事,不受他人奴役的自主权。”

  杨丰说道。

  “何为平等?”

  “平等即无高低贵贱之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何为博爱?”

  “己所不欲,勿施予人。”

  “然开原伯所为,似乎与这句话并不符吧?

  开原伯言自由,生员的确无话可说,毕竟开原伯解放奴婢,若论奴婢制度的确不对,同而为人,一人何故世代奴役一人?宋时罕有奴婢,胡元大兴奴婢,太祖定鼎虽允许奴婢,但实际以法律限制数量,故依然罕有为奴婢者。

  如今江南无论何名义,童仆数千者比比皆是。

  开原伯与陛下解放奴婢并无不对,若依太祖制度,江南士绅皆无权使用奴婢。

  开原伯言平等,生员亦赞同,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此乃先贤之制,虽然实际如何并不好说,但大明律的确并无贵贱区别。

  但这博爱二字,开原伯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些惹人笑?”

  徐光启说道。

  “因为我的话还没说完。”

  杨丰笑着说道。

  “生员洗耳恭听。”

  徐光启说道。

  “自由平等博爱,或者,死亡!”

  杨丰傲然说道。

  徐光启瞬间瞪大了眼睛。

  杨丰却转头看着那些正在好奇看着他们的伤兵……

  “我们要自由,我们要平等,我们要博爱,谁给我们自由,平等,博爱,那么我们就给他自由,平等,博爱,谁拒绝给我们自由,平等,博爱,那么我们就给他们死亡,自由平等博爱,或者死亡!”

  他吼道。

  “自由平等博爱,或者死亡!”

  ……

  那些伤兵们混乱的吼叫着。

  尽管他们并不理解这些意思,但既然是大帅说的就是对的。

  “徐生员,我有一个梦想,可我也知道什么是梦想,难道我要奴隶恢复自由,那些奴隶主就给他们自由了?难道我要平等,那些达官贵人就给我平等了?难道我要博爱,那些士绅就给佃户农奴们博爱了?笑话,光要他们交税,他们就敢刺杀皇帝了,大明闹到如今难道不就是因为陛下新政,可陛下最初的新政,难道不是仅仅要士绅交税而已?

  看看,仅仅要他们交税而已,他们就已经敢杀皇帝造反了。

  就这还想要别的?
  我要自由平等博爱,可我也很清楚要不来。

  既然如此,那就给他们死亡,杀个人头滚滚,让他们知道,我们要的他们最好给我们,如果他们不肯给我们自由平等博爱,那我们就给他们死亡,看看如今的南京城,才剐了一百多而已,我们要的都有了。

  乞求?

  我们为什么要乞求?

  难道我们的双手拿不动刀枪吗?”

  杨丰说道。

  这时候前面的医生完成了他的手术,一颗变形了的铅弹从那名士兵身上取出,紧接着又开始缝合……

  明朝有外科手术。

  甚至现代还在明朝古墓出土了全套手术器械,柳叶刀,镊子,缝合针,这些统统都有,所以不要一扯中医就是玄学,古代医生该懂的都懂,连兔唇缝合的美容手术都有,断肠缝合都有,气管缝合,血管结扎,截肢这些全有,古代医生们都干过,手术消毒同样懂,他们的理论当然达不到现代医学的高度,但不代表他们世代相传的经验不会让他们找到正确的道路。

  很快这个士兵的缝合完成,然后小黄鸭们一拥而上,一边安慰着他一边给他迅速包扎,外面看热闹的士兵们一片笑声。

  “徐生员,既然你是松江人,那么你不妨回去告诉那些士绅们,我并不反对工商业,事实上你在这里也看到了,南京城内工商业依旧繁荣,甚至我还鼓励工商业,现在民兵的军械都是那些工匠们自己的作坊制造。我要对付的人是那些大地主,是那些贪官污吏,是那些旧的豪门显贵,搞工商业的只要不反对我,那么我不会动他们。”

  杨丰说道。

  徐光启只是微微一笑……

  苏松控制工商业的士绅们,哪个不是同样的大地主啊!
  纯粹搞工商业的,怎么可能混的下去,只有手中掌握万亩良田,能够从这些良田获得足够低价原料的才能真正搞大型工厂。

  从外面买棉花纺纱的,怎么可能干的过手中有农奴种棉花的?

  早晨到市场买棉纱,回家织布然后卖了换粮食的,如何能干的过一边卖给他们棉纱一边卖给他们粮食的大地主,更何况纺纱都是水力,那河渠同样在大地主手中控制着,人家干活也不是用雇工,直接就是半奴隶性质的僮仆,杨丰说不对付那些搞工商业的,只对付那些大地主,但在苏松这两者是同一伙人。

  “另外你再带一份圣旨,出去给董裕,陛下仁慈,不想这样打下去累及百姓,尤其是战火阻断长江,听说苏州那边都抢粮了,再这样下去饥荒就不好了,故此下弭兵之诏,准许他们派人进城来,对交战期间长江航运问题进行谈判。”

  杨丰紧接着说道。

  “开原伯可以准许上游商船过去?”

  徐光启惊喜的说道。

  不光是苏州缺粮,松江一样缺粮,苏松常都要面对这种问题。

  “当然可以,打仗归打仗,不能累及百姓,弘光和伪朝廷犯罪,又不是百姓们犯罪,但究竟该如何,还得先商议再说。”

  杨丰大义凛然的说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