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是夜

2021-12-02 作者: 薄情书生
  第363章 是夜
  “小子,你怕死吗?”

  谢尔的声音忽然在黑暗的夜中传来,和带着咸湿气息的海风一样令人不适。

  “不。”

  秦文玉简单地回答。

  “那你怕什么?”

  谢尔的声音有些好奇。

  秦文玉想了想,摇头:“不知道,也许没有。”

  “呵,”谢尔的声音带着不屑,“你身上嘴硬的地方就是你的那张嘴吧?”

  “既然不怕死,为什么要想着离开这里?”谢尔问道。

  秦文玉沉默片刻,说:“我还有要做的事。”

  “是什么?”他更加好奇了。

  “不知道。”秦文玉下意识地摇摇头,透过石缝看向外面夜空,千年后的世界,星空依旧璀璨。

  “你相信命运是注定的吗?”秦文玉反客为主地问。

  谢尔似乎愣了愣:“啊?注定,你他娘的意思是,老子注定不人不鬼地被关在这鸟不拉屎的混蛋地方?”

  他大怒道。

  “我能感觉到一些事。”秦文玉没有理他,自顾自地说:“像已经注定一样,总会把未来导向一个方向。”

  “呵,无聊。”

  谢尔显然没有谈性,很快隔壁就响起了呼噜声。

  到了深夜,秦文玉才理解了谢尔所说的,至少“他”还没疯是什么意思。

  整个石牢里关着的人,到了晚上都发出了凄厉的嚎叫,和鬼魂一样。

  他们究竟还是人吗?

  秦文玉无法肯定。

  其他人怎么样了?秦文玉想着想着,睡了过去……

  ————

  有一种说法,只有出生和死亡时,生命可以打破维度的界限。

  出生时意识混沌,死亡时意识模糊,但模糊之时,认知却是存在的。

  那一刻,生命可以窥见到真实。

  对于秦也的死亡,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们无法想象在这个世界失去了秦也的向导会变得怎么样,
  周围的空气阴冷而潮湿,带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河童,传说中的生物,正在进行杀戮。

  可怕的嘶吼与惨叫响彻山林,当所有人都死去,河童吃饱喝足后,一个残缺的躯体……动了。

  秦也猛地睁开眼睛,神采重新回到他的瞳孔中,他像完全没有刚才的记忆一样,神色毫无变化地从地上爬起来,辨别了一下方向后,朝着山林深处走去。

  ————

  深夜,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东十三区的宁静。

  伊吹有弦怔怔地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被两个孩子带来了这里,一个类似城镇的地方。

  怪物的追击在临近城镇时就停了下来,并不算高的城墙宛如天堑,让它退去。

  “小姐,还没请教您该怎么称呼?”屋外,一个身上穿着白袍的老人问道,语气很和蔼。

  刚到这个城市时,伊吹有弦吓了一跳,因为这里的人身上都有一处和人类毫无关系的部位。

  眼前这个老人也是,他的舌头是蛇一样分叉的,且总是不受控制地自行摆动。

  “伊吹有弦。”她老老实实地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名字。

  毕竟这个城镇里的人对自己都不错。

  虽然眼神让人有些不舒服,但总归是礼貌的。

  两个孩子已经没了踪影,在确认过自己的确是从海边悬崖的棺材里醒来的人后,她得到了最高的待遇。

  “请您为我们预言。”

  白袍老人忽然跪在了地上。

  伊吹有弦立刻站了起来,摇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我能看到一些未来,但不总是能看到……”

  她的说法不仅没让白袍老人失望,反而眼睛一亮。

  是真的,脸上的平静也早已消失,显得格外激动。

  “预言是真的!知晓一切的救世主将会降临,就是您,那个人就是您!”

  简朴的房间里响起了老人的惊呼。

  看着这个苍老身影激动地浑身颤抖,脸上写满震惊与激动时,伊吹有弦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很快,屋外又有其他人进来,对于白袍老人的反应,其他人在听到白袍老人的说明后,也激动地跪倒在地,摆出莫名的手势对着伊吹有弦不停乞求。

  伊吹有弦自己也被他们弄得有些茫然。

  难道我真的是语言中的那个人?
  从过往世界而来,去拯救未来世界的人?

  看这些人把预言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明显是当了真的样子,伊吹有弦的犹疑更加浓厚。

  “你们想让我怎么做?”

  她试探着问道。

  一屋子人听见她的声音后,越发激动。

  “后天就是祭祀,请您在祭祀之后进行占卜,把您所知所感所见告诉我们,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白袍老人说这句话时,浑身颤抖得像是在打摆子,让人不由担心他会不会一口气上不来厥过去。

  “祭祀?”伊吹有弦对这个词一直没有什么好感,无论是祭祀还是祭典,总让她有一种无法控制的事正在发生的错觉。

  “请问是什么祭祀?”

  满屋子的人来来回回地看了彼此几眼,似乎觉得这件事不应该瞒着救世主大人,便由白袍老人解释道:
  “是献给祭宴雕像大人的祭品,只有灵魂与躯体都干净的无暇者,才能被选中成为祭品,或者……灵魂有瑕,躯体干净之人,或灵魂干净,躯体异化之人,凑多一些也能勉强进行献祭。”

  他自认为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但伊吹有弦却皱起了眉头。

  果然祭祀都是奇怪的……灵魂与躯体都干净的无暇者,灵魂有瑕,躯体干净之人,灵魂干净,躯体异化之人,说得像绕口令一般恼人。

  这时,一个人给了白袍老人一个眼神,白袍老人立刻会意地说:

  “大人请好生休息,有任何需要只需要呼喊我们就可以,我们就在外面。”

  说完后,也不等伊吹有弦回答,一行人弯着腰缓缓退出了房间。

  伊吹有弦有些错愕,她能感觉到这些人有事情瞒着自己。

  这时,出去的人中,白袍老人问道:“什么事?”

  使眼色那位低声说道:“今天找到的那三个人,和救世主大人应该来自一个地方。”

  “嗯?”白袍老人眉头一抬,“你能确定吗?”

  “能。”那人点点头:“他们的服装和我们完全不一样,但风格和材质是类似的,而且……刚好在同一天出现,不会是救世主大人的同伴吧?”

  白袍老人眼里毫无情绪,低声道:“记住,他们不是。”

  救世主……只有一个就够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