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青帝,天庭出征(合一)

2021-10-28 作者: 我不会咕咕咕
  第821章 青帝,天庭出征(合一)

  罗酆黑狱
  此处乃是九幽源头之一所在,被伪彼岸级数的玄冥鬼帝占据绝大部分地界,成为道场所在地
  这处庞大的九幽源头自然并非尽属于祂,少不了其他九幽伪彼岸的领土与触手
  这一日,一轮普照诸天万界的黑色大日映照而出,周遭环绕一条条浑浊混乱的时空长河,像是逆流的颠倒一般,所展现的,皆是时光与命运的负面概念,带着不可阻挡的威势直接轰鸣而入,闯入了这方根源之地
  凋零,腐朽,死寂;无常,混乱,颠倒;种种莫测概念流淌,让盘桓在此的强大存在熟悉而陌生,像是见到过相似的存在一般

  “嗯?”充满森寒寂灭,幽暗深邃的道场中,玄天鬼帝的双目倏尔睁开,映照的寒光冰封寰宇,像是将诸天万界都拉入了幽冥鬼蜮一般

  “时光负面,黑天帝?祂也来到了这片地域,察觉到了什么吗。”祂望向王腾出现的方向,察觉到了熟悉而陌生的气息,倒是与九幽的另一位伪彼岸极为相似,皆是呈现出时光的负面概念

  这样的发现让玄天鬼帝心中泛起了涟漪,但出于某种考虑,祂并未轻举妄动,并未触及那奔涌而来的黑色大日,一切如常

  无穷血海中,吞噬了天杀道人遗蜕的血魔自深渊中浮出,祂双目深处隐藏的一处奇点骤然放大,有容无极之态,逐渐取代了血色,显出清俊潇洒之态

  “天帝?祂怎么会在此时来到此地···”血魔,也就是清源妙道真君所扮演的存在,清晰感受到了那股气机,祂毕竟与昔年玄天上帝,九幽黑天帝都找过面,能够清晰辨别两者不同

  故而知晓了到来的是王腾,而不是秉承时光负面而生的黑天帝
  而其他的九幽生灵就没有这般感应了,在他们的感受中,像是诸天万界的时光都在坍缩,凋零,杂糅成一团难以想象的恐怖黑日

  在那黑日中,一切都与秩序相反,时光混乱,命运颠倒,在深处似乎盘踞着庞大到难以想象的恐怖怪物,吞噬了无数宇宙的恐怖怪物,未知,神秘,可怕,疯狂!

  在王腾以鬼帝之躯出现后,祂亦是察觉到了四面八方涌来的混乱触角,正是九幽那几个老家伙,数量比祂预料的还要多
  显然,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九幽的罗酆黑狱也发生了某种事情,引动了这些老家伙们
  “愈是临近,这混乱之意却在逐渐淡去,被魔意所取代,莫非九幽孕育出了某种全新的存在,引起了祂们的觊觎?”王腾指节轻敲王座扶手,目光骤然幽深了起来,窥向那深处

  这些老家伙们可不容小觑,有的在上古年间曾经压制过魔主,有的于中古时代成道,险些与魔佛交相辉映,处在九幽邪神邪神的最顶端
  皆是能操纵部分九幽,彼此联手可以抗衡大人物入侵的超强者,被称作伪彼岸,但也仅限于九幽之地。

  在上古年间,类似的邪神邪魔只有两位,未登陆彼岸前的魔主与天杀道人,而随着末劫的来临,纪元终结的靠近,毁灭之意的蓄势待发,九幽虽然没有新的大人物诞生,但因为锲和了道的规律,伪彼岸的数量反倒更甚一筹

  按照其他大神通者的感应与推测,应当出现了三位伪彼岸,但如今王腾亲身降临的感应里,却足足有四位;当然多出的那一位祂也知晓是失踪的清源妙道真君所替代,因此也并无什么讶异之感。

  只是降临于此,免不得要与其他存在的气机交锋,打个照面
  轰!
  九幽黑狱最深处张扬着混乱、邪恶和毁灭的阴冷灼热交织之感,与曾经的天道怪物有些相似,有让万灵疯狂分裂的征兆,并且引动意识里的负面情绪,带起无尽的癫狂暴虐

  此乃中古时代才诞生的一位邪神,感末劫来临、纪元终结而出现的毁灭象征,混乱具现,被叫做“九乱天尊”,具体名称恐怕祂自身也不知晓。

  相临的罗酆黑狱深处,则有冰寒、阴死、污秽的虚幻朦胧感,是上古年间曾经力压魔主的“玄冥鬼帝”,是本纪元诞生的第一只鬼类,但后来被魔主超越,反倒成为对方下属,接着眼睁睁目睹魔主登临彼岸。

  直至魔主陨落,身躯四散,祂才借助这死亡之意更进一步,达到了九幽加持下的伪彼岸层次。

  而在王腾的右侧极远处,近乎在罗酆黑狱的边界处,那里静静盘踞着层层叠叠,搅动时空的邪异疯狂感,祂亦是上古年间的老家伙,秉承时光的负面而生,有冲刷、凋零、末日、终点之意,号称“黑天帝”,是三位伪彼岸里最难缠的一个,当初都仅次于魔主和天杀。

  “菩提古佛所斩的三尸之一,一位落入地府化身酆都大帝,一位落入九幽,化身黑天帝,好大的手段。”王腾收回念头,微微感慨,不愧是佛门古老的大人物,不声不响便将手探入了地府与九幽

  继续深入,祂所表露的时空,命运负面大道冲刷颠倒开了其余的气机触角,落在了这荒芜地狱中
  第四道伪彼岸的气息,则潜伏在黑天帝对面,血腥、吞噬、消融、掠夺、杀戮之意淡淡弥漫,正是清源妙道真君所替代的九幽血魔,为此,祂真正炼化吞噬了当初的天杀道人遗蜕
  这四道感觉之外,还有两个若有似无的存在,比九乱天尊、玄冥鬼帝、九幽血魔和黑天帝稍差

  其中一道纯粹的杀戮之意来自七杀道人,祂借助着魔佛被小孟突破斩断了联系、无法伸出“手”来的那个机会,终于摆脱了控制,并且在冥海剑辅助和多年积累下突破了不少关隘。

  另一道蕴藏着几乎所有负面之道的至深魔意则属于老熟人魔君,祂似乎有一道身躯留在了九幽中,充当维系之所在。

  “能让祂们都如此动作,探出触手念头于此地,会是什么?”黑日向前沉坠而去,王腾捕捉到了一缕魔意,祂眼中高渺至公之色一闪而逝,有所感应
  魔主的气息!
  这罗酆黑狱内,有魔主相关的事物出世了!

  这才引得一群老怪物觊觎,纷纷关注着此地;而在王腾看来,多半是魔主的残躯之流

  昔年魔主成就彼岸,在九天雷神的暗中怂恿下,带着对建木果实的贪婪打上了九重天,却不曾想天帝已是具备了接近古老者的战力,单对单搏杀之下竟是直接落败,约定好前来帮忙的九天雷神也‘晚到’了一步

  便只剩下魔主被玄天上帝以天道印轰杀,残躯散落诸天万界的结局,而魔皇爪亦是流转,在当世落入了红星学宫之主,齐正言的手中。

  九幽生灵对于魔主气息的热情并不显得突兀,且不说那是真正完整彼岸者的造化,就是玄冥鬼帝,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摆放在前面

  祂便是凭借着部分魔主残躯的死意,方才更近一步,在九幽加持下达到了伪彼岸的境界;这自然让其他的邪魔们难以忍受诱惑,故而连一直蛰伏的魔君都冒出头来。

  黑日高悬,魔雾游荡,阴冷与灼热交杂,诡异和幽暗共存,那六道邪恶可怕的存在静静盘踞于无穷远处,藏身在神秘与未知当中,让人无法想象一旦触及会遭遇怎样恐怖怎样惊悚的危险。

  “外来者,吼,不是,黑天帝!”与此同时,立罗酆黑狱最近的伪彼岸,也是最疯狂,最混乱的存在,九乱天尊望了过来
  祂察觉到了王腾这个外来者,并非是熟悉的黑天帝,当下混乱扭曲的心智便暴动起来,带着邪异的神色释放出了种种辐射,如惊涛拍岸一般涌来

  “九乱天尊?那疯子又犯哪门子的病,魔主气息也不能让祂平静下来吗?”玄冥鬼帝蹙起眉头,对这个极度不讲理的疯子可没什么好感,因为是混乱的化身,故而这位伪彼岸行事根本没有道理可言
  能做出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也不让邪魔意外。

  “天庭的天帝,祂怎么突兀闯入了九幽,莫非也得到了魔主残躯的消息不成,可此物对祂并无什么作用才是。”罗酆黑狱边界,身为菩提古佛三尸之一的黑天帝自然对王腾不陌生
  只是未曾预料到王腾会出现在这里,还被疯子九乱天尊盯上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九幽可不比重塑的仙界,其他的手段在此地都将被削弱,普通造化也只能是造化大圆满罢了,只有造化大圆满方可加持到伪彼岸之境,正好籍此看看祂的手段。”黑天帝作壁上观,静静看着九乱天尊发疯
  祂不阻拦,也不相助,想看看九幽加持下的王腾,能有几分手段抗衡
  “九乱天尊果然是一个变数,太过不可控。”血魔杨戬轻叹一声,缓缓荡起血海,做好了随时出手大战的准备
  如祂这般的造化大圆满,凭借着八九玄功才能在九幽加持下达到伪彼岸层次,若只是初入造化,至多也只是造化大圆满

  而九乱天尊这般的老家伙身在九幽时,可都是伪彼岸的实力,能借助九幽,将自身或毁灭混乱或冰寒死亡的虚幻大道凝成半个道果,操纵九幽范围内的时光长河,回溯过去,窥视未来,只需其中两位联手便有希望完全挡住一位彼岸大人物
  伪彼岸比真正彼岸差的是影响区域,无法超出九幽,差的是仅能窥视未来,洞悉命运,难以占有种种可能,心血来潮与操纵天机的神异较差,容易在这方面吃亏,另外,整体力量的强度也会低于真正彼岸一些。

  当然,若九乱天尊等伪彼岸晋升真正彼岸,九幽带来的加成就会急剧降低,再没有提升一个层次水准的能力,顶多略有增幅,究其原因便是九幽本质属于正常彼岸,无法触及道果雏形,和曾经的仙界类似,对同境界者的帮助自然没什么效果。

  “吼!”九乱天尊发出满是混乱之意的疯狂低吼,无形的波纹向着四周一圈圈散开
  “九乱天尊,果然是混乱与扭曲的代表。”黑日中的王腾抬手,光阴刀与玉皇钟显化而出,一者光阴交替,迅速在虚幻大道包裹下转为负面,刀身渐暗,得到加持,另一者生死平衡之意打破,死意汹涌,整个钟身都化作了漆黑

  唰!
  被镇压的鬼皇之躯显化,已有三分之一的区域被肃清,驱逐了魔佛烙印;内里残余的仙界权柄转化为王腾的意识,本就造化大圆满的境界瞬息攀入伪彼岸
  鬼皇一把握住暗青长刀与黑钟,一股凌驾诸天万界之上的恐怖波动发散,令得整个九幽都轰鸣了起来,两者齐出,带着凋零、死寂等负面大道之力激荡而过,与辐射而来的混乱波动碰撞

  轰隆!

  超乎生灵想象的波动肆虐而过,在那超越造化的维度领域中交锋,每一个罗酆黑狱的邪魔身周,都荡漾开了恐怖的波动
  但它们却无知无觉,高过邪魔太多层次的伪彼岸者交手实在非它能够理解,甚至于它而言近乎不存在,直至余波蔓延出来,将它们吞噬。

  对普通的凡人魔物来说。或许身周经常有足以毁天灭地的战斗发生,但他们往往察觉不到!

  “嗯?”旁观的黑天帝轻咦一声,缓缓立起了身躯,九乱天尊的波动竟是被挡下了?
  纵使不是动用伪彼岸神异出手,也不该被一个造化大圆满如此轻易挡下才是

  黑日中,鬼皇手持暗青光阴刀,从容不迫的挡住了九乱天尊的混乱波动,但同时那身躯中激荡的三分之二的魔意却是乱舞沸腾了起来,格外高涨

  魔佛魔佛,自然是先魔后佛,祂在九幽可一样有着加持!

  “麻烦,先留一具化身在此,观望局势,若是有变,再来也不迟。”王腾望着那蔓延在鬼皇之躯上的紫黑霞光,当即催动仙界权柄与己身力量压制,又将之收入了体内诸天中
  若是再让其停留片刻,说不得魔佛烙印就要席卷回来了
  同时,祂放出迦叶化身替代己身,原身乃是造化大圆满的迦叶虽然虚幻大道不再,但在王腾的传递共用下所得的加持也不弱,径直操纵着黑日坠如罗酆黑狱深处,撞入了一片妖魔中
  “吼!”九乱天尊就见自己逸散的波动被挡下,开始不管不顾的发起疯来,波动浩荡席卷而过,要倾覆整个罗酆黑狱
  就在此时,化身血魔的杨戬诡异一笑,以无极之态传递出几股隐晦波动,直接将九乱天尊的攻杀顺势推往了黑天帝,玄冥鬼帝,魔君,七杀以及自己的方向

  祂要搅混水,将所有人拉下场!
  以此制造变数,相助王腾布局谋划
  轰隆!

  恐怖的混乱潮汐席卷而过,涉及到了其余的旁观者,登时便引起了众怒

  尤其是在见到血魔一声“怒吼”,一马当先的出手后,余下几位存在也不介意顺势给九乱天尊一些教训,毕竟疯子可不讨喜
  乘着这股混乱,在八九变幻之道下已经有了几分邪佛意味的迦叶化身稳稳当当的落入黑狱深处,附着在了一只妖魔身上

  王腾则是被时光负面包裹,隐秘了命运天机,顺着来时的道路脱离了九幽,再度上浮,回到了轮回之地。

  “魔主相关之物出世,若是残躯到可当作鬼皇之躯的养分,有二郎在旁相助,局势应当暂且稳固,待到我将鬼皇躯内的魔佛烙印镇压,再行谋划。”祂心中谋划已定,没有拖沓,径直走出了这处古老天牢

  嗡嗡!

  星芒大亮,华盖垂光,北斗帝驾在王腾返回后,再次冲天而起,拖着长长的焰尾飞入虚暗深处,驶向金阙弥罗宫之所在。

  ···
  光阴如水,转瞬即逝,自从九重天那场盛大的赎人大会后已经过去了三年岁月
  三年中,人们见到了天庭治下的恐怖,大到周天星官,小到土地山神,简直是将真实界的每一处角落都覆盖,纳入统治

  妖族退却,佛门低头,道门玉虚一脉又与天庭交好,无人可阻,这煌煌大世,尽在九重天!

  大地人皇治理大周,在天帝的赦封下一统南北东西,将海外仙境也纳入了疆土,修为稳步增长;甚至不少人推测,要不了多久,这位周皇也可冲击传说领域了。

  昆仑山,玉虚宫

  虽然被赦封为了雷部天尊之位,但孟奇更多的时间里还是呆在自家宗门中修行,与顾小桑厮守

  “掌教。”山门前,哮天犬与大青根见到孟奇的身影,立马摆出一副兢兢业业的模样,若非一旁的万界通识符还在发光,孟奇就要信了
  “你们近日莫要懈怠了,这平静的岁月,恐怕要到头了。”孟奇神色微肃,提点了一句

  在两年前,九重天仙界中传出了一声嘹亮的乌啼,有覆盖寰宇的灼热生机蔓延,那股磅礴而浩瀚的气机太过可怖,甚至惊动了一众沉睡的大神通者,最后却是不了了之,无人知晓发生了什么

  而一年前,高踞金阙弥罗宫内的玉帝出面,将妖族,佛门交易而来的仙界碎片与地府碎片融入了九重天中,只不过此次的举动,再无人敢阻拦,甚至一丝窥探的目光也无。

  权柄的融合与吞噬,这是一个缓慢的蜕变过程,有别于当初的一块阴曹地府碎片融入,所花费的岁月要漫长的多。

  而也就是那时,道长自九重天上传讯与祂,当世平静的局势将要走到尽头,一场大变将要来临,须得早做准备,便吩咐祂带着一件事物往东海扶桑走上一遭。

  “东海扶桑,那株神树与大变有何干系?”孟奇心中思量间已然借着无处不在之能出现在了扶桑树下
  在此刻,祂的身上却有两件事物焕发了光辉,一者乃是一方玉盒,经历星海之旅,自五庄观后人一脉手中所得;另一物乃是道长所留,自九重天传递而至,是长有一株青木的祭坛。

  “这玉盒,得自镇元大仙一脉,与无生老母有着莫名的纠葛,或许横生波折,还是按道长所言来吧。”只一瞬间,小孟心头便有了决断,直接取出了那株长有青木的祭坛,将之放置在了扶桑古树顶端
  莫名的,在这个短暂的过程中祂竟是生出了极为漫长之感,像是这一举动下有着无数的刀光血影,充斥着一场场斗争一般

  莫名的恍惚中,有禅唱响起,梦境笼罩,亦有月光如水,化作最终归宿,更有阴阳二气盘桓,演绎太极,最终在一道磅礴的赤霞冲入下陷入混乱

  直到将祭坛摆放在顶端,这种莫名的恍惚感才淡去,令祂犹疑

  “这祭坛,不是天庭封神台上象征五方五帝之青帝的那一尊吗?”此时,细细打量之下,孟奇发现了一丝端倪,瞬息将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

  大变的源头,不是扶桑古树,而是青帝!

  青帝消失前的状态是介于造化与彼岸间,那么如今的大变意味什么不言而喻
  祂要证道彼岸!

  霎时间,孟奇脑海中一片清明,扶桑树下自己所作的选择,显然也关乎到青帝的些许,选择玉盒还是祭坛,可大有讲究,背后应当也是某些大人物的博弈

  嗡嗡!

  也正在此时,远在时空长河下游的俊秀道士同样来到了扶桑树顶,与时空长河上游立在扶桑树下的青袍男子遥相呼应
  祂望着眼前摆放的祭坛,心中的重重雾霭登时被一道璀璨赤霞斩灭,击溃一空

  种种明悟涌起,俊秀道士一下子立在了祭坛上,低语道:

  “我是青帝。”

  “我是太昊。”

  同一时刻,整个真实界内,尤其是扶桑古树顶端,孟奇身旁低语之声突兀响起。回荡寰宇,飘渺又宏大,仿佛从无数个未来支流传自。

  “我是青帝。”

  “我是太昊。”

  像是有水光荡起涟漪,一道道人影自不同深处飞快逆行,穿越波光,瞬息靠近,渐渐凝于一道,乃穿着青色怪袍的俊秀道人。

  “青帝!果然如此。”孟奇恍然,青帝不仅仅是归来,祂还要籍此证道彼岸!

  显然这是所有人都不曾预料到的画面,就是一众造化大神通者都认为祂证道在未来,还有一段岁月

  但可惜,祂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情,青帝昔年,同样是天庭的五方五帝之一!那封神台上,属于祂的祭坛并未如火皇、金皇那般撤掉,依旧保留。

  在天庭再起,融入地府碎片与仙界碎片后,祂得到的好处同样远超众神灵,只在王腾之下

  而以此带来的,便是加速,巨大的优势瞬间让祂缩短了统御过去未来所耗费的时间,于今日,提前证道!

  地上佛国,未来净土内,盘坐的弥勒与燃灯古佛登时面色大变

  “南无阿弥陀佛,是青帝!”弥勒面上的笑意泯去,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在这时诞生一个彼岸大人物,所代表的意义可是截然不同,尤其是祂与天庭的关系很微妙,这更让人担忧
  “慈悲,慈悲,恐怕我等不能袖手旁观了。”燃灯古佛双耳微动,仿佛聆听到了某位存在的教诲一般,缓缓叹了一口气
  祂脑后佛光微微一晃,像是走出了一道身影般,顺着冥冥中的因果联系消失不见
  而弥勒对此,却并未察觉。

  妖皇殿内,平天大圣,混天大圣,覆海大圣齐聚,注视着这引起诸天万界动荡的一幕

  “青帝要证道了。”牛魔王面色凝重的开口,祂没有多言,其他人自是会知晓其中的重要性

  混天大圣眼中杀气一闪,凌厉道“要出手阻拦吗?我等已经恢复到了造化水准,未必不可出手阻拦。”

  “先等妖皇大人的谕旨,莫要擅自行动。”覆海大圣皱了皱眉头,而今之势不论如何,青帝也可暂列入天庭一系,那六位大神通者可不是开玩笑的

  就是祂们三个齐上,那也不够人家打的,谈何阻止?

  太离默然不语,静心炼化着当初孔雀大明王孔宣所留的五行神羽
  小狐狸青丘拿回了妖圣枪,但对此一幕也没什么经验,只是静静等待着妖皇娘娘的意志降临。

  九重天,金阙弥罗宫中,一道金光飞出,化作谕旨高悬天庭,下令诸神

  “天帝有令,赶往东海扶桑,助青帝成道!”九天玄女高举赤帝剑,宣告出了旨意

  霎时间,斗姆元君,太阳神君,勾陈神主,紫微星主足足四位造化大神通者的气息接连升腾而起,横扫诸天万界!
  “迎青帝归来,助青帝成道!”

  呜呜~~~
  一声沉闷的号角响起
  这号角声滚滚如闷雷在回荡,响彻九重天,而后又透过真实界,向着诸天万界浩荡而去。

  这是以昔年真龙一族的犄角祭炼而成,早已通灵,不可想象

  咚!咚!咚!
  当号角响起的那一刻,天庭战鼓同样擂动,震动山河,让每一个生灵的心神都激荡了起来,许多强者都肃然。

  其音高亢而激昂,让的战血随之而沸腾!
  轰隆!九重天内仙乐阵阵,瑞霞绽放,一条金光大道铺展也不知道多少万光年,从无穷高处降落而下,直达东海

  众生心惊,无比震撼,天庭这是要出征了吗!
  “迎青帝归来,助青帝证道!”

  诸神高呼,天兵天将,星君星官齐动,带动了诸天星斗,万界山河!甲胄璀璨,刀光慑天,异常的灿烂,浩浩荡荡,犹如天穹般顺着金光大道压向东海
  所到之处一片绚烂,皆被星辉与神光遮掩,化作无尽祥云之海环绕
  在那之后,五道高踞的身影普照诸天万界,横扫寰宇,以无可匹敌之势走出。

  在那接连五道造化大神通者的气息横扫诸天万界之时,每一个生灵都清晰的知道,当世最可怕的势力,天庭,动了!

  天庭出征!

  另一边,扶桑树顶,惊人的异象愈发清晰
  俊秀道人的身影越是“靠近”,越是真实,像是摆脱了数不清的可能,渐渐归于唯一。

  这时,天地陡然失去了色彩,虚空凸显出滚滚流淌的时光长河,而虚幻河水当中,上游有佛光圆满的青蓝佛陀,有头戴竹升冠,眼睛眯成一条线的高瘦道士,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身影,而在未来条条支流里,有且只有那身穿青袍的俊秀年轻人。

  这一道道身影齐齐望天,从时光长河内看向外界,同时发出宏大庄严之声:

  “我是青帝。”

  “我是太昊。”

  声音重叠,来自过去与未来,激起整条时光长河的震荡,带来时光的或快或慢,让真实界都彻底失去了颜色。

  青帝证道!

  契机在未来,成功于当下,彼岸之道便是如此违背逻辑!

  而层层遮掩,瞒天过海的谋划终于图穷匕见!
  封神世界,洪荒碎片秘地之内,陆压整张脸已经蒙上了一层赤金之色,滚滚热气冒出,熔融了虚空,迸乱了规则,他以非常艰难的状态焚烧起最后一道符印,然后深深一拜。

  轰隆!

  秘地天旋地转,似要崩塌,草人头顶与脚下的两盏灯火迅速黯淡,染上了血色的本身愈发清晰,正是青帝俊秀出尘的面容,但与外界相比,满是扭曲,充满痛苦之色。

  哗啦!

  时光长河处处震荡,即将回到当前节点的青帝发出一声闷哼,像是被人射中了无形一箭。

  诅咒至宝,钉头七箭书!

   快了,最大黑恶势力又要再添一员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