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不要!!!

2021-09-12 作者: 半死之辈
  第384章 不要!!!

  “别怕!”

  看着因宙斯声音突然响起并逐渐接近而感到紧张的小侄女。

  赫斯提亚轻轻的皱了皱眉。

  “不管他找你做什么,看我的,记住配合我!”

  话音落下,赫斯提亚立马领着阿尔忒弥斯,主动朝月神宫殿大门处走去。

  当她们接近大门时,身穿一套金蓝色束腰长袍的宙斯,正从数百只漂亮的梅花鹿之间穿过。

  当阿尔忒弥斯看向宙斯时,宙斯正兴致勃勃的看向最漂亮的那头小母鹿,轻轻的舔着自己的嘴唇呢。

  注意到宙斯的神态,阿尔忒弥斯面色一紧,自己这见鬼的老爸绝对是有问题吧!
  他怎么连一头鹿都能看的津津有味儿的啊?
  他是怎么做到的?!!
  想到这里,阿尔忒弥斯郁闷的摇了摇头,恭声道。

  “父亲,您找我有什么事?”

  “呃,阿尔忒弥斯,我的好孩子。

  之所以来到你的宫殿,实在是戴安娜的事情扰乱了我的心。”

  面对阿尔忒弥斯的问题,宙斯一边不舍的将眼神从小母梅花鹿那圆滚滚,毛茸茸,同时还不断跳动的屁股上挪开。

  接着,他看向自己的女儿,又一次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自己的女儿愈发漂亮了啊,自己对她的关心是不是有些少了?

  她会喜欢月色这样的神职么,不过她一定喜欢狩猎,看看女儿那矫健的大腿吧,这样的腿,只有真正热爱奔跑与狩猎的女神才能拥有!
  就这样,宙斯的眼神贪婪的环绕在阿尔忒弥斯露在狩猎服外面的大腿上。

  他的眼神让阿尔忒弥斯深深地吸了口气。

  “父亲!”

  看着眼神愈发危险的老爸,阿尔忒弥斯不得不出声问到。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戴安娜怎么了,她不是您的私生女么?”

  “她不是!”

  宙斯立马摇头否认到。

  “当然,我承认她身上确实有一点我的特质,但我自己有没有那样一个女儿,我难道不知道么?
  更何况我之所以过来找你,就是因为我不理解戴安娜身上那些奇奇怪怪的祝福!

  哦,大姐正好也在这里,那巧了,可以一起问问你们关于戴安娜身上那些祝福的问题!”

  说到这儿,宙斯终于将眼神从阿尔忒弥斯最为性感的双腿上挪开。

  紧接着,他便将眼神挪到了自己大姐赫斯提亚身上最性感的地方。

  作为宙斯与赫拉等人的大姐,赫斯提亚是目前奥林匹斯十二主神里年纪最大,也最为成熟的女神。

  于是,宙斯的眼神在赫斯提亚被束腰牵扯的腰身上不断盘旋。

  那腰,那臀……。

  啊……。

  光是看上两眼,在想一想自己大姐那从出生一直保持到现在的贞洁,宙斯就觉得自己醉了。

  对面,看着宙斯那一如既往的贪婪眼神,赫斯提亚无奈的摇了摇头。

  “宙斯陛下,关于戴安娜身上的问题,怎么会是你来问我们呢?

  难道不该是我们去询问您么?

  为什么我和阿尔忒弥斯这种从未给出过自己祝福的人,都能在戴安娜身上看到我们两个对她的祝福呢?

  这难道不是您偷窃我们神力的某种证据么?

  难道不是您私自取走了我们的一部分神力,然后您将它们灌注到您那位私生女的体内了么?
  这才是真相吧,陛下,您完全没必要掩饰什么。

  因为我和阿尔忒弥斯都不介意!”

  说出自己的判断之后,赫斯提亚看向阿尔忒弥斯,两位纯洁的处女神无奈的对视一眼。

  紧接着,他们重新看向宙斯,而宙斯此时的表情简直坏透了!

  看着赫斯提亚与阿尔忒弥斯的不信任,宙斯双眼猛的跳跃起无穷的雷电。

  伴着闪电不断传出的噼啪声,宙斯狠狠地握起拳头,重重的捶了一下空气。

  “你们以为我是克洛诺斯那样贪婪的主宰么,你们以为我真打算将所有力量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么?

  我在你们眼里,难道就是如此贪婪的愚妄之徒么!!!
  阿尔忒弥斯,赫斯提亚,你们对我的不信任与不尊重让我格外痛心!
  跟我来,我要带你们去见雅典娜,去见赫尔墨斯,还有德墨忒尔和阿芙洛狄忒。

  你们六个不是都有祝福在戴安娜身上么,那好啊,我到要和你们六个一起对峙一下!
  我就不信,难道带着你们祝福力量的戴安娜,在我明知不是我所为的情况下,居然会和你们六个中的每一个都没有关系?

  我会查出她究竟是你们谁的阴谋和诡计,我会查清这背后的一切!
  跟我走,我们一起去找其他所有留下祝福的人!”

  一旁,面对暴怒到立马就要拉她们离开的宙斯,阿尔忒弥斯还没来得及慌张,她的手就被她的赫斯提亚姑姑拉住了。

  迎着宙斯愤怒同时又难掩某种野心与贪婪的眼神,赫斯提亚重重的摇了摇头。

  “那可不行,宙斯陛下!

  就在你要带走我们之前,就在你来到阿尔忒弥斯的宫殿之前。

  我和阿尔忒弥斯就已经接到了赫拉的命令!

  我想你应该可以理解,对于戴安娜的问题,赫拉远比你要更加愤怒一万倍!
  她严令我们到她的宫殿给她一个解释!
  虽然我们不想面对愤怒的赫拉,就像我们同样不想面对愤怒的你一样。

  总之,在先于你接到赫拉的命令之后,我们必须先去赫拉的宫殿,对此事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话音落下,赫斯提亚一边紧紧的握了握阿尔忒弥斯的手,一边继续硬气的对宙斯说道。

  “或者,陛下打算和我们两个一起去见赫拉么?

  如果你想,那我们可以一起去神后宫,或许赫拉现在也很想见见你啊,陛下!!!”

  “这……。”

  听了赫斯提亚的话,宙斯贪婪的眼神顿时一缩。

  见鬼的,自己那该死的,善妒的,心胸狭窄的老婆果然就此事发怒了!

  想到这里,宙斯厌烦的皱了皱眉。

  “既然如此,你们就先去见赫拉吧!
  我去和雅典娜,还有其他人聊聊关于祝福的事情!
  就这样,你们去吧,我走了!”

  话音落下,宙斯转眼化作雷霆,直接从阿尔忒弥斯的梅花鹿园子里消失不见了。

  看宙斯消失,赫斯提亚愉快的笑了起来,同时她轻轻拍了拍阿尔忒弥斯的手。

  “可以了,孩子,宙斯走了,你不用再担心他晃悠在你的身边,接着升起什么不该有的,但他那个人又绝对会产生的该死的想法了!”

  “可是姑姑,虽然我害怕宙斯,但我更讨厌赫拉啊!

  现在我们岂不是得去见赫拉了?
  不然,如果被宙斯知道我们诓骗他,我们岂不是……。”

  “千万别,傻孩子!”

  赫斯提亚猛的打断了阿尔忒弥斯的话。

  “不要这样说,因为与宙斯不同,我那可怜的妹妹就只是个婚姻不幸的可怜女人罢了?
  我知道,她对你母亲做下的事,还有她对你的厌恶,都会让你对她产生不满。

  但归根结底,赫拉不是我们的敌人,甚至她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帮我们对付宙斯,相信我!”

  话音落下,赫斯提亚伸出手去,轻轻揉了揉阿尔忒弥斯的头发。

  一边揉搓,赫斯提亚一边继续劝说道。

  “走吧,跟我去见见赫拉,我们也真的该和她聊聊戴安娜的事情了。

  今天,宙斯偷走了我们的祝福,天知道明天他又会从我们这里偷走什么。

  我们可不能就这样放任他任意妄为,绝对不行!”

  “呃,那好吧!”

  感受到姑姑这坚决的态度,阿尔忒弥斯忐忑的点了点头。

  一边点头,她一边想了想。

  无论如何,面对赫拉总比面对宙斯要好上一万倍!
  虽然赫拉总是用阴冷的眼神盯着自己。那眼神就像毒蛇一样让人畏惧。

  但那眼神再怎么也比宙斯眼中的色欲和贪婪要强得多!

  就这样,阿尔忒弥斯与赫斯提亚两位纯洁的处女神,心事重重的走向了赫拉的神殿……。

  ……

  与此同时,赫拉的宫殿里。

  沉睡的两人并没有意识到白昼的逝去和月色的接近。

  他们睡的格外香甜,彼此之间虽然除了握在一起的手之外,就在也没了多余接触。

  但赫拉只感觉自己就躺在海森堡温暖的怀抱里一样幸福。

  就在这样的幸福感中,可怜的赫拉并没有将精力分散到除睡眠以外的事情上。

  甚至就连阿尔忒弥斯与赫斯提亚接近的声音,她都完全没有听见。

  至于海森堡,海森堡倒是感受到了他人的接近。

  但他才不在乎呢,哪怕来的是宙斯又怎样?

  海森堡岂是那躲躲藏藏的人,他一贯光明正大!
  ……

  远方的天空上,赫斯提亚坐在阿尔忒弥斯那由四头梅花鹿拉着的马车上,看向愈发接近的赫拉宫殿。

  看着宫殿外那花草繁茂同时却格外僻静的景色,赫斯提亚感同身受的摇了摇头。

  “我这可怜的妹妹,她就连宫殿都不愿安置哪怕一星半点的侍女。

  原来她早已经习惯了孤单的滋味儿么,哎……。”

  “姑姑,赫拉的宫殿之所以只有她自己,不是因为她妒忌她那些随时有可能被宙斯宠幸的侍女么?
  这难道不是她自找的?”

  “别这样说,亲爱的!”

  听着阿尔忒弥斯主观不满的话语,赫斯提亚摇了摇头。

  “宙斯的贪婪和色欲不是她能控制的事,她只是尽自己所能的去维持她的婚姻罢了。

  虽然在那一过程里,她做下了些许不怎么正派的事,但我们不该因为她错误的举动,去质疑她理所应当的出发点!”

  话音落下,阿尔忒弥斯的鹿车恰恰停下,她们俩顿时走下车子,站到了赫拉宫殿门口前那数不胜数的石榴树中间。

  看着满地的石榴树,赫斯提亚微微一笑。

  “我的妹妹还是这么喜欢这种多子的水果,如果没有后来的一切,她一定会是个善良的婚姻之神吧。”

  “您可别说了,您就不怕赫拉听到,然后又把妒忌的目标调转到你身上么。

  毕竟你也是宙斯爱而不得的女神!”

  “哈哈,算了吧,奥林匹斯的每一个女神,有哪个不是宙斯爱而不得的女神呢?
  毕竟他爱每一个女人,而那些女人在他眼里的区别,就只有他得到的,和他还没得到的罢了!”

  话音落下,赫斯提亚拉着阿尔忒弥斯,两人慢悠悠的走进了赫拉的宫殿。

  一路沿着巨大的孔雀园不断前进,两人走出足足四十多分钟,终于走进了正殿之中。

  刚一进门,阿尔忒弥斯就忍不住耸了耸自己精致的鼻翼。

  一边拿手在鼻子前轻轻扇了扇,阿尔忒弥斯一边红着脸问到。

  “我的神啊,好大的酒味儿,哪怕只是闻上一口,我居然就已经有点儿醉了!”

  “是啊,这里的酒味儿真的太大了,而且这味道不太对劲儿,我怎么好像从没喝过这样的酒?”

  与阿尔忒弥斯不同,赫斯提亚本能的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儿。

  她一边吸气,一边拼命地寻找起记忆中与眼前相同的气味来。

  片刻之后,赫斯提亚摇了摇头。

  “我从没喝过这样的酒,这不是酒神狄俄尼索斯的风格,他不喜欢烈酒,我们也都不喜欢!
  赫拉究竟怎么了,难道她伤心至此,以至于她居然要靠某种不知名的,或许只是由凡人酿造的烈酒来浇愁么?”

  一边说,赫斯提亚一边担忧的加快了速度,阿尔忒弥斯只好郁闷的跟了上去。

  和阿尔忒弥斯不同,赫斯提亚虽然与赫拉的关系同样不好,但她终究还当赫拉是她的妹妹。

  所以,她是真对赫拉产生了些许关心。

  就在这样的关心之下,她拉着阿尔忒弥斯,一路来到此时被密密麻麻的孔雀团团覆盖的主殿之中!
  看着遍地花团锦簇,入眼皆是孔雀翎羽的正殿,赫斯提亚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见鬼,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孔雀?

  赫拉,你在么,你是被孔雀的漂亮尾巴挡住了么?
  让我看看你,我是你的大姐赫斯提亚,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就在赫斯提亚声音响起的一瞬间,海森堡身旁躺着的赫拉立马惊醒了。

  紧接着,当赫拉意识到自己的宫殿里多出了两位主神之后……。

  这可怜的女人全身都僵硬了……。

  她呆滞的紧了紧自己的小手,她那被海森堡攥着的掌心里,瞬间便沁出了成串的汗水来。

  片刻之间,赫拉居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她的脑子彻底乱了。

  与此同时,赫斯提亚轻轻挥舞起自己的右手,登时便有温暖的炉火从她掌心中缓缓飘出。

  那火焰逐渐将孔雀驱散到一旁,而这,也让赫拉彻底慌了!
  腾!!!
  赫拉猛的坐起身来,她郁闷的轻声喊道。

  “赫斯提亚,你为什么要到我的宫……???”

  话还没说完,赫拉的表情就更难看了。

  “你居然还不是自己,你居然还带着阿尔忒弥斯?!!
  你们……你们…………。”

  “我们怎么了,妹妹,你还没说你怎么喝了这样多的烈酒呢。

  至于我们的拜访,难道你不想和我们聊聊那个什么戴安娜的问题么?

  总之,妹妹,别让这些孔雀占用我们休息的空间。

  我知道你喜欢它们,但喜欢不代表你必须用它们来将你生活的每一寸空间都填满。”

  话音落下,赫斯提亚右手轻轻一按,漫天圣火顿时飘落。

  转眼之间,赫拉宫殿里的孔雀,齐刷刷的被圣火驱赶着振翅飞走了!!!
  看着飞走的孔雀,听着孔雀们飞翔的声音,赫拉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不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