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你闻闻,这是什么味道?

2021-07-23 作者: 斤斤斤
  第337章 你闻闻,这是什么味道?
  下午三点四十分,洼地雨过天晴。

  肆虐了一夜的雷暴雨已经完全没有了声息。

  整整接近十多个小时的降雨,不仅带来了恐怖的700ML的降雨量,还在洼地上空勾勒出来了两道一浅一深的彩虹,高悬着。

  而要是能在这会,站在远处眺望整片洼地,便能看到在这个时间点,已经被雨水洗去了所有尘埃的银灰色铁石山上,两道炊烟顺着天空而起,和彩虹交织在了一起。

  安宁,祥和。

  和避世的小渔村一样,在苏摩的庇护下,没有争端,没有异族骚扰的希望村虽然人少,但凝聚力却毫无疑问的可以称得上废土前列!
  当然,在今天这个值得庆祝的日子里,村子里倒是热闹了许多。

  站在山道上,两名守着上山入口的民兵,一边谨慎的打量着远处,一边忙里偷闲,不时聊上几句。

  左边的民兵叫做苏元,因为和苏摩是本家姓,再加上他之前是名健身教练的缘故,所以才幸运的在民兵选拔里脱颖而出。

  右边的民兵则是陈凯,是村长陈审的表弟,同样有着一身腱子肉,力量非凡。

  靠着这二人把守山门口,不光是管理层放心,就连村民们也打趣:

  这是咱们希望村的门神啊!
  只不过今天,两位门神显然是有点精神恍惚。

  “凯子,凯子,赶紧打开你的游戏面板,看看你弟给你发消息了没,这都要把哥在这里急死了,快问问这会卖了多少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苏元一脸紧张,甚至还夸张的吞咽了两口口水,来缓解内心的焦躁。

  他很急!
  是那种根本装不出来的急切!

  被他叫到,陈凯先是看了看附近,在没有观察到任何可疑的身影后,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元哥,你倒是别急啊,你看看你现在的样,矛都拿不稳了,不是我说你啊,咱们从换上站岗到现在才两个小时不到,这都是你第四次问我了,咋啦,你还怕所长钦定的东西能卖不出去?砸在咱们手里不成?”

  “你就放上一百个心,我保证,你等下上去,他们绝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数字!”

  作为陈审的表弟,陈凯明显知道的更多,也沉稳的更多,至少他拿着铁矛的手很稳,一点也看不出来心慌。

  但陈凯却并不知道,他越是这样,对面站着的这位汉子内心才更加慌张。

  这一次村子里收购白液树的胶体,可谓是花了一笔哪怕是大型避难所也难以想象的天价!

  和橡树一样,白液树在废土上并不少见。

  这就导致了想要收购,想要第一时间趁着其他人没反应过来,清理完市场库存,就得花上大量的物资来置换。

  光靠着之前收获粮食后,每一个村民交给村子的税款,想要完成这笔天价收购根本不够。

  于是乎,“众筹”开始了!

  作为计划的发起人,苏摩当然是做了一个表率,认购了50%的额度。

  剩下的50%里,8%被村子剩下的税款带走,还有43%则是被村民们的个人储存包圆。

  当然,因为之前福利灾难收获时,每一个村民的粮食储量都不一样,所以这一次认购时每个村民给出的物资量也不相同。

  狠一点的,将自己储存额度里80%拿出来,只留下灾难期间三个月的口粮,用来防止万一运作失败了,连口吃的都没了这种困境。

  正常一点的,则是留下半年的口粮,拿出70%交给村子,成为最稳妥的选择。

  但在这两种人之外,也不乏有几个狼灭。

  苏元就是其中一位!
  此时,在听到陈凯安慰的话后,苏元的手更抖了,就连他的额头也在这样的凉爽天气下,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凯子,不是元哥给你打忽悠,这一次别人都是投了70%的物资进去,多的人投了80%,你知道元哥我投了多少!足足95%啊,之前收获的粮食,我基本就剩下了半个月的口粮,剩下的全给交上去运作了,这要是亏了,你元哥这是一波回到解放前啊!”

  “我不是不相信所长,咱们不都在公示牌上看到了吗,所长认购了足足50%呢,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但你也是知道的,我是差点被饿死的人,要不是所长强行结束了暴风雪,要不是你们把我从外面捡过来,说不定一个月前,我就直接死在那冰天雪地里了,哪还有命看到我们村子越变越好,哪能在这吃人的末世里,还能和你站在这里,畅谈收获”

  这话苏元说的是声泪俱下。

  能活在希望村里的人,并不都是好命的人!

  别说苏元,就是如今村子里的人,超过60%以上,都是曾经差点丢了一条命,才侥幸加入进来的。

  看着这个当初全身都被冻伤,还要坚持下地干活,一滴泪都没流的铁汉子,如今竟然是这样的情况,陈凯也抿了抿嘴唇。

  随后,他瓮声瓮气应道:“元哥,你说这些咱都懂,实不相瞒,要不是所长,当初我也得交代在硝石矿那里,你是不知道啊,当初前田鬼子压迫我们干活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干一天活,才会发一个比拳头还要小的土豆”

  “就是这么一个文明时代丢在地上大家捡都不会捡的土豆,在那时候啊,我天天睡着了就会想,想着什么时候我能吃上两个,我能吃上三个,我是真饿啊,你在矿上挖上一天才吃上这么一点,我感觉要不是所长来救我们,在挖上个一周,我陈凯怎么都会交代在那里,但最后.”

  “当我看到所长穿着盔甲直接把营地大门炸开,冲进来的到处乱杀的时候,哈哈,那个场景现在想想,都爽的不得了啊!”

  “那时候我们所有人站在上面,看到所长杀狗头人的时候,那叫一个激动啊,这些狗贼压迫了我们这么长时间,终于可让我们逮住机会了,于是靠着这股子憨劲,我们也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力气,就冲下去跟着所长干了,但你知道后面发生了啥?”

  说到这,陈凯顿了顿,对面的苏元也被挑起了兴趣,虽然面带担忧,但还是配合的应了句:
  “啥?快说啊,这种时候,你就别吊我胃口了!”

  没卖关子,陈凯点了点头继续道:“嘿嘿,我就知道你猜不到,这件事可算是我表哥的黑历史,他平时不让我给人说的,今天说给你你可别传出去啊!”

  “当时,我们饿了这么多天,又冲下去剧烈打斗了一会,所有人都低血糖倒在地上眼看都不行了,脑子不清楚之下,我表哥陈审不知道哪里来的脑回路,就认为所长是古代穿越过来的将军,而且他也憨,直接就套了一个三国战力第一的吕布上去,让我们效仿着电视剧里那样,倒头就拜,看看这位吕布将军会不会收留我们!”

  “这其他人啊,饿了这么多天,又被吓成这样,那自然是没有法子啊,只能照着这么做,但你知道,当时我们喊吕布大人收留我们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苏元眉头一挑:“想着终于能加入所长麾下享福了?”

  “不不不,哪能这么有深度啊,你想想你快要冻死饿死的时候还会想这个?”

  陈凯摇头:“我当时想的啊,是这位吕布将军能不能看在我们跟着冲杀,如今又跪下的份上,这些从营地里缴获来的物资里,分给我们一点吃的,而且我当时也没想多要,我就要两个土豆,真的,哪怕当时让我死,给我两个土豆吃我也死的心甘情愿”

  “但正是这个时候,所长啊唉,所长他真是个好人啊!”

  “那时候物资那么紧张,所长硬是让我们把所有的吃的找了出来,在营地里开了大锅,那些土豆,他分毫未取,全部让我们下在锅里吃”

  “就那一顿,我足足吃了两个半,而且还是拳头大的两个半,吃的我当时舌头都快咬掉了,真的,那个时候我感觉我人生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土豆,甚至连后面煮土豆的汤,我都足足喝了两碗”

  顿了顿,陈凯又道:“我知道现在说出来可能你不会信,但当时所长在离开前,不仅给我指了烛火村的位置,还给我们放下了一沓大饼,从那时候,从看到大饼的时候,我就想着如果所长收留我,只要他给我口吃的,哪怕我给他卖命,我也愿意”

  “所以这一次,你别看我稳如老狗,我也投了95%,而且我表哥投的更多,他除了剩下一周口粮外,全部都投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陈凯也有些气喘,但从他的表情上能看出,对村子里的狂热,以及.
  对苏摩的忠诚!

  “而且元哥啊,尽管现在我们只是个看门的卫兵,但你也知道,跟着所长我们村子肯定会越来越大,甚至恢复地球上那般也不是不可能,那时候肯定会有更多厉害的人,我们想要维持住现在的地位,想要往上爬,就得动更多的脑子,做出更多的贡献,而不是和现在一样急得团团转”

  “你不是想知道交易情况吗,我们不用知道数字,你只需要闻闻这股味道就行了!”

  指了指山顶处,顺着微风漂浮下来的炊烟,陈凯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味道?”

  站在陈凯的对面,接受了陈凯近乎于指责一般的谆谆教导,苏元并没有生气,反而是非常认同的点了点头,认真的闻了起来。

  第一秒,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疑惑。

  第二秒,他的这丝疑惑变成了惊喜。

  但第三秒,他却像是恍然大悟一般,连连点头。

  山上传下来的味道他不陌生,这是牛肉和胡萝卜混合在一起,包成包子放在蒸笼上蒸的时候,才会有的味道。

  之前缴获宙斯避难所这些凶徒的物资后,为了庆祝,村子里曾经蒸过一次。

  当时那个味道,香的所有人整整一天干活都没办法集中注意力,直到晚饭分到每个人手上吃完后,才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作为饿怕了的人,苏元将这股味道记得很死,非常死!

  但现在,在这个普通的日子里,再度闻到这股味道,闻到这股代表着“庆祝”的味道。

  看着一脸悠闲的陈凯,感受着自己的智商受到严重压制后,他默默的站了回去,没在说话。

  苏元的这幅样子,让站在一旁的陈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但就在他想要继续说话时,却是眼尖的捕捉到地平线出现了一个黑点。

  “苏元,9点钟方向!”

  “随时准备信号传递!”

  没有枪,遇到未知的敌人,两个民兵的看门任务更像是警戒,只要将消息传递上去就行。

  但随着黑点越来越近,两人的身体又慢慢松了下来。

  尽管出现的这辆车,比起之前略微有点“发福”,但他们还是能认出来这就是苏摩的座驾地虎。

  而在车停稳后,地虎上下来的一行人,他们也都非常熟悉。

  正是每天神出鬼没的情报小组。

  考虑到陈凯几分钟前才敲打了自己要多动脑子,看着走在最前面的裴邵一脸失魂落魄,不知道脑子在想着什么时。

  苏元脸上带上了一抹笑。

  同时他的身子迎了上去,带着满脸意味深长的笑容:“裴组长,这是任务出完了吧,辛苦了!”

  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心事重重的裴邵点了点头,脚步不停:“嗯,任务结束了,有心了!”

  说这话的时候,因为脑子里想的东西太多,加上路面湿滑,裴邵不小心摔了一跤,正好摔到了苏元的怀里。

  但下一秒,当裴邵抬起头正准备道谢时,却看到了苏元一脸姨母笑的看着他。

  裴邵:“???”

  苏元:“裴组长,我知道你心急去找答案,但你别着急,你仔细闻闻,这是什么味道?”

  像是谜语人一般,苏元的面色带满了温柔,同时又带着几分智商压制的意味。

  本能的,在听到苏元带有一丝命令的口吻,裴邵下意识的闻了闻。

  嗯?
  雨天过后,有一股泥土的腥臭味。

  但又有一股万物复苏的清新味道。

  地虎上带来的尾气味道在情报组身上还没消散
  等等雨天过后,味道?
  想想在过去六个多小时内,在苏摩的指挥下,地虎变换了十二个方向,始终在洼地附近100公里内兜着圈子。

  在想想自己等人的出行,味道,在这样天气下的突兀后.
  裴邵突然懂得了苏摩为什么要在这天,要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出行的真正目的。

  “原来所长的想法一直是打草惊蛇,看看异族会不会露出来马脚,而为了防止基地里有内奸,所以他连我也骗了过去”

  “草,裴邵啊,裴邵,人家一个看门的都能想到,你身为情报队长,怎么能这么蠢呢!”

  突然“悟透”了苏摩真实的想法,裴邵顿时打了个激灵,从苏元的怀里站了起来。

  接着,他的脸色露出了一丝庄重。

  “苏元兄弟,不知道你有没有加入情报组织的想法,我们很需要你这样观察细致的能人!”

  “哦?裴队长当不得啊,这每个位置都有它存在的意义,情报队很重要,我们这看门,也同样如此啊!”

  深知自己是个“大尾巴狼”的苏元,看到裴邵这幅模样,也被吓了一跳。

  但他这幅谦逊的样子,却是让裴邵再度点了点头。

  带着一股惺惺相惜,裴邵没有继续说话,在略有感触的拍了拍苏元的肩膀后,带着情报组消失在了山道上。

  “凯子,你元哥这波表现的不错吧!”

  看着身边瞠目结舌的陈凯,苏元颇为自得的扬了扬手。

  但迎接他的,却是陈凯的一声厉喝:
  “别BB了!所长来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