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茶楼偶遇

2021-09-29 作者: 绵绵花瓞
  第160章 茶楼偶遇
  京都的繁华果然不是一般的城镇可以比拟的,人来人往,车来客往,街边小贩大声叫卖,酒楼客栈小二点头迎进客,周边的成衣店,首饰铺,古玩街,糕点斋……样式精巧,成色上乘,大家之作,形式多样。

  姜斋掀开黑底兰花的帘布,透过一框观察着天子脚下最繁华的地方

  “白竹,这里每天都那么多人吗?”

  白竹点点头,替姜斋挽起帘子,“是啊,这里是朱雀大街,青楼酒坊,丝绸首饰,应有尽有,地界更是寸土寸金。”

  姜斋的记忆里有印象,以前哥哥带她出来,偷偷逛过几次,但那也是好久的事情了。

  在经过一家银楼后,姜斋看到了两张熟悉的脸,相隔一步的距离,一前一后地往门里走去。

  那是齐枕河和严家姑娘严伏汀,身边跟着丫鬟和小厮,严伏汀偷偷看齐枕河一眼,霞飞两鬓。

  姜斋眯了眯眼,比照着记忆的脸,对他们有印象,倒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出名,齐枕河是姜容的未婚夫,以前也经常到姜府来,严伏汀则是每次聚会,只要有她和姜家姑娘,因为齐枕河,最后双方都是不欢而散。

  白竹看着姜斋一直看着银楼,以为姜斋是想买首饰了,看了看店标,小心地说,“姑娘想看首饰?”

  姜斋摇摇头,示意白竹合上车帘“看见以前认识的人,不过现在,他们应该是不想遇见我的。”

  况且现在在盛京大摇大摆地走动,总归是有影响的。

  马车又慢慢停了下来,车夫的声音传进来,“姑娘,随大人在对面的茶楼上,邀您过去一聚。”

  随大人,随元良?姜斋掀开车帘往对面楼上看去,随元良簪缨宝冠,举着茶杯遥遥向她示意。

  姜斋覆上马车里准备好的面纱,在茶楼门口停下马车,看客都张望着眼,马车再低调,那也是珉王殿下府里的马车,以为能看见刚回来的少年王爷,没想到一只纤纤玉手从车帘探了出来。

  丫鬟打扮的秀气姑娘恭敬地搀扶着姑娘下马车,只让里面一众的看客看直了眼,只可惜面上戴着面纱,只露出那一双摄人心魄的秋眸。

  门外打马的车夫一眼狠厉警告的眼神看过去,看客们纷纷歇了心思,不敢再不乱张望,外头有小厮迎着姜斋往楼上走。

  小厮弯腰将门扉打开,恭敬退到一旁,见到里面的人,白竹也不敢进去了,垂头候在门口。

  里面环境清幽,方才大堂也能闹中取静,楼上的包间布置更显精巧和主人的品味,熏炉里燃着淡香,长几上,摆着几盆修剪的盆栽,旁边摆着一个相得益彰的白瓷玉瓶,墙上悬挂的几幅画都是有价无市的珍品。

  江参将坐在上首,随元良吊儿郎当坐在一边,心情好像还不错,一口一口咂着茶水,眼尾都是笑意。

  “丫头,快来。”江参将笑着朝姜斋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左手边。

  姜斋见到江参将也很欣喜,而且江参将的脸色比在塞北好了很多,“参将最近可好?”

  江参将笑着说,“好,好,最近见了些年少时的好友,才惊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说完亲自给姜斋斟了一杯茶水,“我有一番话想对你说。”

  姜斋接过,“您说。”

  江参将不知为何喟叹一声,好像他的过往全都化为一声叹息,斟酌着言辞,对姜斋道:

  “此番你回京,往后的路不好走,之后一定会有各种声音响在你耳边,影响你的抉择,盛京人太多,真聪明的人不少,假装自己聪明的人也很多,我知晓你聪慧,但千万任何时刻,都要想明白自己为何怎么做。”

  “我晓得的。”姜斋点点头,“我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任何人都影响不了我。”

  江参将这才露出一个看不出意味的笑容,点点头,拿起茶杯掩住自己眼底的神色。

  “最近在珉王府住得怎么样?”随元良早就迫不及待想问姜斋。往前凑了凑,眨巴着眼睛,十分求知的样子,但是眼里的坏笑却如何也掩饰不了。

  “若是觉得不习惯,可以去我府上。”之前没说,是府宅荒废太久,整新起来要花费些时间。

  姜斋毕竟是一个快要及笄的女子,珉王府有没有能掌事的女人,整天跟宣霁低头不见抬头见,这算怎么回事。

  江参将是一片好心,随元良则是调侃,姜斋思虑着江参将的话,其实能保证安全,住哪都一样,想到宣霁,姜斋心里有些犹豫起来。

  指尖摩挲着杯壁,姜斋缓缓开口道,“多谢参将,但我二嫂和五姐已经去王府住下了,来去再一番奔波。”

  江参将听到姜斋二嫂也到宣霁府上暂住,也就放心下来了,点点头道:“也好,珉王府算是盛京如铁桶一般的地方了,你们居住在此,我也放心。”

  随元良在江参将看不见的地方撇撇嘴,你放心,一个二十多没娶媳妇的男人,旁边住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一旦发生点什么,那就是妥妥的肉包子打狗,又去无回。

  一盏茶后,姜斋起身告辞。

  走到街边的马车旁,面纱一角被风吹起,只是一瞬,基本没有人注意到,可偏偏刚好从银楼出来的齐枕河和严伏汀看见了这一幕。

  两人都僵直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姜斋上了珉王府的马车。

  严伏汀早就楞在了原地,就连齐枕河不告而别,她都没有在意,指尖狠狠扣在黑漆红边的匣子上,断了一截都未知。

  站在原地,不敢置信地喃喃道:“这怎么可能,不可能……”

  茶厢里

  看见随元良又托腮眯笑,一幅西子捧心的模样,江参将就感觉浑身不适应。

  “要是喜欢,你就去追,别整天在我面前摆着这般思春模样。”归京一路,要是江参将再看不出来随元良什么心思,他就是个瞎子。”

  随元良摸了摸下巴,看着窗外,舒展了口气,意味不明道:“还不到时机,等到时机成熟,我就一举拿下。”

  随元良做了个抓的手势,眼中是势在必得。

   抱歉,在这里更改一个人名,曲皇后的儿子叫宣决。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