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我的心儿在荡漾(二更)

2021-05-10 作者: YTT桃桃
  第69章 我的心儿在荡漾(二更)

  胭脂水粉铺子前。

  朱兴德蹭了蹭手,打开面油盖子闻了闻:“真香,有股花香,二妹夫,你也闻闻,从没闻过吧。”

  先偷摸的,背着家里女人都闻闻半两银钱的面油是啥味儿。

  咱总要知晓钱是怎么没的。

  半两银钱啊,那得多少猪肉。

  以免回头给了,再闻,被抓住那多害臊。

  你看这女人的东西做的是细致。

  杨满山小心翼翼接过来:“嗯,是香,盒子也好看。”

  心想:再搭着他的水,他媳妇指定能慢慢地变的白白香香。

  再次看眼盒子,“用没了,还能用空盒给甜水装头绳。”

  罗峻熙告诉两位姐夫,家境殷实的妇人都用,不像咱村里人啥也不擦。

  这半两银钱的也不是最好的,县城里还有卖一两二两银钱一小盒的。

  两位姐夫听直眼,合着这半两银钱的还是一般的?

  女人咋那么费钱哪。

  等等,俩人又齐齐上下扫一眼小妹夫,你怎知晓那么清楚,别对不起俺们小姨子。

  读书人花花心肠子多,可得看住。

  罗峻熙脏兮兮的小脸微红,“同窗们私底下聊过,我假装看书从旁听了几耳朵。”

  说女人家抹了能美。不止面油,还有口脂。

  罗峻熙当初听了不以为然,再美能美过小麦吗?

  然后,他就抄书挣钱,想买给小麦,也独自一人去过那铺子里看过贵面油。

  当然了,最后没买很贵的,只瞟过几眼。

  还想过,等他有本事那天,也给小麦用二两一盒的,还要给买簪子,买口脂,扯点绸缎让小麦做小衣。

  就等于花半两银钱,寻思过往后至少能花出百两的事。

  一路上,带着美好的憧憬回乡,感觉路都不再那么难走,结果连那盒不咋贵的也被猪撵的摔丢了。

  朱兴德将面油又重新递给小妹夫,“装好,回头到家还是你给,我和你二姐夫一看就不像买这物什的样。走。”

  仨人并排朝贩卖牲口的铺子方向走。

  蹲道边卖鸡蛋的大娘,被这仨人的奇特发型还有半身猪血,唬的当即磕巴,声音慢慢变小:

  “卖鸡蛋嘞,这蛋都是自己,生、生的。”

  ……

  罗峻熙来到牲口行,一眼就相中一只骡子,“姐夫们,你们看这头呢,大眼睛,腰长腿细。”

  朱兴德拍拍小妹夫肩膀:“腰长腿细,到老不成器。”

  可见大德子一天天啥都知道,知识都让他学杂。

  盼了这些年想买车,买不起是买不起的,不影响他东听听西留意,说的头头是道。

  行家出手就知有没有。

  朱兴德带着两位妹夫,一会儿看骡子们的耳朵,一会儿看屁股毛,比量骡子们脖子长短,又蹲下身看蹄子,最后掰骡子嘴要看牙,掰的牙行掌柜急头白脸的,到底要买几头。

  且每看一样,朱兴德就振振有词:

  “长脖骡,长尾马,这都是有说道的。”

  “看蹄子,脚底板宽,跑起来块,能扛重东西,你看你二姐夫脚底板就老宽啦。”

  “再看这牙,没有好牙口,一切都白搭。你看咱村里岁数大长寿的,吃东西都咔咔的。”

  “为啥要看耳朵呀,不有那么句话?贵女无贱齿,贵男无贱耳。”

  朱兴德寻摸好几圈,最后拍着胖骡子和两位妹夫对视,“就它啦,耐力好,干活有力,别犹豫,下手总是没错滴。”

  这回连满山也开口。

  一下子花几十两是大事,小声迟疑道:“姐夫,你不觉得它有点儿胖?看起来真没其他几头勤快。”

  满山也稀罕腰细大长腿的,不喜欢那瞧上去蹲实的。

  朱兴德仔细看眼,“没事儿,听我的,人之初,性本善,骡子胖了更好看。”

  正经读书人罗峻熙:“……”

  让罗峻熙傻眼的是,大姐夫砍价真是豁得出去脸。瞎话胡话满嘴跑。

  “咋就二十一两啦?我发现你这人真不实在。”

  “那是马骡,兄弟,我说实话,你是真会挑,挑的是这里最好的。你把我那些骡子都扒拉成啥样啦。”

  “你可快拉倒,我啥都吃,就不吃忽悠。”

  “谁忽悠你,我干这么多年牙行,从没见过比你还能说的,我都怕你忽悠我。你知道配种要用多少天。我还要给你搭鞍子,你非要骑,你还要配车。”

  “但你那马骡胖乎的,一看就奸懒馋滑。你这样,十八两,我把我妹夫那俩手推车白送你。”

  “我要你妹夫破手推车干什么。”

  “嗳?你别这么说啊,破家值万贯,俩手推车就占一半。你拾掇拾掇,几个轱辘凑一凑一安,又是新车,我都白给你。”

  牙行掌柜的望向俩破手推车,满脸嫌弃摇头道:“都是血。”

  “有血好啊,说明你往后日日生意兴隆,我这等于给你送开门红。没听说过那话吗?四大红,杀猪的血,庙上的门,大姑娘的唇,火烧云。多吉利。”

  罗峻熙脸都听红了。

  满山也有些不自在。

  掌柜的说:“不行,你那车也太脏。”

  朱兴德在心里直骂:净事儿,你就说能不能便宜吧。能不脏吗?褪猪的水,茅坑里的大蛆,这都是有名的脏。

  “十八两,再加两吊。”

  “二十两。”

  “十八两半,别忘了我那俩推车子。你别不拿手推车不当车子。马上就要关门了,早卖一日,你就少喂一日。你听我说……”

  “你快别说啦,你是真能说。算了算了,十九两,俩推车子。”

  罗峻熙和杨满山对视一眼,其实十九两真的可以,比预想的少许多。听说五爷爷家的骡车花二十一两呢。

  可大德子却不干,非常神奇地忽然道:“十九两,把你桌上那包糖搭给我。”

  ……

  三位连襟脚步轻快拉着新骡子车走,稳重只能忍到城门口。

  出了城门,仨人就不约而同咧嘴笑了。

  朱兴德先驾驶一会儿,跳下车,“满山,换你来。”

  满山搓了搓手,“我能成不。”

  真就跑起来啦。

  朱兴德拍着满山的肩膀,伴着风声笑道:“咋不成,二妹夫,你行啊,几下就会赶。”

  路上只有他们仨,满山也没藏着掖着自己的高兴,嘴角咧得大开:“小妹夫,你也快来赶赶车。”

  “我真的不行。”

  罗峻熙到底被两位姐夫压着,赶了一会儿。

  最后是满山一路兴奋赶回家的。

  朱兴德躺在车板上,望着天空,看着倒影,翘着脚丫晃来晃去。

  他身边是小妹夫,对着天空胡乱吹唢呐。

  朱兴德听那乱七八糟的曲子都觉得心莫名澎湃。

  ……

  天擦黑时,新骡车拐进村。

  “里正叔,咱村好像来外乡人啦。”怕野猪进村,负责巡视村民们说道。

  “什么外乡人,你看那像狗啃的头发,左家几位女婿。”

  这可不得了,这天夜里,全村男女老少都知晓老左家买车啦。游寒村仅有的四台车之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