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漂洋过海来招猪(四更,为游雪打赏+)

2021-05-09 作者: YTT桃桃
  第67章 漂洋过海来招猪(四更,为游雪打赏+)

  杨满山从山上推下来比左家以前还大、还好的门板子。

  那木料,一看就是满山以前特意留的。

  有扛锄头要去地头的村民瞧见了,想到昨日喝过左家骨头汤,虽然喝头锅的通通闹了点儿肚子,但是眼下见到满山一人推车,纷纷扔下锄头过来帮忙。

  朱兴德就是在这时驾车来啦:“吁!”利索地跳下车。

  左家门前,众人七手八脚一起帮忙安装大门。

  左家的三位女婿站在最中间,大德子喊着号子将新大门装好。

  左家的三朵花闺女,纷纷端着饭碗出来给大伙送水喝。

  送走大伙,左撇子眼角笑出皱纹,将钱给了大女婿:

  “今日要是还能猎到猪,送到镇上去卖,回头就买个车吧。咱不能总借别人的,你五爷爷家也要用车。”

  其实大德子早就想买车了。

  一是猎猪确实离不开,要使唤。

  二是,这么多年,他就有个梦,想拥有一辆车。

  他爷始终不同意,说家里有车,怕他跑的更欢。

  他爷不给买就不提了。

  只说刚才将骡子车还给五爷爷那阵,他还回头瞅瞅那骡子,才接触几回就有些舍不得。

  但是心里明白,不能再开口借。野猪进家,那是明摆着的事,没办法,人家会主动借咱家。咱要是上山主动撩骚预备猎猪卖钱,还借,拿人家车拉脚发财,那太说不过去。

  朱兴德以为老丈人递过来的二十两,是前后两次卖猪攒的那二十六两银钱。

  好些头野猪,费那么大劲儿才攒下的二十六两,这就要剩六两。

  徭役的人头钱,等于又要从头再挣。

  可没办法,牲口车就是这价。

  想起祖父那九十八两能给垫底儿,接过来一咬牙道:“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大不了从头再挣。两位妹夫,你们别心疼银钱。”

  左撇子指着罗峻熙,这才解释,大女婿你想茬啦,不是卖野猪的银钱,是你小妹夫的娘给的。说你们猎猪,往后更要帮你们小妹夫不容易,辛苦啦,掏的这钱让置办车。

  抠门的罗婆子,能干出这种阔气事儿?

  朱兴德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冷不丁一听不是自己掏钱,那嘴角是控制不住向上翘。

  此时,连满山眼里也带了笑。

  他也稀罕车,以前不敢想。

  三位女婿结伴上山啦。

  左老汉在后面摆手叮嘱:“可得加小心。”

  三位年轻人随意的挥挥手,快回去吧,老丈人。

  而且一路上,压根儿没人说猎猪的正事儿。

  都在研究回头怎么挑选骡子。

  朱兴德拍拍满山胸口:“往后你再猎啥,咱家就有车了,不用你扛到镇上。”

  满山点头:“嗯,大姐夫去哪里,也有车能来回拉脚。”

  “是,我起早贪黑回去看我爷,有它能快上许多。”

  朱兴德走在中间,又拍拍小妹夫肩膀:“等赶明儿你再考的,到时候你看着,我和你二姐夫非将车拾掇利索,抽空入了冬,咱家也打个车厢,我俩给你当车夫拉着你去。”

  到了那考点,非得大点声喊吁。

  非要让人知晓知晓,小妹夫再不是靠腿走的,还有车夫呢,俩。

  罗峻熙笑出酒窝。

  罗峻熙之前倒没有因为家里添车有多高兴,毕竟他不是那么喜欢,也不会赶车。

  但是没有想到两位姐夫能这么高兴。心里也是头回觉得娘这事办的让人心热乎。

  建议道:“大姐夫,秋收还能拉粮。”

  “对,等秋收,必须让咱家车多亮相。你家那地,我那八亩,咱老丈人家更不用说了。”

  直到半山腰,这仨人,才正式进入角色。

  只看,满山领着那俩人又七拐八拐爬了会儿,然后指着各式陷阱对大姐夫一顿嘱咐。

  朱兴德望着花样百出的陷阱,一边在心里咂舌,专门干这个的是不一样,一边郑重点头,记下待会都该怎么办,又接过来满山自制像弩一般的弓箭,背好箭筐。

  两位姐夫看向小妹夫。

  发现小妹夫望着那深陷阱,脸色有点儿发白,纷纷上前鼓励:
  别怕,你别忘了你有特技。一,跑的极快,只要别跑反。二,猪来之前,你会先心慌,这点儿就能让你提前开跑。

  杨满山拽着小妹夫,再次好一顿嘱咐怎么跑,跑哪条线,快要跑到时要如何。

  而这时,当大姐夫的朱兴德,已经开始给小妹夫打扮起来,满山从旁叮嘱,不影响他给罗峻熙打扮。

  从家里带来的扎头发的,给小妹夫扎高高的小辫,以防盘起的发鬓待会儿跑散开。上回就散开了,披头散发回来的。

  又从腰间嗖的一下拽出一条花头巾。那都带着汗味儿。

  一般人真不舍得给,这花头巾还是和小稻成亲那年,大德子送小稻的礼物。

  罗峻熙抿着唇朝后躲。

  大德子不让,愣是给小妹夫拽过来,将带粉花红花蓝花的头巾系在罗峻熙头顶。

  嘴上斥道:“你穿的那么素,跑过来,万一我和你二姐夫一个恍神没看着怎么整。这有什么可害臊的,没听你二姐夫说嘛,这里那几家猎户都不来,没人能看见。”

  打扮完,检查检查腰部、腿部缠的紧不紧,将那防蛇粉撒在罗峻熙身上,又从筐里掏出唢呐,“你吹两声。”

  罗俊熙吹的跟放屁似的。

  朱兴德抢过唢呐,不是说读书人五音全吗?这个咋还能不会。

  真的,真不是他吹牛,有时他真觉得自己比读书人聪明多了。

  拿过来就示范,一首抬花轿,吧啦吧啦就吹了出来。

  罗峻熙都看傻啦,盯着大姐夫的嘴和手猛瞧,大姐夫怎么连送嫁曲都会。

  满山是一边听曲,一边仰头望向茂密的森林,山上的鸟都被大姐夫的送嫁曲感染啦,成串成串的飞向天空。

  “学会没?最好带猪来时,能提前给个响动,一声就行。要是吓懵了也不要紧,拿好,万一跑丢救命用。”

  罗俊熙接过唢呐,将花头巾稍微松了松,晃晃脖子。大姐夫给系个死结要勒死他啦。

  满山说:“时候不早啦,别一会儿猪自己来。”

  三位连襟再次互相对视,一会儿他们仨都要分开行动。

  两位姐夫又一起看向罗俊熙,眼神里似在说:等你归来。

  都没用多久,也就才半个多时辰,系花头巾的罗俊熙,就尥蹶子往回跑,小辫都跑飞起来啦。

   半夜没有了大美妞们,明天中午十二点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