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多看美好,少理烦恼(一更)

2021-05-09 作者: YTT桃桃
  第65章 多看美好,少理烦恼(一更)
  罗母看着儿子脸色变了又变,拿不准儿子在琢磨啥,小心翼翼道:

  “你别想太多,不用负担太重,走一步看一步,啊?没事儿。

  那什么,我有给你岳母二十两银钱让去置办骡子车。

  我听说,那猪不被杀死,它是畜生会一直追着你跑下去,咱哪能跑得过它。

  只能想招杀。

  有了那车,还能拉着肉卖卖,不用总借别人家的。

  其实以前我就惦记让你有个拉脚车,人家那书生家里都有,是你不会赶车才作罢。

  这回买了,你往后去书院还是去赶考,就不用只靠两条腿了,也能坐坐。”

  罗峻熙问道:“您的意思是,车到头来还是给我置办的,和我岳父家没关。是不是我不再招野猪了,这车就要随我来回去书院,或是将来要牵回咱家?”

  “不是不是。”

  罗婆子有些急,儿子这是咋的啦:
  “那哪里是那个意思,是你借光,往后备不住能坐坐。

  咱给了你岳父家,就是给的,娘这回一点儿没心疼,真的。

  别说车了,人家能帮这么大忙,给多少都是应该的。

  这也就是你岳父家实心对你吧,这点道理娘还不懂吗?
  要是换做旁人,外人知道咱招的野猪那么吓人,还抽冷子就跑出来,都不给拿家伙什准备,备不住给人四十两五十两都不乐意帮忙。

  再说我早想明白啦,这已然不是花钱雇人的事儿了,能让人知晓吗?回头再给你暗害喽。”

  事实上,罗婆子心里清楚,还真不是自己想开的,是小麦外婆彻底给她骂醒。

  那老太太就说过:

  打量过雇人打野猪吧?想着至多花几十两就能护住,不就是花点儿钱吗?呸,想得美,你儿子那秘密敢让人知道吗。雇来的人,见到危险哪里会拼命往上冲。哪次出个闪失,没护住,索性拿着你的钱跑了,你儿子被猪拱死往山里一丢,哭你都找不着地方。

  罗峻熙听到娘说车就是给岳父家的,抿抿唇,这还差不多。

  气氛一时又静了下来,像是都在思考着什么。

  罗婆子瞟眼小麦。

  眼下她见到小麦,又控制不住的脑里盘旋小麦外婆另一番话:

  你儿子将来有没有出息,前提是有没有命享。没了命,还考个屁,还提什么出息不出息。

  这些话都跟紧箍咒似的。

  是啊,她承认那老太太句句说的对,全中她命门。

  没了命,攒多少银钱准备科举有个屁用,人都死了,谁去考。

  没了命,也确实不用再惦记出不出息。

  所以罗婆子今日被秀花骂过一通后,心里的期待迅速降低。

  她现在只想拜神求个最基本的平安、健康。儿子中不中秀才都没关系。

  这不嘛,连喊了十几年要好好温书的话都忘了:

  “行了,你和小麦快回去吧,蚊子多,缺啥少啥的夜里想想。明儿我来,你再和我说,我再给你们俩送。”

  罗婆子又看着小麦道,“我嘱咐你的那些,记住没?”

  “记住了,娘。您到家将门关严,自己在家。再别忘了熄火。”

  “嗯。”

  罗婆子此时还觉得很庆幸,她这儿媳妇多亏没回娘家说挨她巴掌跪过半宿的事儿,咱得承认那嘴是真严。

  要不然她不用猜都知晓,就凭小麦那外婆,要是知晓小麦挨过巴掌那就完了,敢撕了她。

  毕竟今日刚到左家那阵,那老太太明明不知晓这些事,她都能感觉到火气腾腾的。

  其实她也并不怕被小麦的外婆撕,她怕和离。

  罗峻熙在罗婆子要转身离开前,忽然道:“娘,那磨坊先停掉,别做豆腐了。”

  罗婆子想犟嘴,想说小麦不在家,她也干得动,但看眼儿子脸色:“那、那好,听你的。”

  罗峻熙听到娘应承下来,彻底放了心。

  这才带着小麦,特意来到大姐夫的几位小兄弟面前客气几句:“拜托你们了,要捎我娘一段路。”

  “没事儿,这都一走一路过,准保送到家。你放心。”

  ……

  几位小兄弟发现罗婆子走了一会儿,莫名其妙停下脚朝后看。

  “大娘,咋啦,是落下啥了?要不要回去取。”

  罗婆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不是,麻烦各位再等我一下,我望望我儿子儿媳背影,看他们拐过这弯儿咱再走。”

  说话时,还贼眉鼠眼的四处瞧瞧,那野猪不能从路上忽然蹿出来奔她儿子去吧?

  唉,就不该让送。

  罗峻熙还不清楚,他娘已经被吓破胆,有些神经兮兮。

  ——

  罗峻熙到家前,左撇子和白玉兰已经迅速整理好情绪,给甜水塞进被窝。

  掏心窝子说,老两口听完那番话生不生气?

  他们又不是傻子,更不是面人,咋不来气。

  就像小稻担心的那般,啥事儿就怕总结。

  没细数那些事儿前,也不觉得咋滴,生点儿气是有限的。

  生活不容易,睁眼干活,闭眼睡觉,更没精力多寻思。

  怕就怕在细唠,有人帮你细分析。

  别说小麦这种攀着非要嫁的必定会受些委屈,即便是小稻那种被大德子求到家的,也不能细唠啊。

  一唠都觉得没啥意思,恨不得全和离。

  左撇子就是这个劝法,劝白玉兰:

  “没有十全十美,饭勺难免会碰到锅沿。咱俩听过就算,唉。

  想不开就琢磨琢磨,小女婿那阵背着他娘,给咱补回门礼,给那兜里银钱花溜光。

  还有干活可笨,却在地里一撅撅一天,一声苦不叫。

  哪是那孩子嘴笨不会说讨喜话,不会耍聪明躲活,他都能打小被人传过目不忘。

  只能说,孩子是实心实意想要好好待咱俩。”

  为啥好好待,不就是看在小麦的面上,要不然能那么实在?
  像回门那次补礼,那阵可没有野猪,可补可不补的事儿。小女婿却抄书挣钱买布买酒。

  就像小麦在他家一样,受些委屈也实心实意待他娘。

  两面的孩子,都在使力将日子过好。

  白玉兰点头:“孩子确实是好样的,娘是真不咋地。算了,也算报仇啦,我娘这回给那罗婆子损成那德行,那罗婆子心里多少能有点儿数吧?不过,要是往后再敢对咱家麦……”

  左撇子抢话:“你就找岳母,岳母就能收拾她。”

  左老汉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岳母骂人也能让他心里挺爽快。以前都是骂他。

  那嘴不好,也是有优点的嘛。

  所以罗峻熙回来,盖的还是老左家最好的被单,穿老丈人补丁少的衣裳,洗洗涮涮的,岳父还问过:“要不要添点儿温水,你能用惯那凉的不?”

  过一会儿又嘱咐他:“里屋门关严啦,猪不能再来,爹给你守着,好好睡。跑一天一宿了,挺累的。”

  罗峻熙躺在炕上,望着外面的月亮,感觉这辈子也忘不了岳父岳母对他的好。

  ……

  第二日一早。

  秀花起来就被吓一大跳:“干啥呀,你扒我衣裳干啥。”

  白玉兰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娘,你醒啦,你给我看看你那腰。我给你抹药。”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