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嫌隙(二更)

2021-05-08 作者: YTT桃桃
  第64章 嫌隙(二更)
  “还有吗,”左撇子取来烟袋,没敢将烟袋点着火,问小外孙女道。

  “唉,”甜水长叹一声。

  就在左撇子以为这也是他老岳母的原话,在叹气呢。

  甜水说:“姥姥,你看姥爷呀,我嘴都干吧了,他也不说让我喝点儿水再接着学。”

  白玉兰立马下地,“对,你说你姥爷那人,下地只知道取他破烟袋,都不惦记给俺甜水倒口水喝喝。”

  甜水端着小碗,一边小口小口喝着水,一边和姥姥姥爷打商量:“要不要换个地方?”

  “换哪,为啥。”

  “就要开始干活啦,要去灶房。

  太姥姥说,这不野猪进院儿?家里破烂的东一块西一块,还欠着全村老少的人情。这可真是位好孙女婿啊,快赶上祖宗了,搭着全家为他一人忙乎。

  太姥姥还说,她猎野猪腰伤啦,差点儿丢掉半条命。

  小姨夫的娘就急忙擦擦眼泪:婶子,我来,都我来,你老快歇着。

  太姥姥说,显不着你,给你儿子领走,别再让俺们家再有麻烦就行。

  小姨夫的娘就抢过菜刀,拎起骨头开始干活,很怕晚一步被太姥姥轰出去,还说婶子,我求你了,快让我干吧。我多干一会儿,心里能舒坦些。是我们罗家对不住啊……”

  正在这时,外头传来响动。

  白玉兰急忙嘘一声,让孩子先别说话,以为是小女婿他们回来了。

  到门口一瞧,微松口气:“满山呀,你咋才从山上下来,挖陷阱挖到这时候?”

  “嗯,姐夫那兄弟二柱子也刚回去。”

  杨满山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脸上、胳膊上、腿上、脚丫子又是黑泥又是汗,东一条西一道。

  干脆屋没进,先在院子里洗洗。

  满山用眼神扫着,看来撞坏的井边重新砌好,也不知后院墙和园子、以及茅房收拾出来没有。

  “娘,门板子我在山上破完了,夜里黑就没抬下来。明早我再回山上一趟,用推车拉下来。”

  啥?
  满山不止在山上挖了一天陷阱,还将家里门板子不声不响给打好了。

  难怪累成那样。

  白玉兰冲屋里紧忙招呼:“豆啊,满山回来啦,你快给拿帕子拿两件换洗衣裳。”

  帮着擦擦背啥的,让舒坦舒坦,昨晚没睡好觉,今儿早些睡。

  而白玉兰自己是转身进了灶房,将给二姑爷单独留的大包子,一直放在锅里热着端出来,打开咸菜坛子捞一小碗咸菜,又向灶坑扔几根柴火,热一热浓浓的骨头汤,这都是秀花熬汤那阵早就留出来的。

  人家秀花说了,没道理全村喝大骨头汤,咱自家人却要喝添水的稀汤,好东西要先可着自家人,永远要记住这点。

  小豆在仓房里点着火把,给满山擦背时,满山将一个破布口袋递给小豆:“家里的三十六两银钱拿出来了。”

  小豆反问道:“那咱家是像大姐夫似的,都交给爹娘帮存着,留着明年盖房用,还是我自己单放着?”

  “听你的,咋样都好。”

  满山抹把脸上的水:“对了,大姐夫拉他祖父回来了没?”

  “嗯,老早就回来啦,据说姐夫卖肉卖的可快了。”

  “你给水没?”

  “没有啦,就连缸里掺的那些水,也被外婆熬了汤。”

  小豆想了想,这种偷摸给人水的事儿,还要劝人喝,有时候真挺难的:
  “再说,就算有水,咋给啊,总不能对姐夫一遍遍强调,这水你别喝,喂给朱爷爷,姐夫会咋想。

  可要是不强调吧,家家缸里有水,到家啦,谁也不会再碰水囊里的水。”

  满山比小豆还不擅于撒谎,这种难题依他看,只剩实话实说一条路。

  “那咋办。”

  小豆抿抿唇:
  “明日开始,你们不是要猎猪嘛,姐夫不在家。

  我想着,依照大姐的性子,姐夫不让她回去,她也会回去一趟,就看是明日还是后日了,要不然她不放心。

  嗯,到时我跟着回去,帮浇浇地,洗洗涮涮,给大姐扛包。然后找机会喂给那老爷子水。

  反正老爷子不会说话,大不了趁大姐不注意,我硬喂。”

  小两口想起水的作用,心照不宣的还有点儿含糊:
  也不知有没有用。

  像外婆就吐,还连吐带拉的,今早起来才好点儿。

  可要说喝那水没用吧?外婆虽然习惯性与人叫苦,问就说要累死了,但是看起来明显的很有精神头。

  问岳父岳母也说:别看没咋眯觉,挺有精神的。

  岳父还玩笑说,腿没以往那么疼,可能是撵猪跑活血啦。

  与此同时,游寒村到青柳村的小路上,罗峻熙不能再送,再送就要给娘送到家,他站住脚。

  罗婆子今日累的腰要直不起来,借着月色仰头看眼儿子,嘴唇蠕动好几下,才道:
  “明儿一早,我就将你的书箱,还有你和小麦的衣裳推来。”

  “嗯。”

  罗峻熙嗯完,忍了又忍,到底还是问出了口:“是您主动提出让我住岳父家的?”

  “对呀,”罗母不明白儿子问这个干啥。

  其实罗峻熙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确认这事儿。

  昨儿娘没来那阵,为猎猪方便,那阵已然定下住岳父家。

  当野猪追到家里后,掏心窝子讲,他务实些,无论从哪方面考虑也确实更要住在岳父家。

  既然是同一个答案,事情已经定下来,作为一个男人、儿子,又何必要计较是谁建议的。

  可是这人啊,或许这就是人性。

  复杂到道理都懂,却还是会纠结地、控制不住地朝不好的方向琢磨。

  比如,娘以前恨不得他天天在家,根本不允许他在岳父家过夜,最好别登左家门。结果他前脚将野猪能招到家里这事暴露,娘后脚立马将他推出去,让常住。

  罗峻熙有种,别扭的,不堪说出口的,被亲娘推出去的抛弃之感。

  他想及时打住这种想法,不停地劝自己,如洗脑一般:
  娘不是怕他回家招野猪会被连累到丢命。

  毕竟娘要是想要他好好活着,又有什么办法呢。

  难道自己非得将猪招到自家里,看到娘一个妇人连跑都跑不快,就是自己想要的吗?

  别那样想。

  没有任何一个做娘的不盼自家孩子好。

  尤其是他娘,含辛茹苦将他拉拔长大。

   我昨天好像累着啦,续航能力太差,我冲了一天电还没缓过来。所以不一定有更新了,有也是半夜,大家早些休息,明早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