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二更)

2021-05-06 作者: YTT桃桃
  第59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二更)
  院落里,小豆现打井水。

  特意将先打上来的两盆水,倒进洗骨头的盆里,又打上来小半桶才给外婆,这不是能凉快些。

  甜水像模像样的卷起衣袖,用凉水洗过帕子,仰头将帕子再递给太姥。

  秀花抹把脸,擦擦脖子上的汗,舒坦极了,语气却不好。

  声不小道:“瞅瞅这井让野猪给撞的,打上来这么多水,水里还有土。看着吧,咱们家往后就吃沙子吧,且得吃一阵儿。”

  白玉兰和罗母坐在大屋里听的真亮的。

  白玉兰怕罗母尴尬,推推炕沿上的饭碗:

  “亲家母,喝水。”

  然后没话找话唠开场白:

  “你说,这事儿整的,也不知晓你来呀。

  我和麦她爹,起大早去杏林村我大姑爷那里去啦,他分的八亩地没人伺候。

  今年地旱,你也知道,一天离不得人。

  我俩这,真是着急忙慌带小跑,又从杏林村赶回来,忙着给自家地规整规整。

  再和村里人这个说会儿话,和那个说两句,咱家今儿不是分骨头汤嘛。

  要知晓你来,我和她爹早就回来啦。

  你看,还让你干上活啦,累坏了吧,快歇歇。

  小稻我那大闺女,可能是有孕睡着啦,也没说去喊我们。她现在记性成不好。我那娘,忙乎的估么也忘提一嘴。”

  罗婆子也借着这开场白,接话道:

  “别提啦。

  昨夜俩孩子传信儿,说不回去啦,我还寻思今早备不住能早些回家。

  干粮提早放锅里,豆子正泡着,结果俺们村里正他爹,扯脖子喊,罗家的,知不知晓你那亲家院里进野猪啦。

  他那一嗓子不要紧,我这一盆豆子全废了,全扣地上。

  我那心啊,当即扑腾的,都没个底儿。

  脑子迷瞪的,大锅火忘熄啦,也差些忘关大门就朝这跑。

  来这里一看,你家大门倒了,我腿更是软的邪乎。

  你也别再客气,咱都是实在亲属,我眼下干点儿活倒是好一些,能不去多寻思那野猪。”

  罗婆子说到这里,放下装糖水的饭碗,再也装不下去,捂上眼睛哭道:

  “老姐姐,想必你们早就知道是咋回事儿,是俺家稀饭招的那野猪。你说我家稀饭儿这是啥命呀,啊?明明下生那阵,批八字的说好的不得了,有他会猪羊满圈,啥也不缺,五谷丰登。”

  左撇子麻溜站起身,不能再陪着。

  本身家里来妇人,尤其是这种没有亲家的亲家母来串门子,他作为男的也不适合多待。

  意思两下露露面就可以。

  这回小女婿他娘哭上了,他更省事,连客气话都不用在心里打草稿了,可以赶紧离开,让孩儿她娘她们唠去吧。

  左撇子和老岳母走个顶头碰。

  秀花烦死这种说几句话就哭的。

  怎的,你家儿子招的野猪有理啊。你哭起来没完,还想让谁哄着不成?

  你愿意哭回家哭去,别拽着我家玉兰,一个不干活还要搭一个。

  上午训你的,合着见到我家玉兰好脾性又忘啦。

  “包包子!”

  嗯?
  白玉兰才递给罗母帕子,对亲娘直挤咕眼,不停用眼神警告老娘:

  怎的又要包包子,你要不过啦,快出去,别添乱。

  且在心里嘀咕:娘一天天的就知晓吃,今儿有骨头汤还不中,还要吃包子。

  那多费肉?肉感觉往后倒是不那么怕了,那多费面。

  却没想到,秀花只说仨字“包包子”,那罗婆子立马擦干眼泪,应的那叫一个痛快:“嗳,来啦。婶子,看见我剁的馅儿没,早就剁完啦。”

  白玉兰和左撇子对视:“……”

  这一上午,家里到底发生些啥,怎么感觉一向爱端着的罗母,在他们娘面前像个小鹌鹑似的。

  而让白玉兰懵噔的事情还在后面。

  包包子的人,只有秀花、白玉兰,和罗婆子。

  剩下包括小麦,都被打发出去啦。

  秀花打发的,为方便说话。

  白玉兰打开面盆一看,面早就发上啦,心口一痛。

  秀花说玉兰:“怎的,心疼啦,嫌弃放的白面多啦?要不然就不吃,吃就做的香些。”

  罗婆子脸上带笑接话头:“是,别舍不得,老姐姐。我明儿再来一趟,将小麦和稀饭他俩的换洗衣裳送来,”问秀花:“行不,婶子?”

  秀花可有可无的:“嗯。”

  这回罗婆子脸上的笑更真实,心里一松:“到时随他们衣裳,我再推来些粮。我能推来多少就推多少。等秋收完就好啦,咱家还有那新大米。你和我大哥,还有我婶子,你说我婶子来家,我也没及时来串串门,都尝尝咱家那新大米。”

  白玉兰疑惑,等会儿:“你说,让俩孩子来这里住。”

  “那要不咋整啊,我刚才只顾哭,也没说明白。老姐姐,这次就得麻烦你们,你和老哥为稀饭儿多操操心吧。我这一个人,也啥都干不明白。咱家孩子还是那种毛病,不是银钱什么的能治得了的……”

  秀花用手势提醒罗婆子,唠嗑就唠嗑,请不要耽搁包包子。

  罗婆子急忙接着擀皮,一边忙乎一边话里话外全是放下身段的:

  “老姐姐……”

  “拜托你和大哥……”

  “这回我家真是给你们家添了麻烦……”等等。

  以为这就完了吗?
  秀花特意晃悠到灶房门口,看眼天儿,一看外面有没有人听着,二看太阳猜测是几时啦。

  回头再返回灶房,她就咳嗽一声。

  “咳咳。”

  咳给罗婆子听。

  罗婆子:“对了,你瞅我这记性,还有个事儿忘说”,先拿起锅边抹布擦擦手上的白面,接着开始掀开衣襟,手朝裤腰伸。

  没一会儿功夫,左撇子在后院里就听见灶房里传出:

  “不要,真不要,那是自家孩子,我们不可能眼瞅着,亲家母你这是在干啥。”

  “你快拿着,不是给你的。我知晓,你和老哥,对我家稀饭儿的心和我是一样的,咱当爹娘的没话说。可是没车来回拉脚那不扯呢嘛,跑都跑不快。”

  “那也不能要,实在不行,孩子们真缺我家掏银钱,哪有让你给我家买骡子车的,回头这骡子算谁的,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罗婆子一把扯住白玉兰胳膊急了:“谁传出去呀。”

  罗母心里流泪,都在传老左家被野猪拱的事儿。

  “没人传。自家人,快别再和我撕吧。你再这样,老姐姐,我赶明都不好意思来家。再说拢共没多少,就二十两,备不住还不够呢,需要你添。”

  ……

  头屉包子出锅,秀花忽然对罗母的态度大变。

  按住那罗婆子肩膀坐在饭桌前,看见罗婆子前襟有白面还用手给擦擦:“不用你包,先吃,快尝尝咋样,多吃几个。”

  眯眼扫眼外头,大声道:

  “小麦啊,这第二锅迟迟不端进来,你是不是在给你婆婆装包子呐?哎呦,这就对啦,要不说咱家孩子孝顺。多装几个,你婆婆一人在家,下晚热几个包子就是顿饭。”

  罗峻熙没等进院,就听到左家人对他娘极为有礼厚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