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最美的伤口(一更)

2021-05-04 作者: YTT桃桃
  第52章 最美的伤口(一更)
  “德哥,你那头发?”六子惊愕。

  二柱子攥拳一发狠:“谁干的。”

  其他几位跟来的小兄弟是饥肠辘辘,从外面就闻到肉香味儿,只是那大门坏了才没敢吱声。

  他们进村那阵,遇见村里人去地里早的,看他们朝左家来还指指点点。

  朱兴德指指院里的猪,它干的。

  望着随六子来的六位小兄弟,真是鸡一打鸣就赶来:“走,进屋,吃饭。边吃边唠,今儿找你们有点事儿。”

  左撇子脸带笑,在屋里听到动静出来招呼:“对,这早就准备好啦,上回来家,就没端筷儿。”

  一般庄户人家请吃饭,那是对客人的最高待遇。

  没办法,缺粮啊。

  通常是家里盖房要上房梁啦,或是家里谁成亲才会舍得安排几桌。

  “叔,您客气啦。”

  大德子的几位小兄弟还特意冲灶房也喊一声:“婶儿,麻烦你啦。”

  “嗳,不麻烦不麻烦,都吃饱饱的。”

  白玉兰声音里带着笑意回应一句,都没空出去瞅瞅客套两句。

  白玉兰在灶房忙乎一脑门汗,连汗珠子也顾不上擦,手很巧的连续捏出一个又一个玉米菜团子放在蒸屉里。

  时不常还要掀开大锅盖,锅盖一开,热气扑鼻,用筷子扎一扎炖的猪头烂没烂。

  小豆、小麦在旁边当当当剁菠菜、切胡萝卜丝,也是在这热气熏天的灶房里闷出一脑门汗。

  小稻洗完手急忙来到灶房帮忙,甜水之前尿炕啦,她才给闺女换完褥子,顺手就给褥子还有昨日家里人换下的衣裳洗了。

  小稻才露面,就被小豆给推出去,“大姐,去睡,你双身子,洗衣裳就累够呛,快些去眯一眯。”

  左家人都是一宿没怎么合眼,别人能继续熬,双身子的怕出岔头。已经提醒好些回了,大姐就是不听话。

  “没事儿,”小稻愣是从小麦手里抢过菜刀,让最小的妹妹坐边上喝口水歇一歇,笑着说:“我咋感觉这胎比怀甜水那阵还稳当呢。别看我一宿没睡,我真挺有精神头。”

  白玉兰一边揉菜团子一边头也没回道:

  “稳当也要加小心。

  你别干啦,将那锅盖打开,猪头捞出来端院里晾晾切喽,单切出一碗送到你五爷爷家。

  这回又用到人家骡子车,人情越欠越多。

  也就你五爷爷吧。换别人家都得膈应,会给人家车板子染的满哪是血,更会心疼那骡子。”

  这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没对比就看不出谁好。

  以往家里也借过别人家车,又要给喂骡子,又要洗车。

  等秋收时,借牲口车的人家还会念小话给咱听,恨不得人情怼在脸上讨要,问咱要豆饼子和玉米秸。

  再看那左五叔,人家是大里正,有啥可求到咱的,倒是这么些年没少帮咱家。

  像今日,天没亮那阵给送来药油,没等咱家开口求,就牵来骡车让用。每次借车也不要人情。

  白玉兰支走大女儿,让送完肉回头必须进屋睡觉,又对小女儿,小小声道:“麦啊,你也别切啦,将我单独留的那菜给你二姐夫还有峻熙送去。”

  除了大姑爷在招待朋友,二女婿和小女婿早就被白玉兰打发去小屋眯一觉。能睡一会儿是一会儿。

  这一宿啦,都没咋合眼,尤其小女婿待会儿还要玩命跑。

  而且白玉兰怕小女婿是读书人,是上等人,二女婿倒是好说话,咱庄户人没那些讲究。怕小女婿会嫌弃和大姑爷那些朋友一个锅里搅食,她还特意甭管做啥,先留出一部分。

  小麦端着饭菜,来到小屋将罗峻熙叫起来。

  没等她男人说话,小麦先嘘了一声,外婆正睡的香,别说话。

  罗峻熙睡眼惺忪坐起身,看眼躺在炕头搭件衣裳睡着的外婆,吃菜团子都不敢大声,一边盘腿坐在炕上小口小口的咀嚼,一边顺手拿起蒲扇还给外婆扇两下。

  那蚊子明晃晃在外婆脸上趴着,外婆愣是睡的一动不动。

  小麦用眼神问罗峻熙:“二姐夫呢。”

  不知道啊。

  杨满山压根没睡,怕丈母娘磨叽他,非让他休息。

  特意从后窗户跳到后院,在默默垒撞坏的鸡窝。

  没敢修理倒下的茅房,怕动静太大,影响外婆、外甥女还有小妹夫休息。茅房得回头夜里抽空再弄。

  ……

  没过多一会儿,大屋招待客人的饭桌上,就只剩一盆白菜炖肉的菜汤,筷子散落在桌边,干粮笼里也只剩一个菜团子。

  能看出来,最后一个干粮,朱兴德那几位小兄弟谁也不好意思吃,怕又空了,左叔又去端菜团子,这才剩下。

  后院旮旯,左小豆手里全是水囊竹筒,才给打完水的满山亲醒,“你要小心些,别总觉得自己是猎户就应当应分做那最危险的事儿。和大姐夫小妹夫这些自家人有啥可难为情的,猪来了和姐夫一起上。”

  小豆嘱咐完,来了前院特意水缸附近背着人晃悠一圈儿,假装在水缸这里舀的水,然后才将水囊竹筒递给大姐夫。

  让朱兴德给大伙分分。

  朱兴德可不止分水,他还分镰刀,铁钎子等等,朝车上扔绳子。

  六子和二柱子合力将院落肢解的野猪一大块一大块扔车上。

  这一使劲,六子一摸屁股:“哎呦,我得去趟茅厕。”

  后院朱兴德笑骂他:“没人稀得瞅你屁股,俺们还怕长针眼呢,你别贼眉鼠眼的。”

  岳父家这茅厕成了露天的。

  而罗峻熙这面也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小麦蹲下身正在用布给他缠腿,是杨满山告诉的,说这样跑的快。

  罗峻熙今日出息啦,还将杨家传家宝、杨满山随身带的匕首塞到腰间。

  头一回身上带刀,说不上来,他莫名有点儿振奋。

  ……

  左撇子在没门的大门口,对三位女婿挥手,还要假装说:“大姑爷,让他们卖肉,你快些将你爷接回来。”

  实际上,眼下接朱老爷子已经成了“不正经的事”,打猪才是正经事。

  左撇子送走这些人,看眼他老婆子,老两口很默契的拎起锄头下地。

  不是自家的地头,是打算趁着还早去趟大姑爷家那八亩地头。

  这样等姑爷们约莫回来,他们也差不多浇完水能赶回来啦。

  小豆和小麦嘴上嗯嗯应着:“我们会歇一会儿。”

  但是爹娘前脚一走,小豆和小麦就用布巾子围住头发,拎着水桶去了自家地头。

  小稻悄声下炕,来到后园子拾掇被野猪糟蹋的菜,能抢救的抢救,不能的,摘下来晾晒或是下晌男人们回来吃。

  秀花是睡了一个多时辰也起身了。

  秀花脚边躺着呼呼大睡的甜水。

  只看那老太太默默掀起衣襟,疼的直咧嘴,拿那药油正在给自个后腰抹药。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