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欢沁(四更,为也是亦然打赏+)

2021-05-04 作者: YTT桃桃
  第51章 欢沁(四更,为也是亦然打赏+)

  关于罗峻熙在同窗面前窘迫这点,朱兴德没梦到,他是猜的。

  在那个一文钱一文钱挣钱攒钱供儿子念书的寡母手里讨生活,寡母不易,你当给这样人家做儿子的容易?

  罗家看起来好像挺殷实,却不敢花。

  那罗母为人很抠门,朱兴德多少理解点儿。

  不晓得科举到最后会花多少银钱,也算不出来拢共能花多少银钱。

  毕竟那科举,咱不懂也知晓。

  不是那种定下来只要供三年、六年、九年有个盼头,你说个数,咱能差不离儿算出束脩费的事。

  它是那种:考不下来,只要是不认命,尤其妹夫年纪小,很有可能会一直重复的供读书,谁知晓这一供要供多少年?

  而小妹夫那寡母年纪只会越来越大,往后会更加干不动,挣钱道又有限,地里的收成年年月月就摆在那里,那罗婆子她心慌啊,妹夫在她眼里等于填不满的无底洞。

  就这,还只算计束脩费。

  还没算上次次去赶考需要准备的银钱。

  那罗婆子又没去过城里,朱兴德猜测,备不住还不敌外婆见过的世面大。

  村里人就是这样,甭管进城花的多不多,她们听见城池字样就觉得会老贵啦,穷家富路,踩人家地盘都贵。

  所以朱兴德自然不用做梦就知,罗母一文银钱恨不得掰八瓣花,家里有点存项却总觉得不过是驴粪蛋表面光。那平日里,能给妹夫多余的银钱交交同窗吗?

  就依照村里大多数老娘们的做派。

  估计恨不得给小妹夫教的,最好在外吃饱饭回来还没花一文钱才是聪明人。在外面不乱花钱能省则省的男人,才是过日子的好男人,才是乖孩子。

  小妹夫只要有不必要的花销,他都能想象出来那罗母指定会嘟嘟囔囔的说咱家穷,儿别去和外面有爹的比,等等乱七八糟的。

  小妹夫不是有无意中提过,镇上先生过寿,同窗们说买礼送去转头就送去,小妹夫却要现回家一趟取银钱。

  可想而知,小妹夫那日子有个好过?
  人家同窗招呼出去吃饭,妹夫得假装在一边看书,只能从旁眼巴巴看着。

  日子一久,一个书院里的,谁还搭理你?
  罗母那个没见识的不知晓这点,他可是知晓。

  人家同窗出去赶考,定个独立的小间,妹夫住大通铺,心里还得寻思:我娘挣钱不容易,我娘说啦……说啥?倒霉点儿的,赶考文书都会被偷喽。

  所以,真不是他朱兴德喜好埋汰人,以上两点还只是简单打个比方,妹夫在外求学的委屈,和在同窗面前的窘迫,它压根儿就少不了。

  做大姐夫的,朱兴德眼下没个能力,不敢说出:“妹夫,你考一日,大姐夫供你一日的话。”

  那是吹牛逼了。

  但是,他今日敢在全家人面前撩下:“姐夫往后尽力不让你在外面比别人窘迫”,他却是会说到做到。

  像小妹夫身上只有一套深蓝色布衣、一套青色长衫,那洗的都发白啦,他掏点儿银钱给扯几块布,让小稻给妹夫多做几件体面的长衫,还做不到吗?
  像小妹夫往后再去书院,他让岳父准备点儿银两,单独塞给小妹夫揣着,不止揣罗母那点儿可丁可卯的银钱,还能有点儿过河钱一时和同窗有个人情往来,别让人说咱为人差劲儿,他还做不到吗?
  像赶明儿他和满山陪小妹夫赶考,他和满山住大通铺,提前给小妹夫定个单间,让好好睡一觉再去考,这点儿事,他办不到吗?

  “大姐夫,我用不着,倒是你,要分点儿卖猪银钱的,你不过日子啦?”

  罗峻熙怕二姐夫多想,当着二姐夫面前不好意思多说。

  却实打实的能感受到,大姐夫和之前不同,那话里带着对这个家浓厚的情意。

  越这样,他越想为大姐夫操心。也感动。咋看出来他曾被不少同窗瞧不起。

  “不过啦。”朱兴德到底年轻,哪怕梦里遭受那事儿吃过亏,脱口而出就是这义气话。

  说完后,还憋不住笑啦。

  头发烧的乱七八糟,朱兴德挠挠头发道:
  “唉,咱连襟几个命苦,都是那种没什么兄弟命的人。

  我家倒是有几个,这次分家我算看出来,那一涉及银钱,根本指不上。

  咱老左家就更是了,咱家人太少。

  有个什么事,遇见个风浪,连个帮咱的人都没有。”

  朱兴德情不自禁望向外婆,到头来,要由这么大岁数的人豁出命护住这个家。

  外婆,你放心,在那梦里我惹祸,在这现实,我接棒,帮你护着。

  朱兴德的目光,从外婆身上又转到二妹夫和小妹夫身上:

  “咱家人少,但咱家能蚂蚁过河抱成一团,那不比兄弟多的强?

  咱仨没兄弟命,往后咱仨就是兄弟。

  一家有难处,三家都伸手。

  今儿这个没房子,明儿那个要赶考,后儿家里要置办骡子车,再再后个儿,咱好好干,备不住能盖房子盖一大片连在一起。

  就这些事,往后三家合在一起使劲儿,一点儿点儿给它办喽,我就不信,咱老左家这日子,它过不红火。”

  这番话说的有一个算一个,各个心热。

  杨满山也终于说话,他在大姐夫全情投入发表讲话后,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说道:

  “爹,我吃的多,以前没来住,是怕你和娘嫌我。”

  有句话及时憋了回去,那时连他媳妇都嫌弃他。

  “要是真不嫌我,不等冬日,这两日拾掇拾掇我和小豆就回来住。洞里那窝,留着猎猪我们歇歇脚。我也不怕别人说我是上门女婿,小豆要是愿意多生几个小子,我也在大姐夫后面排着,给你两个。”

  左老汉当即捂住眼睛,眼泪顺着那布满沟壑的脸流了下来。

  没被猪吓哭,被姑爷们给说哭。

  这是左老汉第一次在儿女们面前落泪。

  这也是第一次不觉得,作为大老爷们在人前哭了丢人。

  而白玉兰早就哭的鼻涕出来。

  杨满山看到老丈人哭了,劝解道:“值得庆祝,别哭,没酒喝就喝水,爹,多喝水。”

  还有小妹夫,就剩这一个水囊里有纯正的神仙水,爹一碗,你一碗,快喝。

  满山盯着罗峻熙,心想:他不会像大姐夫那般,会说那么些暖心话,让他编都编不全乎,别说张嘴就来啦。

  他只知,妹夫,我保你喝了这水,天亮还能接着跑,因为他刚才杀猪时有试过力气,身体比以前好许多。

  往后你的水,姐夫供啦,不,全家的水都能供,这就能找旮旯亲一口变出来,只要你们别拉稀。

  小稻、小豆、小麦跟着爹娘一起抹泪。

  她们从来没被各自夫君感动过这样。

  小稻:她男人头发被烧成那样,可今晚,她瞧着最俊。比那潘安哥哥都俊。

  小豆:原来满山不来她娘家,是怕被嫌弃?她以前到底表现得有多差劲。

  小麦:以前总觉得峻熙哥哥该端着,做那村里的日月高不可攀才是应该的。今日句句往外搂大实在话,她才明白,只有接地气的峻熙哥哥才是夫君。

  秀花端起饭碗,想憋住笑容都憋不住,“喝疙瘩汤。都喝,就是少了点儿,不够的话?”

  白玉兰用袖子使劲一抹泪,又哭又笑道:“不够我再去煮,咱家不怕吃。”

  老左家被野猪拱了半宿,以好些人抹眼泪收场。

  后院的鸡,就在这时打鸣了。

  天,要亮了。

   今晚大家睡个好觉,半夜没有了哈,晚安噢,明天中午十二点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