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情和义今日我知(三更,为车厘子929打赏+)

2021-05-03 作者: YTT桃桃
  第50章 情和义今日我知(三更,为车厘子929打赏+)

  这一晚上,老左家迅速登上游寒村第一奇闻的光荣榜。

  野猪来家啦,那都怼到院子里大眼瞪小眼,人恁是没咋滴,你说奇怪不奇怪。

  心细的人家,离开老左家回头就查看院落。

  羡慕白得猪肉,但他们更想要命,好死不如赖活着。

  相信明早过后,以游寒村的地理位置,老左家还会迅速成为七个村茶余饭后的话题。

  外面咋传先不管,那也不是能堵住嘴的事。

  只庆幸村里人出来那阵,全跑疯啦,罗峻熙招猪那事儿也就没那么显眼。

  左家人正团团坐在大屋里。

  秀花摆手,打破沉默:“我说,先去煮点儿疙瘩汤吧。”

  白玉兰难得没和亲娘犟嘴,跑半宿啦,都给大伙跑饿啦,再一会儿,鸡就要叫。

  不知还会不会叫唤,估计鸡在后院也被吓的不轻。

  依旧是外婆,又说道:“行啦,都别藏着掖着啦。今晚,不知道咋回事的,看也看明白啦。要不是小孙女婿招野猪,那猪只盯着他,你当咱们还能坐在这里说话。”

  再者,仨女婿各个知晓,人家回头不和自个媳妇说?再亲谁能亲过一个被窝里的媳妇?还有她那个老女婿,估摸也早就和玉兰支吾出几句。

  那怎的,合着就瞒她一个外人呗。

  越瞒她,她越想给捅破。

  左小麦眼泪下来,“外婆,怎么办呀”。

  这功夫也反应过来,难怪婆母会好心给她带米面来娘家,备不住就是商量这件事,连婆婆都知晓。

  倒是自己,如若没发生在眼前,啥也看不出来。她这俩眼睛是黑窟窿吧。

  罗峻熙躺在炕上,眼下顾不上老幼尊卑,老的坐着、他躺着,全身跑的有点虚脱,拽拽小麦衣袖,极小声哄道:“别哭,不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担心。”

  小麦第一次对罗峻熙发了脾气,甩开那人的手,连看都不看。

  满山坐在炕沿边,离这小两口的位置有些近,怕小妹夫尴尬,急忙起话头道:“爹,那明早还猎猪不?”

  得,他哪里是给小妹夫解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左老汉叼着烟袋说:“不猎啦,你大姐夫那些小兄弟明早来,咱家不让人白跑,让你娘给炖块肉吃吃。就说是你姐夫招待的。”

  朱兴德抬下眼皮,也正想说,剩下的够卖,先让小妹夫歇半日再议。

  没想到,瘫在炕上的罗峻熙,忽然挣扎的坐了起来:“去。”

  啥?大伙全看向他。

  “照旧。”今晚的罗峻熙,不比做噩梦的大姐夫对左家的愧疚少。

  就因为他在这里住,门干掉,墙推倒,甜水吓的哇哇叫,全家玩命救他一个人。

  但得有一个人有闪失,左家将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更不能因为今日没人有闪失,就不记这恩,不记给家带来的祸事。

  “爹,听我的,我和姐夫们去猎猪。我跑得动。我不仅明早去镇上路上猎,而且往后还要随姐夫们日日去山上猎。”

  直到猪没。

  罗峻熙咬牙:给寒山野猪全部猎杀。

  如果说,罗峻熙之前是被迫接受朱兴德的提议,觉得大姐夫为俩银钱真是豁出他,那么眼下却是最心甘情愿的。

  你看那半村子人比比划划,真正往上玩命冲的人有几个。

  他有这招猪的毛病,又有几个人能豁出来和他一起担着。

  没有这些家人,他总不能一直跑下去吧,那么眼下还有命活?

  所以,明儿,帮姐夫招完猪后,他打算回趟家,和娘原原本本的说一遍事情经过。

  罗峻熙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继续道:

  “姐夫们说的对,反正我也有这毛病,何不利用起来。

  如若像大姐夫分析的那样,我要是之后还有继续科举的造化,姐夫们还要陪我去赶考。

  家里田地顾不上,大事小情要脱手,让他们吃啥喝啥。

  我不能让姐夫们白白为我,拖累他们自己的小家。卖猪先挣些钱。”

  这就是他的心里话,再没之前的虚头巴脑,发言完毕。

  朱兴德接过话,“那好,猎猪的银钱,包括今晚这头,咱都放爹这里攒着。”

  朱兴德是打算明日从镇上回来就撒谎,到时和家里人说,在镇上有听别的县里人讲,今年要征召徭役啦,咱家要做准备,到时用猎猪的银钱交全家的人头钱。

  “二妹夫,你那房子先别买。”

  杨满山疑惑:“哪个房子?”

  左老汉急忙和端疙瘩汤进屋的白玉兰对视。

  白玉兰用眼神询问老头子,你和大姑爷说啦?嘴咋那么欠,二姑爷都不知晓。

  左老汉:“……”

  他懂了,大姑爷是做梦梦见啦。

  “啊,满山,我和你娘之前给你问过村里老陶家的房子。”

  朱兴德点头:“就那家,别买。”

  梦里那家最不咋地,想了想说:

  “今冬满山别想多,来家里住。

  啥上不上门女婿的。

  姐夫和你掏心窝子说,爹娘不是那样的人,要是有别的想法,早在你成亲前就谈啦。

  我是做老大的,比你们多当了几年女婿,我是知晓这事的。爹曾说过,老杨家就你一个根儿,咋滴也不能让你做上门女婿。”

  左老汉和白玉兰没想到大女婿忽然将这个话题捅破。

  更让他们意外的是大女婿接下来的话。

  朱兴德特意笑了下:

  “我还排着队呢,轮不到你,二妹夫。

  你大姐要是争气,俺们生十个八个小子,我就给爹送来一两个养。

  他不要都不成。

  所以,你也就别听外面胡咧咧,和我二妹子过冬来这里住。山上指定不行。

  等明年,咱将大房子盖起来,好好堵住说你上门女婿那些人的破嘴。

  要说银钱,你也别愁。我那里有,九十八两,不敢说都拿去,但是七八十两没问题,剩下的也是怕我爷这么大岁数有个闪失,留点儿备用。再一个也看看猎猪能猎多少啦。”

  朱兴德在心里算计,要是能掐着日子多猎几头,去掉仨徭役人头银两,剩下的钱,都可以给满山留着明年盖大房子。

  咱还不买老陶家那小破房呢,咱盖大房子。

  赶明他出去那多有面子,被别人说,你那连襟大房子气派,你小连襟是秀才公子。到时再去状告,看谁敢打板子。

  提起小妹夫,猎猪的钱其实最应该给罗峻熙。

  可是眼下要用银钱的地方太多。

  朱兴德道:

  “还是那句话,咱仨玩命挣一阵成不?
  满山,峻熙,无论往后猎杀多少,挣多少银钱,大姐夫话放这,姐夫我都不要。

  一个盖房,一个给当赶路盘缠。

  小妹夫你不说,大姐夫也清楚,那科举是有钱人家干的事,咱家虽没本事,但是会竭尽全力的,往后让你不在那些同窗面前窘迫。”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