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月亮月亮你别睡(二更)

2021-05-03 作者: YTT桃桃
  第49章 月亮月亮你别睡(二更)

  朱兴德像四百米接力似的,两条腿早就已经原地加速倒腾起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只等妹夫跑过,仗着手中家伙什的杆长,好方便一个大铁锨子抡过去。

  一切实施的非常完美,朱兴德也准确无误地甩开膀子,爆发般蹦跳着用铁锨搂了过去,只是……

  只看那口黑黝黝的大野猪,身上扎着大铁锨,血流老长,家伙什都给你带跑啦,更加放肆地死追前方的罗峻熙。

  朱兴德急忙从地上一跃而起,空着手冲前方挥舞着喊道:“爹,陪跑。”

  确实撩不倒要陪跑啦,因为这么一会儿功夫,全村的男女老少全出来啦。

  村民们一个个举着火把,披着衣裳,看直了眼。

  他们看到有个庞然大物,只有离得近啦,才知晓那竟然是野猪。

  那野猪一会儿撵老左家这个,一会儿又撵那个,看的人眼花缭乱,脑子都反应不过来。

  各个站在自家门口,先将脑袋扭到左面,由远及近看那头大野猪追着老左家人奔腾而来,然后再眼睁睁望着打自家门口喧嚣跑过,带起一片尘土。再跟着向右转头看那一路的血迹,以及老左家人连喊带吵吵的叫声。

  游寒村里正叔,伸手摆动叫家里人:“快,老大,快带人抄家伙去帮帮忙。”

  还帮啥忙?你们根本撵不上罗峻熙和野猪,等你们来帮忙,黄花菜都凉啦。

  里正叔清晰的听见,在这夜里,撇子侄儿那岳母嗓门亮亮地吼道:“孙女婿,跳!”

  里正叔眯眼望了过去,心急的寻思:一个老太太瞎跟着掺和什么。越发加快组织壮汉们去帮忙。

  而这面,你得承认,任何人都得承认,罗峻熙那真是个听话的孩子,在有可能会丢命的情况下,在大姐夫二姐夫一次次“反坑”他的时候,他还能全方位的信赖家人。

  听人劝,吃饱饭。

  罗峻熙跑的耳边全是呼呼刮过的风声,嗓子眼干干的,却在外婆提醒跳那一瞬,啥也没看清就尽全力蹦了起来,蹦的嗖嗖地,像用脚尖点地一般朝前跑。

  可苦了秀花和白玉兰。

  路两边草丛里的娘俩,一边一个,手上拉着麻绳子打算绊倒猪,确实起了那个效果。

  那野猪当即趔趄一下,原地刨了刨,但是却低估了那大体格,也高估了自己。

  娘俩力气太小,被猪带的双双倒仰在草丛里,摔了个大屁蹲儿。

  里正叔再次清楚地听见秀花的声音,比平日里唱小曲嘹亮多啦,“艾玛,我腰,你奶奶个腿的!”

  场面热闹的不行。

  接下来半村子的壮汉,挥舞锄头扛着镐撬跟着猪跑。

  朱兴德都不知晓自己抢来的是谁的锄头,他铁锨子在猪身上扎着,只能随手抢来一把家伙什,嗷嗷叫唤着,让场面更混乱,然后找近路爬人家墙头朝家蹿。

  他确信小妹夫一定会听他的话一溜烟跑回家。

  果然,在最前方遥遥领先的罗峻熙已经进了左家院。

  老左家的门板子被他踩的踏踏响。

  罗峻熙还没来得及吼出:“地窖呢,窖”,可见有多慌张,岳父家的地窖都找不到啦,眼前一团绳子飞过,极为准确地套住他腰,随后小肚子惯性一憋被勒紧。

  杨满山大声喝道:“跳!”

  又一个让罗峻熙跳的,连个放心俩字的宽心话也不说。

  老深的地窖啦,罗峻熙眼睛一闭就跳了下去。

  身上的绳子咕噜噜散开,挂在半空。

  与此同时,满山找准机会,当野猪哼哧哼哧跑来时,他和野猪对视,平躺在地,跐溜一下用后背划着地面,一镰刀当即扎在野猪肚子上,扎的极深,血喷溅一脸。

  就这,那猪离死要不远了,脑袋还毅然地拱进了地窖口,半个肥壮身子也在朝里面拱来拱去,试图要将井口拱大和罗峻熙同归于尽,直冲地窖里嘶吼。

  挂在半空中,能闻到白菜萝卜味的罗峻熙,仰头和猪对视:“啊啊啊啊!”

  “别怕,别怕。”左老汉也不知是在宽慰谁,抡圆胳膊一斧头接一斧头的对准猪屁股乱砍。

  小麦身上染了许多猪血,和老爹并肩作战,用菜刀剁。

  小豆拿着火把站在地窖另一头,试图用火把烧猪头。

  就连小稻也出来啦,手里拎着炉钩子寻机会捅猪屁股,跃跃欲试想给捅穿。

  甜水坐在左家窗台上,急的拍巴掌叫道:“爹,抓猪尾巴,抓猪尾。”

  又指挥杨满山:“二姨夫,给它薅出来,别让掉下去,炖肉。”

  所以当村里人赶来时,见到的就是老左家真吓人呐,这哪像是生了仨闺女会被人欺负的人家。

  男女老少齐上阵,各个敢和猪玩命。

  村里人还没帮上啥忙呢,只跑出一脑门汗,猪毛都没摸着。

  半个时辰后,吊在井里的罗峻熙早就被拽了上来。

  罗峻熙正躺在炕上倒气儿,小麦跪坐在一边,给他揉腿。

  院里人声鼎沸,野猪皮早就扒啦。

  朱兴德与人说:“最初是撵我,冲进我家院落,你看我这头发,都、都没啦。”然后忽地反应过来,他头发已经烧的剩这点儿啦?

  杨满山接到大姐夫眼神暗示,被村里人围着,也解释道:“后来又追我,没给弄死让它跑啦,扰了大家。”

  村民们很理解,没拿弓箭,还冷不丁的冒出这么大个家伙,老左家没人受大伤就已然万幸。换他们任何一家壮劳力多的都够呛能抵挡得住。

  还有妇人们过来,一边瞟着那口大肥猪,有点嫉妒咋就来了老左家,一边对白玉兰说:“你就庆幸吧,你家今晚仨姑爷都在,要不然就你们老两口不够让猪啃的。”

  白玉兰没心思打嘴架,只想让大伙快走吧,今晚要累死他家人了,嘴上敷衍的是是是。

  秀花坐在小板凳上,却不乐意道:“只看见我家来猪,没看到我家大门和后墙全倒啦?合着那野猪去你们家,不啃你们呐?谁敢说这话,下回再来猪,俺们朝你们家跑。”

  让说小话的几位老婆子一噎。

  左撇子倒是好性子,汉子们那面气氛也确实不错,都在讨论这猪有多少斤,能卖多少钱,嚷嚷帮忙上秤。

  左撇子极为大方道:“今夜多谢大伙帮忙,让你们没睡好觉。明儿支大锅抬到地头去,不能给大伙肉吃,骨头汤还是要尝一尝的,谢啦,到时都拿碗来舀。”

  这话说的大伙心里舒坦,有和左家交好的提出,明儿下晚有空,帮左家来修大门和围墙。

  陆陆续续的,这才送走村民们,可是没一会儿,里正叔又来了。

  “五叔?”

  里正叔递给左撇子:“这药油你拿着,给家里人用用。骡车给你送来啦,明早拉猪去卖。”

  另外,他打算明日会组织人手,这野猪下山可是大事,别再祸害庄稼,或是伤到人命。

   真的抱歉,临时有事,让大家等着急啦,我接着去写。推荐一本书,贰姑娘的新书《历劫我是认真的》,喜欢看这一类的可以去看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