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后劲太大了,上头(为吾欣安处打赏+)

2021-05-01 作者: YTT桃桃
  第43章 后劲太大了,上头(为吾欣安处打赏+)

  朱兴德打算在村里找闲汉帮忙跑腿叫人。

  明早天蒙蒙亮,让闲汉去隔壁村找六子。

  到时转告完他的话,六子就能去划拉二柱子他们。

  最后大伙在游寒村山边集合。

  朱兴德一方面考虑,明日必须去镇上先将祖父接回来,这是要紧事儿。啥也大不过这件事。

  只能让小妹夫陪他走一段山路,试试召唤野猪。

  不用走多远,就走到坟圈子那里就行。

  到时,引来野猪最好,不放空车。去时拉猪,回来载爷。

  没引来嘛,也没走出去多远,不耽搁小妹夫返回家。

  另一方面是考虑,虽然走山路,指定是没有到山上召唤野猪效果更好。你想啊,山上是人家猪的家。

  走山路还要让六子他们像上回似的帮忙围攻,不能白帮。

  他当大哥的,怎么也得意思两下。分点儿肉啊,或是回头打下粮食给兄弟们送点儿。

  但是,既然想在山上干这事,必须要提前给二妹夫留出准备空档。

  挖陷阱不是一两个时辰能干完的,那是野猪,不是野兔。

  打猎的人,到时又只剩他和二妹夫,没了帮手,陷阱布置必须要有讲究。还要考虑进去,万一来的不止是野猪呢。

  正好他明日有事,二妹夫就负责上山挖深陷阱。

  回头见到六子也问问。

  要是明儿六子和二柱子没啥事儿的话,也让他们帮忙猎完猪、送完小妹夫回村,再随满山跑趟山上,帮二妹夫挖陷阱。

  梦里,六子受他牵连,二柱子憨,脑子里一根筋,梗着脖子不怕继续得罪王赖子,这俩人最值得信赖。

  要不说呢,小妹夫招野猪那事儿,真得弄隐蔽一些,不是啥人都能让知晓底细的。

  包括明日路上围攻。

  野猪真来啦,朱兴德已经在心里计划好,不能让罗峻熙像上回似的孤零零一人,他要陪妹夫一起跑,也要安排别人陪跑,不打眼。

  忙完让妹夫回村再找个合理借口,更要将前后谎话撒匀乎喽,叫大伙来是干啥的,总不能张口就来帮忙猎猪。

  人家会问,你咋知晓咱会碰上,你未卜先知啊?免得引起帮忙人的注意。

  甚至真有露馅儿那天,朱兴德已然打算好,就说自己招猪。

  反正真真假假的,他招野猪、满山招,总比让人知晓是小妹夫强。

  小妹夫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遇见坏心眼的连点儿反抗都不成。

  朱兴德还有个好习性,那就是从来不拿谁当二傻子。

  越是真二的,他越是不糊弄。

  像那二柱子,他就没有瞧不起,要不然也不能成为兄弟。

  一直以来,他就认为:没人是真傻,区分只在于反应快慢呗。

  人家反应慢的人,打比方别人用一天,那至多用两三天多寻思一会儿也回过味儿啦。

  所以他不拿人当傻子,心也就细。

  朱兴德拽开房门出去时,左老汉坐在炕沿边,仍处于云山雾罩中。

  怎的啦?大姑爷说完就要去喊人帮忙。

  几句话定下来明日谁谁谁干啥。

  小女婿引野猪,二女婿陪着打完野猪回山上挖陷阱。

  他老婆子要多蒸些干粮,给帮忙猎猪的人路上吃饱饱的有力气。

  他是负责带着这些干粮,明早给大女婿那些小兄弟们分分,配合大女婿一起扯谎,说是让这些人陪大女婿去镇上办点事儿。

  所以说,左老汉反应是真慢呐,还不敌在外面偷听的老岳母和媳妇。

  只不过,左老汉此时还不清楚外面有人偷听,早就将那些话听进了耳,朱兴德拽门出去的时候,外面也没人在。

  因为秀花和白玉兰,搭伴儿闹起了肚子。

  闹的非常及时,将该听的重点全听完啦,肚子开始咕噜咕噜。

  白玉兰正在茅房里蹲着,快要把她拉死啦。

  起来还有,再起身,又有了反应。

  沈秀花是在茅房外,连拉带吐。

  “哎妈呀。”秀花把着墙根才能站住,吐的心突突,拉的腿颤悠。

  小稻在灶房熬草药,脸上带出着急,对甜水说话没了好脾气:“去,上一边玩,别添乱。再看看你姥爷他们说完话没,说完了,告诉一声,就说你太姥和外婆吃坏肚子啦。”

  甜水腾腾腾跑走。

  她没见到姥爷,但她刚才见到了爹,爹出门啦。

  小麦也顾不上她男人到底在和爹他们说啥话题,左手攥一叠擦屁股的叶子,右手扯着竹帘给外婆遮挡拉稀。

  嘴上还要问蹲在茅房里不出来的亲娘:“娘,你好没好点儿啊?不行的话,去叫村里瞎子叔来看看吧。”

  白玉兰没回答小闺女,只有气无力问茅房外面的秀花:“娘,你呢,你咋样啦。”

  秀花眼睛拉抠抠啦。

  她闺女下晌这是做了啥饭,是不是哪个菜没洗净。晚上吃的全没了,估摸晌午的肉包子也白吃。

  不是好气儿道:“你说呢,呕。”

  小麦急忙扔了竹帘帮秀花拍背,“外婆!”

  白玉兰蹲在茅房里还不忘提醒:“娘,可着一个地方拉吐,我那菜呀,别给我菜祸害喽。”

  秀花气的呕吐声更大了,吓的后院的鸡瑟瑟发抖。

  而左小豆是差些急哭。

  别人不知道咋回事,她知晓啊。

  她给庄稼地里浇的水,是掺的神仙水,一大桶里也就倒一小碗。家里水缸的水,总是不能淘出去全换成神仙水,怕那样做,娘会纳闷。所以也是用神仙水兑着水缸里的水。

  只有下晌饭炖菜的水,借着掌勺的机会,她没稀释。

  这不寻思是好东西嘛,满山伤口都好啦。她昨儿夜喝完,睡得也格外香甜,就惦记神不知鬼不觉放菜里。

  没想到她们年轻人看起来没咋滴。

  外婆和娘先有了反应,而且反应之大要吓坏她。

  小豆慌的同手同脚去找满山:“咋整啊,娘她们好像喝不来那个。今夜咱俩在这住,你别睡死了,趁他们睡着,咱俩还是想办法将缸里的水淘走吧,我眼下连掺的水都不敢随便给她们喝。”

  小两口在旮旯正说着话,左老汉匆匆忙忙打他们身边过。

  本以为是关心白玉兰,着急去后院看看。

  小豆赶紧拦住:“爹,外婆也在后院,你先别过去。”

  左老汉脚一顿,“满山,快给我拿个桶。”不好,他肚子转筋的疼。

  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朱兴德打外面回来,一路走,一路屁。他倒没想蹲茅厕,就是控制不住屁。

   等着急了吧,早饭都吃了没。今天有没有五更,现在还说不准。看看写的状态。因为我参加那个515活动,半个月里要有七天,每天更新八千字,要命嘞。我想着明后天也要多更,所以就不万字了,匀乎着来。当然啦,如若今日状态好能写多些,会尽力满足第一天万更。现在都不好说。要是没有,大家能熬夜的半夜来,零点五分左右更新明天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