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你的答案(二更)

2021-05-01 作者: YTT桃桃
  第41章 你的答案(二更)
  朱兴德说完分家事宜。

  左老汉叹口气:“你爷知晓,心里会难受。老人都不愿意分家。他前脚倒下,你们后脚就背着他分了。看看能瞒两天是两天,一点一点告诉,别刺激到他。”

  白玉兰随着这话点点头,表示赞同。

  做丈母娘的面上强装严肃,实际心里很高兴。

  听说连房子回头都要调换,更高兴的想拍巴掌。

  分家好啊,不用一个锅里搅食,谁吃多吃少的,少了许多口角麻烦。

  省得大闺女那几位嫂子不是善茬,一天天不是这事就是那事。

  她就听说过,老朱家那几位儿媳回娘家,没轻了讲究她大闺女。

  说什么成亲当日,德子给她闺女端洗脚水。

  她呸,她闺女哪里是那种不贤惠的人。

  即便真端了,那些嫂子为人也不咋滴,盯着小叔子屋里的事,也不怕长针眼儿。

  她当初听到这话气坏啦。

  说句不好听的,她就是不稀得做那碎嘴子人,担心给大闺女和大姑爷惹麻烦。

  要不然,她大闺女回家也有悄悄告诉过,说东西屋住着,大德子那三嫂叫唤声可大,有时候还总是在后半夜办那事。

  夜里静,说给甜水都吵醒过,孩子起来坐炕上发懵,问那是啥声。

  那不比端洗脚水不要脸?拢共那么大点儿地方,又不隔音,都不知晓将棉被蒙头上,帕子堵嘴里,朱家是你一人的啊?
  而左老汉听完分家那事,还在心里琢磨着:

  大姑爷分得八亩地。

  那八亩啥粮食作物都有,最金贵的是麦子。

  得,不用大姑爷帮自家,他倒是要去帮大姑爷秋收。

  秋收是大事,可别等天不好啦,一场大风撸了杆。哭都没处哭。

  今儿,村里几位老庄稼把式还说,瞅西面那边的天不咋好,不行提前抢收。

  “爹,娘,这银钱帮我们管着,眼下藏那面不放心。”朱兴德说着话,一个包袱递过去。

  他也没藏着掖着,两位妹夫在场更好,没啥怕知道的。

  让他们看看,他这大姐夫当的是不是挺有派?
  有钱,九十八两银钱。

  还为人实诚,非常放心的存放在老丈人家。有几个能做到的,姑爷将全部身家让岳父保管?这叫信任。

  那俩妹夫行吗?

  想要向他这个大姐夫看齐还远着呐。

  再者,这家姓左,朱兴德清醒得很。

  人家老左家人是一条心,丈母娘知晓,仨闺女就能知道。他媳妇也会和俩妹妹说,别以为他不知道,他还整那没用的小心眼干啥。

  “是分家得来的?”白玉兰被左撇子示意接手,一边打开包袱一边问大姑爷。

  没等大姑爷回答,白玉兰:“艾玛!”

  艾玛完,白玉兰才粗略扫一眼银钱,立马又将包袱皮合上。还警惕地瞅瞅娘家妈。

  秀花在心里叹气。

  所有人通过白玉兰的表情都看懂了,那包袱里装很多银钱。

  朱兴德当着两位妹婿的面前腰板挺直。

  他现在虽然和罗家比不了,但是条件也绝对不算差,二十多岁还想要啥呀:“别告诉外人,不是分家得来的,是除那十八两银钱和八亩地,我爷单留给我的,银子九十八两。”

  左小稻和甜水:“……”

  甜水抓糖的小手顿了下,又接着吃糖。

  她有记住爹是自个翻的银钱,挖门盗洞的翻。但是同时也记住了爹的嘱咐。

  “九、九十八两,这么多?”左撇子磕巴了一下。

  磕巴完,沉吟一番道:“他娘,可得给大姑爷藏个准地方,还有,德子?”

  “是,爹。”

  “要好好待你爷啊,大闺女,你更要如此。

  回头老爷子被接回来,你们小两口多费些心。

  伺候吃喝拉撒这就不用多嘱咐了,你们都是孝顺孩子。

  只说别以为老爷子不能说话伺候完就走,常坐一边陪唠唠嗑。

  抽空背出去是推出去,想招让出门溜达溜达。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要有心气儿在,瘫炕上的人还能再站起来。

  最怕那么一天天躺着,睁眼等喂饭、闭眼等睡觉,一天天啥也不知道。日子一久,活着就没啥意思啦。”

  左老汉信了九十八两是单独留给朱兴德的。

  左家的晚饭,此时早就吃完,菜盆里只剩点儿倭瓜底儿,剩下连咸菜都没有了。

  罗峻熙趁大姐夫说话的功夫,又掰半个杂粮饼子,和二姐夫一起伸手要拿那菜盆,俩人碰到盆边,又同步缩回手互相谦让:“你蘸吧。”

  满山将菜盆放在小妹夫面前,不言而喻,还是你来。

  罗峻熙:
  那他就不客气啦。

  只下了一天地,就要将他累坏。感觉肩膀头子、骨头缝子酸疼酸疼的。

  还是读书简单。

  同时有点后怕,要是亲娘真和他置气,死活不包出去那几亩地,到时他和老娘媳妇一起下地,几日下来估摸先累哭的会是他。

  罗峻熙用半个饼子蘸菜底儿,几口吃没。

  别看嘴小,一点儿不比朱兴德那嘴大的吃的少。

  吃完,大姐夫也汇报完九十八两银钱啦,罗峻熙站起身道:“爹,我也有事想和您说,正好姐夫们在。嗯,咱们进里屋讲?”

  不是想瞒着丈母娘她们,是怕女人想事情想得多。比方说,他这种特殊体质会不会让小麦守寡,怕吓到丈母娘。

  “啥事儿呀?”

  这句可不是左撇子问的,男人们早就进了里屋,还关紧房门,白玉兰在问小麦。

  小麦摇头,夫君刚才随爹走前,只嘱咐她没啥大事儿,说是男人们才能听的话。

  “嗳?娘!”白玉兰感觉一天天和亲娘真是操不起心,人家特意关门,那啥意思不明白?她娘却跑去偷听。

  白玉兰瞪眼睛用气息说秀花:“痛快和我回去,你一个做长辈的,让姑爷子们瞧见偷听多不好。”

  秀花推了一把闺女,她翻白眼可比白玉兰翻的溜,“别扒拉我。你只要别在这里连扯再拽的,你女婿们怎会发现。”

  白玉兰被亲娘顶的一噎,张了张嘴又闭上,只眨眼间就和秀花一起头挨头贴门边听。

  小稻她们姐几个:“……”

  去一个搭一个。

  屋里,罗峻熙那是一点儿没隐瞒。

  一方面,比起俩姐夫岁数小。

  另一方面心理压力过大,他这是要命的事,家里也没个男性长辈,张嘴就将小秘密说了出来。

  “最开始是蛇,这几日又变成野猪,我真怕哪日有狼追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