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取一杯天上的水

2021-04-30 作者: YTT桃桃
  第39章 取一杯天上的水

  左小稻怕妹夫害臊,主要是自己也尴尬。

  妹夫脸红没红不知道,反正感觉自己脸是热啦。

  她急忙挎紧包袱去追二妹妹和闺女,也没好意思和杨满山打声招呼。

  就当作没看着那一幕。

  朱兴德接过杨满山递来的水囊,对小稻背影喊道:“慢些走,你双身子。”

  提醒完媳妇,朱兴德絮絮叨叨的又嘱咐两句,也不管人家小稻能不能听见,他喊他的。

  随着小稻渐行渐远的身影,柴火垛这偏僻角落只剩下俩连襟。

  都是男人。

  俩人也没说话。

  一切尽在不言中。

  朱兴德一边喝水,一边眼神里带着坏笑上下瞟杨满山,给满山瞟的更加束手束脚,弯腰假装整理水桶。

  朱兴德心想:
  他刚才没看见正脸那阵,还寻思呢,这又是谁家小老妹儿啊,和男人不钻高粱地苞米地,改成柴火垛啦。

  真是没有经验,这里并不安全,村里人会来抱柴火的。

  而且远处看,那身段,姑娘家个头挺高。

  恍惚还能瞧出长的挺带劲。大眼睛、双眼皮,没露出剩下大半张脸也能猜到是个大美人。

  和他媳妇美貌应是不相上下。

  游寒村还有这样的人物吗?左家姑娘可是全出嫁啦。

  结果抬头一看,是他小姨子,满山两口子。

  满山是个啥样的人呢?
  在朱兴德看来,特别能装相,看起来忠厚老实非常正经,他二小姨子平日里也是位爽利人。

  这种性子的小两口,能干出趁挑水的功夫,连家都来不及回啦,站这里就忍不住亲嘴,这冷不丁见着,给他惊的差些将闺女扔了,多亏甜水机灵,没摔到脑门。

  “噗……咳咳咳。”朱兴德喝水喝呛着了。

  杨满山叹口气,放下水筲,扭头看向大姐夫。

  他不用问也知晓,姐夫心里定是没琢磨啥好事,才会憋不住笑喝水呛着。

  朱兴德发现妹夫在瞪眼瞅他:“咳,满山,还别说,你这水真挺甜。”

  “甜就多喝些。”

  要是能提前知道姐夫会打扰好事,还带笑话人的,就用那水再洗洗脚,给姐夫喝味儿更重的洗脚水。

  完了,往后小豆再不会和他钻柴火垛。

  ……

  连襟俩共同推车来到地头。

  有人招呼左老汉:“之前我说啥来着,你看,你大姑爷来啦!”

  左老汉抬头望望要下山的夕阳,今儿是啥日子呀:“德子,你怎也来啦?”

  朱兴德扯脖子回话,那动静大到附近的人全能听见:“爹,妹夫们都来了,我能不来吗?我是当老大的。”

  左老汉被哄的眉开眼笑,站在苞米地垄沟里连连点头,小声嘀咕:就是来的晚了点儿。都要给你小妹夫累趴稀啦,正要回去吃饭嘞。

  在大地干活的村民,平日里都是这个时辰回家,结束一天的辛苦劳作。

  一大帮人,一脚稀泥,一起向村里走。

  以往左老汉不愿意凑热闹和人唠嗑。

  唠啥呀?唠娶儿媳妇啊,他哪有。

  今儿,他特意忍着肚饿带着仨女婿,慢悠悠走在村民中间,与人家唠庄稼地里的事儿。

  没一会儿,迎面走来两拨人。

  一伙是游寒村里正,拉着进城的婆子们终于回来啦。

  另一伙是靠腿着走路的年轻人,一看也是才从镇上回来。

  这群年轻人领头的叫二嘎子,离挺远就喊人:“德哥。”

  这一嗓门叫完,二嘎子身后十多位十四五岁的小子,甭管认不认识朱兴德,也跟着喊道,“德哥!”

  从大地里归来的村民们被震了一下:“……”

  朱兴德随意点下头:“干啥去啦?啥时辰了,才野回来。”

  年轻小伙子们心里得意,忍不住显摆道:“帮人点儿小忙,顺便去镇上酒楼吃点儿饭。”

  村民们:“……”

  混子终究是混子,你瞧瞧全是各村有名的不肖子孙。

  你再听听那话,镇上酒楼。

  那是正经过日子人家孩子能去的吗?
  那一顿饭钱,能买不少油盐酱醋。有那银钱,买点儿米面回家自己做多节省。

  朱兴德却顾不上搭理这群小子,因为他瞧见了外婆。

  外婆正从骡车费劲下来。一看就知,盘腿坐太久,老太太腿麻了。

  “外婆?”朱兴德边叫秀花,问这是进城啦?边扔下扁担带小跑赶过去要搀扶。

  杨满山和罗峻熙就不成,明显比大德子慢一步。

  朱兴德不仅比划着扶了下秀花,而且还对二嘎子他们命令道:“叫外婆。”

  “外婆!”

  齐刷刷的声音,将游寒村里正吓一跳,他拽着骡子扭头看向秀花。

  只看秀花外婆一改之前赶路打蔫的状态,正在对一帮半大小子们挥手示意:“嗳,孙儿们!”

  ……

  左家人率先离开,留给村民不少话题。

  有说左老汉今日脸上笑出褶子,那腰板直啦。

  有的说,女婿再好,羊肉也贴不到狗肉身上。

  还有的妇人凑一起在讨论秀花外婆:“你瞅她穿的,妖道的。一把年纪,我咋瞧着比她闺女穿的还新鲜。”

  “那能不好吗?没听过那句话,穷光棍、富寡、妇嘛。”

  “你的意思是,难不成她带傍身钱来扑奔闺女的?不能吧。真有傍身钱,能被那面赶回来?”

  “那谁知道了,反正穿的像有俩银钱的样。”

  接话的妇人有句心里话没敢说,怕白玉兰回头知晓撕了她。

  那句实话是,如若没有傍身钱还穿的衣裳七成新,挺大岁数了,还穿那么好干啥,那就是养汉娘们没正行。

  别人爱讲究就让他们讲究,一点儿没影响到左家人。

  因为注意力都在甜水那句话上:“二姨,你亲错了,你要像亲二姨夫那样嘴对嘴亲我。”说完,甜水还用期待的眼神,舔了舔自个的小薄嘴唇。

  小豆立马甩开外甥女,对小稻发脾气:“大姐,管管你闺女”,再次脸通红跑走,跑后院去了。

  小豆心想:她这一天,为点儿神仙水容易嘛。

  往娘家缸里添水,往浇地的水桶里掺神仙水,还逮谁见谁问:“渴不,喝点水。”

  屋门口,白玉兰和左小麦,一个端着一盆炖倭瓜、一个端着一盆杂粮饼,娘俩和站在大门口的秀花、左撇子、几位姑爷子傻眼对视。

  啥时候亲的嘴?

  半响,左撇子咳嗽一声:“吃饭。”

  却不想,今日的大刺激在后面呢。

   没有写到我想压轴的点,稍稍有点遗憾,但我确信上架后会更欢乐、更精彩。

    今天就这一章,然后五一就入V了。

    我要保持一个饱满的状态,让咱们劳动节见。

    大美妞们,新书新的连载征程,往后甭管是过年过节还是双休日,我们又要天天互相温暖陪伴,我希望你们还在,你们会在,你们能一直在。

    明白这话是啥意思不?别忘了,来。

    我是真担心有的书友看到这番话心想:就不来就不来,气哭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