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灵魂失控(二更,为笑晓打赏+)

2021-04-26 作者: YTT桃桃
  第32章 灵魂失控(二更,为笑晓打赏+)

  朱兴德脸上挂着讽刺的笑容,实际上心里并不好受。

  如若那个梦是上辈子,或是老天爷给他提前来个预告。

  那只能说明,在那个梦里经历分家时,他选择过隐瞒实情。

  没将堂妹兰草的事情说出来。

  而为隐瞒,自个背了将祖父气倒的骂名,被强行征徭役时,村里长辈没人为他出头说话。

  结果换来的依旧是不公的分家。

  还换来他被官差带走,却没得到家人一丝丝关心。

  一个个只哭自己家,都不带问问他的。

  这些所谓的亲人们啊,呵。

  至于后面的事,虽然还没梦到。

  但是可以想象得出,他一旦要是离开了这个家,他媳妇和他闺女会过啥样的日子。

  说来也好笑,不知道的以为朱家是地主富户呢。

  为祖上留的那点儿家产,伯母和堂哥们没等爷回来就惦记,一点儿亲情人味儿都不讲。

  那他又何必客气,该是他的绝不能少。

  至于兰草那件事是否有苦衷,人家有亲娘亲哥哥们,他往后死记:他是堂的,显不着他出头,也用不着他解释。

  真关心,自己去问。

  因为有了这层变故,有兰草那个大把柄在,小屋已经一片乱糟糟。

  大堂哥朱兴昌抱头蹲下,一张脸愁的皱在一起,埋怨道:

  “娘,小妹咋能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儿,让妹婿家知晓喽,不得打上门啊,唉!”

  二堂哥朱兴安是指着朱兴德鼻子方向质问:
  “你眼下说出来就是为了多分田地?德子,二哥对你太失望了。你对亲哥哥们使那威胁的下三滥手段?”

  朱兴德也很失望。

  二哥直奔主题,听说亲妹子和人钻苞米地都不带感慨两句的,还抵不上大哥,一门心思怕他拿这事做筏子多分田地。

  而他要是不威胁这些人,都白瞎大家伙的期待了。

  朱家伯母哭道:“兰草一定是被强迫的,我养的闺女我知晓。”

  说完猛的抬头,伯母忽然扑过来拽住朱兴德的衣袖:

  “德子,伯娘知晓你是个仁义孩子。

  伯娘求你,千万别告诉任何人。

  要不然,你妹子会被老周家人打死的。

  不打死,那老周家人也不会放过咱家。

  周家会讹人让咱家赔个媳妇,咱有那银钱给你们兄弟几个分了好不好。而且你妹被休也只剩下死路一条,她那种名声再嫁谁去啊。”

  又加重老爷子的砝码,伯母那口才在乡下真是做农妇白瞎:“到时你爷也回来了,他虽不能说话,但是听见那闹吵吵的也会知道出了事。你不想你爷再出事的吧?”

  朱兴德推开伯母扯他衣袖的手,“别总拿我爷要挟我。爷是我自个一人的吗,他就不是你们的亲人?呵,可真行。好,为我爷,我认栽,那就先好好说说分家的事,我看你们态度。”

  朱家伯母吃了定心丸,这才下定决心,像老了十岁般泄气道:

  “该你的,你放心,伯母做主会分给你,咱一笔写不出……”

  客套话没有说完,亲情牌也没打完,一直在门外偷听的朱家儿媳们冲了进来。

  凭啥呀。

  小姑子干出那不要脸的事,被大德子拿住把柄,要让她们吃亏。

  她们分家和小姑子有个屁关系。

  到时,少分的银钱和田地,回头小姑子给补吗?

  不补又凭啥要让她们吃亏。

  “朱家怎么能出那么不要脸的人,我呸,兰草就该沉塘!”

  “我这个亲娘还没死哪,我看应该将你沉塘。要不要脸轮不到你个外人说。该怎么分家也轮不到你瞎咋呼。这里是我儿子们当家,滚犊子!”

  朱家伯母一人大战仨儿媳,一手拽头发,一手巴掌撇子抽过去,那都不带含糊的,哪个儿媳出声就打哪个。

  大堂哥媳妇嗓门大,气的呜呜直哭,直嚷嚷道:

  “咋就轮不到俺们掺和?俺们为这家累死累活,到头来要因小姑子吃亏,天下就没这样的道理。俺们生的娃不是你的孙子?分少啦,你孙子们往后日子难捱你就乐意啦!”

  要是让她吼出真心话,她定要再加一句:虎不虎啊。

  二堂哥媳妇是娘家殷实底气足,她揉着被抓疼的头皮,气急威胁道:“娘,你要是再说不管俺们的事儿,我这就回娘家。让我爹他们来,索性将他们亲哥几个也分了家。”

  这可彻底戳中朱家伯母的心口窝,她一手叉腰,一手比划,那都不带怕的:

  “你吓唬谁,你快滚回娘家,别再滚回来。

  回头我就给二儿娶个黄花大闺女,不比你鲜嫩?

  看你一个嫁出去的死丫头片子,你哥嫂能容你几时。也让你尝尝娘家嫂子逼小姑子去死的滋味儿。

  我告诉你,滚回娘家你要再想嫁,到时你就是个二手货,再打着灯笼你都找不着我二儿这样的。

  就冲今日你敢伸手撕挠长辈,俺家没主动休你,你就偷着乐吧。等回头倒出手的,我找你娘家村里好好说道说道,问你娘脸上,问她咋教的闺女!”

  朱兴德在旁边看着这场闹剧,发现挺厉害的二嫂,实际上战斗力太差。

  才说一句回娘家,大伯母就顶回来一堆,白瞎上头有四位娘家哥哥,将二嫂气的嘴打哆嗦,直踢他二哥屁股。

  “他爹,你倒是说话呀。你要休了我?你敢,我让我哥哥们打断你腿给你扔壕沟里!”朱家二儿媳不再和婆婆撕扯,用脚一遍遍踢蹲在地上的朱兴安。

  越踢越用力,只恨男人窝囊,屁都不敢放。

  倒是三堂嫂李氏没怎么上前。

  知晓自家男人不在场容易吃亏,自己娘家也不给力,她只刚才在门外偷听那阵给两位嫂子不停拱火。

  到真进了屋,见到她那一直以来蔫坏的婆婆,今日连那遮羞布都不要,直接伸手打,怕落不到好,还挨着大德子方向站着。

  李氏想着婆婆要是敢伸手打人,她好跐溜一下躲大德子身后,以防被挠了脸。

  此时见到两位伯哥统一动作蹲下身抱头装死,两位嫂子也不敌婆婆,只顾呜呜哭,她忽然出声道:“娘,依我看,先别分家了,解决完小妹的事再说。”

  朱兴德看李氏一眼:“你们说分就分,说变卦就变卦,你们是太阳啊,啥都围着你们转。我告诉你,心眼子少往我身上使,别扯没用的,分家。”

  看够闹剧,也不得不出面维持秩序,“回头你们爱怎么闹怎么闹,别耽搁我功夫。先说银钱有多少。”

  小屋的动静早就传到堂屋里。

  在里正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面前,左小稻汗都下来啦。

  虽然隔间灶房,小屋里的话传不真切,但是小稻心里知晓实情,总感觉这几位已经听的一清二楚。

  “您几位喝水。”

  小稻一直在外面添茶倒水,倒是没太关心分家能分得啥。

  也不着急。

  因为她知晓,她男人要是真与谁计较起来,吃不着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