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妈妈的辛苦不让你看见(二更,为清和亦然打赏+)

2021-04-24 作者: YTT桃桃
  第28章 妈妈的辛苦不让你看见(二更,为清和亦然打赏+)

  “麦啊,快和娘讲讲,在婆家过的如何,好不好?”

  小麦笑道:“好着呐。娘,我一顿能吃仨白面馒头,你看我是不是胖啦?我婆母都随我吃。”

  “我听人说,罗家活多,你一天天忙成陀螺,毛驴子还被他娘给卖了。你说那人咋那么不是个东西。你婆母要不是故意的,我改和她姓。”

  小麦用小肉手拍拍她娘的手背,像小老太太的语气说:
  “唉,卖了也没啥,无非就是那些过日子的活呗。家家都干那么多,咱家不也是?

  即便我婆家多出个做豆腐的活计,可您想啊,我婆家人少,我不用像其他媳妇做那么多人的饭呢。

  还有衣裳,也洗不上几件。

  我同村的那些新嫁媳妇,听说要给小叔子小姑子洗衣裳不算,还要给哥嫂生的侄子们拆被子洗尿布。”

  白玉兰复杂地看向小女儿,双眼皮都没了,可骗不了她:“你倒是想得开,比惨还挺知足。那你眼睛咋肿啦,是不是哭过?你与我说实话。”

  左小麦和母亲对视,毫不躲避。

  她这次回来,没打算回娘家诉苦。

  没嫁人前,她被爹娘宠着、被姐姐们谦让着,所以从小一根筋的,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不喜听别人分析门当户对,不爱听命有八尺莫求一丈的认命话,才干出巴望“文曲星”的事儿,也并不认为自己配不上。

  甚至议亲的时候,明知未来婆母很看不上她,自家娘和姐姐们也苦口婆心劝诫,被婆婆看不上,日子会艰难,她也不觉得怎样。

  那时,她稀罕罗峻熙,打心眼里认为,能嫁给十里八村姑娘们都想嫁的罗峻熙,咋可能会不幸福呢。

  她只要能瞅见,说她的男人是罗峻熙,只这两点,再苦再累都值得。

  可是嫁人后这段日子,让十五岁的小麦忽然长大。

  以前姐姐们回娘家,娘也问:过的咋样,大姐二姐都说好。

  但是娘却有点忧愁,尤其是二姐说好时。

  那时,她不明白二姐都说好啦,娘还操心个什么。

  更是感悟不到,姐姐们回娘家说好,可能是存在报喜不报忧的情况。

  如今,这些滋味,小麦全尝到了。

  她心想:
  比起姐姐们,她脚上的泡是自己走的,路是自己选的,她是最没资格回娘家抱怨的人。哪怕婆婆往后还打她。

  之前,她没圆房的流言蜚语。

  三日回门,婆婆也没给带回门礼做脸。

  提起左家小闺女,满满的是给爹娘抹黑,让爹娘被人嘲笑。

  眼下想来,全是她心比天高造成的。

  她要是再哭着回娘家,说挨过打,说甭管怎么做婆婆也看不上她,想回娘家不过了,那她左小麦才叫真的一无是处。

  那样做,等于是自己惹完祸让爹娘承担。

  甚至姐姐和姐夫们也会被吐沫星子淹死,被休弃归家,那还不如让她出意外死了算啦。

  小麦挎住白玉兰的胳膊:“娘,我眼睛肿是高兴的。昨夜婆婆让我回娘家,我大半宿兴奋的没睡着。”

  为增加可信度,小麦知道撒谎最好一半真一半假,又加了几句:

  “也是想你和我爹想的。一想到在娘家啥活不用干,婆家再好也要干活。而我再回到咱家,只能像串亲戚似的不能常住,我就哭啦。”

  “真是那样的吗?”

  “当然啦,娘,我啥时撒过谎。我胖了总是真的吧。我婆家三亩地也包出去雇人干,总是真的吧。真没累着。”

  “那你圆房那事儿?”

  “娘。”

  小麦装出害羞的模样:“那事儿咋能作假。我婆婆听别人胡说,都骂上门啦。这次特意嘱咐我,让你别听那些胡说八道,不信你去问峻熙哥。”

  白玉兰终于半信半疑的松口气。

  信的是圆过房,疑的是罗婆子待小麦恐怕没有说的那么好。

  成亲前闹成那样,白玉兰至今记忆犹新,连聘礼都像是施舍似的只给几块布,怎可能才过俩月就态度大变。

  不过,闺女当初非要嫁,打都打不服。

  眼下已然嫁人,过不好也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日子再孬也要咬牙,然后想办法去热乎罗母的心。

  以前,白玉兰想起小闺女将来的日子,心总会堵得没缝。

  这回倒是见到些亮光,你看,罗母还知晓给带东西,算是有了一丝丝盼头。

  “快生个儿子吧,麦啊,生儿子才能站住脚。你婆婆冲孙子的面子也能给你好脸色。今年过年,我去趟府城。听人讲,府城那里有个庙,求子很灵验。给你和你二姐求,正巧你大姐又开了怀,也祈求她能生出个带把的。”

  白玉兰比任何人都怕,怕闺女们随她。

  “我大姐又有啦?夫君到家还真没告诉我。”

  “恩。你大姐夫他爷还病了,唉。

  昨儿我还寻思,那位老爷子,往后吃喝拉撒都要靠人伺候。

  你大姐夫能搭把手,那你大姐也会多出许多活。她又是双身子。

  等忙完家里的,我去你大姐那,帮她腌咸菜腌酸菜,带带甜水,让她松快松快……”

  “娘,说起腌菜,你那萝卜是怎么腌的,我婆婆提过,说你腌的好吃。她都有听说过,说你那手艺到镇上能拿咸菜换钱。还有大酱。我婆婆说,我下的大酱有股臭脚丫子味儿,一点儿没随你。”

  “你得先……算啦,今年你别腌萝卜,我给你腌,带出你家那份。到时背着你婆婆放进坛里,就说是你腌的。免得她说你没随我。”

  小麦嘻嘻笑:“她说就说呗,我才不要那样做。我要是抢了功劳,我婆婆就不会领您的情啦。”

  白玉兰嗤了一声:
  “我不用她领我情,别看罗家比咱家殷实。

  就你婆婆那眼睛长头顶的样,要不是你非要入她家门,要不是她歹竹出好笋给我生个好姑爷子,我还真不稀得和她打交道。

  咱又不向她借钱,凭啥总瞧不上咱家,我只求她少磋磨你。”

  白玉兰和小女儿说着家常,去灶房掂掇做饭。

  米还没有洗完,左撇子和姑爷抱西瓜回来,发现白玉兰在偷着抹泪。

  “又怎的啦?”左撇子放下瓜问道。

  老岳母不在家,按理没人惹怎么还哭上了。

  罗峻熙也疑惑地看岳母。

  白玉兰不能在姑爷面前说实话,急忙用袖子抹眼睛:“不是哭,是我眼睛进了飞虫。”

  罗峻熙却明白过来,顺着灶房窗户看过去,正好看到小麦在唰唰唰的给爹娘洗衣裳。

  瞧那样,洗完衣裳还要给收拾菜园子。

  农户家里很平常的一幕。

  但他知晓,小麦在没出嫁前,据说岳母喊一嗓子,她才动一下,经常因为眼里没活挨骂。岳母骂烦了干脆也不再喊小麦,说有喊的功夫,顺手就干完。小麦就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姐姐们也惯着。出嫁前真没挨过累。

  今日,岳母可能是在感伤,成亲后,小麦变化太大。

  “听人说,小妹回来啦?”杨满山和左小豆姗姗来迟。

  这小两口,一个是吃饱喝足后,感觉浑身是劲儿。往后媳妇,指哪打哪。

  另一个是放下心结要好好过日子,眉眼含笑,语气透着爽利。

  小麦在灶房窗户露出头,亲亲热热挥手:“二姐,我在这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