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为了你,换了心肠

2021-04-23 作者: YTT桃桃
  第25章 为了你,换了心肠
  罗母心里很复杂。

  昨夜争吵完,她灰心到本以为儿子要膈应死她了,没想到今早会提起她的腰伤。

  这也是儿子第一次提起。

  罗母假装咳嗽一声,将饭碗递给小麦,“再给我舀碗粥。”

  趁小麦盛粥的功夫,自个将摔飞的筷子捡回来。

  筷头沾了菜汤,她嗦了嗦。

  小麦眼神闪了闪,知道田地的事这是定了,可以不用再提。

  刚才吓死她了,以为还要再吵起来呢。

  没想到就这么完啦。

  然而,罗峻熙下一句话又让小麦的心提了起来。

  “你吃完了吗?吃完去给娘将下晌饭准备出来,然后拾掇拾掇,换件体面的衣裳,随我去看你爹娘。今儿,咱们回你娘家。”

  小麦握着筷子傻住。

  昨夜就是因为她要回娘家才吵翻天的,今儿就走真的好吗?
  她刚要小心翼翼去偷瞧婆婆的脸色。

  罗峻熙打断小麦乱瞄:“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啊?哦,噢噢。”小麦到门口又顿住脚。

  她拿什么准备下晌饭,要用到粮或米,仓房钥匙还没拿。

  罗峻熙看小麦那傻样,心里有些无语。

  那不过是他随便找的借口,趁机知会娘,他等会儿要和小麦去岳父家。

  再说,准备下晌饭又不可能眼下做好,天热根本放不住。

  他娘也不是老到不能蒸饭。

  小麦去后院子摘些菜洗好切了,意思意思,那不也叫给娘准备饭?
  啪嗒一声,罗母从腰间解开钥匙扔桌上,解了围。

  当小麦朝仓房走时,罗峻熙隔窗户喊了一声:“单独舀出些好米,不能空手去看外婆。”

  小麦被吓的又在院里顿住脚,等待婆婆发作。

  罗峻熙叹气。

  看小麦那背影,像是不听到他娘嗷的那一嗓子,好似不放心似的。

  而罗母此时听说拿米,也确实心里一痛,强忍住到嘴边的呵斥。

  凭啥带礼,那是什么尊贵人啊,别以为她没打听过小麦的外婆,嫁过好几嫁,真不要脸。

  却因为想到野猪事件,会求到左家另两位女婿,想到自己不用亲自上门去和左家两口子打招呼,也就忍了。

  她不想和白玉兰当正经亲家走动。

  即便是这回要用到左家另两位女婿,需要白玉兰在中间说和,那也不想登门。最好是左家知晓后,能主动为她儿操心。

  罗峻熙稍稍意外亲娘真的没发作。

  之前,他本想知会一声就走,因为罗母让拿米,他又重新坐下。

  “小麦外婆来了,于情于理,不能空手登门。”

  “恩。”罗母用鼻子可有可无的恩一声。

  “娘,那日我掉进壕沟,是因为有野猪追我。小麦二姐夫为救我,好像是撞了头,在医馆晕一宿,其间没睁过眼。吓坏了大伙。那郎中也说不清楚到底伤的重不重,除了灌伤药还给含了参片。”

  “啥,参?”

  “恩,含参后到第二日才醒。我问了,二姐夫花了二两看病银。您看这银钱?”

  罗母心口痛。

  那该死的郎中,为啥要给含参片,什么金贵人呀,那是咱泥腿子该吃的吗?又没到快咽气的时候。

  听儿子那意思,要让她掏这钱。

  二两啊,她得做俩月豆腐、做几千块豆腐才能挣回来。

  “你岳父没给拿这钱吗?又不是你想掉壕沟的。难道小麦二姐两口子管你要这钱了?真是一点儿亲戚感情不念,啥玩意儿呢。”

  “娘!”

  解释再多,其根本就是娘不舍得拿这钱,道理都懂。

  所以,罗峻熙没正面回答这些问题,心里明白,只需加重语气叫娘就行。

  而这钱,他必须要回来,虽然是自己掏的腰包。

  但是这种事要是再含糊过去,人家救咱,咱都不给拿钱,日子一长,娘会变成什么样。

  “知道了知道了,我等会儿拿给你。唉,二两啊。”

  让罗母感到更糟心的是,野猪不散,或许二两银只是开头。

  这回要是儿子昏死呢,就不止花钱的事。

  这么一琢磨,感觉拿钱也不再那么舍不得。

  还有往后儿子来回路上遇到野猪被伤害,赶考遇到野猪被耽误。

  万一被顶出个好歹,她家有再多田地,她再抠钱,又有什么用。

  罗母想到这,急忙道“昨夜回来,这些大事你不说,就知道和我对着干。眼下你快与我讲讲,你那胳膊严不严重,到底又是怎么遇到野猪的,让你竟然觉得往后也会被缠住。”

  “野猪要吃我。”

  罗峻熙才起话头,罗母心就一哆嗦。

  感觉天都要塌了。

  当儿子详细说完整个过程,罗母再从屋里出来时,见到左小麦第一句话就是:

  “让给你娘家装米,你抠抠搜搜就给装那点米,你是他们亲闺女吗?够谁吃的?”

  小麦呆了。

  然后小麦发傻地望着婆婆,发现婆婆一股风刮进仓房,又重新取了空竹筒给装不少米,另外还用俩袋子各装了十多斤白面。

  “拿着。”罗母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那也得说:

  “回去告诉你爹娘,不是我不去串门子,咱家情况摆在这,离不得人。倒是他们秋收后,有空来坐坐。我不去,也没有别的意思,别听外村那些长舌妇嚼舌头。”

  就是有别的意思,有啥可串门的。

  一看见白玉兰那张脸就糟心,就能想象出小麦将来生仨丫头,断罗家香火。

  “米给你爹娘,你爹腿坏了,我也没去看,正好你外婆来啦,让他们一个岁数大的,一个腿坏的,多吃这些,咱家米养人。”

  罗母:心好痛,真的真的不想给。

  “另外俩面袋子,你回去和你娘说清楚,是给你俩姐姐的。你二姐夫救了咱家人,咱不能只赔药钱没别的表示,咱家不是那样的人家。至于你大姐家,这都是实在亲属,往后多走动。而且听说你大姐夫也晕……”

  罗母话还没说完,罗峻熙打断道:“娘,时辰不早了,我们走了。”

  “等会儿。”

  罗母一把拽过小麦,将小麦扯了一个踉跄,背过儿子压低声:“我平日里对你咋样,你心里有数吧。你娘问起,你该知晓咋回答才能让她放心吧。懂事些,十五岁不小啦,我可对你挺好的。”

  罗峻熙赶紧抢回小麦,推着小麦朝外走。

  大门口。

  罗母冲儿子背影叮嘱:“别忘说野猪,到那先说正事。”要不然白搭米面啦。

  想想仍是不放心:“别当外人面前讲,给你岳父拽屋里说。到了那里,离山远点儿!”

  惹的旁边院落的林婆子探头纳闷。

  昨夜罗家干半宿架,今儿倒让儿子儿媳回老丈人家。

  还给带礼啦,真是奇了大怪。

  ……

  家里只剩罗母后,她并没有补觉。

  第一站关好大门,先跑到徐二楞家,一顿掰扯做工给多少粮食,多一斤也不给。

  别和她提二楞家可怜,他们孤儿寡母才可怜。要是没有算计和硬心肠,早被村里人活嚼。

  再回到家时,罗母摘菜剁菜,一边寻思那该死的野猪,一边将该晾晒的晾晒。

  忙完这些,只看罗母捶着腰又跑到后院,拎起斧头劈柴。

  她要劈多多的柴,这样儿子就不用单手干这些。

  说来说去,还是小麦笨,熬豆腐用干树叶掌握不好火候,只能用木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