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

2021-04-16 作者: YTT桃桃
  第18章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

  三位连襟相比,按理,属朱兴德脾气最急。

  可他今晚到家,并没有着急拉小稻做梦。

  也没有让小稻快些扇他。

  一是,折腾两日没睡过好觉。

  媳妇肚里又揣娃,别再一惊一乍吓着她。

  万一巴掌撇子抽大劲儿了,他明早没醒过来会耽误事儿。也让他缓缓脸蛋。

  二嘛,按照梦里预知,再过几个时辰就要分家。

  关于分家这部分,他已经梦过。

  如若是真的,明日先忙这事儿要紧。

  其他的,以后夜夜睡觉,慢慢梦。

  所以,今夜倒是杨满山略显着急。

  一向稳重的满山,才到家就全招了。

  别看小豆的家是个洞,但洞里啥都有。

  用竹子制成的敞开式碗架柜。

  柜子最下层摆放满山自制烧成的瓦罐、陶罐,里面装有大酱和几种酱菜。

  中间那层摆放油盐酱醋的瓶瓶罐罐。

  最上面才是饭碗,筷子架,装咸菜的小碟子,以及用编织的小篮子装的干蘑菇、山木耳。

  碗架柜旁边立着齐腰高的大水缸,还有两口锅灶。一口铁锅炒菜蒸干粮,一口泥锅能煮粥煮菜汤。连柴火也整整齐齐规矩摆放。

  挨着做饭这里,用竹帘做遮挡,里面立着木桶,恭桶,洗脸盆架子。

  另外,屋里用麻袋做成吊床样式吊在洞顶,那里面吊着粗粮细粮各式米面。

  过了灶房和洗漱这一片,最里面是一铺大炕,炕上摆放两口大炕柜。

  炕柜是左家陪送给二闺女的,包括里外全新的被褥,也是白玉兰一针一线缝制,特意扯了一红一绿两种颜色布匹做的被罩。女盖绿,男盖红。

  炕边摆有一个五斗橱,地面被满山凿的平平的,最上面放着针线篓子。

  五斗橱上方,还挂有杨满山打猎的大大小小弓箭。

  这个小小的家,要说最稀罕人的,要属炕梢立着一只带水墨画的花瓶。

  瓶里插着黄色紫色的野花。

  那花瓶是成亲前,满山特意去城里买的。

  用卖四只野兔的钱,给小豆买回这么个稀罕物,想让小豆看见能欣喜些。也确实在递给小豆时,见到了难得的笑模样。

  此时,小豆就坐在那花瓶边,正吃惊地看向杨满山。

  满山无奈:“我说的是真的,那里真有个小池子,我不仅喝过那水,还洗脚来着,水凉哇哇的。”

  怎么才能让媳妇相信呢。

  杨满山一着急,先脱鞋,“你看我脚。”

  脚伸出来,脚趾中间有许多黑泥。

  左小豆看眼那脚,又看眼满山:“……”

  杨满山也:“……”

  “这是后头赶路卖肉又变埋汰的。在医馆那阵,我醒来特意偷摸瞅过,脚很干净。我在外面没洗过脚,只在那里面洗过。”

  为了增加说服力,“不信,你再细看我脚背儿,是不是比以前稍白点儿?”

  小豆心想:关键我也不知晓以前你脚有多黑啊。

  杨满山又将衣裳脱了,露出前胸后背:

  “那这些呢。

  我在里面听见郎中说,我救妹夫,身上并没留下什么伤。

  那郎中看到我这些快长好的伤痕,想必是误会了,以为这是前几日打猎留下的。

  但你我知晓,我前几日并没有受过什么伤,一直在为秋收后盖房打木料。”

  “你的意思是?”

  杨满山点头,继续道:
  “我这些看起来快好的伤,其实就是救妹夫留下的。

  它看起来愈合的快,不像是新伤,我认为是在里面喝了那水的事儿。

  爹拉我去镇上医馆时,我能听见你们所有人说话,可我人在那小池边被关着,我急的直转圈儿就喝了不少水。

  等到了医馆,我这伤能被郎中误会是旧伤,可见伤口长的有多好,他也当是旧伤给我调理的。

  本来我在里面被关起来那阵,见不着自个身体,并没有往那上面琢磨,但是等我出来,我说去撒尿躲出去那阵,就是为看这些,看完才确定。”

  要不然,他也不会让妹夫垫治病钱。

  他醒来后,躲出去好一阵。

  等发现这些真相后,在茅房里又有些懵,始终心不在焉。

  直到快出城门,才想起好像忘给妹夫银钱。

  “这回你信了没?”

  事实上,小豆早就信了。

  虽然满山那些话,怎么听怎么像是老辈人讲的仙话故事,处处透着诡异。

  但是她和满山成亲小一年,她是了解满山品性的,压根儿不是那种爱扯谎的人。

  而且,能将平日里话少的人,逼得一口气说出这么多,比以往三两个月加一起的话还多,可见是真急啦。

  左小豆迟疑地点下:“那眼下,你还能进去不,还能不能喝到那池子水啦?”

  这回轮到杨满山略显支支吾吾,“不知晓,需得试试。”

  “怎么试。”

  “我是被你亲出来的。”

  “什么,你是怎么出来的?”满山语气太含糊,小豆有些没听清。

  “亲、亲嘴儿出来的,或许也能亲进去。”说完,满山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小豆。

  气氛一时变得暧昧起来。

  大晚上的,也没什么事儿可干,还是坐在炕上,为说小秘密离的很近。

  左小豆脸色微烫,将头扭向一旁。

  炕太高,她两条腿离地,紧张的来回晃了晃。

  杨满山不自在的用两只大手搓了搓炕,搓完炕搓腿,眼神也乱飘。

  过了好一会儿,满山才听到小豆质疑道:“可你有这样的奇遇,明明是因为救妹夫。难道你是被妹夫亲进去的?”

  说完,不等回答就点点头。

  当时,这俩人想必早已摔懵,一个在下,一个在上,互相碰到嘴是有可能的。

  满山想象那一幕,一激灵。

  正感觉整个人都有些不好时,小豆忽然扭过身朝向他,“好,那咱来吧。”

  满山呆呆的。

  小豆还望着满山的眼睛强调一遍:“咱总要试试的,如若没进去就算了,但要是又瞧见那个小池子,你要是还像在镇上那样晕死,我会记得给你亲回来的。是亲你,就能醒吧?”

  说完,小豆捧住满山的脸,很干脆的开始动手。

  她嘴贴嘴不忘用气息问:“你进去了没?”

  “……还没。”

  从话落到进去,只需五秒钟就能抵达池边。

  只看,刚才还脸色通红、光着膀子的壮汉,噗通一声倒炕上昏死过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