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没有人听出来我在感慨

2021-04-14 作者: YTT桃桃
  第16章 没有人听出来我在感慨
  姑娘姑爷们一走,左家小院儿立即静了下来。

  白玉兰端屋一盆泡艾草的水,帮老头子卷起裤脚。

  瞧瞧,那伤腿已经肿啦。

  昨夜老头子在镇上,为姑爷们着急上火,一宿没合眼,腿就那么耷拉着。

  今儿个又赶路,那条伤腿可不就有些受不住,一按一个坑。

  倒是左撇子不当回事,让白玉兰不用给他捶腿。

  这两日,孩儿她娘也累够呛。

  “岳母睡下没?”

  白玉兰一边上炕铺褥子,一边点头道:“恩,我看她躺下啦。我给她安顿在小麦那屋里。”

  “那屋小,她没挑理?”

  白玉兰撇了下嘴:“有啥可挑的,小麦那屋炕好烧。稻和豆那屋倒是大,要留着秋收完放粮呢。不然粮食放哪。”

  “你没问问岳母是咋回事?离得太远,咱也不晓得,她这些年在那面过的咋样。”

  “我那娘,那哪里是一般的娘。她要是不想告诉咱,撬开她嘴也没用,主意正着呢。她要是想告诉,咱堵住耳朵,她会上前扒开咱手,不听都不行。”

  白玉兰抱怨完,才含糊说:
  “今儿太忙乎,我就没问。想着问那些作甚,反正她已经回来了。听她在那面过的好,我犯膈应。过的不好,我也闹心。看看赶明儿的吧,话赶话顺嘴问问,她愿意说就说,谁知晓她会不会和我说实话。”

  既然当亲闺女的是这种态度,还能指望女婿会继续关心?

  左撇子也就不再操心岳母的事儿,直接下一话题。

  嘱咐白玉兰:“下回货郎来村,你买几块饴糖放家备着。我瞧甜水来咱家没啥吃的。”

  没好吃的,孩子不惦记来姥家。

  “晓得啦。夜深了,老头子你快擦擦脚躺下,直直腰。”

  可左撇子躺下也睡不着。

  大概是这两日过的太刺激,今儿又因为那十两银钱太激动。

  左撇子闭一会儿眼睛又睁开,望着棚顶道:“这几日蒸干粮多放点细面儿,照今晚那么蒸。”

  “咋的呢,没吃够啊?”

  “不是。”

  左撇子犹豫下,才回答:“姑爷们不是说,这两日还会再来家。要是真来帮干活,晌午给带好一些的干粮,免得粗饼子拉嗓子。我看德子爱吃下晚的干粮。”

  白玉兰一边用大蒲扇给老头子扇风,一边闻言憋不住笑:

  “八字还没一撇呢。才走,你就惦记他们再来。要是没来,我看你难不难受,到时那细面饽饽可就白蒸啦。我和你说,先别和村里人显摆姑爷们要来帮干活。”

  左撇子在心里反驳:不能,女婿们指定能来。

  不过,他确实不能漏口风,万一没来惹人笑话。

  其实,家里拢共就五亩地,他和老伴起早贪黑些能忙得过来。

  就是眼馋别家地里都是壮小伙。

  他也想让自家地头站着仨小伙子。

  “那十两银,你藏哪啦?”

  左撇子还没说完话,白玉兰先抢过话头道:

  “老头子,刚在外面我就没说,关于那钱,我是这么想的。

  等俩月,如若大女婿和小女婿没有应急的事,这十两银,咱拿给老二吧,到时和大姑爷小姑爷好好解释解释。

  我今儿去给五叔家送肉,五婶子特意知会我,说村西头那外来户老陶家,缺银钱娶儿媳要张罗卖偏房,那儿媳娘家要彩礼要的狠。

  虽只是个偏房,但想必陶家那破房子不会卖高价。

  除了这十两,想是添头也加不上几两就能买下来。总比二女婿之前定下那块山脚地盖房强。

  这样的话,今年入冬前,咱二闺女就能搬回村里。

  满山手里那三十多两存项,就可以全买田地,不会为盖房花空老本。

  三十两,秋收后怎么也能买上二亩肥田吧?往后不用全指望打猎。

  至于占了他姐夫妹夫便宜,让满山他们两口子想办法还。”

  房子问题,从小豆和杨满山成家后,就成了左家老两口心中沉甸甸的事情。

  在老两口看来,孩子们岁数小,满山上头又没长辈给操心,过日子心里就没成算。

  虽说山上猎户有五家,家挨家,有个事情会互相照应。都是老猎户了,这些年也没听说出过大事。

  但是满山那山洞似的家,哪怕洞里归置的再妥帖,它也是洞不是。

  小豆还没有生娃。

  你看谁好好过日子人家总住在那阴冷的地方,到时生了娃,娃不得晒太阳,不得出门溜达玩?有出息的话,长大还要认字嘞,哪能只在山上和猎户打交道。

  再说,甭管近些年出没出野兽伤人的事,满山和小豆一日不从山上搬下来,他们老两口一日就睡不好踏实觉,总惦记。

  一会儿是惦记房子,一会儿是惦记没田地可不成,纯打猎哪日丢了命可怎办。咱庄稼人,手里有地才会不心慌。

  而游寒村地理位置太好,属于“寸土寸金”的地方。

  四周能开垦的,早就成了田地。

  村里盖房地点更是有限,像左家房屋占地也不大,情况摆在那里。

  杨满山之前找过里正,想要在村里划块空地盖房。里正说,只能在山脚下那片选位置,村里人多这一片,早就没有多余空地。

  左撇子和白玉兰对山脚下盖房不是很满意。

  在他们看来,那等于还是不合群,山脚下那片压根儿没人家,不采蘑菇都没人路过,那和在山上有啥区别。还要花钱买空地,盖房的银钱也要花。

  所以说,白玉兰感觉自己今晚那肉不白送,老陶家要卖偏房,简直就是给满山准备的。房子不大,小两口够住,买下来后,竖上栅栏,各家过各家,还离他们近。

  左撇子沉吟好一会儿才道:

  “不中,让另外两位姑爷咋想,才给咱们,转身就全拿给老二?不过,那陶家房子咱也要,只是还照以前商量的办,收完粮,咱家就卖地,用卖地钱将那房子买下来。让满山往后攒够还咱们。”

  正屋门外,沈秀花嫌弃的直翻白眼。

  你把田地卖给满山得了呗,然后拿满山给你的买地钱,去给满山买房子。净干那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事儿。

  你五亩地,够吃够用是咋。

  这俩缺心眼的,她这回来,想给这俩傻鬼买地都买不着呢,竟然还要卖?
  家里,只可以从五亩变成六亩、七亩,决不可以让那俩憨憨从五亩变卖成四亩、三亩。

  秀花气的转头回屋,都被气的忘记找闺女是要干什么了。

  对,要剪子。

  她钱缝在了裤裆里,想用剪子挑开拿出来。

  来了闺女家才彻底放心,往后不用将银票藏得那么深,不用像防贼似的过日子。

  没出发前,那几个继子儿媳翻箱倒柜的找钱,很怕她带走一个铜板。口口声声说,和她们公爹过了那么多年,不可能没钱。银钱没翻到,那首饰呢。

  又趁她睡觉,把她那衣裳和包袱里里外外一顿抖搂。

  是啊,有钱啊,有能耐找到啊。

  她沈秀花早防着这一手,提早将银票缝进打补丁的裤裆里。

  被送回的一路上,更是放心的吃吃睡睡。

  毕竟继子们哪怕再不要脸,也不敢搜她裤裆。

  眼下到闺女家,才算彻底松开那口气。

  不过,那她也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她有钱。

  这钱是要办正事的,那事不办,她死都闭不上眼。

  与此同时。

  朱兴德和小稻也一边赶路一边夜话。

  “你之前和二妹夫悄声嘀咕啥啦?”

  “我问他,晕倒那阵,做没做过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