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心里有花开不出

2021-04-14 作者: YTT桃桃
  第15章 心里有花开不出
  左撇子看着卖肉的银钱,感觉那酒好像后反劲儿,要不然咋有些上头呢。

  他一张老脸通红通红的,手脚局促着,划拉划拉银钱装袋里,想要还给大女婿。

  “爹不要,你们快拿回去。”

  大女婿不接他递过去的钱袋,那就给二女婿。二女婿直接躲开了,只能扯住小女婿的胳膊。

  左撇子一个劲儿的表示,想让姑爷们将那钱带走,哥仨去分,只要别给他就成。

  毕竟,猪撵的不是他,也不是他猎的。

  朱兴德是当老大的,要由他说话,对岳父岳母道:

  “爹,咱是一家人,快别再推来推去。

  我和满山回来路上就商量过,刚也知会过小妹夫,这银钱说给您二老的,就是给你们的。

  正好外婆来啦,往后爹娘别再舍不得吃饱饭。

  从鸡窝里摸的鸡蛋,一早起来也煮上两个吃吃。

  人家我爷搁家就吃鸡蛋。

  反正别太亏着外婆和你们自个的身子就成。”

  想了想,朱兴德又加了几句,低声劝道:
  “爹,我知道您老,总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是怕家里万一出什么风浪,没了指望。

  可您老是不是忘啦,还有我们哥几个在。

  我们年轻,有的是力气去挣银钱。

  家里真出啥事儿,也有我们个高的顶着。

  不可能再点背的像这回似的,一倒倒下仨。

  所以您和娘,还有外婆,往后只管身体好好的,比啥不强。

  你看那广药堂,多黑,生了病更不划算。啊?快收着,该花就花用。”

  哎呦,这小漂亮话说的,让人心口热乎乎,差些又让白玉兰落泪。

  秀花也笑着眯眼:晚上大外孙女婿吃的不是肉吧?依她看,是糖,真能甜乎人。

  接着,朱兴德开始报账,左家人也早就转移到屋里关好门。

  朱兴德像唠嗑似的,一一汇报。

  眼下,镇上猪肉价,一斤二十八文钱,这是指家猪。

  而他们拉去的野猪,那镇上的屠户往死里压价。

  说野猪肉只给十五文一斤收,野猪都是精瘦肉,没肥肉不好卖,味儿也不如家猪香。

  野猪皮更便宜,要给五文钱收,更不用说其他猪下水猪骨头啥的。

  朱兴德气够呛,这是打量骗咱屯里人呢。

  想拿捏住咱怕天热卖不出去,也拿准乡下人进城卖肉,不舍得花钱住店耽搁脚程。

  可他是那种好忽悠的?
  他带着妹夫走了,没卖给屠户,去找阎老大。

  别看阎老大开赌局,多数时候在下面各庄子各村的点儿,但实际上家是镇上的,还是五代同堂的那种。

  不过,此时朱兴德不可能告诉岳父岳母实话,只含糊介绍说,帮忙的是位可信的兄弟。

  那位兄弟家里人多,手底下管的人更多,晌午和下晚要供不少人吃饭。

  那都忙着赌呢,可不是要吃现成饭,赌场卖的饭食也贵。

  就这样,一大半野猪肉卖给了阎老大。

  朱兴德说野猪是二连襟猎的,玩了命才猎到,猎户为点糊口钱不容易,身上到处是伤。阎老大一听,就很痛快的按照二十文一斤收的。

  从阎老大那里离开,剩下小部分野猪肉,再加上猪下水猪骨头等杂七杂八,朱兴德熟门熟路带着杨满山巷子口乱蹿。

  这之后就开始零卖,卖给图便宜的大娘婶子们。

  你一斤,她三斤,还白给一位借秤大娘小二斤肉。

  朱兴德讲这些时,杨满山始终当背景板,一句也没插嘴。岳父岳母听的不过是个新鲜。

  但只有他才知晓,能卖的那么快,全靠大姐夫一张嘴。

  比方说,白给二斤肉的那位大娘。

  那位大娘家的仓房,快赶上聚点了,谁买肉都去她家,这就方便他和大姐夫不用再乱走。

  大娘还被大姐夫忽悠的很是热心肠。

  人家不白拿肉,小腿紧倒腾敲各家大门,召唤邻里邻居来买野猪肉。

  从唠嗑中,大姐夫愣是摸清大娘家的大儿子在镇上开杂货铺子,小儿子更出息,在县里贵人身边当书童。大娘家那一片,附近全是在地主家做管事的,管果园的,开甜菜作坊的,总之,都是能耐人。

  临走,大姐夫带着一些不好的肉,剩的边边角角是附近住户不稀罕买的,大娘居然和大姐夫主动打招呼:“咱娘俩对脾气,下回有肉再来,这秤放那也是放着。”

  大姐夫笑呵呵回:“甭管有没有肉卖,大娘,就冲咱对脾气,下回再来镇上也要来看看您老不是?咱给您带几个家里腌的咸鸭蛋,那都流着油,香的狠。”

  “那可感情好,说定啦,来就敲门,别客套。你们进屋喝点水当歇歇脚。”

  当时,杨满山听的一愣一愣的。

  再之后,离开大娘家稍稍有些不顺利。

  卖那些边边角角的肉和猪下水、野猪皮,正经耽误了好一会儿功夫。还是耽误在大姐夫和几位妇女拌嘴上。

  他那阵劝过姐夫,“不强求全卖了,咱这已经很好,我以前猎野猪,来镇上从没这么顺利过。姐夫,我看咱回吧,其实回村也能卖,咱乡下人不挑肉的好坏。”

  大姐夫当即冲他瞪眼:“回村?村里都是拐弯的七大姑八大姨,拿走咱肉留下句:记账,秋收后再给算银钱。听那话,你闹不闹心,回头还得为仨瓜俩枣跟后屁股要钱。”

  在杨满山开小差琢磨这些时,朱兴德那面,已经和岳父岳母汇报个差不多。

  两头野猪去掉之前送人的,去掉扒掉野猪皮的,一头净剩260斤,另一头190斤。在这净剩中再去掉骨头,猪下水等乱七八糟价格便宜的,总之,野猪皮单卖了一两三吊钱,其他加在一起卖了八两半银钱。

  所以,最终左撇子钱袋里装的是九两八吊钱。

  这可了不得。

  要知道,村里养猪的养一两年出栏,一头肥猪才能卖几两银。

  而在这一两年间,养猪的人家,还得伺候操心给猪喂食呢。

  乡下哪有啥东西喂猪,尤其是冬日更没啥喂的。毕竟糠子谷子黄豆黑豆煮熟后,人还得吃呢。为了卖猪挣俩钱儿,有多少养猪的农户要从自己嘴里省粮食。

  而咱家这小十两,纯属白得。

  左撇子嘴角上翘,强压都压不下。

  这钱他收啦,大姑爷苦口婆心成那样,不收不好。

  左家门前。

  左撇子带着媳妇,直望不到孩子们背影才转身进院。

  左老汉进院儿就喜滋滋嘱咐玉兰:“你再放里面两吊钱,凑个整十两存着。甭管是他们谁,万一有个不凑手的时候,这钱就拿出来给他们应急。”

  没等玉兰点头说好,秀花先嫌弃道:“你刚才当他们面儿咋不说呢。”

   打赏名单。感谢爱书的懒虫虫打赏1500起点币,感谢蒙蒙细雨中的过客打赏500起点币。感谢以下书友打赏100起点币:小花猫喵喵叫,sunshine8606,土豆加番茄汁,书友20201202134419338,胜利家二丫头,福福家娃娃,II言言,sarah gao,书友20181229155142147,书友170114084307702,书友20201027224007454,书友20201017125038657,点宝豆宝,招财进宝,壹豷殪曀,luohuaxian,枕头饼干,和同尘lucien,大福当家,coloryan1976。

    感谢以下书城书友打赏。

    嘸攋沄渏打赏1666书币。纯属嬑迯打赏588书币。奇缘打赏100书币。寒冰烈火打赏100书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