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

2021-04-09 作者: YTT桃桃
  第9章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

  大伙眼睁睁看着,从山上忽然蹿下来两头黑黝黝的大野猪。

  那獠牙,那大体格子,贼吓人。

  而且那两头黑野猪,并不是从他们身边山坡冲下来的。

  是从前方一里地远蹿了出来,冷不丁蹿到路上。

  咱不知晓罗峻熙是咋能提前听到动静的,真是奇了大怪。

  当然了,这一瞬,罗峻熙耳朵咋就那么好使这事儿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猪。

  白玉兰嘴都吓瓢了:“哎呀,哎呀呀哎呀呀!”

  她其实想喊的是:“峻熙啊,跑岔啦,你怎么能迎着猪跑,快调头。”

  奈何这嘴被吓的,只能发出呀呀声,一句囫囵话也说不出。

  白玉兰一边呀呀着,一边去扯她老头,左手又捞过大闺女的胳膊挎住,她连拖带拽试图调头向后逃。

  大闺女有了身子,坐胎没坐稳。

  老头子是她的顶梁柱,必须要抱住。

  左撇子却给白玉兰推了出去。

  风在吼,骡子在叫,小女婿发现不对劲儿,已经往回跑,边跑还边在咆哮。

  他怎能扔下这一摊躲起来。

  最起码的,要给骡子车拽向一边,别让野猪横冲直撞给撞到,这可是借的。

  车坏了,拿啥还。

  与此同时。

  朱兴德这面带着六子他们,十分默契的抄起菜刀、斧头之类的,捞起车上扔的一团麻绳就要围捕野猪。

  在最恰当的地点强势出击。

  稳住,别慌。

  最好用麻绳子将野猪脚绊住。

  就连朱兴德的两位堂哥,手里没有家伙什,也极其兴奋地将前台骡子车拼接的车板抽了出来。

  他们举着车板子,嗷嗷叫唤着冲上去要削野猪。

  朱兴德大堂哥朱兴昌,平日里说句话吭哧瘪肚,这功夫属他叫的欢。

  在罗俊熙眼中,野猪能要他命。

  人家小书生打小受到的教育,家里一向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至于为口肉玩命。

  可是,这猪在其他人眼中却不一样,那可是肉哇。

  肉还等于钱。

  咱就是上山特意去打猎,绕着山头连转悠几天,那野猪也不是想遇见就能遇见,那都要讲个缘分。要是那么好碰到,猎户不都发家啦?

  今儿能遇到,运气简直太好。

  小伙子们仗着人多,看着那一头就有三四百斤的野猪,心头火热。

  哪怕猎一头也行。

  要说,不怕受伤吗?

  受伤是个什么东西。

  铁打的汉子直愣愣,咱这些人管啥玩意儿没有,就只有命。

  见到肉,为了钱,习惯性的,咱就可以不要命。

  专业打猎者杨满山,此时更是大展身手。

  一双草鞋嗖嗖奔跑着,迎着猪,连续射出两箭,箭箭射中,其中一箭还扎中猪眼。

  那猪当即惨烈的叫唤,更是发了狠般,紧紧追赶罗峻熙。

  罗峻熙是个聪慧的。

  他看见不远处的丈母娘和大姨子二姨子,脑子一激灵。

  逃命的功夫,还知道大不了牺牲他一人,幸福千万家,不能引着野猪向人多的地方冲撞。

  罗峻熙一个急转弯,从这条小路上跳了下去。

  路下面坐落许多坟包,葬着附近几个村的祖先。

  罗峻熙身手那叫一个灵活,端着伤胳膊,穿着破长衫,左拐右拐,右拐左拐,避让坟包。

  他不知道,此时那头被射中眼睛的黑野猪,已经被大姐夫一菜刀坎中,坎的血呼啦。六子骑到发疯的野猪身上,正用斧头狂剁猪头。

  他不知道,即使是身后紧紧尾随他的那头野猪,也已经被二姐夫杨满山又是射中屁股又是射中猪腿的,明显速度放慢。

  再慢一会儿,大姐夫的堂哥们车板子就能给猪拍懵放倒。

  罗峻熙啥也不清楚。

  他头也不回,就知随风狂飙,心脏跑的那叫一个砰砰跳,浑身血液在燃烧。

  大不了就这么跑回镇上吧。从哪来回哪去。

  所以说,当那两头黑野猪被大伙团战灭掉时,罗峻熙却不见了。

  跑没影了。

  风一样的男子,那身影像小圆点似的,以极快的速度从大变小,就那么消失在坟圈子里。

  左撇子和白玉兰招手,想喊小女婿站住都来不及。

  ……

  全体都有,集体席地而坐。

  每个汉子都累的呼哧带喘、顺脸往下淌汗。

  道路中间,扔着两只已经死透透、死相很是惨烈的野猪。

  足足歇了好一会儿,大伙才开始动起来。

  归拢坟包。

  你瞅野猪将那坟包给糟践的,差些将埋在地底下的尸骨塌出来。

  朱兴德带人找顺手的石块做锹,没有趁手的工具,只能一点儿一点儿的将土重新埋上。让坟包尽量恢复原样。

  杨满山和丈母娘他们,就近爬山坡找一种草,用打火石点着去除血腥味。

  也挖回一些土,将路上明显的血迹盖上。

  以免血腥味太重,吸引猛兽,之后路过的人遇见危险。

  全都忙差不多啦,远处才有个人影由远及近归来。

  朱兴德站在道边,两手叉腰,眯眼望向那人影。

  一边累的喘粗气,一边慢慢的胸膛颤动起来,“呵,呵呵呵呵……”

  朱兴德这一笑,身边站的几位也跟着笑起来,还越笑,声越大。

  杨满山想起小妹夫和大姐夫在赶路时,用很唏嘘的语气小声说:“大姐夫,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很能跑”。

  他用袖子蹭蹭头上的汗,脸上难得的带出笑模样。看向罗俊熙的表情,略显眉眼飞扬。

  就连左撇子看到小女婿终于跑回来啦,也随着这些年轻人笑出声。

  大伙随着这一笑,随着收获两头肥墩墩的大野猪,似乎所有的惊吓和疲惫都不算个事儿,再来两头还能杀。

  罗峻熙端着伤胳膊,脸跑的红扑扑归来。

  发现大家笑他,他自个却笑不出来。

  看向死透的两只大野猪,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尤其是听到大姐夫他们要返回镇上卖肉,罗峻熙急了:“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你去干啥,猪太沉,咱们这几人谁都不能坐车,再给骡子累坏。”

  “我能走,不用坐车。”别说走了,也能跑。

  只要别让他带队领老丈人和丈母娘两位姨姐回家就成。

  山路还有一段距离,谁知晓前方又会发生什么。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