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本王在这守着

2021-05-07 作者: 云水莫负
  第133章 本王在这守着
  燕王府。

  苍穹如墨,月影孤悬。

  这一方偌大的府邸虽然灯火通明,人影攒动。可其中气氛却分外压抑,仿佛乌云遮顶,山雨欲来。

  两个姑娘在卧房门口来回踱步,看着一盆盆血水从里头端出来,心中像压了块大石一般,连呼吸都愈发困难。

  小喜再也沉不住气,扭头便朝门外走,迟铮见状急忙拉住了她:

  “你要干什么去?”

  “我现在就飞鸽传书给大爷!丹巴七部的人刺杀姑娘,就让大爷把他们全都灭了!”

  “胡闹,五爷还在里头。”迟铮呵斥了一声,顿了顿又冷声说道,“你怎么知道,刺杀姑娘的就只是丹巴七部的人?”

  迟铮显然也看到了那一闪而逝的刺青,只是陆挽澜现在尚未清醒,王爷和五爷陆云归还在卧房中为她疗伤,没有姑娘的吩咐,她不会擅自行动。

  小喜被她这句话吓得怔了一怔:“什么叫只是?难道刺杀姑娘的,还有别人?”

  正在她神色慌乱之际,便见唐风一脸肃杀从卧房中走出。

  想不到王府死士中,竟然混进了细作,而且还是杀了李傲棠的那一伙人。好在死士都是自小便在燕北培养,历来对王爷忠心耿耿,想要洗去嫌疑倒也不难。

  只怕……

  他自然听到了迟铮与小喜的谈话,此时见迟铮正对自己怒目而视,心里忽地咯噔一跳。

  糟了,他们该不会真的以为,这次刺杀是王爷做的吧?

  虽然表面上王爷总是对王妃爱答不理,甚至还有点欺负人,可是别人不知道王爷心里怎么想的,自己还不知道吗?

  昨天夜里,王爷亲手画的花灯还在书房里放着呢!
  可是现在说这些没用。

  唐风缓缓行至迟铮面前,全然不见平日里的嬉皮笑脸,只定定地说了一句:“王爷自会给陆家一个交代。”

  便转身出了王府。

  卧房内,陆云归还在为陆挽澜处理伤口。

  一炷香之前,他被唐风从殓房送回来的时候,从未想过受伤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小妹。看着她身上的血几乎浸透了全部衣裳,浓烈的血腥味盈满整个房间,还以为是伤到了动脉。

  想要剪开衣服查验,却看萧晏之紧紧抱着她一动不动,似被梦魇了一般,直到唐风在后头叫了他一声,才醒过神来,只轻轻将怀中小人儿放下却半步也不愿离开。

  陆云归虽心疼不已,可手上半点也不敢耽搁,他从药箱中掏出剪子,咔嚓几声将衣袖剪开,几片被血浸透的布片便被他随手扔到床下。

  萧晏之垂眸看了一眼,便又收回眸光向陆挽澜肩头看去,只见一个利刃刺穿臂膀的血洞赫然跃入眼帘!
  与此同时,身旁陆云归忙碌的身影猛然停滞:“原来是这样!”

  “怎么了?”

  “幸亏小妹只是被那冰箭头刺中肩头,若是再偏向心脏一点,恐怕早就丢了性命。”

  陆云归额间虽然已担心得冷汗直流,可手下动作毫不含糊,先替陆挽澜清理伤口又找来针线将其缝合,最后覆上药膏,一连贯的动作之后,血终于被止住了。

  可见榻上小人儿被烈酒洗伤、针扎穿线竟然一声不吭,仿佛昏死过去一般,萧晏之心头一紧,正欲开口问她为何这样。

  却见陆云归从青铜冰鉴中,将那筷子般粗细的断箭拿出。他看着上头残存的一些碎冰,语气似乎更为沉重:

  “这冰箭头是一种麻药,刺客将其与寒铁断箭冻在一起,由弓弩射出后虽会穿进人体,但是伤口及浅,待冰融化,断箭散落后就会形成这种血洞般的伤口。”

  萧晏之瞬间便想起,自己在极乐神殿发现的几只寒铁断箭,定是从李傲棠身上掉落下来的。

  而铁爪白头翁调查那断箭主人多日,一点结果也没有,却不想今日竟会出现在自己的死士队伍里。

  陆云归没有察觉他的异样思绪,只是转身继续说道:
  “还好小妹只是中了一箭,虽然伤口颇深,但是没有停留多久就被取出,那麻药效力极强,通常用在处理箭伤或铳伤之时,所以方才她毫无痛感,只要过了今晚醒过来便好。”

  接着又看了萧晏之一眼:“我去煎药,还要劳烦王爷……”

  “陆太医去吧,本王在这守着。”

  萧晏之说完,便上前直直盯着陆挽澜苍白的小脸,她的身子显得格外单薄,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掉,细若蚊蝇的呼吸声轻轻传来,却似钟杵一般撞击着他的心房。

  你会怪本王吗?

  还是会相信本王?
  燕王妃在朱雀桥上被刺杀的消息,转眼间便传遍了京城,一场热闹祥和的中秋灯会,随之匆匆落幕。

  街边的花灯虽然还绽放着璀璨光芒,可街头巷尾已是空空荡荡,连个鬼影都看不见。藏于家中瑟瑟发抖的老百姓,只能听见接连不断的铳响之声,回荡在整个京城的上方。

  而大运河沿途,姚松鸣正带领神机营士兵五步设一岗,于岸边拦截。又派官船下水,撒网搜捕,誓要将那从水路逃窜的贼人捉拿归案。

  只是不知为何,那本是供人寻欢作乐的龙宫画舫,却是忽地在水中起火。

  亏得船上的姑娘们熟识水性,游上岸边便被士兵救起,恩客亦被官船搭救。就是听那妈妈说,船上还有好些银钱珠宝和真丝绢布,这回怕是要进了鱼腹了。

  乱七八糟一通瞎忙,姚松鸣却是半点线索也没找到。

  这方神机营的人才扑灭了顺天府监牢的大火,魏琪便带兵进死牢查看,只见半扇被血染透的木门上,尽是刀削斧砍的痕迹。

  他心脏猛地一颤:燕王妃遇刺,这陆家兄弟该不会也出事了吧!
  一脚踹开门板,腥臭焦糊的气味扑面而来,他不敢耽搁,举着火把将里面翻个底朝天。

  那陆家三个兄弟的相貌他是记得的,可是此时,死牢里的尸身竟没有一个与他们相像的。

  正不知该如何对燕王交代,却身后传来属下的禀告:“魏参将,咱们的人在定国府大门前,发现了陆家兄弟!”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那?”魏琪一脸震惊,难道有人在失火之前就把他们,从牢里头救出去了?

  随后又问:“他们可有受伤?”

  “属下不知,不过看他们不像受伤的样子。”

  魏琪听后急忙冲出监牢,跨马便朝定国府奔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