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小楚老师的能耐

2021-06-18 作者: 荆棘之歌
  第179章 小楚老师的能耐

  刘家宝是一路挺着胸脯出保育院的。

  今天这一下简直就是他短暂人生的高光时刻,他刘家宝,可从来没受过这么多的欢迎呢!每个同学都要过来跟他说话,每个同学都要认真问他各种感受……

  这种感觉,在以往人嫌狗厌的他身上,那是从未体会过的,如今只这么短短一会儿,他竟有些上瘾了。

  放了学,他奶奶又一次等在保育院门口。

  ——其实这根本没必要,如今这个年代,孩子几岁就能上山下河了,更别提这里是军区的保育院。外人连他们住的地方都进不来,所有孩子都住在这院子里,哪怕三岁小孩儿刚送进来,跟着邻居家孩子也能一路回去。

  整个保育院里只有刘家宝。

  作为千顷地里的一根独苗,被老太太和亲妈呵护到了嗓子眼儿里,就这么一小段路,每天不厌其烦也要来接送。

  以前刘家宝并不觉得有什么,反而沾沾自喜,但凡他在这里受到什么委屈,只要跟他奶奶讲,他奶奶一定会大展神威,当下就能拦住所有人,让老师同学都害怕他,不敢惹他。

  他掀小姑娘的裙子,揪人家女生的辫子,往男生衣服里塞虫子……老师都不敢骂他的。

  别提多威风了。

  但是今天,他正处在这种微妙的骄傲情绪当中,还没来得及宣泄,出去就见奶奶又一次站在园门口。

  而原本正跟他说话的那些小朋友们,此刻不知为何,竟都一哄而散。

  “刘家宝奶奶来了。”

  “走走走,我们也快回家吧。”

  还有小男孩儿用胳膊擦了擦鼻涕,大声喊道:“刘家宝,我们今天可没有欺负你。”

  说完根本不等他回答,一扭头也跑了。

  刘家宝:……

  不知为何,他竟在此刻感受到了一点成年人的失落。

  而这时,刘奶奶凑过来,先是心肝宝啊一通叫,随即又虎着一张脸:“家宝,我看你同学都围着你,你是不是受欺负了?”

  说着就叉腰站在那里,先朝周边一通大面积方言俚语的骂人话,随即又详细问孙子:
  “别怕,有啥事跟奶说!”

  刘家宝:……

  他也不知道为啥,反正就脸红了。

  最终看了看奶奶,又看了看已经跑远的三两扎堆的小伙伴,扭头就气哼哼的回家了。

  刘奶奶在后头更生气了:“家宝啊,家宝,谁欺负你了?你跟奶说啊……”

  ……

  与此同时,时岁丰也在问着楚河:

  “今天上班感觉怎么样?小孩子是不是很麻烦?”

  楚河却咕嘟嘟喝了一大杯水,随即才双眼发亮:“时岁丰,你怎么不早说啊!这工作随便玩玩就能挣钱,那不是白捡吗?!”

  难怪一个月才给十八呢,这工作多轻松啊!
  玩一玩,一天就过去了,比自己在家躺着有意思多了。

  时岁丰:……

  他想起自己打听过的保育员的工作——不提工资21的两位收拾孩子卫生的大嫂子,就说之前的周红芳,哪次下班不是筋疲力尽的样子?

  时岁丰恍惚记得,有次碰到了,对方衣服皱巴巴的,麻花辫子都被扯散了……说是小孩子实在太难搞了。

  怎么轮到小河,就这么轻松了?
  莫非……小河真的有教育家的天赋?

  来自老父亲的滤镜又一次加载成功,直到时岁丰详细问了一句——

  “那你都干了什么?”

  干了什么?
  半天时间,能干什么?
  楚河还挺意犹未尽的:“班里有个小胖墩,肉挺瓷实的,我就把他转了转……也没多久,转两下得歇一歇,他最后自己没站稳一屁股坐地上了,不疼,没哭!”

  “跟我转他没关系!”

  老父亲的滤镜刚装好就碎了。

  ……

  时岁丰叹气,但是小河还小,头一回工作,也不能批评挫伤她的积极性。

  就又问:“那明天要教孩子认字的,你能行吗?孩子转晕了就记不住了。”

  言下之意,可别再转了!
  楚河胸有成竹信誓旦旦:“放心,周红芳说一天认一个字就行了,我比她强,我要教三个!他们肯定能学会的!”

  时岁丰:……

  一时间竟不知要怎样才能打击这过分饱满的自信。

  他只能叹气:“晚上吃什么?”

  楚河摸了摸肚子:“唉,我也是有正式工作的人了,以后,我来养家糊口!”

  时岁丰心想:十八块钱养家糊口?他66都不够呢!

  但脸色却已经与有荣焉起来:“是,咱们小河就是厉害——今晚炖条大鱼庆祝一下吧!”

  炖条鱼,多放酸菜,再下把粉条,最后杂粮米蒸软一点……想他时岁丰,也是堂堂兵王级别的人物,如今每天都得想办法省粮食。

  这个年月啊,实在太不友好了。

  ……

  楚河新官上任,第二天又以格外饱满的热情去上了岗。

  小周同志昨天看她带孩子,连夜带着愧疚就跑去投奔对象了——

  不然能咋办?
  工作岗位不等人,这边没有接手的她又走不了,至于楚河昨天拿刘家宝打转转的事儿……刘家宝自己都没哭呢,那肯定不是问题!

  想归想,小姑娘到底过不去心里那关,急匆匆就跑了。

  而楚河一个人走马上任,来了保育院就跟两位负责卫生的大嫂子打招呼:
  “祝嫂子,王嫂子。”

  两位嫂子也很客气——他们大字不识一个,在家带孩子累死累活也没一分钱,反而被安排在这里,就给孩子洗洗擦擦,院子卫生做一做,一个月就能有21块钱,可了不得呢!

  这工作,两人都很用心,一点也没觉得自己辛苦。反而觉得正经保育员还要教孩子认字,那可太难了!
  这也是当下衡量劳动力的常态了。

  所有人都默认,力气活是最不值钱的,家务活还要垫底。春夏秋冬几十个小孩子,又是洗脸擦鼻涕,还要擦屁股,洗尿裤子的衣服床单,还有饭碗……

  这在家里也干啊!
  只不过多点孩子,能挣钱,比啥都强。

  也因此,三名保育员都很是和谐。

  ……

  不多时,孩子们陆续都过来了。

  有大孩子带的就大孩子带,甭管是邻居孩子还是家人都行。

  实在没有的三岁小豆丁,就麻烦点,得家里人送过来。

  楚河昨天没来得及问,今天一打听——大小孩子32个,很多了!
  不过人越多越好,八点钟她正式上课,刚拿锤子敲了敲门口的破搪瓷盆,就见两个鼻涕溜溜的小孩站起来:“我要上厕所!”

  五谷轮回可是大事儿,楚河也相当郑重:
  “来,今天咱们集体上厕所,每人五分钟,都一定要认真蹲!”

  伸手就招呼王嫂子:“王嫂子,这波你集中擦屁股啊!”

  王嫂子:……

  这文化人上课都不一样啊?上厕所都这么有纪律……

  有个扎辫子的女孩儿不乐意:“老师,我在家上过厕所了。”

  楚河不赞同:“厕所多上一遍更安全……这样吧,不想上的你们蹲一蹲,真没感觉就喊王老师擦屁股起来。”

  “刚好把厕所腾出来给下一波同学。”

  ……

  众所周知,上厕所这种事,没感觉也能洒两滴,大家惊讶的发现——原来真的多上一遍更安全!

  这样睡午觉是不是就不会尿床了?

  学校里的厕所是随便刨了一排坑,男孩一排女孩一排,如今两波学生下去,总共也才浪费了十五分钟。

  王嫂子美滋滋擦完屁股回来,还挺高兴:“小楚老师,还是你聪明,这么弄,接下来我们洗衣服就不用老是起来带孩子上厕所了。”

  不然洗衣服洗到一半再听人喊,着急忙慌的,也很影响他们洗衣服的。

  而等到大家伙到了教室,楚河体贴地说道:“上了厕所也挺累的,大家休息一下,今天我来教大家认钱!”

  她昨晚可是琢磨了好一会儿,就这个最简单了。

  而且,哪有小孩子不喜欢钱的?肯定很容易教!

  认钱?!
  这下子,所有小孩子都来了精神,昨天的主角今天已经被同学忘却的刘家宝直接站起来:
  “我会认!”

  楚河从兜里翻出来几张钱:“那你来认,认对了我给你们讲故事,认错了你们给我讲故事!”

  至于讲啥故事……

  那楚河哪知道啊,她还没编好呢。反正先忽悠了再说。

  这堆钱里有一分纸币,还有一分半的硬币,一毛两毛五毛一块两块五块,还有大团结十块!
  刘家宝果然不争气,家里人再宠溺,架不住穷啊,他能接触的,也就是一分一毛,一分半的硬币,那个“半”硬是不会认!

  小胖墩一双眯眯眼挤了起来,立刻就扯开嗓子嚎哭了。

  楚河:……

  你这就不讲武德了啊!
  我还没开干呢你就哭,太不给面子了吧?
  她脸色黑了起来。

  而刘家宝也是人才,见哭没用,那就使用使用进化技能——满地打滚。

  这招深得老太太真传,一旦动用,几乎无往不利!就算偶尔运气不好惨遭他爸刘连长棍棒教育,接下来老太太也会满足他的愿望的。

  刘家宝在同学面前丢了面子,如今自然要找补回来。

  如今,讲台前的空地上,刘家宝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滚动,仿佛一坨胖乎乎的虫。

  楚河于是也来了兴趣:“同学们,我觉得这个好像挺好玩,要不我们也滚一滚吧。”

  楚老太也会这招,不过没刘家宝滚的圆润,楚河是真的挺好奇是啥感觉。

  小孩子嘛,正经上课不一定乐意,可是打滚?

  王嫂子和祝嫂子在后院洗衣服,前院,楚河带着一堆大大小小的毛头直接在院子里躺倒,按口号来:

  “滚过去……”

  “滚回来……”

  “撞一撞同学,再滚回来……”

  人体滚动碰碰车,那叫一个欢乐,只除了浑身上下都是灰尘……

  不过这也没啥,如今水泥地面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保育院屋里屋外也都是泥土地,区别在于屋里的地面细腻一些……

  孩子们身上的灰尘,拍拍打打,太正常啦!

  滚完一圈,大家被祝嫂子带到唯一一个水龙头那里冲冲胳膊冲冲腿,刘家宝一个人在教室里,此刻扒着窗户,脸上还有泪痕。

  他想不通——

  为啥打滚碰碰碰,不带他呢?

  是因为他一个人在教室打滚,不合群吗?

  ……

  有人陪玩,时间真是太好打发了。

  楚河也滚的挺开心的,一上午撞回了好几个小孩儿呢,这会儿自己收拾干净,又开始接着上课了——

  是的,她的钱还没认。

  先从一分的来,一分等于两颗彩糖,一毛等于两个大白兔,一块钱等于一斤二两绿豆糕……

  不知道为啥,中午打饭的时候,祝嫂子和王嫂子都觉得——

  “是不是小楚老师上午教的太难了?怎么感觉他们都吃这么凶?”

  王嫂子偷偷摸摸地说道:“肯定特别难,上午你在后院,我去前头挨个给他们冲手脚,那浑身上下都是灰,肯定是太难了,这些熊孩子在地上打滚呢!”

  祝嫂子倒吸一口气,再看孩子们吃饭吃的喷香,忍不住又一次叹气:
  “这小楚老师,比之前那小周看起来有文化多了!”

  王嫂子也深以为然:“可不是呢!”

  小学文凭的周红芳哭晕在厕所。

  ……

  而接下来,令祝嫂子叹服的还在后头——

  “这文化程度高了,就是不一样——你看今天,一个尿床的都没有!”

  这年月,一来尿床不是个事儿,不会有人大惊小怪。

  二来,营养等没跟上,尿床对于孩子们来说,是很正常的。

  所以王嫂子和祝嫂子在这里干了两年多,每次午睡后都要擦洗个五六七八张凉席。

  夏天还好,简单。

  冬天拆洗褥子不方便,也没替换的,就是烘一烘,第二天接着睡……

  而如今,一个中午,竟然没有一个尿床的!

  王嫂子在孩子临睡前又被叫过去集中擦了擦屁股——经过一上午的相处,孩子们可太喜欢这个小楚老师了,老师说啥是啥。

  说去上厕所,所有小毛头,没有也得努力出来一点!
  这么一来,睡个午觉,想尿床都没有啦!

  王嫂子笑了笑,深藏小楚老师的功与名:

  “咱们时队长的家里人,那可真不是一般人啊!”

  而楚河这会儿已经又开始了下午的教学——她这会儿想起来,今天那一个字的认字任务还没完成呢!

   七月初估计又有一次限免,等我发单章通知吧,大家可以看到这里攒一攒了。

    看完这章,大家千万不要半夜梦里找厕所啊,找到了也不要上啊……

    警惕。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