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给我一个支点

2021-06-18 作者: 荆棘之歌
  第178章 给我一个支点

  老实说,在粮食充足的情况下,部队里的生活很好。

  就是有一点——没啥娱乐,一天天的,吃吃睡睡,挺没意思的。

  至于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打发时间……那都不符合楚河的气质,还不如躺着呢。

  但她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

  在家里待几个月不是很爽的事情吗?为什么这里这么枯燥?什么都没有,看张报还得跑老远去借。报上还啥都没有,除了政策解读和崇拜,剩下就是些“见义勇为”“粮食增产”“劳动模范”……

  她气哼哼的想——还不如给本《母猪的产后护理》呢!

  随即又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书?

  莫非是失忆前自己学过的?唉,看来自己经历过的人生里头,还有必要包括养猪这一事业。

  自己这混的,咋这么磕碜呢?

  倒是时岁丰看她无所事事的样子,着实有些着急——这种着急不是看不惯她闲着,而是小河一闲下来就会琢磨吃什么。

  这孩子可能之前饿狠了,每天就只想着变着花样的吃东西,他这么多年的津贴都换成了地窖里的粮食没错,可小河要是从早吃到晚,这……

  开个粮站才能让她吃饱吧!

  唉!
  时岁丰无奈之下只好出主意:“小河,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要不你上学去吧?或者你在家家里自学?”

  毕竟,可怜的小河如今连个小学毕业证都没有啊!
  上学?

  楚河摇头,疯狂摇头:“那些我都会,我不学。”

  学习有什么乐趣?她就不是学习那块料!
  时岁丰倒是傻爸爸心态——自己家孩子,当然肯定是聪明的,小河也确实是那样的人。

  但是如今这个年代,不学习,还能干什么呢?

  正琢磨着,就见李嫂子又一次扯开嗓门走近了:
  “小河啊,小河在家吗?”

  时岁丰看着楚河手里拿着的两根黄瓜,再看看自己面前一盆脏衣服,瞬间端着盆就进厨房了——在如今的人心中,男人帮做家务就已经是家里女人不贤惠了。

  如果对方闲着自己洗衣服……

  时岁丰相信,李嫂子是个思想相对开放的成年人了,但是有些根深蒂固的想法,也实在不适合说出去。

  楚河也明白。

  这会儿咔咔两口把黄瓜咬碎,另一根就直接放进屋里了。李嫂子进门来,她也仿佛刚出来:
  “李嫂子!”

  她期待地看着对方。

  这小院可是在最深处呢,没点事儿,这大热天的谁来?肯定是工作有戏了!
  楚河早就想通了,虽然当教孩子的一个月只有十八,但是……十八就十八!

  她可是知道,时岁丰早就没钱了,自己想去国营饭店,那得自力更生。

  李嫂子既然过来,也确实是有想法——今年这边一下子多了好些个随军的军嫂,在这个没有计划生育的时代,一家不生三四个,好像就不努力似的。

  也因此,孩子多啊!

  没工作的家属还能拉扯几个孩子,就是家里男人辛苦点,养家糊口。

  有工作的家属虽然金钱上宽裕了,可孩子没人带啊!哪怕是大的拉扯小的,最起码大的也得六七岁以后吧……那几个孩子中间就相差那么一两年的,可多了去了!
  如今又不能搞资本主义那一套,请人照顾孩子大家都提心吊胆,也因此,军区就专门弄了个保育所。

  不分什么年纪,3-6岁都可以在这里。

  太小的不好照顾,爹妈也不放心。

  大了就直接上小学去,或者还能帮家里带个小的……时代如此,也不能要求更高了。

  而就在昨天,一直在里头当老师的保育员周红芳订了亲事,要嫁到隔壁市去,这工作就急需一个接替者。

  按理说,军嫂里也是有更多有生育经验的人更合适的,但是他们大部分文化水平都……

  这么说吧,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

  而楚河虽然没毕业证,可时岁丰和郑教授都说楚河自学成才,很是聪明,也学过很多知识。

  这一点,郑教授火车上聊天就听出来了。

  李嫂子一想——行啊,周红芳之前是也会几个字的,都教孩子了。如今再来一个稍微有点文化的能教孩子,那简直太合适了!

  再想想楚河之前信誓旦旦说自己会教孩子……

  行吧!

  事急从权,周红芳今天晚上就要走,楚河行不行,先顶上去再说!
  ……

  这世界上,能让楚河觉得没信心的事,那还真没有。

  她一口应下看孩子的事儿,顶着大太阳就跟着李嫂子来到了保育院,然后瞬间呆滞了——

  怎么是这么小的娃娃?!

  在楚河心中,她那一套爱的教育,最适合就是大侄子那个年纪的孩子。

  可眼前这堆还在地上扑腾打滚的小毛头……

  “他们……能听懂话吗?”

  她好担心——爱的教育是要讲道理的,如果道理听不懂,那打了也是白打啊!

  李嫂子却信誓旦旦:“那有啥不懂的。”

  这年头,三四岁的孩子都知道拉扯底下的弟弟妹妹了,只要别说些太难懂的,基本都能明白。

  楚河想起了那几个说话都说不清楚的小侄子小侄女,后来也挺听话的,于是也猛的放下心来。

  “行!”

  她拍胸脯承诺:“我可以!”

  “好!”李嫂子就欣赏她这份气魄:“那咱们下午就上岗,你先适应两天。”

  ……

  上岗就上岗。

  楚河当下就进了院子。

  保育员周红芳压力也很大,她说的那个对象,家里爹妈都是供销社上班的,因此承诺她去了之后也能慢慢顶了婆婆的岗。因此,周红芳那叫一个迫不及待——营业员和保育员,谁都知道哪个听起来体面。

  可是她哥是部队的,这工作说扔就扔,搞不好她哥那里不好做,偏偏部队里有文化的家属基本都安排的有工作。

  一时半会,竟还找不到合适的!

  可把周红芳急坏了。

  这会儿看到李嫂子带着个瘦瘦小小的姑娘来,不管行不行,她心里首先就松了一口气。

  走近一看,哦哟,那个黑瘦的姑娘,个头都跟她差不多了,得有一米六吧!
  没错,好吃好喝好睡,虽然楚爱国的皮肤还没休养回来,但是身高却是蹭蹭在长,如今已经一米六了,楚河觉得,她肯定能到一米八!

  ……

  部队家属区就这么大点儿,家属之间没什么新鲜事,周红芳早就听说楚河了,这会儿只盼着对方真的那么合适:
  “来来来,小楚同志,我先给你讲讲咱们每天的工作。”

  总的来说,这年代带孩子还是很粗犷的——

  别让孩子打架,如果打了,尽量不要受伤。

  别让孩子受冷受饿,别让他们乱跑。

  如果以上两点都做到了,那么如果每天能教他们认识一个字,那就是特别特别优秀了!
  楚河:……

  就这点要求?
  她瞬间放松下来:“需要喂饭擦屁股吗?”

  “不用。”周红芳摇头——这些工作其实也是他们的日常,但是总要适当挤出两个工作岗位来安排更多的人,所以这些工作有专门的生活老师。

  ——未婚小姑娘教教认字就行了,喂饭擦屁股什么的,孩子爹妈也不太放心呢!
  ……

  李嫂子见她们两人开始磨合,这头就迅速离开了,她每天也有不少的事情要做。

  而周红芳看她走远,整个人也是猛的垮下肩膀:“楚河同志,你能来真是太谢谢了!”

  “来,我跟你讲讲我每天要做的事……”

  周红芳不愧是保育员,其实做的已经相当周到且细心了,如今她盼着有人能顶自己的岗,更加不会藏私,只恨不得今晚楚河就全部上手。

  至于别的……别的也没办法,反正她最迟明天一大早就得离开了,楚河能学到多少,尽力吧。

  她从每天早上的工作开始讲起,从孩子送过来到中午睡觉,再到晚上家属接走……楚河认认真真听着,时不时点头,心中却想——

  这不就是低配版幼儿园吗?
  上辈子,末世后期,基地可注重孩子了,幼儿园搞得那叫一个细心细致趣味十足……

  哪像这里,啥卫生啥开发思维之类的,通通没有!
  就别让孩子冷了饿了受伤了就行!

  不过,楚河也明白——搞好这幼儿园,部队不是做不到。

  但是财政方面就那么多,增加一个岗位,钱怎么来?
  再加上如今吃饱都还是一个问题,实在没有精力再琢磨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而在这乱糟糟的保育院,楚河又一次想起了她贴心的大侄子。

  ……

  一下午的时间,在不需要给孩子收拾卫生的前提下,楚河算是适应的快了。

  更何况她还有个周红芳没有的优势——她力气大!
  别看不打小孩这能力用不上——就说下午俩孩子打架,一般情况下都是周红芳冲上去分开,然后再慢慢处置。

  但问题是,孩子打人那叫一个没轻没重,一拳头一脚踹,找对地方了,那可是真疼!

  周红芳每次都很怕这个。

  直到楚河来了——

  只见她上前两步,然后一手拎起一个,就跟菜市场挑白菜似的,两个孩子被揪着裤腰带悬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便直接被隔开了!
  这就是成年人面对小短腿儿的优势!
  “干什么打架?”

  楚河说道:“不要打架,打架我会揍你们的!”

  周红芳叹了口气——忘了说了,这是营地里刘连长的儿子。

  千顷地里的一根独苗苗。

  刘连长上头就有七个姐姐才有了他,如今轮到他了,也是三个女娃才盼到一个大胖小子!
  别说他媳妇每天心疼孩子跟宝贝蛋似的,刘连长在家对孩子大声骂一句,孩子奶奶就哭天抢地……

  反正,谁也不能委屈她金孙!

  周红芳把事快速的讲给楚河听,一边下总结:“其实刘连长挺难的,特意拜托我好好管他孩子。但是每次我管了,孩子回家学了,他妈他奶就过来……”

  她看着还被拎着裤腰带在半空中打转转的两个孩子,其中右手的小胖子浑身肉墩墩的,挤得眼睛都小了许多,但此刻仍旧瞪她一眼。

  “喂!快放我下来!”

  “等放学我就叫我奶奶来教训你!”

  周红芳:……憋屈。

  论吵架,谁还能干过大婶子?

  ……

  楚河却不吃这一套,如今把小胖子往上提了提,盯着他的小眼睛:“你奶奶来之前,我得先教育教育你。”

  小胖子跟个乌龟一样在半空中划水,努力挣扎:“哼!我要叫我妈和我奶来教育你!”

  楚河露出了王者微笑。

  下一秒,她抬起右脚,脚尖朝天,然后把小胖子比划两下,对着孩子裤腰带打结的地方,就直接把小胖子放了上去。

  并贴心的松了手。

  小胖子:……

  周红芳:……

  “这这这……”她语无伦次的在旁边转悠,想伸手又不敢:“这要掉下来吧!”

  楚河微笑着看着正悬在半空,全身上下只有楚河脚尖那一个支点的僵硬小胖子:“只要他不动,就不会掉。”

  说着直接把腿抬得更高,高过头顶了:

  “孩儿们,你们要不要看杂耍?”

  小胖子是保育院一大恶霸,如今他被这么放在半空中,还有杂耍——

  大家伙欢呼一声,瞬间围了过来:

  “要看要看!”

  只想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周红芳急得要哭出来:“要掉了要掉了……”

  殊不知,她每说一句,脚尖上的小胖子就越发瑟缩,最后竟小声的哭了出来:“你个坏人……”

  周红芳:……

  她瞪大眼睛——你这不识好歹的小胖子!
  举你起来的又不是我,我这不担心着呢吗?凭啥说我是坏人?

  而就在这时,楚河眼看着所有孩子都看了过来,也瞬间来了精神:“开始了!”

  说着一把揪住小胖子绷得直直的,平行于地面的胖脚踝,一个用力——

  !!!

  在孩子们崇拜的眼神里,在周红芳的瞠目结舌里,在小胖子“哇”的一声哭泣里……

  他,刘家宝,靠着裤腰带上的一个支点,转了起来!

  ……

  傍晚。

  李嫂子想起今天楚河的工作安排,特意赶在下班前赶过去。一路上免不了担忧,害怕楚河这小姑娘压不住一群皮猴子……

  没曾想,等她站到院门口,却发现一向最猖狂最能惹事的刘家宝,正被孩子们团团围住:
  “刘家宝,你好厉害!”

  “你怕不怕?”

  “你尿裤子了吗?”

  李嫂子:???

   又是超长睡眠的一天,仍旧昏昏欲睡。

    文中剧情夸张,请勿模仿,请勿模仿,请勿模仿。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